我不得不承认,虎眼看来是有些真本事的,这种人对于我寻找七巧玲珑手用处很大,所以我当时就起了收揽他的心思。

    那个虎爷无疑是一个人精,我的神色变化果然没有瞒过他的眼睛,他呵呵一笑道:“兄弟,刚刚的事情是我出言不逊,还望你能够见谅。”

    “虎爷你有什么不对,我只当你刚刚是在开玩笑罢了。”既然彼此的关系有缓和的余地,那么我不介意给他一个台阶下,你好我好,才能大家好嘛。

    “好一个开玩笑,那我就多谢兄弟了。”虎爷说着却是话锋一转:“兄弟的风采自然让我心折,但是俗话说得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这个监室虽然小,但是自然有他的规矩,所以就算是我看得起兄弟,也得按照规矩来。”

    虎爷说话的时候,虽然满脸带着笑,但是眼神中却是异常坚定,看来在这个问题上,他是不打算让步了。

    我能理解他,如果我现在坏了规矩的话,他今后在监室里就难以立足了。

    于是在他的关注之下,我并没有和他针锋相对,不过脸上却泛起了越来越浓烈的笑容:“既然是大家都要遵守的的规矩,那么我也不能例外吧。说句实在话,我这个人一向是吃软不吃硬,无论是谁和我讲道理的话,那我就是幽冥地府最讲道理的存在,所以虎爷所说的规矩,我是无有不从!”

    我从众人的议论之中,知道了虎爷的来历,原来他的确来自于虎族,名叫虎眼,向来在黑绳城讨生活,因为得罪了吝啬鬼,所以被人家下了套,关进了刮脂小地狱里。呵呵,我和他还真的是有缘分哟。

    虎眼的眼力在黑绳城这一带是出了名的,号称从来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人,除了好色这一条之外,几乎没有别的缺点了。

    虎眼又瞧了瞧我,不知道他这双阅人无数的虎目,看清楚没我和虎族的渊源呢?

    只见他寻思了一阵,然后说道:“难得兄弟如此理解我,愿意配合,如此一来,事情就好办多了。”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能说一说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为啥被送进些这刮脂小地狱呢?不过据我看来,兄弟你应该是来自于人界,在你们那边,像你这种人应该叫什么修行者吧。”

    虎眼就是虎眼,果然有些门道,我暗中咋舌不已,不过就算是被他看出来了,又能怎么样呢?反正我敢笃定,他绝对是不会帮着宋帝王做事的,有这一条,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于是,我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叫李明,偶然之间,来到黑绳城游玩,也算是开开眼界吧,可是昨天晚上在美人鱼会所,碰上了城主府总管吝啬鬼,因为看不惯他的德行,我们两个就起了冲突。我不但赢了他的护卫马面十九,而且还用酒瓶子砸破了吝啬鬼的脑袋。那厮气急败坏之下,动用好几百人手,才把我拿下,后来就把我送到这刮脂小地狱里来了。”

    我这番话说的半真半假的,但是像虎眼这种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是假的。俗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和吝啬鬼本来恩怨颇多,如今听我开了吝啬鬼的瓢,自然就不亦乐乎了,带着满脸的兴奋,说话声音也大了许多:“像吝啬鬼这种人,真的是该打。可惜的是,我当初和马面十九斗了一个两败俱伤,才被吝啬鬼的其他手下拿下的。可我当时只不过是吓了吝啬鬼一大跳而已,哪里比得上兄弟你,竟然一下子打破了这厮的脑袋,着实是可喜可贺呀,可是监室里没有酒,要不我非得连干三杯不可,因为这绝对是我近些年来,所听到的最激动人心的好消息了。”

    我哈哈大笑道:“不就是酒吗,我这里还有一瓶,你如果不担心里面有毒的话,只管拿去歌就是了。”

    我说着,就像是变戏法似的,从纳戒里拿出来一瓶茅台酒,当场就打开了,直接递给了虎眼。

    “笑话,你连吝啬鬼都敢打,收拾我自然不在话下了,哪里还用得着下毒?”虎眼说着,一把把酒接了过去,然后一仰脖子,咕咕咚咚灌了一大气,接着一抹嘴角的酒花,大笑道:“好酒!好酒!没想到我虎眼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喝到这样的好酒,而且还是在刮脂小地狱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他说着,把酒瓶子递了过来,让我喝,可是我看到监室里那些可怜虫,一个个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哪里还能喝的下去,只得把酒瓶子递给了爬起来不久的牛头族的那个家伙:“这是狼多肉少,大家伙一人抿一口,就当尝尝鲜得了。别小看这一口酒呀,昨天在黑绳城,有人给我出一百两蒜条金,我都没有卖呢?”

