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打算好了,自己最开始要用一连七招的龙爪手,让黑豹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然后是连续两下兰花烙印,最后压轴的当然就是锋利无比的小剑尖尖了。

    我有很强烈的自信心,这么一轮攻击下去,黑豹就算是再能打,最起码也得受一些小伤。当然,如果我再一次走了狗屎运的话,直接让他挺尸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可是有句话叫做计划撵不上变化,我以为自己的小算盘打的不错,可是人家黑豹也没有闲着,就在我出手之前,他突然说道:“李明,李大长老,李大城主,正儿八经地说,如今像你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少了,如果我们双方能够化干戈为玉帛的话,那也是我们司狱大人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黑豹的姿态这么一突然放低,我的怒气值就在这一瞬间小了许多,我也就没有继续发动攻击,毕竟那样的话,把握性会小了许多。

    谁知道黑豹又说道:“不过,还是有一件事情,是必须说清楚的。那就是黑牛的死,必须要有人负责。不过我和黑牛之间并没有什么情分,所以我还是那句话,不管是谁杀了黑牛,只要你们监室交出来一个人顶罪,那就一了百了啦!”

    这个黑豹,真的还是贼心不死,又把刚刚在虎眼大哥身上用过的手段,又在我身上用了一次,当然我不可能有别的意见:“黑豹,你还是死了那份心吧,别说我这个人喜欢一人做事一人当。就算是我想化干戈为玉帛,你们哪位司狱大人的级别也不够呀,要谈可以,我得和宋帝王亲自谈,城主对城主,那样才能更加公平一些。更何况,我天生骨头就硬,不习惯像某位妖族名人那样对什么不上台面的家伙都要卑躬屈膝!”

    既然黑豹已经化解了我的怒气值,那么接下来我要打击的就是他的自信心,于是我屁颠屁颠地往前走了几步,用牲畜无害的笑声说道:“黑豹,你也不用不服气,你的神腿之名虽然人尽皆知,而且也的确了得,但是想要赢我,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样吧,你的腿上还带着千斤重的把根留住呢,这样如果真的打起来,我也有些胜之不武。依我看,不如这样,你我各自施展自己的绝技,但是你可以进退有度,而我呢,这双脚就算是钉在地上了,只要你能让我的双脚动弹一下,那么就算你赢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李某人如果皱一皱眉头,就不算是好汉!”

    我的这一番话说的真的是太大了,不但监室里的那些家伙人皆失色,而且就连小头尖尖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个小家伙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对的态势:“主人,你好像没喝多吧,怎么开始说起胡话来了呢?”

    对此,我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正面回应,而是牛逼哄哄地说了一句:“小头尖尖,你要搞清楚,我才是主人,而你只需要听我的命令行事就可以了。”

    最最奇怪的是黑豹,他用一脸的不可思议望着我,然后吧唧了一下嘴说道:“李明,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吧?”

    “你管得着吗?我乐意还不成吗?”我哼了一声,厉声说道:“退一万步讲,我李某人行事,又何须向你这样一个走狗解释?”

    其实我这并不是托大,而是兵行险招。我就是想看一看,自己能不能彻底激怒黑豹。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而且这个原因还是次要的。因为两人对阵,靠别人失常的几率太小,而且还非常难以把握。不如靠自己的发挥,才是赢得胜利的最重要的事情。

    而我之所以给自己设下限制,就是为了致以死地而后生,毕竟背水一战才能够激发自己最强大的战斗力。古语有云,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项羽方面能够战胜章邯,靠的就是背水一战的勇气。有这样的例子在,我拿来用上一用又何不可呢?

