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并不是铁石心肠,毕竟他的心并没有他的脚一样强硬,所以他的脸上动容了,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虎眼大哥,对此你后悔了吗?”

    虎眼虎目含泪道:“我不后悔!我虎眼做事,从来都不会后悔!”虎眼带着一脸坚定的神色说道:“因为不管我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都是为了当初的兄弟,为了兄弟把命搭上我也在所不惜,可惜的是,我当初的兄弟,如今已经不在了!”

    都说英雄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想一想虎眼,可以说他之所以他有如今的处境,都是为了黑豹,可是谁又能想到,当他和兄弟重逢之日,他的兄弟却成了仇人的走狗,这真的让人难以接受呀!

    黑豹的眼眶湿润了,一连声地大喊道:“不是的!不是的!虎眼大哥,黑豹还在,黑豹一直都在,你当初的兄弟一直都在!”

    虎眼抹了一把眼泪,涩声道:“你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黑豹了!你如果还认我这个兄弟,那就马上离开这里,不要伤害这个监室里的任何人,就当还了方面我不远万里寻找你的情分!”

    黑豹纠结了良久,却还是摇了摇头:“虎眼大哥,真的对不起!司狱大人对我有再造之恩,黑牛的事情我必须要给他一个交代。这样吧,既然虎爪来自虎族,你对他情深义重,舍不得牺牲的话,那我就退让一步,不管是谁,只要你在这个监室里找出一个替死鬼出来,让我能够回去交了差事就行!”

    正所谓杀人不如诛心,黑豹这一番话说的,让监室里的人个个自危,因为在他们看来,他们每一个人与虎眼的交情,都不去虎爪和虎眼深厚,所以都担心虎眼为了虎爪,会牺牲掉他们当中的一个。

    “黑豹,你对牛头十九还真的是忠心耿耿,让我大开眼界呐!”虎眼冷笑了一声,然后斩钉截铁地说道:“抱歉,真的是非常抱歉,我虎眼从来没有出卖兄弟的习惯,而这个监室里的人,每一个都是我的兄弟!所以说,你如果必须要找个人交差的话,那么这个人只能是我!除非是我死了,否则的话,这个监室里的任何人,你都动不得!”

    “你?”黑豹被虎眼这一番话说的是瞠目结舌,他沉默了许久,猛地一咬牙道:“虎眼大哥,你真的不给兄弟我一条路走吗?”

    “我不给你路走?真的是笑话,天大的笑话!”虎眼的言辞越来越锋利如刀了:“黑豹,我郑重地问你一次,你真的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吗?我又没有用往日情分来绑架你,非得逼着你救我出去,或者把这一个监室的兄弟全都救出去。我只是让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难道这对你来说,真的就那么难吗?”

    看着黑豹不吭声,虎眼继续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要走的路有很多。我可以对那位司狱大人说,黑牛并不是在刮脂小地狱里面失踪的,以司狱大人对你的倚重程度,他就算是不相信也只能选择相信了,因为你的实力,让他不得不做出让步。或者你可以出了这个门,然后一走了之,回到我们本来的世界里去,照样过的潇潇洒洒,风风光光。可是你舍不得,并不是舍不得什么狗屁不通的知遇之恩,而是舍不得你在这里一呼百应的身份地位。”

    虎眼的眼力真的是没说的,这番话说得黑豹顿时哑口无言,而且脸上相当的尴尬。要知道他当初进这个门的时候,监室里的每个人可以说,都没被他放在眼里,也许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是蝼蚁,他只需要挥挥手,就可以决定这些人的生死。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发展到后来,竟然让他颜面扫地,他就像是一个被剥取了龟甲的乌龟,没有什么可以再让他隐藏心里的卑鄙和自我。而监室的每个人,此时此刻看向他的眼神,无一不充满了鄙夷。

    “哈哈……”黑豹突然仰天一阵狂笑,我听到这种笑声,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因为我听出来了,如果说之前的黑豹内心深处还存在着良心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彻底放开了,什么曾经的兄弟情义,根本拦不住他追求的脚步了。

    虎眼也笑了:“黑豹,我听出来了,你好像已经做出了决定。”

