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样的反应,根本就是没把虎爪放在眼里,监室里顿时嘘声一片,这不怪他们,因为在他们的心里,虎爪是十分厉害的人物,而我还没有完全展示自己的实力。毕竟每个人都相信他们已经看到的东西,所以他们站虎爪这边完全可以理解。

    我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芦苇杆,只见他手捂着胸口,好像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了。不过我却隐隐约约地觉得,他的样子并不是那么自然,有些奇怪,但至于奇怪到什么程度,奇怪在什么地方,我却是一时半会想不明白。

    不得不说,虎爪还是非常有心机的。他并没有直接动手,但也没给我去想的时间和机会。而是使了一个眼色,他身旁的两个家伙已经抢先一步动手了。

    他这个举动还算不错,因为他这样做并不是不屑于和我交手,而是想用其他人,摸一摸我的深浅。这也没什么好指责他的,毕竟古语有云,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吗。

    这两个家伙虽然已经失去了灵力,瘦的也很可观,但是看他们出手的样子,经验还是相当丰富的,而且配合的几乎天衣无缝。他们两个一左一右,闪电一般抓住了我的两个肩膀,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接下来的动作,应该就是一个家伙用膝盖撞我的小腹,而另外一个家伙会在我疼痛弯腰的时候,用肘部猛击我的后背,这样我就会像一只虾米那样,直接躺地上去了。看得出来,他们两个用这一个套路,已经打翻了不少人。

    理想很丰满,现实往往很骨感,没有一个套路组合是无往而不胜的,因为他们碰到的对手并不一样。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我笑了一下,然后就抢在他们两个提膝盖撞我之前,突然发动了,看上去很简单的一拳,轻飘飘的,没什么力道,这不要说打人了,给人家挠痒痒也不够资格呀。

    旁边的观战者已经有人笑出声来了,但是虎眼的脸色却沉了下来。虎眼之命,果然不是大风刮过来的,是有些门道和眼力价。

    然而就是那么轻飘飘的一拳,打在左边那厮的面门之后,他就像是一根木桩一样,直愣愣地飞了起来,然后啪的一声撞在了墙壁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然我还不至于一下子就废了他,我只是让他老实一些,反正没有半个小时是绝对不会再爬起来的。

    说我乘胜追击也好,说我痛打落水狗也好,反正我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接着又是一拳,打在了另一个家伙的脸上。没有任何意外的,那厮的下场和他的同伴落了个同样的下场。

    这就叫做干脆利落,这时候,刚才还嘈杂声不绝于耳的监室里,已经变得鸦雀无声了。

    我对着虎眼笑道:“不好意思啊,我没使劲的,可是你的人的抗击打能力,未免也太弱了吧。”

    虎眼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不过他并么有说话,也没有去呵斥哪一个,但是一旁的虎爪再也忍不下去了,悄无声息地,一个熊抱,就把我抱的结结实实的。

    不得不说这小子的判断很正确,因为虎爪与我相比,无论是身高体重都要强上一大块。一看到我被虎爪抱住了,监室里的家伙们都开始惊叫起来,就连虎眼的脸上都出现了惊喜。看来他们以为我是一时大意,着了虎爪的道。

    毕竟虎爪是以力气大而出名的,俗话说,一力降十会,如果力气差距太大的话,被别人熊抱之后,那么就只有认输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虎眼当机立断,马上吹了一声口哨,好家伙,那些人争先恐后地扑了过来,也没有别的招式,只是一个个地往我和虎爪身上硬砸了过来。

    不过是眨眼之间,已经有十多个家伙压了上去,虎眼以为胜卷在握,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小子,到了这步田地,你难道还不认输吗?这一次,你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出来!”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贴着虎眼的耳朵边笑道:“虎眼,你说话怎么也开始这么不着调啦?只不过是十几个人压过来而已,我说出来就出来了,哪里用得着天大的本事?”

    “你到底是怎么出来的?”虎眼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依然还在笑:“虎眼,你的眼力不过如此呀,实在是有损于你的名号。其实,就在他们扑过去的同时,我就已经出来了。你以为,就凭虎爪区区一个熊抱就能够让我就范吗?那你也太小看我了!”

