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不过我还是那一句话,我是从来不会狂妄自大的,因为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依然还在笑:“七十二哥,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能放过七巧玲珑手,那么无论你想要什么,或者是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或者说是告诉你。”

    “是嘛?”这一次反问者换成了马面七十二本人:“年轻人,有些话千万不要说的太满,否则你会无法收场的。如果我说,我现在就要五千两蒜条金,你能拿出来吗?”

    我知道马面七十二的意思就是打个比方而已,他的真实意思并不是想要什么蒜条金。但是他既然把话说出来了,我怎么能够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呢?

    我再一次微微一笑道:“不就是区区五千两蒜条金吗?小意思啦,好了,我觉得以你的身份,给你五千两实在是小瞧了你,这样吧,我给你一万两,只要你这两天不再找七巧玲珑手的麻烦就行。”

    我说着,直接从纳戒里把剩下的蒜条金全部拿了出来,直接放到了马面七十二面前。

    马面七十二一下子傻眼了:“李明,你到底是谁?看来我之前一直是低估你了。”

    “好说好说,既然七十二哥问了,那我就老老实实回答吧。”我一五一十地说道:“七十二哥,你在黑绳城待的时间不短了,应该听说过黑石城的存在吧,在下李明,正是黑石城的新任城主,因为要给自己的一个兄弟疗伤,所以就一路找到了刮脂小地狱,请七巧玲珑手出马了。”

    “你真的是黑石城新任城主李明?”马面七十二有些惊讶,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了:“我之前听人说起过,说是黑石城的新任城主是个人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不过,也只有像你这样的人,才能够做出这种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来的。”

    “承蒙夸奖,在下受之有愧!”我嘴上说的是受之有愧,但是脸上的神色并没有一丝一毫,受之有愧的样子。而是拿住了马面七十二刚才的大话:“七十二哥,这些蒜条金我既然拿出来了,就不可能再收回去了,你还是收下吧。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替七巧玲珑手多谢你了。”

    马面七十二并不是那种矫揉造作之人,当下痛痛快快地把蒜条金收下,这么多的蒜条金,他是如何存放的呢?原来他身上也带着一个纳戒,只不过容量和我那个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而已,但是放这些蒜条金,还是绰绰有余的。

    马面七十二收起了蒜条金之后,接着说道:“说实话,我并不是要贪图这些金子,而是你和我如今已经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据我的估计,你肯定还要惹出*烦来,所以我今后还要拿着这些蒜条金去打通上上下下的关系,免得被你连累到了。”

    我点了点头:“七十二哥能够未雨绸缪,是我最乐于看到的事情,因为我并不想让任何一个帮助过我的人,有什么麻烦。还有,我今天把话撂这儿啦,以后七十二哥如果有什么连蒜条金都摆不平的*烦,就到黑石城找我,别的位置不敢说,反正黑石城所有的监狱到时候都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啦。”

    “那就多谢兄弟了!”马面七十二拱了拱手,发自肺腑地说道。

    别的不说,单单是他的这一声兄弟这么一叫,我就知道我们两个从今之后,就要荣辱与共了。呵呵,拉他下水之后,我还有一个福利,那就是有他掩护着,马面七万七无疑要比之前安全多了。

    马面七十二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兄弟,我想问一下,你知道黑牛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我点了点头:“这个当然知道了。因为这厮就是我亲手杀死的,而且他的尸骨就藏在我的纳戒里。”

    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把杀黑牛的前后经过述说了一遍。

    马面七十二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兄弟,既然你如此的开诚布公,哥哥我也就不和你藏着掖着了。反正按照司狱大人的意思,你们监室里人嫌疑最大,所以他就派了他的得力手下黑豹,要进入你们监室查一个水落石出。”

    “黑豹!”我笑了:“又来一个送死的。”

    马面七十二正色道:“兄弟千万不可掉以轻心,这个黑豹并不是什么酒囊饭袋,他的真正实力,应该不在我之下,也是六品中境的修为,尤其是擅长腿法,人称神腿黑豹,端的是了得。”

