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前了一步,紧紧握住了虎眼的手,然后微微一笑道:“虎眼大哥,千万不要为了不值得的人伤心动怒,您放心好了,您刚刚受到的气,我会变本加厉地替你讨回来!”

    这个时候,我身后传来了黑豹的笑声:“李明,就凭你!你不觉得自己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嘛!你之所以能够到现在一直平安无事,那是豹爷不和你计较而已,你以为自己能有多大的本事呀。而现在,你的好日子到头了,因为你惹怒豹爷了,所以你就等着受死吧。”

    “是嘛?”我终于扭回头,看向了黑豹,似笑非笑地问道:“刚刚你和虎爪交手的时候,他使出了几招龙爪手,破了你的高鞭腿,我奇怪的是,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好奇,他的龙爪手是谁教的吗?”

    黑豹毫不在意地说道:“管他是谁教的呢?反正他学的并不怎么样?对豹爷根本产生不了任何的威胁!”

    “你真的是自信。有自信是好事,但是自信过了头就一言难尽了。”我一步步走向了黑豹,尽量给他最大的压迫感,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虎爪的龙爪手是我教的,而是他仅仅学了两天,当然对你产生不了什么威胁了。但是我这个师父施展出来,那么味道就不一样了。因为我学会这个已经将近两年了。黑豹,你要不要试一试呢?”

    黑豹不由得一愣,脱口而出道:“什么?你学会龙爪手将近两年了?这怎么可能?”

    我淡然一笑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因为世上之事,有些许许多多的可能性,而我刚才所说的只不过是其中的一种可能而已!”

    黑豹脸色大变:“李明,你到底是什么人?”看样子,他已经隐隐约约地猜到了我的真实身份。

    我轻声说道:“我能是什么人?你不是已经叫出我的名字来了吗?不过我还有两个身份,一个是青丘狐族的长老,而另一个呢,就是黑石城的新任城主。”

    “难怪你会龙爪手?我说呢,天底下名叫李明的虽然不少,但是有能耐者也不会那么多。”黑豹吃惊不小,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李明,你纵然是青丘狐族的长老如何?黑石城的新任城主又如何?来到这儿刮脂小地狱里,是龙给我盘起来,是虎也得卧着,否则的话,这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我摇了摇头:“是嘛?别胡吹大气,想要我的命,简单加容易,可是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你也别拿什么司狱牛头十九来压我,因为我对阵过的大人物多了去了,别的不说,换做是你,能在宋帝王的亲自追杀之下,逃出生天吗?就算不说宋帝王,黑绳城城主府的大总管吝啬鬼你总该听说过吧,身份地位要远在牛头十九之上,可是怎么着,照样被我李某人开了瓢!所以,黑豹,你眼下唯一的机会就是一对一打赢我,指望着牛头十九的援兵根本是不现实的,因为我不妨告诉你,在这刮脂小地狱里,就算是你敬若天神一般的那位司狱大人,也并不能一手遮天!”

    黑豹身上的肌肉一下子全部绷紧了:“李明,我之前敬你是个英雄,但是你却偏偏与我作对。这就叫做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来吧,废话少说,你我手底下见个真章。就算你会龙爪手,我也未必就怕了你!”

    黑豹说着,须发皆张,狂暴之气几乎是一瞬间就塞满了整个监室。只见他那一身的腱子肉全部鼓了起,几乎要把一身的黑色劲装给撑烂了。

    熟视无睹,我仍然还是熟视无睹,在黑豹真正出腿攻击我之前,他的任何行为我都可以熟视无睹。我那张英俊的小脸上带着不屑一顾地坏笑,就那么看着黑豹,并没有再说一句话。毕竟对于此时此刻的我们来说,言语都成了多余的东西。

    没有什么唇枪舌剑,我和黑豹就用眼神较上了劲,我们这两个家伙一旦真能的比上了的时候,眼睛里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全部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对手,哪一个也不肯弱了自己一丁点儿的气势。而此时此刻的监室里,仿佛凭空而有节奏地响起来一连串的打斗的声音。

    而与黑豹不尽相同的是,主场优势在我这一边,因为监室里的其他人都是支持我的,虽然他们在我失败之前,不可能一拥而上,来一个群殴,但是给我喝彩和打气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所以这样看起来,黑豹就有些形单影只了。