    黑豹点了点头:“不错,虽然这个决定异常艰难,但是我已经做出来了。三界之中,不管你是什么存在,只要活着,都是应该向前看的。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虎眼大哥,从现在开始,就算是我心里还念着你,眼睛里还有你,但是我的铁腿之下是再也不会对任何人留情的,所以说,挡我者死,所以你不要再逼我了。”

    “黑豹,往事不可追,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不过,你在做你想做的,而我也在做我想做的。你的铁腿不会对我容情,我的虎族之眼也不会对你留情。”虎眼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知道,如果我死了,你可能会痛苦一场,然后就把我埋在这里了。而我不同,如果你死在我的玄铁小箭之下,我会把你的尸骨带回家乡,埋葬在你我方面把酒言欢的地方,也许这就是我们两个最大的区别了!”

    黑豹笑了:“虎眼,你真的是太高估你自己了,也太高估什么狗屁不通的虎族之眼了。与你们这些人交手,我是不会输的,更不可能死的,所以,把你的豪情万丈和义薄云天统统收起来吧!当然,为了让你心服口服,我站着不动,让你射我两箭,因为我知道你还有两支玄铁小箭。射过之后,我就要蒙上眼睛,大开杀戒了。到时候,我的铁腿之下,可认不得哪一个是我的虎眼大哥!”

    “好,很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虎眼说放箭就放箭,话音声中,已经射出了一支玄铁小箭。

    虎族之眼虽然比不上我的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但是威力也是相当惊人的。当初我接他三箭,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的。以此类推,我当然知道,他仅仅用剩下来的两支玄铁小箭,根本不能把黑豹怎么样。

    而我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把万象剑法融会贯通了,可以说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出手了,而且就算我不用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就凭借着小剑尖尖和万象剑法,应该足以击败黑豹了。但是我想了想,还是没有马上出手。因为我心里清楚,我必须给虎眼这个机会,一个射完三支玄铁小箭的机会,就算他这三箭并不能克敌制胜,但也算是了结了他十多年来的心事。

    正如我所料,虎眼的玄铁小箭并没有对黑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人家只是照方抓药,用把根留住挡了一下,就完全化解了玄铁小箭的攻击。而虎眼的第三箭还是如此。

    黑豹长长吐了一口气:“虎眼大哥,你怎么说,要想后悔的话还来得及,我不给别人机会,但是对你自然会是一个例外。”

    虎眼笑了:“黑豹,你我好歹相交了多年,我的脾气你总该知道吧,我虎眼什么时候做过后悔的事情,要杀便杀,说那么多的废话做什么?”

    黑豹的脸色异常难看:“人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之前不是太相信,但是现在信了,因为对你这种人来说,性格是死都不会改变的。既然如此,我就只好成全你了,杀了你一个,放过其余的人!”

    “多谢了,黑豹,看来还是你最懂我,那你还在等什么呢?来吧!”虎眼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握拳就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黑豹,想对付虎眼大哥,先过我这一关!”虎爪出手了,一出手就是龙爪手。

    而监室其余的人也都没有闲着,而是争先恐后地站了出来,挡在了黑豹和虎眼之间,异口同声地说道:“先杀了我们再说!”

    事到如今,我知道自己该出手了,于是就说了一声:“退下,让我来!”

    虎爪刚刚只是和黑豹交手了一招,就被人家一脚踢开了,他刚要再爬起来扑上去,突然听到了我的话语,不由得又惊又喜:“师父,你终于要出手了!”

    监室里的那些人虽然基本都失去了灵力,但都不是泛泛之辈,他们当然知道我的本事在虎眼之上,如今看我站了出来,一个个都是笑逐颜开,退到了一边。

    “李明,我本来懒得搭理你,可是你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我了。”黑豹还是之前盛气凌人的样子。

    可是无论他多么地盛气凌人,我都没有放在眼里。因为他只是嘴上说说没懒得搭理我,但是最终还是指名道姓的和我说话了,而我呢,则是货真价实地不去搭理他。

    我对他视如无睹,仿佛他根本就不存在似的,因为我的目光一直聚焦在虎眼身上,患难之际见真情,也只有像虎眼这样的朋友,才是最值得深交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