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小头尖尖说,这一套万象剑法在西海龙宫的地位,就相当于龙爪手之于东海龙宫,没有特殊情况,概不外传,而他之所以憋到现在才传授给我,是因为当初西海公主敖冰冰曾经嘱咐过他,让他在我生死攸关的时候,才能把万象剑法传给我。

    之前我的确是在宋帝王的追杀下,有过生死攸关的时候,但是那可是宋帝王呀,人家可是九品巅峰的高手,我就算是学会了万象剑法,和他对敌的时候,也没什么大用处,但是这一次面对神腿黑豹就不同了。再怎么说,黑豹的真实实力也不会超过七品巅峰的境界,以我五品巅峰的实力,再加上诸多宝物的利用,和他未尝没有一拼之力。

    万象剑法果然是包罗万象,以我这么聪明的头脑,短时间之内根本理不清任何的头绪。

    而时间不等人呐,这个时候,神腿黑豹已经带着脚镣声来到了监室门外边。我心里陡然一惊,看来马面七十二说的没错,这厮果然是为了我们监室而来。

    神腿黑豹,再加上把根留住,称得上是强强联合,他们一起弄出来的动静真叫一个大,以至于牛头族狱卒拿着钥匙,开大铁门的声音也都被他一下子掩盖住了。

    牛头族狱卒进来之后,并没有说话,甚至连例行的场面话都没有,只是悄悄望了我一眼,我算是看出来了,他眼神里分明是自求多福的意思,而他在这件事情上,真的是要爱莫能助了。

    对于牛头族狱卒的反应,确实也没什么可说的,因为要想公道,打个颠倒,就算是把我放到他的位置上,也绝不可能比牛头族狱卒做得更好了。因为黑豹是什么存在,能在他的威压下还能做出这种反应,确实是非常难得了。而细论起来,他和我之间并么有过多的交集,除了收了我一点儿蒜条金之外,我并没有给他其余的好处。从那一刻开始,我已经暗暗做出了决定,只要我能够安然离开,等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会给他应有的报答。

    等牛头族狱卒离开之后,我才把目光放到了黑豹的身上,只见他的身材也不是太高大,最起码和那些牛头族和马面族的那些人高马大的家伙比起来,要小了一圈。可是,绝对没人敢小瞧了黑豹,因为他给别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家伙非常的危险。

    用什么来比喻呢,反正他的身材相当的匀称,一身的肌肉成流线型的,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浑身上下那叫一个结实,就像是用生铁打造成的一样。特别是他的一双腿,显得异常有力,那么重的把根留住套在他的脚腕上,仿佛就像是带着一根稻草一样轻松惬意。当然,更让人心惊胆颤的是,他的那一双锋利如刀的眼睛,就如同时时刻刻都在捕捉着猎物,而当他一番锁定了猎物,那么顷刻之间,就会将对手撕得粉碎。

    我看了看黑豹,不由得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决定在自己的万象剑法没有领悟之前,决定不和黑豹发生正面冲突。因为就他的状态来看,那简直就如同一头择物而噬的猎豹。

    不过虽然我没有说话,但是黑豹的目光还是扫向了我,并且在我的身上停留了很久,但是我就坐在那里,眯着眼睛,就像是在打盹一样,根本没搭理他。后来他可能是觉得没趣了,才哈哈大笑起来:“诸位兄弟,我神腿黑豹来了!”

    话是说的异常亲切,但是口气却是异常的嚣张跋扈,说白了,这么区区一个监室,根本没被他放在心里头去。

    不过你看不上别人,别人也不一定能看上你呢。毕竟现在监室里已经以我为主了,而以前的中坚力量虎眼和虎爪都成了我的嫡系,如今既然我没有说话,那么别的人肯定不会和他说话。

    不过黑豹真够嚣张的,简直把我们这些人视若无物了,只见他一声冷笑之后,就撂下来一句话:“无论之前你们谁在这个监室里说了算,那么自从我踏进这道门开始,那就成为历史了。因为从这一刻算起,我黑豹就是这里的老大了。你们不到要把最好的食物献给我,而且我要睡采光最好的铺位,而且最最重要的,还有一件事情……”

    黑豹说着,突然一停顿,然后把手指指向了我,接着笑得异常的下流:“那个小白脸,你给我听好了,接下来豹爷就要你了,没想到在这个监室里,还能碰上像你这样的极品。我的心肝我的肺,你应该做好准备了吧!”

