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之所以有了这样的改变,多亏了小头尖尖的劝说,否则的话,我可能会为了一时的意气之争,而酿成难以估量的后果。这也算是我为自己的尊严交学费了。吃一堑长一智嘛!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最需要什么,可问题是虎眼和虎爪并不知道这些呀,虎眼还好说,毕竟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之人,所以这口气还能勉强忍得下。但是虎爪就不行了,要知道作为徒弟,被一个人这么辱骂自己的恩师,他是无论如何也难以忍受住的。所以,他自然而然地爆发了:“神腿黑豹是嘛?腿法呢,还算是不错,但是也就是能看而已。你也不用和我师父叫板,他是懒得搭理你,俗话说得好,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所以说呢,你如果想打的话,我来奉陪。”

    黑豹的笑声充满着鄙夷:“你是李明的徒弟?真的是没想到呀,李明那个小白脸也有徒弟了?不过可惜呀,你拜师父的眼光差了些,要拜也要拜我这样实力超群的,像李明那样的废材,怎么可以做别人的师父,难道你不怕耽误了自己吗?”

    “有钱难买人乐意,我乐意,你管得着吗?”虎爪上前一步,毫不畏惧地站到了黑豹的面前:“你不是口口声声要做这个监室的老大吗?那好,先打赢我再说了。”

    “好吧,那豹爷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黑豹就那么随随便便一站,但是一股杀气已经蓬勃而出,嘴里更是霸气十足地说道:“三招!如果三招之内我赢不了你,我就拜你为师!”

    此言一出,整个监室都是一片哗然。因为虎爪的本事大家都知道,特别是拜我为师之后,又学习了胡家刀法,以及几招龙爪手,别说虎眼了,就算是我,现在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在三招之内拿下虎爪。

    但是我心里清楚,黑豹并不是在说大话,而是人家本来就有这么说的资本。不过虎爪毕竟是年轻人嘛,多经历几次失败倒是没什么坏处,而且还能够促进他的成长。至于黑豹会不会突下杀手,这一点儿我到不是非常的担心。因为我刚刚已经从他的话语中听出来了,他对虎爪非常看好,所以不可能伤了他,否则的话,这个黑豹也不可能说出,自己如果三招之内赢不了虎爪,就要拜虎爪为师的话来,他这样说的言外之意很明显,就是他三招之内赢了虎爪的话,虎爪就要反过来拜他为师。

    可是虎爪本来就不是笨人,跟着我的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学的越来越机灵了,他并没有随着黑豹的话往下说,这样就很完美了,输了的话又不用负责什么,而且并没有激起黑豹的怒火。虎爪本来就不是一个多嘴多舌的人,毕竟言多必失嘛!

    说得好不如做得好,虎爪又上前了一步,面对着像黑豹这样的高手,他自然不敢怠慢,一上来就直接亮出了柴刀。

    黑豹一愣:“你们这个监室真有意思?竟然能把钢刀这种违禁品都能够带的进来!”

    虎爪没有吭声,但是虎眼却是冷笑起来:“黑豹,听你的语气倒不像个囚犯,而像是这里的狱卒哟!”

    我不得不承认,虎眼的嗅觉还真的是挺强的。但是黑豹此番是受命而来,肯定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当下干笑两声说道:“这位兄弟说笑了,我刚刚只是略表诧异而已,各位没进来之前,想必都是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有些手段也是在情理之中的。譬如说,凡是进刮脂小地狱的人,身上的灵力都会被封印,可是我怎么觉得你们两位身上还有灵力波动的气息呢?”

    黑豹说着,先是指了指面前的虎爪,然后又指了指靠窗而站的虎眼。

    这厮据说已经是七品巅峰的高手,能够一眼就瞧见虎眼自己虎爪身上有灵力波动,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本来虎眼凭借着自己的修为,在入狱之时,躲过了狱方对他自身灵力的封印,而虎爪呢,自从拜我为师之后,我也帮助他恢复了身上的灵力。还有就是,他们都是虎族的人,自身力量相当的强悍,有时候甚至超过了灵力。

    面对黑豹的质问,虎爪并没有说话,虎眼只是轻轻一笑:“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凡事都有例外嘛!就像你,进来的时候也不是一样与众不同,毕竟再怎么说,把根留住在整个幽冥地府里,也是仅此一件呀!”