    虎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冲着那些大呼小叫的家伙喝道:“起来!都给我起来!”

    那些家伙如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惹毛了老大,都乖乖地起来一看,原来虎爪被压在最下面,而被他熊抱的正是他们的同伙。

    虎爪气的嗷嗷乱叫:“你这家伙,玩的好一个金蝉脱壳,可敢与我重新打过?”

    我若无其事的说道:“悉听尊便,我说过要给你三次机会的,你刚刚已经用过了一次,还有两次机会,你可要想好怎么用了。我这个人有个习惯,但凡与别人交手,必定要让他心服口服才行!”

    “净知道吹牛逼吹大气,你这些话还是等你赢了我之后再说吧。”虎爪这一次吸取了教训,并没有用什么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庄稼把式,而是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之后,摒心静气地亮出了虎爪,他最最拿手的看家本领。

    一个人的名字可能会起错,就像一个满脸痘痘的家伙,名叫胡英俊一样,但是一个人的外号绝对不会叫错,虎爪既然能叫虎爪,那最起码说明他在这项技艺上面有其独到之处。别的不说,只是他这么一亮架势,就绝对有大师的风范。

    突然之间,虎爪一声大叫,就像是下山的猛虎一样,朝我扑了过来,目标正是我的咽喉。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毫不留情,这正是虎爪的精髓所在。

    我本来想用龙爪手对付他的,可是后来一想,有些胜之不武,就弃用了。这一次,我还是用脚,正宗的虎尾脚。

    我在虎爪快要抓到我的咽喉之前,突然一转身,一只脚已经扫了出去,脚面刚好打在了那两只虎爪上。

    我知道,在虎族的技艺里,如果虎爪能排进前三名的话,那么虎尾脚连前三十名都排不进去。

    所以虎爪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他以为凭借着他炉火纯青的虎爪技艺,胜过我的虎尾脚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他失望了。我的脚面和虎爪正面相接之后,我的鞋没有烂,脚面也没有伤,反而是虎爪身形一晃,一连退了五步,方才站稳了。

    “好厉害的虎尾脚,遍数整个虎族,仅就虎尾脚来说,能胜过你的人不超过五个。”虎爪看向我的眼神多了一些钦佩。

    “一般一般,你过奖了。”我拍了拍脚面上的灰尘,然后笑道:“虎爪,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了,可要把握住了。不过这一次,你在攻击的同时,还要做好防范,因为这一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而且我也不再用什么虎尾脚了,我要以爪破爪!”

    “以爪破爪!”虎爪一愣:“难道你也会虎爪?”

    我摇了摇头:“一个能把虎尾脚用得如此娴熟的人,就算会用虎爪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这一次用得不是虎爪!”

    “不是虎爪就好!”虎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我知道他的心思,三界之中,能够与虎爪在对战里占上风的只有龙爪手了,其他的鹰爪和猫爪什么滴都是弟弟,而龙爪手作为龙族的不传之秘,并不是谁都会使的,所以在虎爪看来,他这一次最起码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

    这小子并不傻,只见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我:“阁下既然能将虎尾脚使得如此出神入化,肯定是出身虎族,那我们岂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这样吧,做事留一线,以后好相见,我们不如就此罢手怎么样?”

    虎爪虽然抛出了橄榄枝,但是我并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反而懒洋洋地说道:“你不用和我拉好关系,其实我并不是虎族的人。就此罢手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不过我之前的条件,你和虎眼必须得答应。在这里,只允许我一个人说了算!”

    我说完这番话的时候,虎眼和虎爪的脸上已经可以用哭笑不得来形容了。我忍不住笑了:“两位,我只不过是抢这里的话语权而已,又不是抢你们两个的老婆,更不是想要取你们两个的性命,用得着这么小气嘛!”

    虎爪终于被我彻底地激怒了,大声喝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接着打好了!这一次,我一定要打到你服为止!”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