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的人?受的是内伤?”七巧玲珑手吧唧了一下嘴,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是棘手了些,但是难不住我。老夫只要出手,三天之内,就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家伙。只不过……”

    我没好气地说道:“只不过什么?你这家伙是不是又想卖什么关子了?”

    七巧玲珑手嘟了嘟嘴:“就你敢这么对老夫说话。”但还是无可奈何地说道:“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老夫的手段就是再高明,但如果没有所需要的药物的话,那么也是无能为力的呀!”

    况且我这一次是有备而来,七巧玲珑手能够想到的事情,我当然也会想到。毕竟敖杰的时间有限,我如果找到七巧玲珑手之后,身边没有带药,那么就要真的被打脸了。所以,我在黑绳城的时候,买了很多药藏在纳戒里,反正都是那种名贵的中草药,只要对治疗内伤有用处的,不管是什么价格,我都把他们买了下来,这就是有钱的好处了。

    想到这里,我就对着七巧玲珑手笑了笑,然后说道:“你说我来请医生说能不带药吗?好了,这件事情赶早不赶晚,你现在就开始看病吧,免得夜长梦多。”

    我说着,抓着七巧玲珑手就扔进了纳戒里,反正奄奄一息的敖杰,自己那些名贵的草药都在里面,就由着他尽情发挥了。

    我也没想到事情会进展的如此顺利,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如何带着这些人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当然,这件事情很难,但是我有自信,毕竟除了我们这些人之外,还有马面七万七在暗中帮我。我琢磨着,已经好长时间没看到马面七万七了,按照常理来说,他应该过来找我了。

    有句话说的好,叫做说曹操曹操就到,念叨马面七万七,这厮恰好也就来了。

    只见他直接把大铁门打开了,然后呢,指了我一下,口气不善地说道:“李明,出来一下,老子有话要问你!”

    我当然知道这是马面七万七在虚张声势,目的就是在掩人耳目,因为他一直在给我使眼色呢。果然,我跟着他出了监室之后,身边没有了外人,他的态度一下子就转变了许多:“兄弟,你也太大胆了,竟然敢把黑牛给灭了。你知道吗,那可是司狱大人的心腹,如果这件事情败露的话,只怕我的足兄也保不住你哟,因为再怎么说,他也是副职呀!”

    我冷哼了一声:“是那个黑牛自己找死,你说他欺负别人也就算了,可是竟然敢骑在我的头上拉屎,那不是放着自在去找不自在吗?我不杀他杀谁?”

    “兄弟,我之所以找你,并不是要兴师问罪,而是我想要提醒你一下,就算是黑牛之死被我们遮盖过去了,那么也许会引起司狱大人的警觉,所以你这段时间,最好是收敛一下,千万不要再惹事生非了。”

    “这段时间?”我笑了:“也算是我走了狗屎运吧,反正我来刮脂小地狱的事情已经办妥当了,这里没什么好留恋的,我想赶紧离开这里,返回黑石城去。”

    “兄弟,真有你的。没想到你进来还不到一天一夜,就把事情办妥了。而且更难得的是,你所处的监室想来就是是非之地,而你到好,三下五去二,就把刮脂小地狱最难缠的虎眼和虎爪,收拾得老老实实的,愚兄我着实是万分佩服呀!”马面七万七用钦佩的目光望着我,如果不是这个地方不允许,否则的话,他绝对要对我五体投地了。

    “别拍马屁行不?我自己都听的不好意思了。”我摇了摇头说道:“哥哥,说实在话,我现在归心似箭,你赶紧想想办法,看看怎么出去吧。你如果真没有别的办法的话,那我只好乘风而去了。不过这样一来,监室里的那些家伙,只怕带不出去完了。”我说着,合计了一下纳戒里面的空间,但最终我还是有些泄气,因为纳戒的空间再大,也是有限的,装三十多个人是非常不现实的事情。

    马面七万七惊讶地张大了嘴:“什么?你要把监室里的家伙全部带走?兄弟,你可真敢想啊!”

    我吧唧了一下嘴:“我为什么不敢想呢?你还别说,我的这个监室还真的是藏龙卧虎呀!那些家伙只不过是被封了灵力,再加上在这里被折磨狠了,所以元气大伤,如果出去将养一段时间的话,保证都会成为我黑石城有用的力量!”