    况且我并不是凭空的拿来主义,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考虑到我和黑豹各自擅长的东西,可以说我们两个人就是两个极端。

    龙爪手、兰花烙印、胡家刀法,还有新鲜出炉的万象剑法,甚至包括屡次救我性命的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等等,我的所有能够拿得出来的东西,赖以生存的技能,都是一些手上功夫,而恰恰相反,黑豹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的能力,都在他的一条腿上,所以进退有度对他来说尤其重要,但是对我来说就可有可无了。其实就算我不给自己挖坑,我真的和黑豹大打出手的话,步伐也几乎是用不上的,毕竟这个监室空间太小,特别是塞了三十多个家伙之后,能够留下来的战斗空间已经非常狭小了。所以说,我表面看起来,是给自己挖坑,吃了大亏,其实严格说起来,我并没有吃什么亏,而且还稍稍占了一些便宜。只是这些深层次的东西,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

    当然,虎眼大哥就不属于一般人这个序列之内,他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什么也没有说。至于说我那个徒弟虎爪,他就更加不会发表什么意见了,因为在他的眼里,我这个师父英明神武,谁都会出错,但是我这个师父就不会犯错。

    我的盛气凌人,或者说是不可一世,让黑豹心里非常地不爽快,这也难怪,要知道人家可是七品巅峰的境界,别说是在这小小的刮脂小地狱里了,就算是整个幽冥地府,七品巅峰的高手也并不是太多,所以他骄傲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但问题是他的骄傲被我狠狠地打击了,因为最起码从表面上看,我无疑是那一个更加骄傲的家伙。所以,黑豹沉不住气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事实证明,我赌赢了。黑豹果然开始怒火中烧,虽然他并没有说话,但是我从几乎要凝结的空气里,感受到了他强烈的怒火。自然而然的,他的怒气值也随之到达了最高点。但是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人与人是不尽相同的,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我是一个冷静的人,所以说怒气值对我来说,绝对是利大于弊,毕竟它能让我的攻击更加的狂暴。

    但是同样的怒气值,对于像黑豹这样的人来说,未必就全是好事了。因为他本身就是狂暴的攻击性很强的家伙,如果怒气值一下子达到顶峰的话,就会失去了冷静,要知道刚柔相济才是最高明的东西,过于刚强的话,就容易折了。

    “小白脸,既然你自己找死,那豹爷就索性成全你了!”黑豹果然气的哇哇乱叫,只见他身上的灵力迸发之后,竟然把鞋袜自己裤管都全部震得粉碎,露出了黑魆魆的一双腿,还有普通生铁铸成的一双大脚板。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难怪黑豹能把自己的腿脚练的那么恐怖,原来他的一双脚与众不同,竟然没有一根脚趾,踩在地上就像是两块生铁一样。

    就在我还在吃惊黑豹奇异的脚的时候,忽然他已经发动了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只见他的双脚轮番出击,快如闪电一般,只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踢出了好几十脚。

    速度自然是快到了不能再快的地步,但是更加可怕的是,黑豹的脚不单单是快,而是每一脚都是势大力沉,没有任何的水分在里头。

    不过还有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就是这厮的每一脚的目标,偏偏是一个地方,那就是我身体距离黑豹身体最近的部位,我的左小腿。

    他用的腿法很平常,就是常见的那种低鞭腿。但是能把常见的低鞭腿打出这种效果的,纵观三界,黑豹绝对会是第一个。神腿之名,果然不是大风刮过来的。这样子一来呢,我的处境就比较尴尬了。

    因为我的左小腿不但离黑豹最近,非常便于他发动攻击,而且这个部位和我眼睛之间的距离最远。对于人体来说,距离眼睛最远的地方往往反应最迟钝,所以说,我根本没有起脚躲避的可能性。我估摸着我的脚还没抬起来,就已经被人家噼里啪啦的连番攻击到了。

    当然还有最最关键的一点儿,那就是我的大话已经说出来了,我的两只脚是不能动的,动一动就算我输。特么滴,谁说盛怒之下的黑豹是没有脑子的,人家反而更加聪明了哟,知道什么地方才是我李某人最大的软肋。

    那一刻,不管我心里怎么想,反正在外人看来,我已经有些手足无措了。

    我甚至看到了黑豹眼里的笑,那种笑里面带着一种鄙夷,还有一些不屑一顾,黑豹这家伙分明就是在用眼神告诉我,我才是那个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而误了卿卿命的家伙。

    其实我也没想到外表如此剽悍的黑豹,竟然会如此狡猾,如此的富有心机。看来,古人诚不欺我,以貌取人是万万不可取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