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眼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说道:“兄弟,我就实话实说吧,今天早上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那么刮脂早餐,就是你和芦苇杆两个人去享用了。”

    “我们两个如果都不想去呢?”我先是指了指芦苇杆,然后又指了指我自己,大言不惭地说道。

    “你们两个都不想去?”虎眼的眼神一下子发冷了:“兄弟,虽然我很看中你,但是你可千万别挑战我的底线哟,免得到时候伤了和气。”

    虎眼话音刚落,监室里已经咋开了锅。因为我不合理的要求,已经伤害到了他们所有人的利益,所以他们全部都表示了反对。

    这个说:“你小子怎么回事?是不是给脸不要脸呢?别以为你用一瓶酒就可以换来无穷无尽的方便?”

    那个说:“就是嘛,你能打又如何?难道你能够一个人打三十几个吗?我就不相信了,这么小的地方,你要如何施展?”

    还有人说:“小子,自己管住自己就行了,何必要多管闲事呢?模拟刮脂你已经省了,就这件事情来说,你应该对虎爷感恩才对。”

    可以说,除了我和芦苇杆之外,监室里几乎每一个人都在愤愤不平,可以这么说,只要虎眼一声令下,这些人肯定会一拥而上,把我生吞活剥了。

    所谓的众怒难犯,说的应该就是这个道理。芦苇杆吓得脸都白了,一个劲儿的在后面拉我的手。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让我人送算了。

    可是我这个时候已经是箭在弦上,岂有不发的道理?

    我慢悠悠地说道:“其实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和气,又哪来的伤和气一说呢?我知道你想说昨天晚上已经对我不错了,还免了我的模拟刮脂,可是如果我没有实力的话,你也不会对我网开一面是吧。当然,从我个人来说,我当然会感激你,因为你让我省去了许多的麻烦。但是我这个人天生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所以非常抱歉,这里的不平事我是非得管一管了。芦苇杆怎么啦,为什么要让他去享用每天的刮脂早餐呢?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反正老子看不惯了!”

    虎眼冷声说道:“兄弟,这是你逼我的,其实我真的不想和你动手!”

    我笑了:“动动手脚,热热身也好。既然你定的规矩不公平,那么就由我来定规矩好了!”

    我说着站了起来,完全无视其他的人,而是慢慢地走向了虎眼。俗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只要我打败了虎眼,那么其余的人根本没有胆量和我动手了。

    我一边走一边说道:“虎眼,不好意思啊,自从我李某人走进这一间屋子开始,这里就应该由我说了算啦。当然,我在这里呆不了多久,等我走后,你再耀武扬威还不晚嘛!”

    反正我已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啦,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拿下这个监室的控制权,因为这样我之后的越狱才没有人敢做我的绊脚石。还有就是既然芦苇杆已经答应找到七巧玲珑手啦,所以说,今天早上的刮脂早餐我一定得替他应付过去。

    虎眼愣了一下,大概像他这样的家伙,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他已经对我做了太多的忍让,可是我为什么还要去夺这个监室的控制权呢?而且从我表现出来的方式来看,我并不是嘴上说说而已,而是已经开始付诸实施了。

    不过我已经公开叫阵了,虎眼不可能再做退让了,否则的话,他就没有什么威望可言了。

    可是还没等虎眼出手,一个家伙就冷笑起来了:“小子,你别以为打了区区一个吝啬鬼,就可以在这里胡作非为了。黑绳城是黑绳城,刮脂小地狱是刮脂小地狱,实话告诉你,我们可不是吝啬鬼,你如果想打我们的主意,只管动手好了。我就不相信了,大家都被封印了灵力之后,你这个小白脸到底有多么了得?”

    我抬头看了看这个人,只见他长的虎头虎脑的,一看就是虎族的人,看样子是虎眼的心腹。可是我进了这间屋子这么久了,竟然没见过他,看来他刚刚一直蒙在被窝里睡觉呢?

