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由得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多亏二哥虎骏送了我一把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否则的话,今日撞见虎眼,想要让他心服口服的话,只怕没那么容易。但是我这么想,并不是代表着我惧怕虎眼的翠玉虎弩和玄铁小箭,因为我相信自己的手段,足以应付他。

    我正在寻思着呢,忽然听到虎眼喝了一声:“看箭!”

    话音声中,一支玄铁小箭已经呼啸着朝我飞了过来。因为虎族之眼相当厉害,所以虎眼在射箭之前,已经让监室里的所有人,都到了另一边,而我背靠着后墙而立,他站在前窗下面施射,这样一来,就是利用了监室里最大的宽距,也省得误伤了其他人,用虎眼的话来说,就是他不想占我任何的便宜。

    虽然玄铁小箭的速度够快,但是艺高人胆大,胆大艺更高,我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躲闪,而是等到那支小箭来到了近前的时候,才猛地一歪脖子,那支玄铁小箭擦着我的鬓角,没入了墙缝之中。

    要知道刮脂小地狱里的墙壁何等的坚固,可是竟然让玄铁小箭射入了墙壁,玄铁小箭的锐利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虎眼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由衷地感叹道:“果然好身手!反应速度很快!不过我想提醒你,我的第二箭会比第一箭更快!”

    我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多谢!不过我相信自己的实力,再快的箭我也接得住!”

    “既然如此,那你得多加小心了!”虎眼说着,又是一箭射了过来。

    与上一箭相比,他这一箭射的非常突然,而且我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把箭装进翠玉虎弩里的,那么这样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当初一次性装进去了两支箭,甚至是三支箭。

    而这一箭的速度的确够快,虎眼的话音还没落呢,玄铁小箭已经到了我的眼前,我哪里还敢怠慢,急忙祭出龙爪手一抓,本以为十拿九稳,谁知道这一支箭力量太大了,竟然带着我的手又往前走了好几厘米的距离,多亏我及时又加了把劲,才把他攥在手掌心,否则的话,非得受伤不可。

    看来还是自己小瞧了虎族之眼,毕竟这个弩箭的威力仅次于我的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决不能被一块石头绊倒两次,我想着刚刚虎眼也许一次性装了三支玄铁小箭,所以不得不提前预防,免得再被他打一个措手不及。我在把手里的玄铁小箭扔掉之后,就赶紧把碧玉虎弩拿了出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搭上了一支伤心小箭。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我刚刚做好准备,虎眼的第三支箭已经离弦而来,而且听着那呼啸的风声,威力要比起先的两支箭大多了。

    我眼疾手快,一摁蹦黄,把伤心小箭射了出去。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跟了我这么久,如同臂使一样,可以说我使用它们根本就不带瞄准的。伤心小箭后发先至,正好撞在玄铁小箭上,两支箭一同落到了地上。

    虎眼又惊又喜:“伤心小箭!如此说起来,你就是我们族长的结义兄弟李明了!怎么可能呢?我听说你已经做了狐族族长的乘龙快婿,应该待在青丘城才对?为何会来到这里呢?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这个李明就是你的。因为天底下叫李明的人虽然不少,但是像你这么强横的并不多!”

    我先把碧玉虎弩放回了纳戒之中,然后把虎眼的三支玄铁小箭都捡起来,送到了他的面前,说道:“虎哥,过奖了。不过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你是不是把弩箭收起来之后,我们再详细聊聊呢?”

    虎眼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我话里的意思,因为无论他如何在刮脂小地狱里吃得开,弩箭在这里绝对是违禁品,如果被狱卒发现的话,那么事情就要闹大了。虎眼很配合地把弩箭放回了原处,这个时候,最高兴的人,当然是虎爪了。毕竟我们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师父,另一个是他的兄弟,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也不知道到底向着谁为好,如今我们两个化干戈为玉帛,他不高兴谁高兴?

