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每天早餐之前,监室里的所有人都会到院子里去,齐刷刷的趴成一排,然后会有小地狱里专业的行刑人员,拿着利器在背后走来走去,如果谁的运气差,被他选中的话,那么就会被人家用非常匪夷所思的手段,从身上刮下去一层脂肪来,由此可见刮脂小地狱的可怕之处。

    如果说,模拟刮脂只是监室里的掌管者,对新来的犯人用的杀威棒的话,那么刮脂早餐就是一道不得不过的关卡了。据说,那些掌刑者都是从黑绳城精挑细选出来用刀高手,再经过三到五年的专业培训,方才能够上岗操作。

    他们下的每一刀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一般来说,割开肉皮之后,第一刀是七钱纯脂肪,第二刀是八钱,然后以此类推,每个人每天的例行早餐是十二刀。当然这是对于新来的说的,老人们身上的脂肪已经被刮得差不多了,别说一刀下去一两脂肪了,就算是十二刀都割完了,有的也难以割下来一两脂肪来。

    但是刮脂小地狱的伙食还算不错,整日里大鱼大肉吃着,据说这是宋帝王的意思。他认为这样的震慑力才足够强,毕竟当一个人看着自己身上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膘,就那么被一刀刀地刮走了,只怕对他内心深处造成的伤害,是难以估量的。据说,在这个刮脂小地狱里,几乎每天都有人,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而变成疯子。刮脂小地狱的恐怖,由此可见一斑。

    接下来,我和虎眼混得也算很熟了,等夜深的时候,他就安排我和芦苇杆挨着睡,由于我进来的时候,没拿什么铺的和盖的,所以我们两个就趁一条被子。

    很出乎我意料的是,芦苇杆别看已经瘦的弱不经风了,但是他很爱干净,衣服很干净,脸上也非常干净,而且别的被褥脏的不像话,可是他的被褥呢,还是非常干净,这很让我欣慰,否则的话,我宁愿不睡,坐到石板台上去闭目养神去,省得心里膈应得慌儿。

    还别说,这个芦苇杆长的很像我的一个发小,和他睡一个被筒,我心里还不是那么抗拒,毕竟有句话叫做入乡随俗,多了不好说,但是我在这里起码也要呆上个两三天,不瞌睡是绝对不可能的。

    刚睡下的时候还好,可是天快亮的时候,芦苇杆就突然不正常起来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不说,而且好像不停的打冷颤,抖抖索索的,把我也给惊醒了。

    这明摆着,他有什么过不去的楷了,能够盖着一条被子睡觉,我们之间还算是有些缘分的,所以说我想问问他,如果他相信我,能够告诉我的话,那么我会想办法帮帮他。

    于是,我悄悄地去了他那一边,低声问道:“你怎么回事?怎么吓成了这个样子?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俗话说得好,车到山前必有路,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芦苇杆抽泣了一声笑了起来说道:“这个事情没摊到你的头上,你当然可以说风凉话了。你知道吗,我从进来的第一天起,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被模拟刮脂,而且每天的刮脂早餐我是天天都得吃,没法子谁让我人怂,又没钱,没什么实力呢?哪像你,一进来就可以和虎眼分庭抗礼了。”

    芦苇杆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在这里没有谁会同情别人,菜就是原罪。只要你菜,那么所有的灾难都会找上你。可是我天天被刮脂,身上哪还有一丁点儿的脂肪呀!又没钱去孝敬那些掌刑手,所以他们就故意折磨我,故意把刀下的很慢很慢,所以说每天早上,我受到的折磨根本就是你这种人无法想象的,那真的可以说就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不是我还想活着出去,见一见我的老婆和孩子的话,那么我早就自己把自己给解决掉了。”

    芦苇杆越说越伤心,到了后来,竟然失声痛哭起来,但是他怕自己的哭声惊醒了别人,赶紧用被角堵着自己的嘴,憋的满脸都是泪。

    他一个大老爷们,竟然被折磨得如此没有人形,我的同情心禁不住油然而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看你年纪比我大,我就喊你一声老哥了。虽然说这个刮脂小地狱还没有人能够逃出去,但是自由的梦想还是应该有的。也许有一天时来运转,你就糊里糊涂地出去了呢?这样吧,等天亮以后,我和虎眼好好说说,替你求求情,看他能不能发发善心,免了你的每天早上的刮脂早餐?”