    然而,作为刮脂小地狱司狱大人牛头十九的得力干将,黑豹并不在乎这些,反而率先发出了声音:“李明,真有你的。有道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豹爷我不得不承认,你小子正是我的对手。”

    “难得让你看得起,但是这一场胜负我们是必须分的,而且当分出胜负的时候,也许我们已经分出了生死。毕竟,我要为虎眼大哥讨回一个他应该得到的公道,而你呢,还要替黑牛,给牛头十九一个交代!”我说着说着,突然话锋一转道:“黑豹,你不是一直在找黑牛那厮的下落吗?甚至还要拿我那不成器的徒弟前去顶缸,其实呀,你早该找我才对,因为黑牛是我亲手杀死的,他的尸骨也是我亲手藏起来的。”

    这就是我所想到的,打乱黑豹战斗节奏感的一个妙招。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听我这么一说之后呢,黑豹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已经泛出了将信将疑的神色。而我要的正是这个。我自己没动,而是用意念吩咐小头尖尖,眼疾手快的从纳戒里拿出来黑牛的尸骨,朝着黑豹劈头盖脸地扔了过去,然后大声喝道:“黑豹,你不信是吧,这就是黑牛留下来的牛肉和牛杂碎,李某人本来还要留着做牛肉汤呢,既然你执意想要的话,那我就送给你啦。要知道我李某人可不像你那样小家子气!”

    因为我自己没动,黑豹根本没想到我会用第三者向他发动攻击,而且更重要的是,小头尖尖就是那么随手一扔,并没有用什么灵力,所以没有一丝一毫的征兆,等到黑豹能够用眼睛看到的时候,想躲已经来不及了,毕竟,他的所有戒心都在我的身上,怎么也不会想到从我的左手中指上,会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大片血雨腥风。

    这样一来呢,虽然黑豹的反应速度够快,但也仅仅是躲过去了一大半的血肉,而另外一小半的黑牛的血肉,就撒了他一头一脸,看这厮顿时看上去,就很美了。

    黑豹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一时间气的哇哇大叫:“李明,亏你还是什么黑石城的新任城主,青丘狐族史上最年轻的长老,竟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来袭击我,真的是岂有此理!”

    我哈哈一笑道:“呵呵,过奖过奖。不过对付像你如此卑鄙的家伙,任何手段都是理所应当的。我很少主动杀人的,但是你现在呢,和当初的黑牛一样,已经在我心里被判处了死刑,就等着我随时随地执行呢?”

    “真的是大言不惭!先让你尝一尝豹爷的铁腿!”黑豹不亏是黑豹,虽然几乎已经气炸了,但是却还是能够在言语上扳回一城,只见他指了指格子里的木碗说道:“李明,我刚进来的时候,脚踢木碗的表演,想必你还记得吧。你仔细想想看,你这么一个人见人爱的小白脸,难道也想切身体会一次这个木碗的感受吗?这就让豹爷我好生为难了。”

    黑豹猥琐地笑了,而且声调也突然变得异常的暧昧:“李明,说一句心里话,虽然豹爷我很想疼你爱你,但是如果你真的不知道自爱,从而破罐破摔的话,那豹爷我就真的要爱莫能助了。要知道豹爷纵然是心上一万分地怜惜你,但是豹爷我的一双铁脚可是冷酷无情的,而且脚上也没长眼,如果真的让你破了相的话,豹爷我就于心难忍啦!”

    黑豹就是黑豹,战斗力果然非同一般,虽然我抢先一步,用黑牛的尸骨袭击他,占了先手,可是没想到他旧事重提,从我的相貌入手,以此来羞辱我,反而更胜一筹,反而占了上风头。

    我本来的用意,是利用盘外招让黑豹方寸大乱的,可是谁知道到头来,方寸大乱之人却成了我。

    其实严格说起来,这也怨不得我,因为我纵然身份众多,但是骨子里还是一个年轻人,任谁被黑豹在众目睽睽之下,当成小白脸来羞辱,都是会恼羞成怒的。

    但是将军对阵,恼羞成怒有恼羞成怒的好处,因为这样当然会失去了冷静,但是怒气值爆棚之后,战斗力也是会大大增强的,于是我握紧了拳头,又快速的松开了,然后脚尖在地上稍稍动了一下,我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就是一轮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