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面七万七寻思了一会儿,急忙点了点头说道:“有兄弟这句话,我就算真的死了,也是含笑九泉了。不过兄弟放心,我一定会注意自身安全的,因为黑石城我还没去过呢,我也想待在兄弟的身边,替你管着城主府的吃喝拉撒睡,那应该是风光而又充实的一件事情了。”

    “好,那么我们就一言为定了!你如果不是好好的,那么我绝对不会走!”我这并不是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而是我的内心深处的真实写照。因为我和马面七万七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对他的倚重,以及对他的感情,绝对不在我城主府的首席幕僚张顺之下了。

    马面七万七这一次没有说话,但是眼圈一下子红了,他默默的把我送到了监室里,然后不声不响地走了。我明白他这一次所要冒得风险,因为像建造草图这么重要的东西,是刮脂小地狱最核心的机密,就算是马面七万七是副司狱大人的族弟,想要接触到这种东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别说要把建造草图偷出来了。不得不说,马面七万七对我真的是没说的,他是在真心实意地对我,绝不是表面上称兄道弟那么简单。

    马面七万七离开已经一天多了,可是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我问了问哪位牛头族狱卒,看刮脂小地狱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他说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没什么大的动静,而且就连黑牛失踪的事情,也没有人追究了。

    我明白这中间很可能是哪位副司狱大人在帮忙遮掩,但是不可能一点风声也没有啊,毕竟据马面七万七所说,这个黑牛乃是司狱大人的心腹呀!

    所以说,别看表面上一直是风平浪静,但是第六感觉告诉我,有些事情该来的迟早总会来的。

    那天下午,我把七巧玲珑手从纳戒里拎出来之后,和他聊起了敖杰的伤情,七巧玲珑手非常不满地看了我一眼,说我这样问是对他职业的侮辱,如果他接受的病人,如果没有好转的话,不是在砸自己的招牌吗?

    我觉得他说得不错,有本事人就得有些脾气,往往还是本事越大,脾气就越大。按照七巧玲珑手的本事来论,无论他有多么大的脾气,好像都是应该的。

    后来我以和七巧玲珑手喝酒的理由,拉着他进了纳戒看了看,果然看到敖杰已经醒过来了,而且精神相当不错,据七巧玲珑手说,最多再给他两天时间,敖杰就会回复如初。

    这对我来说,当然是最好的好消息了。因为我们这么多人,要从刮脂小地狱里逃出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敖杰如果恢复实力的话,绝对是我一个可靠的帮手。别的不敢说,但是我相信,只要他出手,就算是刮脂小地狱里的第一高手,也就是哪位神秘的司狱大人,也绝对讨不了什么好。

    敖杰有伤当然不适合饮酒,所以我和七巧玲珑手干完了一瓶茅台,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虎眼发过来的暗号,我心里一紧,因为这肯定不是那位牛头族狱卒来了,而是别的人,如果要查人数的话,如果我和七巧玲珑手都不在的话,事情就要闹大了。于是,连忙拉着七巧玲珑手出了纳戒,老老实实地呆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真险!我和七巧玲珑手刚坐好,大铁门就被打开了,映入眼帘的除了那一位牛头族狱卒之外,还有一个马面族的家伙,而且看他的衣着打扮,根本不像是普通的狱卒。我急忙试探了一下他的灵力深浅,竟然没有试探出来。我陡然一惊,心里想,这个深不可测的家伙,八九不离十就是那位副司狱大人马面七十二了。可是像马面七十二这种级别的大领导,没事来我们监室做什么呢?不会是马面七万七出事了吧?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就算是马面七万七真的出事了,他也绝对不会出卖我的,我有这份自信心。那么马面七十二此来,到底意欲何为呢?

    我发现马面七十二进来之后,虽然是一直没有吭声,但是一双目光聚焦在我的身上。对此我没有任何的意外,因为马面七万七由于我的关系,肯定和他说过我的事情,只是他这一次来不知道是不是专程为了我呢?

    这时候,牛头族狱卒满脸堆笑着说道:“下面有请我们的副司狱大人训话,大家欢迎!”

