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也没想到,此时此刻的七巧玲珑手就像个小学生似的,我说什么他都频频点头,毫无怨言,他的这种表现,让人很难相信,之前他也是一个油泼不进的难缠的家伙。看来真实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呀,对于七巧玲珑手来说,马面七十二就是他的克星。

    看着七巧玲珑手的样子,我只觉得好笑,本来想打发他回去给敖杰疗伤算了,可是我突然想起来什么,就嘱咐他一声:“对了,你可千万不要埋怨马面七十二贪得无厌,其实他之所以收下那些蒜条金,是为了上下打点用的,毕竟我们还有非常麻烦的事情,需要他去做。”

    七巧玲珑手答应了一声,就再一次回到纳戒里去了,看来他现在对马面七十二收没收金子,已经不感兴趣了。

    妥善解决掉了马面七十二和七巧玲珑手之间的纠纷之后,我并没有完全放松下来,因为从此前马面七十二给我的信息来看,那一位神秘的司狱大人已经对我们监室起了疑心,所以派出了他的得力干将神腿黑豹,据马面七十二所说,这个人是六品中境的实力,非同小可,着实不容小觑。

    当然了,虽然我这边敖杰的伤还没有痊愈,但是如果一对一拼斗起来,我并不惧怕他。虽然我李某人只不过是五品巅峰的实力,但是就连宋帝王那样九品巅峰的高手,我都对阵过,一个区区的六品中境,我怕他个锤子?不过这毕竟不是意气之争,更不是一对一打擂台赛,我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稳住,千万不能节外生枝,等着马面七万七把下水道的建造草图拿来之后,只有这样,我才有可能,把监室里这么多的兄弟,带出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鬼地方。

    我把黑豹的事情和虎眼以及虎爪说了一下,虎爪年轻气盛,又没听说过黑豹的名声,所以只说了一句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之类的话,可是虎眼的眉头却是紧紧皱了起来:“兄弟,我听说过这个神腿黑豹的名声,在妖界也算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如果近距离搏斗,我自问不是此人的三合之敌,如果我那些虎族之眼,远距离和他决一生死的话,还勉强能有个三成胜算。可是据说这厮已经消失了很多年了,没想到他竟然出现在刮脂小地狱,而且还做了司狱大人的走狗。”

    “哦?”说实话,我也有些惊讶,因为虎眼的近距离搏斗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没想到他却抵挡不住那个黑豹三个回合,神腿黑豹的恐怖之处,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据虎眼所说的那样,如果我用上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的话,相来还是可以赢他的,至于近距离交手的话,说实话,我也没有任何把握。当然,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小剑尖尖已经完全恢复了,有它在的话,就算我赢不了黑豹,想来应该也不会吃什么大亏。

    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会儿,并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来,毕竟虎眼所知道的神腿黑豹只是七八年前的黑豹,如今人家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强横,那就不得而知了。所以说,我也只能是守株待兔了。等他出现之后,再走着说着了。

    这个时候,突然院子里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哗啦声,然后就是地皮颤动的声音,就像是突然发生了地震了似的,我以为刮脂小地狱发生了什么状况了呢?却发现虎眼的脸色大变:“兄弟,有人进来了,而且真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带着黑绳城最厉害的刑具把根留住。”

    “把根留住?这是什么东东?”我嘴里念叨着这个奇怪的名字,不由得想起了在人界的时候,那个有些颜色的歇后语。就是太监的呐喊——把根留住!想起来够搞笑的,可是此时此刻,我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了,因为我听出来了,那把地皮震得乱颤的家伙,并不是单单由把根留住造成的。

    这就未免太让人意外了。因为虎眼介绍说,把根留住是由万年寒铁打造而成,绝对重量达到了一千斤,是幽冥地府最重的脚镣。然而刮脂小地狱院子里的地皮我是见识过的,可以说是坚硬无比,就算是一千斤的脚镣,也不可能整出这么大的动静。这也就是说,那个带着脚镣的家伙,硬生生地用自己的双脚踩出了惊天动地的效果。不用说,如果刮脂小地狱真的有这么拉风的存在的话,那么这个家伙就只能是神腿黑豹了。