    让众人各忙各的之后,我和虎眼还有虎爪以及芦苇杆,四个人坐到了一块,各自敞开心扉谈了起来,当他们听说我现在是临近黑石城的城主,手下也有一帮自己的势力的时候,也都是又惊又喜的。

    我说道:“只要芦苇杆大哥帮我找到了七巧玲珑手,那么我就带你们出去,然后大家一起去黑石城落脚。”

    虎眼轻叹了一声:“兄弟,我年纪大,就倚老卖老称呼你一声兄弟吧。不过我可不是给你泼凉水呀,这个刮脂小地狱自从建立以来,还没有囚犯逃出去过。”

    “虎哥,如果按照虎爪那边论,我应该是你的长辈才对哟!”我看虎眼的语气有些沉重,所以存心逗了他一下,然后带着满脸的自信说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可不是吹牛呀,在我进来之前,当然对这个刮脂小地狱做足了功课。我敢这么说,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能从刮脂小地狱越狱成功的话,那么这个人只能是我们几个了。”

    芦苇杆却是摇了摇头,苦笑道:“其实,在我进来之前,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结果呢,我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还不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几乎每天都要承受刮脂早餐的摧残,你们知道吗,我进来之前,可是一个体重超过两百斤的大胖子,可是现在呢?”

    芦苇杆说着,举起自己的一双手大喊道:“你们看看,我这一双手,当初在幽冥界是出了名的,可是现在呢,已经是毫无用武之地了。”

    我看了看芦苇杆的一双手,之前我就注意到他的手与众不同,现在仔细一看,给我的感觉无疑要更加强烈了。因为他的手修长而白皙,指甲修剪的非常整齐,一看就是个心灵手巧之辈。

    我再联系一下他之前说过的话,不由得眼前一亮,原来闹了半天,这个芦苇杆竟然就是我要找的七巧玲珑手。这正应了那一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当然,我也没有把话说透,只是拍了拍芦苇杆的肩膀,然后说道:“哥哥,我还是那一句话,只要有我在,什么都有可能!”

    “是嘛?”七巧玲珑手看来并没有完全信任我,淡淡说道:“我这个人说话算话,你要我找的人我已经找到了,但是你想要让他出手,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因为,刮脂早餐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当然知道七巧玲珑手话里话外的意思,急忙对虎眼说道:“虎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抢监室的控制权吗?其实就是为了让芦苇杆免除刮脂早餐的痛苦,所以说,兄弟有个不请不请,从今天早上开始,是不是换一个人去享用刮脂早餐呢?”

    我以为就凭我和虎眼如今的渊源,他应该满口答应才是,可是没想到他还是摇了摇头,然后带着一脸的苦涩说道:“兄弟呀,你以为我是欺软怕硬之人,然后逮着芦苇杆猛地薅羊毛吗?我虎眼还没有那么下作!”

    虎眼话音刚落,七巧玲珑手已经冷哼了一声:“怎么?虎眼,你敢做不敢当吗?如果不是你狗眼看人低,看人下菜碟的话,我能天天去遭这份罪吗?”

    七巧玲珑手这番话说的有些重了,可以说是当场在打虎眼的脸,但是虎眼并没有生气,而是苦笑着说道:“老哥这话说的没错,表面上看,是我在故意和你过不去,其实呢,我真的是另有苦衷。你知道这里的副司狱马面七十二吗,是他专门叮嘱我,要安排你每天都要享用刮脂早餐,如果有一天不到,那么他就直接要了我和虎爪的性命!”

    “马面七十二?我以前与他毫无交集,也没有得罪过他呀?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这话说的七巧玲珑手也是一头的雾水,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虎眼不是在撒谎,他也没有撒谎的必要。我看了看虎眼,又看了看七巧玲珑手,然后说道:“两位,看来这中间果然是另有误会。现在好了,把话说明白就好了。以后大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所以还得要摈弃前嫌,同心协力呀!”

    虎眼是个爽快人,把手一摊说道:“我没有任何问题,就看这位老兄还记恨我不?”

    七巧玲珑手哼了一声:“我只要结果,不问过程。李明,虎眼过去对我所做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计较,但是我刚刚已经把话说明白了,今天的刮脂早餐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如果能让我免除惩罚的话,那么我就马上替你看病,否则的话,我受苦,你也没什么好处!”

    看来这位七巧玲珑手是有所误会了,他以为是要替我看病呢?不过像他这样的神医,我有病没病难道他也看不出来吗?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