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爪咬了咬后槽牙,然后纵身而起,一对虎爪抓向了我的小腹。

    我当然认得,这一招叫做饿虎扑食,是虎爪里攻势最凌厉的一招,看来这一次虎爪使出了压箱底的玩意。

    “饿虎扑食?我蛮喜欢这一招的,不管不顾的,可以压迫出自己身上所有的潜力!可惜的是,你这一招饿虎扑食,没有那种置于死地而后生的狠劲,所以速度比我想象中差远了,而且力气也不行!像这么一招虎爪,也想伤我,真的让人笑掉大牙了!”

    我用一招潜龙在渊,锁住了虎爪这势在必得的一招,然后来了一个长篇大论,对他的招式开始评头论足起来。

    这在外人看来,绝对是赤果果的侮辱,可是在我自己看来,自己绝对有资格教导虎爪,他如果能听进去,那么就是他的造化,如果他听不进去,反而由此憎恨我的话,那就说明孺子不可教也,反正我看在二哥虎骏的面子上,尽到自己的一番心意也就是了。这就叫做,大丈夫做事,最好是无愧于心。至于别人怎么看,呵呵,又关我屁事呢?

    我指点了一番之后,就松开了虎爪的手,然后他又开始攻击,但是又被我轻而易举的锁住,然后就像师父指点徒弟一样,对他再一次做出评价,什么力道可以了,一往直前的决心也有了,比起刚才强了不少。

    就这样,虎爪在我面前已经将三十六招虎爪试了一个遍,但是每一次都被我用同样的一招潜龙在渊,给锁的死死的。

    到了后来,当我再一次松开虎爪的手之后,他已经不再发动攻击了,而是扑通一声,跪倒在我的面前:“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我连忙摆手道:“你这是弄啥呢?赶紧起来,打不过也不能磕头拜师呀,我现在还没收徒弟的打算呢?”

    虎爪却是没听我的,执拗得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说道:“古有一字之师,而您刚刚指点了我三十六招虎爪,让我茅塞顿开,受益匪浅,不是我的师父又是什么呢?”

    这真的是意外之喜,我本来没想着收徒弟呢,谁知道弄了这么一出,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虎爪还可以,如果雕琢一下的话,独当一面还是不成问题的。

    “好了,好了,我答应还不行吗?”人家既然拜了师,见面礼还是必须要给的,我用意念看了看自己的纳戒,里面好东西是不少,但是都不合适给虎爪,我考虑了一下,就把师父胡一刀的那把柴刀送给了虎爪:“这把刀看上去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但却是你祖师爷传给我的,你把他收好了。”

    当然,光是给他一把刀是不行的,你最起码得教会人家怎么用,所以我把胡家刀法也一股脑地传给了他。这小子并不笨,时候不大,已经领会了三四成了。

    看着这家伙喜滋滋地把刀收了起来,我忍不住想逗他,就问道:“徒儿啊,俗话说得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有道是,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我接下来还要和虎眼打一场,你是不是要替师父打头阵呢?”

    虎爪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虎眼,可是还没等他说话,虎眼已经提前出声了:“兄弟,你拜了一个好老师,哥哥我替你高兴。你如果想对我动手的话,那就出手吧,我能够理解你!”

    虎爪斩钉截铁道:“虎哥,你我多年兄弟,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和你翻脸的!”

    我却是冷冷一笑:“虎爪,如果为师一定要让你动手呢?你不会违抗师命吧?”

    虎爪脸色一变,把柴刀架在了脖子上:“一边是恩师,另一边是兄弟,说句心里话,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抉择。不过如果师父硬要逼我动手的话,那么徒儿就只好以死谢罪了!”

    “傻瓜,为师逗你玩呢?”我手掌一伸,已经把柴刀夺了过来,然后重新送到了虎爪手里:“你能够如此重情重义,我也很欣慰。相反,如果我为了讨好我,而与兄弟翻脸的话,我会鄙视你的。还有,你给我记好了,我传给你的柴刀,不是让你用来自杀的,也不是让你来威胁为师的!”

