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事也不能怪他,包括虎眼和虎爪在内,他们都知道我身上带着纳戒,但是也不会想到,那个需要看病的人并不是我。而且我会把病人装在纳戒里呢?

    当然我这个时候也不想做过多的解释,因为他没有任何的意义。七巧玲珑手本来就是一个做事情不问对错,全凭于心的家伙,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自动到这刮脂小地狱里受苦。如果把这个事情说出去的话,只怕会没有人相信。因为谁也不会想到,一个人会为了减肥,做出这种事情来,除非是傻子才行。但是天才和傻子之间并没有什么难以逾越的鸿沟,一个天才犯傻的时候,甚至是要比傻子更傻的存在。所以说,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帮七巧玲珑手渡过眼前的这一道关卡,这样的话,我才能说服他,进入我的纳戒,替敖杰治伤。

    否则的话,就算我强迫着他进了纳戒,他说敖杰的伤已经没法治了,我也不是拿他没法子呀。不过虎眼刚刚的话,吐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马面七十二是背地里想整七巧玲珑手的那个人,所以眼下的情况,是要弄清楚之间的来龙去脉,看看他们之间的恩怨,到底有没有调和的余地,然后再做道理。一想到这里,我的眼前就浮现出了一个人,那就是马面七万七,他应该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了。可是有一点儿是我们眼下就需要面对的,那就是想要化解马面七十二和七巧玲珑手之间的矛盾需要时间,而今天的刮脂早餐却是已经开始了。因为这个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不过黑绳城的天,与别处自然是不同的,现在天虽然是大亮了,但是依旧是灰蒙蒙的,就像是人界里的雾霾天,超过两三米远的话,就已经看不清楚人影了。

    我只听到耳边传来此起彼伏的吆喝声,然后就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当然还夹杂着狱卒自己掌刑者的狂笑之声。原来传说中的刮脂早餐,要比我想象中更加的可怕和恐怖。

    只听见框框当当的,那是大铁门被打开的声音,而且渐渐的往这边来了。整个监室的人都用紧张的目光望着我的虎眼两个人,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如今我已经上位,本来轮到我的刮脂早餐就应该换人了,更何况我还在力保钉子户芦苇杆,那么也就是说空了两个名额,要有他们之间的两个人补上。这种事情,谁愿意补呢?

    我当然感受到了监室里的窒息气氛,不由得笑了起来:“各位不必紧张,我之前要夺监室控制权,并不是为了自己谋取什么利益,而是为了和别人之间的约定。如今我既然已经成了监室的话事人,那么是不可能让大家替我做炮灰的。所以说,之前属于我的那个名额还是由我来顶!”

    此言一出,整个屋子几乎都要沸腾了。因为按照刮脂小地狱里弱肉强食的规矩,他们还没见过,有人做了监室的话事人之后,还会主动出去享用刮脂早餐的。

    众人议论纷纷,有惊讶,但是更多的是钦佩,当然,也有人怀疑,毕竟,还有芦苇杆这个名额,还不知道让谁顶上呢?

    这个时候,虎爪站了出来,没有任何的犹豫,大声说道:“师父,你乃是千金之躯,岂能让这些下三滥的家伙随意伤害,今天的刮脂早餐,还是让我来吧。这就叫做有事弟子服其劳。”

    我摇了摇头,说道:“虎爪,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今天的事情,不是你出面就能解决的。因为芦苇杆是我们这个监室的必要人选,如果他不出头的话,只怕那个马面七十二不会善罢甘休的。但是我已经拿定了主意,芦苇杆今天是肯定不会出去的。所以说,我一个人要顶两个人,这就叫做帐多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人。”

    虎眼和虎爪还要再劝,却是被我直接拒绝了:“你们不要再说了,今天我是话事人,谁出去享用刮脂早餐,自然是由我说了算。”

    芦苇杆,也就是七巧玲珑手看了看我,轻声说道:“李明,你果然是与众不同哟,着实让我大开眼界。我把话撂这儿啦,只要你能顶过今天,那么我这条老命就是你的了。从此以后,你让我朝东,我不敢往西,你让我打狗,我不敢撵鸡。”

    “那好,咱们就一言为定了!”我话音刚落,我们监室的大铁门哐当一声,已经被打开了,一个凶神恶煞的声音喝道:“你们监室的两个人选呢?立马出来享用刮脂早餐!”