    我一看到这家伙,就觉得是个怪胎,因为其他的人,甚至包括虎眼在内,都很瘦,可是他呢,却是非常的健美,一身的腱子肉,一看就是力大无穷之辈,起先那个牛头族那家伙和他比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虎爪,休得胡言乱语!”虎眼急忙喝住了虎爪,然后对着我笑道:“兄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和我们虎族肯定是大有渊源,所以我根本对你生不起来任何的敌意。依我看,不如这样吧,你我各退一步,你直接做我的副手,也就是虎爪现在做的位置,这样今后就享有了免去刮脂早餐的特权。而至于芦苇杆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你看这样如何?”

    听虎眼这么一说,虎爪不乐意了:“虎爷……”

    可是他刚说出来半句话,就被虎眼生生打断了:“怎么啦?虎爪,你是不是翅膀硬了,连我的话都不想听了?”

    虎爪面色一凛,急忙说道:“虎爷,兄弟不敢,您对我恩同再造,我怎么可能不听您的话呢?”

    “听我的话就好!那你就不要再说话了,一切听我的吩咐!”虎眼真的有两下子,三言两语就安抚住了虎爪,然后对着我笑道:“兄弟,我知道你是个人才,别的不说,就冲你打了吝啬鬼,我就该给你面子。可是你也得给我面子呀,这就叫做两好合一好!”

    按说虎眼摆的姿态已经够低了,可是我自有打算,所以就只有摆出一副无赖者的嘴脸了:“虎哥,不好意思啊,我已经答应芦苇杆了,从今往后,我都不会让他去享用什么刮脂早餐,怎么你在道上也是个人物,不会让我说话不算话吧!更何况,我这个人从来就不会做什么副手。其实我也是为了你好,你如果相信我的话,就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否则的话,我李某人就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这一次,彻底把虎眼给惹毛了,气的他一直喘粗气,拳头捏的滋滋作响,看样子随时都有暴走的可能。

    而监室里的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都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死保芦苇杆,毕竟在他们眼里,芦苇杆就是一个废物,根本不值得我这样去做。

    “你这人还真的是执拗啊!”虎眼的虎目之中有凶光出现,但是却笑了起来:“兄弟,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我虎眼最不喜欢被别人威胁了,你也不行!”

    “虎哥,其实我也非常厌恶别人拒绝我。不过仔细想一想,这三界之中,无论什么事,都会有第一次的,而第一次总会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疼痛和不习惯的,就像是刚刚进入洞房的女人,不过最后适应了,什么都不成问题了。”

    他笑,我也会笑,但是我的话语却是锋利如刀,夹枪带棒的,一时之间,的确是让虎眼下不来台。

    “就算是有了第一次,那么这个人也不可能是你,因为你还不配!”

    虎眼也许是知道,和我做口舌之争不是我的对手,就扭头对虎爪说道:“虎爪,既然这一位李兄弟如此咄咄逼人,那么你就好好陪他玩一玩吧。不过,他终究是开了吝啬鬼的瓢,替我出了一口恶气,所以你最好不要伤了他,免得别人说我虎眼恩将仇报!”

    虎爪点了点头说道:“虎爷放心,我尽可能点到为止好了!”

    这句话说的就非常有水平了,尽可能点到为止,那么就是说还有很大的可能性,不点到为止。由此来看,这个虎爪对我已经不满到了极点。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要知道仅仅凭借着怒火,是打不赢任何人的,想和我玩不点到为止,他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呀。

    “随便!反正我无所谓的!”我很坦然的向虎爪走去,不是我轻敌,而是无论从哪方面讲,我都吃定了他。

    听他的名号,应该精通虎族的绝技虎爪,可惜的是,我虽然没学过,但是什么招式基本都知道。更离谱的是,龙爪手是虎爪的克星,任凭虎爪的本事如何了得,也不可能赢得了我。更何况,他已经被封印了灵力,而我只是在表面上被封印了而已,只要我愿意,分分钟就可以使出五品巅峰的灵力来,这样的话,虎爪又如何是我的对手呢?

    可是虎爪并不知道这些,从他的脸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一个非常有自信的家伙,也许在他的心目中,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呢?这就是信息的不对称。

    如果不是这一场架非打不可,我实在是不想打,因为没有任何的新鲜感,明知道必赢的架,打起来的确是没有一毛钱的意思。

    于是,我懒洋洋地走到了虎爪的面前,轻声说道:“我给你三招机会,把你最拿手的东西施展出来!”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