    “七十二哥放心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一脸的轻松,心里说道六品中境又如何,宋帝王还是九品巅峰呢,不也是拿我没辙。

    “好了,我们聊的够久了,为了不让别人起疑心,我还是把送回去吧。对了,你今后有什么要紧事情,只管找牛头族狱卒就好了,他是我的人。”马面七十二嘱咐了我几句,然后把我送到了监室门口,这个时候,乖巧的牛头族狱卒已经把大铁门打开了,就在马面七十二就要离去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就凑到他的耳朵边,轻声说道:“七哥去拿下水道的建造草图了,你不但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还要在他碰上麻烦的时候,出手帮他一把。毕竟,他是你们家的人,如果出事情了,你不是也撇不清嘛!”

    马面七十二带着一脸的惊讶说道:“下水道建造草图?你们还真的是无孔不入呀!我怎么觉得迟早要被你们两个害死呢?”

    “七十二哥放心,我是不会让你有事的。。如果真的在这儿呆不下去了,就跟着我去黑石城吧,你到那里照样可以干老本行,而且是一把手,没有人敢给你穿小鞋。”

    我这一番话说到了马面七十二的痛处,因为他这些年来,在刮脂小地狱里混得并不如意,以为那个司狱大人老是排挤他,如果不是他能力强的话,早就被人家扫地出门了。

    “兄弟,我会考虑的。但是你千万要小心黑豹,我估摸着,他很快就要到了。”马面七十二又特意嘱咐了几句,然后就离开了。

    我进了监室之后,只见之前天不怕地不怕的七巧玲珑手,却是一脸的惊慌:“李明,你老实告诉我,你和副司狱大人谈的怎么样了?他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你这家伙也有怕的时候?”我笑了一下,然后问道:“你和马面七十二到底有什么化不开的恩怨?”

    七巧玲珑手低眉顺眼的说道:“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马面七十二的爱子得了重病,他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消息,所以求到了我的门上,可是当时我已经决定躲进刮脂小地狱避风头了,所以就对他一口回绝了。可是我千算万算,没想到一年之后,他竟然成了刮脂小地狱的副司狱大人,于是乎,我的悲惨日子就这么来到了,这就叫人生何处不相逢呀!”

    “活该!”我挖苦了七巧玲珑手一句,但是我并不敢太过分,因为本来我很想打他一顿的,见死不救的家伙,真的是该打,可是敖杰的伤还没有好,我担心这小子给我撂挑子,所以克制住自己动手的欲望。

    我瞟了七巧玲珑手一眼,然后说道:“你别管我是如何让马面七十二放过你的,反正他今后是不会再找你麻烦了。但是我还是要警告你,如果你去了我的黑石城,不要再有见死不救的行为,否则的话,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的!”

    七巧玲珑手叹了口气说道:“这一次的教训难道还不惨痛吗?我今后再也不会见死不救了,我发誓!”

    难得听七巧玲珑手发一次誓,不过他这个人除了一身的臭毛病之外,优点其实也是不少的,譬如说说话算数,凡是七巧玲珑手答应过的事情,他就从来不会毁约,所以说,他的任何誓言都是可以相信的。

    不管怎么样,总之事情是解决了,七巧玲珑手哼着小曲进了纳戒,去给敖杰继续疗伤了。谁知道他刚一进去,就咋咋呼呼地叫开了:“李明,刚刚我明明看到这里还有一大堆蒜条金呢?怎么你出去一下,那么多的金子全都消失了呢?你老实交代,你把蒜条金到底给谁了?”

    这个家伙,还有脸过来叫嚣,我冷笑一声:“你说给谁了?如果你连这个也猜不出来的话,那不去去买一块豆腐,自己一头撞死算了!”

    七巧玲珑手并不是笨人,相反他还非常聪明,很快就自己想出了答案,在我面前扭扭捏捏地说道:“李明,对不起呀,为了我的事情,连累你把那么多的金子都送出去了?”

    我笑了:“说什么呢?钱财乃是身外之物,没了还可以赚回来。你要知道,我可是一个赚钱的高手。甚至比你的医术还要高明。反正只要我们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