    麦秸还有三分火呢,更何况我自从经历过柴志军和柴娟的事情之后,还没有人敢这么赤果果的侮辱我。这分明是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的事情呀!

    虽然我一直在告诫自己,要大度,小不忍则乱大谋,可是那一刻,我根本忍不下去了,什么实力高低,什么此后的越狱计划,都被我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当时我脑子里只想着一句话,那就是把这些羞辱全部都还回去,哪怕拼他一个鱼死网破,我李某人也在所不惜!

    “爷是个爷们,纯的,而且本钱并不比你的小。你如果想拼刺刀的话,我一定会奉陪到底!而且,你刚才不是说不管谁是这里的老大,都无所谓嘛。很可惜,对我来说绝对是有所谓的,因为我就是这里的老大!在我没有放话之前,别说把你像爷一样供着了,你信不信都没人搭理你!”我当然不甘示弱,丝毫没有给黑豹面子。因为我心里清楚,既然大家命中注定要成为敌人,那么索性就摊开了,我就是要给黑豹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我就是让他知道,虽然他是司狱大人的心腹,但是这个监室,并不是他想怎么捏,就能怎么捏的。

    奇怪的是,黑豹并没有恼羞成怒,而是笑咪嘻嘻地说道:“好小子,有几分胆量,不过你既然敢对豹爷我这么说话,那么敢说说你叫什么啊?”

    我也笑了:“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李明,木子的李,日月的明。”

    黑豹哼了一声:“李明,好名字。不过这个名字太普通了一些,容易和其他人撞车,听说狐族族长的乘龙快婿就叫李明,而且还做出了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可惜的是,此李明不是彼李明也!”

    我觉得好笑,但是并没有亮明自己的身份,毕竟就算是我亮明了,也没有什么大用处。更何况,我的真实身份是绝对不能让那位神秘的司狱大人知道的,所以在我没有任何把握拿下黑豹之前,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看我没吭声,黑豹突然长笑起来,然后从格子里拿出来一个木碗,往空中一扔,几乎在那一瞬间,他已经带着一千斤的把根留住,腾空而起,闪电一般地接连踢出了十几脚,而且每一脚都踢在碗底。奇怪的是,那么力道十足的脚法,木碗竟然没有任何的损伤,而是滴溜溜转了十几圈之后,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看在你叫李明的份上,我就不勉强你来伺候豹爷也!”黑豹看上去很宽宏大量的样子,但是马上又很猖狂的说道:“你这个李明不行,所以这个屋子要有我说了算,有谁不堵的话,可以上来试一试豹爷的一双铁腿!”

    这真的是神乎其技,我自问见识过很多的高手,但是从没有见过像黑豹如此变态的腿法,要知道他腿上还带着千斤重的镣铐,如果把镣铐取下来的话,那么他的腿法能有多快,神腿之名,果然是名不虚传。

    在那一瞬间,监室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这让黑豹很得意,自以为他的腿法吓住了我们这些家伙,所以得意洋洋地大笑起来:“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么说来,在座的各位都非常识时务了。”

    我刚要说话,却被小头尖尖劝住了:“临时的主人,我如果是你的话,就不要和他有什么意气之争了。您眼下要做的就是赶快学会万象剑法,这才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我轻轻叹了口气,我真的不想认怂的,可是监室里这么多条性命,都寄托我的身上。我自然得替他们考虑。于是我咬了咬牙,对小头尖尖说了声:“两个小时,我如果领会不了万象剑法的话,我就不叫李明了!”

    发了这么一个誓言之后,我就盘膝坐了下来,然后闭上眼睛,开始学习那三张剑谱。

    黑豹却是越来越狂妄了:“李明,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认怂了。像你这种人,只怕给青丘那位李明提鞋带都不配,真的是让人笑掉大牙了。以豹爷看来,你今后还是不要叫什么李明了,改名叫怂包我看就非常的合适。”

    黑豹这是在得寸进尺,毫无底线地在羞辱我呀。但是我听见只当没听见,还是在全神贯注的研究那三张剑谱。别看黑豹现在跳的欢,但是等会儿我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