    芦苇杆拼命摇着头说道:“真的没用!你也用不着对他们求爷爷告奶奶的,以为我看的出来,你这个人并不喜欢低三下四的求人。你能够这样安慰我,我已经非常开心了。”

    我有些意外:“不会吧?虎眼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芦苇杆仍然把头摇的象拔浪鼓似的,“你刚来,这里说是每天随时选人,其实是每个监室都有固定名额的,无论怎么样,我们监室必须要献上两个名额。如今你刚来,已经算是占了一个固定名额,那么另一个名额只能是我这个怂人了。你想想看啊,我如果不去享用刮脂早餐的话,那么虎眼就得另外派人顶上。这个屋里都是他的人,而他已经把班排好了,如果随时更改的话,那些人就未必服他了。你说他会为了我这么一个废人,来冒这个险吗?”

    我冷冷哼了一声:“这就由不得他们了。只要我张了嘴,那么他们答应也就算了,不答应也得答应。”

    芦苇杆一下子慌了:“兄弟,你想要干什么?你可不能乱来呀!要知道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群狼,他们那么多人,你就算是浑身是铁,又能撵几根钉呢?”

    “没事,就凭他们这些人,还放不到我的眼里。”我看上去早已经胸有成竹,淡淡一笑道:“你别管了,反正你的事我是管定了。闲着也是闲着,我看不如这样,我索性来他一次打通关,夺了这个监室的控制权,那样的话,让谁去享用刮脂早餐,就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了。”

    听我这么一说,芦苇杆更加不乐意了:“不行!看得出来你是真心对我好,可是我这个人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无功不受禄,所以我不想让你帮我这个忙。”

    “无功不受禄?有个性,我喜欢!”我呵呵笑道:“那这样就好办了,我看不如这样,我去抢了这个监室的控制权,然后免了你的刮脂早餐之苦,而你呢,我只给你两天时间,你得帮我找出一个人的下落来,你说行不行呀?”

    “找人?你要找谁?”芦苇杆一愣:“这样的交易,不是明摆着你吃了大亏吗?”

    我笑了:“什么吃亏不吃亏的,反正我觉得蛮合理的。因为我说的这个人非常难找,我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叫什么,我只知道,他有一个名号,叫做七巧玲珑手,而且我还知道,他来这里的时候,是一个非常胖的大白胖子。”

    “七巧玲珑手!”芦苇杆脸色一变,然后却笑了起来:“那好,咱们两个就一言为定了。只要你帮我搞定了刮脂早餐的事情,那么我帮你找到七巧玲珑手。”

    看芦苇杆答应的这么干脆,我也有些意外,难道自己真的走了狗屎运,进了刮脂小地狱,问的第一个人就问对了吗?难怪我看到芦苇杆的第一眼起,就觉得这个人有些与众不同,但是到底有哪些地方与众不同,说实话,直到现在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是不管怎哦样,只要他真的能够帮我找到七巧玲珑手,那就行了。到时候,我一定带他出了这个鬼地方。

    让他和老婆孩子团聚去。

    我琢磨好了对策,就敲了敲石板台,然后大声喊了一句:“各位,天亮了,该起床了!”

    我这一嗓子加了一些灵力在里面,虽然从外边听,没啥特别的,但是声音却在监室里一直回荡不停,所以说,就算是虎眼他们睡的再香,也很快被我惊醒了。

    不过由于我之前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那些人不敢说什么怪话,而虎眼却是不说话不行了,只见他吸了吸鼻子,显然在竭力压制着自己心里的怒火,然后说道:“兄弟,天还没亮呢?你把大伙都吵醒,不知道有什么事吗?”

    我淡淡一笑:“事情当然是有的,倒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到底有什么事?咱能不婆婆妈妈吗?”虎眼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我还是不以为然地说道:“虎眼,眼看着刮脂早餐的时间就要到了,我听说咱们监室里有两个名额,是不是一个是我,另一个是芦苇杆呢?”

    虎眼直直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兄弟,不好意思啊,没有规律不成方圆,在我心里面,肯定是想帮你的,但是我手下这么多人,总得服众吧。”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