    我看了看,这是一个陌生的狱卒,并不是马面七万七,而是一个牛头族人。

    虽然马面七万七不在,但是今天的事情还是要继续下去的。车到山前必有路,管他呢,大不了我就杀他一个天翻地覆,然后把这几个自己人,连带着我自己都躲进纳戒里,让刮脂小地狱里的人,随便忙乎去。等把他们折腾的差度多了,我们在想办法逃出去。

    可恨这刮脂小地狱上面有天罗地网,否则的话,我带着纳戒,然后施展乘风身法,就可以桃之夭夭了。

    “来了!来了!”我大踏步走向了门口。那个牛头族狱卒喝道:“一个监室不是有两个名额吗?怎么你们这里只有你一个呢?”

    我笑了笑说道:“就是只有我一个,大不了我一个人来两遍不就中了,反正我是新来的,身上的脂肪多的要命,走起路来一点儿也不利索。”

    那个狱卒笑了:“你这小子又不胖,不要随便逞能好嘛!你以为刮脂早餐是在过家家,谁想来谁就能来吗?况且就凭你这个小身板,能顶住一次就十分难得了,你还想顶两次,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或者是进水了?”

    他说着,声音严厉起来:“再者说,我们的副司狱大人有严令,你们这个监室,每天必须要有芦苇杆,所以说,你就是想逞能我们也不允许呀!”

    我急忙陪着笑脸问道:“这位大哥,不知道你们副司狱大人在不在,我想见他。”

    “副司狱大人今天不在。”牛头族狱卒狠狠瞪了我一眼:“你小子是切莫身份,就算是我们副司狱大人今天在的话,也不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

    虽然这个牛头族狱卒话里话外,一副完全看不起我的样子,但是我并不在意,而是上前两步,走到了这厮的跟前,轻声说道:“这位大哥,既然你们副司狱大人不在,那什么事情不就好商量了吗?”

    “你要和我商量什么?我们之间有什么好商量的?”牛头族狱卒大声呵斥着我,可是当我把两条蒜条金塞进他的手里的时候,他的声调立马就变了,声音也压低了很多,本来是个大嗓门,如今呢,却几乎变成了蚊子哼哼之音:“小子,你哪里来的蒜条金?你们进来的时候,不是已经搜的干干净净了吗?”

    我嬉皮笑脸地说道:“大哥,如果真的搜干净了,那么哪里还有您的好处呢?我没有别的过分的要求,也不奢望着让你免除我的惩罚,我只是想一个人受两遍惩罚就可以了,反正你们副司狱大人又不在,只要你稍微给那些掌刑者一点点好处,不就什么事情都能够解决了吗?”

    “这个嘛!”牛头族狱卒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把蒜条金收了起来,然后对我点了点头:“小子,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也没有给过我任何的东西。”

    我急忙点头:“当然,我能有什么东西孝敬您呢,要知道我进来的时候,已经被搜的干干净净的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古人诚不欺我。果然,我和牛头族狱卒刚刚达成了口头协议之后,这个家伙就恶狠狠地给了我一脚,然后大声喝道:“这个家伙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而且还敢出出言顶撞我,分明就是没有吧我们刮脂小地狱的各位同仁放在眼里,黑牛,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了,两遍的刮脂早餐!”

    “好嘞!哥,你就瞧好呗,我黑牛对付这种新来的家伙,最得心应手了。我保证,一会儿功夫就让他哭爹叫娘!”这一位黑牛看来就是掌刑者之一了,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然后给了我一脚:“你小子快点,到了刮脂台上,黑牛爷爷我好好消遣你!保管让你*的!可以说,在我黑牛手下,无论是多么硬气的好汉,到头来也得屁滚尿流!”

    “好好好,这就去!这就去!”我陪着笑脸来到了刮脂台边上,只见那是一个石板台,四四方方的,上面闻着一股脑的血腥气,看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上面被刮过脂了。

    黑牛抖动着一个大铁链子,笑道:“小子,是你乖乖爬在上面呀,还是要让老子锁你过来呢?”

    我笑了,是那种冷笑:“三界之中,除了我的亲生爹娘之外,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自称老子,所以,你该打!”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