    “多谢师父!”虎爪一脸兴奋的接过柴刀,然后闪到了一边。

    我上前两步,走到了虎眼的面前:“虎眼,你怎么说?服还是不服?不服的话,你我就比试一下,趁着早餐时间还没有到。”

    虎眼笑了笑:“兄弟,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你。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刚才使得是龙爪手吧,否则不可能把虎爪吃得死死的。”

    我点了点头,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好否认的:“不错,就是龙爪手!”

    虎眼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我理解他的想法,猜测是一回事,确认了又是一回事。我知道虎眼的本事在虎爪之上,可是他再怎么了得,也不可能抵得过龙爪手,可以这么说,我只要使出龙爪手,最起码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虎眼也点了点头:“也只有像你这样的人,才配的上做我兄弟的师父!也只有像你这样的少年英雄,才敢在黑绳城找吝啬鬼的麻烦,我不如你!”

    “虎哥客气了。”看着虎眼有认输的意思,我自然也要给人家一个台阶下。

    谁知道虎眼突然话锋一转道:“不过,你如果想让我心服口服的话,我还想和你比试一下。”

    我当然知道,自己如果想完成越狱计划,没有虎眼他们的帮助,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我才会指点虎爪的技艺,并收了他做徒弟。而虎眼既然这么说了,那么我自然不能拒绝,就立刻答应了:“虎哥,不管你想比什么,我都会奉陪到底!”

    “好!”虎眼的脸上突然充满了自信:“那咱们就来比一比箭术如何?”

    “箭术?”我想起了纳戒里的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不由得笑了起来:“可以,完全可以呀,不知道你想怎么比?再者说,在这个刮脂小地狱里,难道你身边还带着弓弩吗?”

    我看了看虎眼,从他身上,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类似于纳戒之类的东西。毕竟,这种东西本来就少见,哪有随随便便都能碰到的,而我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走了狗屎运的话,也不可能得到这样的宝贝。

    虎眼看了看我,笑了:“人比人气死人,和你比起来,我的运气差的多了,因为我身上可没有纳戒那样的宝贝,我只是给了狱卒一些贿赂,然后动了些脑子而已。”

    虎眼就是虎眼,眼力价真是没说的,他仅仅凭借着我从身上拿出来的一把柴刀,以及一瓶茅台酒,就断定我身上是带着纳戒的。

    虎眼说着,把自己的铺盖掀了起来,又在地上扣起来一个青砖,然后从里面拿出来一支弩,还有八支小箭,我有些惊讶,因为虎眼手里的弩箭,几乎和我的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一模一样。

    后来我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尽管它们式样没有任何的区别,做工也没有好坏之分,但是用料还是不一样的,因为我听二哥虎骏说过,我手里的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用得都是一等一的材料,任何一样拿到市面上去,都是难得一见的东西。

    而虎眼手里的弩箭就不同了,他的弩好像是用犀牛角混杂着翠玉制成的,而小箭的箭杆似乎用得是玄铁,这两样东西也算是非常难得了,但是和我的东海寒铁,以及万年碧玉比起来,还是有非常大的差距的。

    虎眼看着自己弩箭的眼神非常的炙热,只听他轻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叫虎眼吗?这个名字的来历就是因为我手里的弩箭。这副弩箭名字就叫虎族之眼,是我们虎族的宝贝,百发百中,其重要性和威力仅仅次于我们族长家传之宝,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

    只要比不上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就好,我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虎眼,当年在虎族的地位并不低。

    虎眼又看了看我,“我射你三箭,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躲避也好,用龙爪手去接也好,反正只要你完好无损,那么从今往后,我虎眼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好!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了!”我想了想,继续说道:“你射过来的三箭,我要用空手接住一剑,然后躲开一箭,至于最后一箭吗,我会用一种让你惊讶的方式的。”

    “有自信,我喜欢!不过,我希望你躲箭、接箭的本事,和你的口才一样出色!”

    虎眼这番话明显带着赌气的成分,看来他对自己的虎族之眼有绝对的信心。

    我也不想和他斗嘴,因为接下来我要用事实来说话,这样无疑要更加具有说服力一些。

    虎眼说着,已经架起了翠玉虎弩,然后搭上了一支玄铁小箭,冷声说道:“你别看我这一支箭不长,但是重达七斤三两,射出去的威力惊人,就算是你的灵力没有被封印,只怕也是难以抵挡得住!”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