    黑豹微微一笑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看你的谈吐,自然不是平凡之辈。对了,我怎么觉得阁下的声音有些耳熟呢?”

    黑豹果然回忆起了什么,不过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因为水搅得越浑,时间无疑就会拖得越久,这样我就有更多的时间领悟万象剑法。

    虎眼也笑了:“黑豹多年不见,没想到你真的是贵人多忘事呀,连我都记不得了?”

    “这么说来,你真的是我的故人?”黑豹皱着眉头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虎眼,忽然一拍脑门:“瞧我这记性,原来是虎眼大哥,刚刚是小弟眼拙,还望大哥多多见谅!”

    “岂敢岂敢?”虎眼冷笑一声:“当然你无端失踪,我还为你伤心了一阵子呢?后来我听说你在黑绳城出现过,就过来这里寻找,没想到没找到你不说,反而得罪了牛头十九,从而被关进了刮脂小地狱,日日受着这刮脂之苦!”

    “虎眼大哥,原来你是为了我才被关进这刮脂小地狱的!”黑豹那是一脸的诧异。

    “你以为呢?”虎眼冷笑道:“否则的话,我在妖界过的好好的,为何要到这鸟不拉屎的黑绳城来呢?”

    黑豹的脸色变了几遍,忽然对着虎眼深施一礼道:“虎眼大哥,你的恩德小弟没齿难忘。这样吧,等我先把手头上的一件要事办妥之后,自然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虎眼还没说话,黑豹接着问道:“虎眼大哥,有些事情本来是高度机密,但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实话实说了。这个监室以前的掌刑者名叫黑牛,你应该非常熟悉吧,可是不巧的是,他前天突然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可是司狱大人却在你们监室的刮脂台上嗅到了他的气息,所以才让我来这里打听消息。”

    这番话一说出来,整个监室的人几乎一下子都炸锅了,众人都没有想到,原来这个黑豹竟然是司狱大人的走狗。

    这中间最吃惊的人当然非虎眼莫属了,他带着满脸的讥笑说道:“真是有意思极了,没想到我苦苦寻觅了多年的兄弟,如今竟然做了我仇家的走狗。黑豹,你知不知道,就是由于你嘴里的司狱大人,也就是在牛头族风头正盛的牛头十九,我才不得不在这刮脂小地狱里待了整整八年。”

    黑豹却是一脸的尴尬,寻思了好大一会儿,才涩声说道:“虎眼大哥,你是我之前最好的兄弟,但是司狱大人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手心手背都是肉,依我之见,还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希望你能看在小弟的面子上,放下这一段恩怨。那么我自然会全力保你出去!”

    听黑豹这么一说,虎眼那么能沉得住气的人,也开始动怒了:“你说的太轻巧了,八年的苦难,岂是你一句话就能放下的?不过作为我最好的兄弟,这句话能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的是讽刺至极呀!”

    黑豹的脸色异常难看:“虎眼大哥,请你体谅一下小弟的苦衷。再者说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如果执意与司狱大人为敌的话,那么只怕这辈子就别想着出去了!”

    “威胁我?”虎眼笑了:“黑豹,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刮脂小地狱虽然自从成立以来,就没有人能逃出去,但是以前不能,并不代表着以后不能!”

    黑豹带着一脸的不可思议说道:“虎眼大哥,你竟然有了越狱的打算!真的是不知死活,作为兄弟,我奉劝你一句,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刮脂小地狱里防御是多么的恐怖,别说你们这些囚犯了,就算是一只蚊子,也别想从这里飞出去!”

    虎眼冷笑道:“黑豹,我真的是没想到呀,人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可是我没想到方面豪气干云的黑豹,如今做起走狗来,竟然会做的这么有模有样。牛头十九那个狗贼真的是走了狗屎运呐!”

    黑豹却是脸色一沉,厉声说道:“虎眼大哥,你怎么骂我都没关系,可是千万不要当着我的面辱骂司狱大人,否则的话,就别怪兄弟我和你翻脸了。”

    虎眼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黑豹,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老子今天就骂了,你有种就和我翻脸呀!反正十年没见面了,我正想领教一下,看一看你的神腿绝技增强了多少呢?”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