    听着那惊心动魄的脚步声,我也是吃惊不小,这个时候,很久没有出现的小雪说话了:“主人,很不幸,你这一次碰到了极其强劲的对手,这个人的强悍程度,甚至不在敖杰之下。”

    没想到神腿黑豹的绝对实力竟然不在敖杰之下!这真的是让我有些接受不了。意外天天有,但是今天特别多。因为敖杰那可是龙族,我可记得当初面对他的时候,我吃了多少次瘪,拜勉勉强强的保住了自己一条小命。当然,那还是敖杰不够卑鄙,他如果像别人那样不择手段对付我的话,那么我早就已经死翘翘了。现在我虽然是一切健康,并且还有了两个帮手,但是我最最重要的防身法宝山寨版泡泡已经被宋帝王的神器刮骨刀给破了,如今再次面对和敖杰一个级别的对手,我还能自保吗?说句心里话,我并没有什么把握,但是事到如今,又能怎么样呢,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尽人事而听天命了。

    我的心思当然瞒不过小雪的眼睛,她还是非常善解人意的,当即就给了我一个画面,就是刮脂小地狱院子里的画面,只见一个皮肤黝黑的家伙,龙行虎步而来,每走一步,地上半尺厚的黑石就被他踩的粉碎,看来他就是故意的。仔细想一想,他这样做的目的不在乎,就是给我们监室一个下马威了。

    如果刚才我只是用耳朵听,还不能真切感受到黑豹那恐怖的实力的话,那么如今小雪给了我画面之后,却让我陡然生起一种无力感。这样的对手,我能够战胜他吗?

    我长这么大,特别是我身上有灵力之后,这是我第一次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怀疑。当初不管是我的对手多么滴强大,我的自信心从来就没有缺失过。当然,这也许和我现在身处的环境有关,毕竟我如今深陷刮脂小地狱,头上覆盖着有三百六十把刮脂刀组成的漫天花雨大阵,这样就让我最得意的乘风身法没有了用武之地,所以说形势还是比较严峻的。

    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时候有个刺耳的笑声传了过来:“主人,你和小雪姐姐一个样,都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不就是区区一个神腿黑豹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就不相信了,你有我小剑尖尖在手,还怕他黑豹不成。”

    呵呵,竟然是小头尖尖的声音。我吧唧了一下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的确没什么好说的。小剑尖尖作为西海龙宫的神器,锋利无比,俗话说,一寸短,一寸险,比普通宝剑短小的它,自然是近战的一把利器,自然有它骄傲的资本。但是他能够到我手,运气占了很大的成分。我手上根本没有匹配他的剑法,所以说无法发挥他的最大威力。

    看我不吭声,小头尖尖又笑了:“主人,开朗一点儿好吗?我手上恰巧有一套剑法,你拿去琢磨一下,这就叫做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看你能领会多少就领会多少吧。”

    “你小子,既然手上有匹配的剑法,为什么不早一些拿出来呢?”如果小头尖尖不是虚拟的剑灵,而是实实在在出现在我跟前的话,我早就一个爆栗过去了,不把他小脑袋上敲出来一个大包就算我输。

    小头尖尖嘿嘿直乐:“主人,人家不是忘了吗?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们一般见识哟!”

    小头尖尖都说出这样的话了,我就算没有大量,又能拿他怎么样呢?所以说,我直接跳过了和他置气的心思,洋洋自得地说道:“我可不是吹,就凭我的领悟力,我还没见到过比我更厉害的人物呢!”

    “这就好!这就好!”小头尖尖一连声地说着,然后在我脑海里展现了几幅图画,不过是区区三张图画而已,上面也没有什么复杂的图案,只是画着一个惟妙惟肖的小人,在练剑法。剑法看上去非常简单,只有区区三招,但是我把自己的精力一投入进去,才发觉这三招剑法,仿佛已经将世上所有的剑法都包括进去了。

    而这时,小头尖尖的声音也正好传了过来:“这套剑法名叫万象剑法,取自于包罗万象的意思。看着简单,但是非常发现,你如果能够把他融会贯通的话,又何惧区区一个神腿黑豹呢?”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