    牛头族那家伙也是个好爽之人,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上了一句不打不相识,然后咕咚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接着往下面穿了过去。时候不大,包括芦苇杆在内的所有可怜虫,每个人都尝了一大口。这样一来,包括虎眼在内,他们每个人对我的态度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虎眼考虑了一会,又说道:“其实司狱有规定,新来的第一天晚上要接受一次刮脂的训练,这样才能有个心理准备,为明天一早真正的刮脂打好基础。不过兄弟如此豪气干云,我觉得这个规矩还是免了吧。有道是及时行乐,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明日的事情还是留到明日再说吧。”

    我摆了摆手道:“既然是小地狱里的规矩,又不是专门针对我的,那么我很想尝试一下哟。”

    我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为了逞能或者是装逼,而是我需要用模拟刮脂,来彻底征服这些人的心。再者说,我也想见识一下,这里的刮脂到底是如何进行的,有没有传说中的那样让人毛骨悚然。

    虎眼对我越来越钦佩了,当即就做了表态:“兄弟,如果这一次我们能够逃出生天,那么我这条命今后就是你的,就是这么简单。”

    现在人多嘴杂的,虽然我知道虎眼绝对可以信任,但是众目睽睽之下,又不能和他把话完全挑明了,所以就正色道:“馒头可以多吃,话可不能乱说呀。有些事还是等到我们出去之后,再做道理吧。”

    “我懂的!”虎眼使劲点了点头,然后又朝我使了个眼色,轻声说道:“兄弟,多有得罪。”

    说着,只听他一声令下,早有几个家伙扑了过来,一下子把我嗯到在地,而牛头族的那家伙,从背后摸出一根铁棒来,看样子是准备刮我身上的脂肪了。其实,我身上的脂肪并不多,但是我想试一下,我认为自己能够承受这种痛苦。

    “李公子,得罪了!”牛头族那家伙那些家伙就要往我身上招呼,只听哐当一声,铁门上的一个小门开了,然后弹出来一个人的脑袋,他的脑袋也真够大的,按说那个小门已经不小了,可是从里面望过去,根本就没有发现他到底长成什么样子了。

    不过他一开口,我就开始惊讶万分了,因为外边这一位,竟然是马面七万七。看来他和本家儿哪位大哥关系确实不错,竟然敢让他亲自到监室来了。

    马面七万七冲着我使了一个鬼眼,当时我根本不明什么意思,可是他却说道:“你这厮刚来的是吧,我看你面黄肌瘦的,只怕经受不起他们的摧残。那么模拟刮脂这件事情还是取消了吧。”

    其他的人自然没什么意见,反正天如果塌下来的话,上面也有高个子盯着呢。我屁颠屁颠又到了门口,然后用我们两个只能听到的声音问道:“七哥,你怎么来了?”

    马面七万七笑了:“我不来能成嘛!怎么说,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受苦呀!这叫叫做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反正我那位做副司狱的本家,现在已经被我喝趴地上了,一时半刻醒不过来的,我正好穿着他的制度,吆五喝六一番。”

    马面七万七说着,又吓唬了虎眼等人一番,然后才离开了。他刚一走,虎眼就笑了起来:“兄弟,真有你的,没想到你和这位新来的狱卒关系还蛮不错的。”

    我没吭声,里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虎眼继续说道去:“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既然哪位新来的狱卒已经发了话,那就按照人家的一起办吧!”

    我急忙来了一个顺水推舟,“多谢多谢!”

    而虎眼的脸色突然变得沉重起来:“今日这一关随时可能过了,但是大头还在明天一大早呢?”

    虎眼说着话,脸色却是越来越沉重了:“模拟刮脂虽然可以取消,但是明天早上小地狱统一的刮脂早餐,你是肯定要参加的。”

    听虎眼这么一讲,我才对刮脂小地狱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