    我所在的监室里,除了我之外,都是一些老人了,当然知道对于刮脂小地狱来说,副司狱大人是什么样的存在,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呐,如果人家不开心了,可以说一句话就可以让我们整个监室,在顷刻间灰飞烟灭,这就是权力和实力的绝对力量。

    所以包括我在内,不管是心里愿不愿意,大家伙都在牛头族狱卒的倡导下,热烈地鼓起了掌。

    “我今天冒昧前来,打扰各位的休息了。”马面七十二的声音很柔和,一点没有摆副司狱大人的谱儿,不过他的话语之间,官威还是一定存在的。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他的这些官威对于我来说,屁用都没。毕竟我李某人可是堂堂的黑石城城主,细论起来,那是和宋帝王平起平坐的存在,马面七十二一个小小的副司狱,和我之间至少差着好几个级别呢。所以说,虽然是县官不如现管,但是我也根本用不着去仰视他。

    马面七十二客套了几句话之后,接着说道:“这段时间,我们这里有些不太平,昨天就连资深的掌刑者黑牛也失踪了,如今生死不明。当然我相信这和我们监室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希望我们监室的诸位,能够遵守刮脂小地狱的监规狱纪,不要给有心人可趁之机。”

    他这话有些意思了,我怎么觉得隐隐约约地把矛头指向了我,按理说不应该呀!再怎么说,我也是他副司狱大人的关系户,如果我牵涉上了一些事情,那么他马面七十二也脱不了干系。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只听马面七十二又着重强调了一句:“刚刚这些话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意思,而是还有司狱大人的指示,所以大家一定不要当做儿戏。”

    我一听,就会心地笑了。我说呢,这个马面七十二难怪会突然驾临,原来这背后果然有那位神秘的司狱大人的影子在。

    马面七十二说完这一切之后,突然把目光对准了七巧玲珑手,看着他眼神中那种仇恨的光芒,我知道他如果话一出口,那么事情就无法挽回了。别的不说,只要他追究起来,七巧玲珑手为何连续两天不享用刮脂早餐,那么就轮到我头大了。毕竟我之前曾经对人家做出过承诺,今后的刮脂早餐全部由我代替的,但是如果马面七十二真的要较真的话,那么我的李代桃僵只怕就难以进行下去了。

    所以呢,我赶在马面七十二说话之前,抢先出了声:“副司狱大人,能否借一步说话呢?”

    马面七十二看了看我,寻思了好大一会儿,才终于点了点头:“好,我倒是要听听,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

    我们两个一前一后离开了监室,而那个牛头族狱卒也学乖了不少,并没有很快跟过来,而是把监室大门一锁,然后守在了门口。

    我和马面七十二来到了院子中间的那个刮脂台边上,昨天早上,黑牛就是在这里死在了我的手里。

    走在前头的马面七十二突然停住了脚步,沉声说道:“李明,你到底想要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我并没有藏着掖着,而是选择了单刀直入:“副司狱大人,啊不,我觉得还是称呼你一声七十二哥比较妥当一些,就当我是跟着马面七万七叫的好了。”

    马面七十二依然是面无表情:“怎么称呼对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这不会对你我之间的关系能够做出任何的改变。说吧,我的时间有限。”

    我笑了:“七十二哥,我想说的是,不管你和七巧玲珑手之间有何恩怨,我希望你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再找他的麻烦了,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看在你的面子上?你以为你是谁?”马面七十二也笑了:“有些人,往往摆不正自己的位置,那是非常可笑的事情。”

    我笑得更大声了:“是吗?不过可惜的是,我这个人从来不做任何可笑的事情。或者可以这么说,那就是在别人眼里可笑的事情,到了后来,就变成传奇了。而我,这一次来刮脂小地狱,就是来铸造传奇的。”

    马面七十二冷冷哼了一声,脸色异常的难堪:“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事,但是自信过头了,就是狂妄自大了。反正据我所知,在刮脂小地狱里,狂妄自大者往往下场都不会很好。远的不说,之说我入职刮脂小地狱这些年来,亲眼所见很多狂妄自大者,最后都死的很惨。这也许就叫做人做孽,不可活吧。”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