    马面七万七轻轻摇了摇头:“兄弟,你想得可真远,而且还挺美!”

    他话里话外肯定有别的意思,但是我仍然大言不惭的说道:“当然了,古人有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

    马面七万七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家伙真的是一个个都走了狗屎运,碰上了你,否则的话,他们这辈子只能是死在这刮脂小地狱里了!”

    我笑了:“哥哥,你不是一个样哟,因为碰上了我,几天之后,你就会成为黑石城城主府新任大总管。如果不碰上我的话,说不定你要做吝啬鬼一辈子的小跟班呢?”

    我一提到马面七万七自己,他脸一红,也不再发出什么感叹之语了,而是话锋一转说道:“兄弟,有自信是好事,但是太自信了,危险就大了。老实给你说吧,如果不是我跟着你来这么一趟,只怕你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而且还要连累监室里的那些家伙。”

    我一愣:“哥哥,此话怎么讲?看把你吓得,好像都快屁滚尿流的感觉!”虽然我看出来了,马面七万七并不是在危言耸听,但是我还是喜欢用几句俏皮话,来化解一下此处紧张的气氛,因为我一向都不喜欢这种气氛。

    马面七万七先是长长叹了口气,然后又配合我似的,笑了一下,才接着说道:“兄弟啊,你是只知道其一,不知道还有其二呀,这里你从表面看,好像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刮脂小地狱自从建立以来,就没有人能逃得出去的记录,可不是大风刮来的呀!的确,这里除了那些掌刑者实力不错之外,其余的狱卒看上去都是酒囊饭袋。但并不是说,刮脂小地狱里没有高手。据我所知,除了司狱大人是六品巅峰的实力之外,我的族兄也是六品中境,而且他们的精锐之师都在外围戒备着呢,为的是防备有人前来攻打。至于内部呢,他们当然也是有所依仗的,上去没几个高手,狱卒们也是吊儿郎当的,其实他们是有所依仗的,因为在这个刮脂小地狱的上空,布着一个漫天花雨大阵,不管你是人是鬼,就算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的出去。”

    “漫天花雨大阵!”我连忙问道:“难道是一经触发,就是无穷无尽的箭矢吗?”

    “不是箭矢,而是刀雨!”马面七万七的脸色异常的郑重:“听我的族兄说,在这里的上空,布着三百六十把刮脂刀,全部用玄铁制成,而且千百年来,这些刀不知道刮过了多少人的脂肪,所以带着很大的杀气,就算是八品巅峰的高手,也禁不住这些刮骨刀的连番砍击!”

    “八品巅峰也不行!这不就是说,最起码在黑绳城附近,除了宋帝王之外,没有人敢在刮脂小地狱的上空逗留了。”说句心里话,我有些吃惊,如果我身上还有山寨版泡泡的话,那么还能勉强试上一试,可是如今呢,山寨版泡泡已经被毁,我如果贸然用乘风身法的话,只怕会被乱刀分尸了。这当然不是我所想要看到的结局。

    不过我突然想起来,马面七万七曾经说过,这里的下水道是个破绽,何不试上一试呢?

    可是我问了之后,马面七万七却还是摇起了头:“兄弟稍安勿躁,下水道的确是一个破绽,但是下面的环境错综复杂,如果没有建造草图的话,只怕也不容易出去。所以说,你再给我三天时间,等我把草图弄来之后,我们再一起行动如何?”

    既然马面七万七把话说到了这种份上,那我还能再说什么呢,只得点了点头道:“好,我就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你拿不到草图的话,那我只好硬闯了。”

    马面七万七斩钉截铁地说道:“兄弟放心,哥哥我就算是拼上这条老命,也要把草图拿到手!”

    我心里感动极了,因为我和马面七万七只不过是萍水相逢,可是他却如此对我尽心尽力。于是我握着他的手,一字一句地说道:“哥哥,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我宁可不要什么建造草图了。你要记着,只有你安全无恙了,我才会从下水道离开。因为我的黑石城城主府,还等着你这个新任大总管呢?”

    我这一番话全是肺腑之言,马面七万七虽说以前地位卑微,但是肯定那也算是个人精了,当然听得出来我话里话外的意思。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