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张顺那样的人,几乎是一生下来,就是在玩心眼,所以不管他有什么阴谋诡计,都是应该的,不让人惊讶地,但是黑豹就不同了。因为我听虎眼大哥说起过这个家伙的过往,以前的他应该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没想到在刮脂小地狱这个充满血腥味的地方呆久了,也开始学到了一些放不到台面上的东西。

    十几年前,神腿黑豹就已经名声在外了,那个时候,他不过只是一个四品巅峰的存在,而如今呢,则变成了七品巅峰。想一想,就让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对于普通人来说,十几年好像就已经不算短了,但是对于平均寿命要远远高于平常人的修行者来说,十几年当然算不上如何的漫长。

    特别是对于有些进入瓶颈期的修行者来说,十几年的光阴也许还是原地踏步走,而黑豹竟然一下子实现了大跨越,五品初境,五品中境,五品巅峰,六品初境,六品中境,六品巅峰,七品初境,七品中境,七品巅峰,整整九个境界,这期间不管黑豹有过多少奇遇,但是他所取得的成就,绝对是令人瞠目结舌的。

    最最关键的是,相对于其他的博而不精者来说,黑豹完全没有修炼过别的功法,就是一双铁脚,让他直达七品巅峰的境界,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他这一双铁脚已经恐怖到了何种程度。

    而现在呢,这一双让人闻风丧胆的铁脚,就如同大闸放水一样,对我发出了一连串的攻击。面对这样的攻击,我该如何是好呢?

    当然,打死都不能躲的。万一我下意识地躲了,那么等于是自己打自己脸,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在这儿,也就算了。可是如今的监室里,有我的第一个徒弟,而其余的人只要能够逃出去,大多数会成为我的手下,在这些人面前,我可丢不起这种人。可是我如果硬抗的话,那么我的左小腿就算不被黑豹废了,起码也得瘸上个三五个月的。

    更何况,我纵然是想躲,就一定能躲开吗?要知道黑豹的低鞭腿可是比鞭子还快的。所以我才不会去做那种无用功呢?

    监室里的人看我就像吓呆了一样站着没动,忍不住一个个地都惊叫起来。当然,这些惊叫声中没有包括虎眼大哥和虎爪在内,他们两个可以说,是仅有的对我保有信心的。

    我当然不会傻乎乎地站在那里,任由黑豹去踢,因为那样真的个送死没有什么区别。毕竟我如今身上,可不再有山寨版泡泡了,拿什么去抵挡黑豹的神腿?

    虎眼和虎眼虽然对我有信心,但是看上去也非常紧张,当然最紧张的人就是七巧玲珑手了。因为只有我赢了,他才能跟着脱离苦海,我如果输了的话,那他就只有留在刮脂小地狱里继续受苦了。所以他瞪着一双大眼睛,紧张的望着我,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被角,都快把被子给撕破了。

    可以说,怎么多的围观者,几乎都在为我感到紧张,但是我这么一个堂堂当事人,却并没有那么的紧张。我的左小腿虽然没动,但是一双手动了,不动则以,一旦动了,那就是动若脱兔,快若闪电。只见我的双手也是连续打出了三十多下,用的正是我得心应手的龙爪手,而且每一爪都实实在在的抓在黑豹的那只铁脚上。

    这就很有些出人意料了。因为黑豹用的是低鞭腿,很低很低,几乎要贴在地面上的那一种,而我的双腿没有怎么打弯,按照常理来说,我的龙爪手是不可能抓在黑豹脚上的。毕竟我不是刘备,并没有双手过膝的天生异象,但是我的胳膊就像是硬生生长出了一大截,看着怎么着都够不着,但是我就是够到了。

    而从表面上看,我使的龙爪手和当初虎爪所用的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当时他在黑豹的铁腿之下节节败退,而我则是维持了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看上去很轻松的就把黑豹的连环腿法给全部化解了。

    黑豹先是咦了一声,然后讶然道:“李明,你果然使得一手好龙爪手,大概勉勉强强可以和我一战了。不过到了最后,你终究还是要败的,只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人终究都是要死的,除非你成了大罗神仙,难道我们就统统不活了吗?”我乐呵呵地说道:“更何况,谁给你的自信,竟然敢在李某人面前如此的大放厥词?你以为我李某人是个软柿子,是你想捏就能捏的吗?你刚刚一连三十多腿,伤到我一根汗毛了吗?”

    我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仍然带上有些小坏的笑,我从黑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丁点儿的犹豫,或者用进退两难要更加贴切一切。

    如果我的对手是别人,这非常正常,但他可是大名鼎鼎的黑豹呀。要知道高手相争,胜负往往就在一线之间,如果一方失去勇往直前的信心的话,那么他的发挥无疑是要大打折扣的。

    狮灵小雪善于观察别人的内心世界,她悄悄告诉我,黑豹如今的确是有一些进退两难的意思。他也在犹豫,我们这场架到底还能不能打得下去?可是就这样虎头蛇尾结束的话,他神腿黑豹的名声就臭了,况且他也没法给哪位司狱大人交差。可是如果再接着打下去的话,如今他已经没有了必胜的信心,或者说是把握,要更加贴切一些。

    毕竟他刚刚虽然只是发挥了七成的灵力,再加上重达千斤的把根留住严重影响了他的出腿速度,可是他坚硬无比堪比生铁的脚面上,被我的龙爪手连番击打之后,也有了一丝隐隐作疼的感觉。

    于是黑豹的脸上稍微有些尴尬的笑道:“李明,你果然了得,难怪双头蛇和三头蛟都败在你的手里!”

    “黑豹,还打不打?不想打的话,马上滚!我李某人可懒得和你这种人攀什么交情!”我并没有给他丝毫的面子,我一向对自己的对手是没有任何的情面可讲的,毕竟黑豹是那种冷酷无情的人,虎眼大哥对他简直就是掏心掏肺的感觉,但是到头来,在他心里,还是没有自己的功名利禄重要。与这样的人,有什么话好讲的?

    “李明,你这是给脸不要脸!既然如此,豹爷就只好打发你上路了!”黑豹刚刚是有些犹豫,但他是那种难得一见的狠人,说动手的时候,绝不含糊,绝不拖泥带水。

    只见他猛地一咬牙,右脚的脚尖轻轻点地,然后在地上搓了三下。正在我纳闷的时候,小雪的警告突然就来了:“主人,小心点儿,这厮要用无影脚了!”

    据小雪透露出的消息来看,这个无影脚可是黑豹最拿手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他是不会用的。看来如今他被我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所以只好把压箱底的玩意,给抖出来了。

    他的无影脚还没发出,我已经感觉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朝我袭来,我哪里还敢怠慢,想了又想之后,只能打算用小剑尖尖和新学会的万象剑法迎敌了。为了妥善应对黑豹雷霆万钧的攻势,这是我目前为止所能拿出来的最后底牌了。至于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由于黑豹距离我太近,而且在他虎视眈眈之下,我想张弩搭箭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就不加考虑了。

    那一刻,我和黑豹都是蓄势待发的样子,一霎那之间,监室里的气氛和刚刚比起来,无疑要紧张了上千倍,因为这才是生死较量的前兆,和现在比起来,刚刚我们之间的交手,只能算是大餐还没上来之前的甜点而已。

    当然到了这步境地,无论是我还是黑豹,都不可能示弱的,因为这个时候的示弱,往往就表示着失败和死亡,这是我们两个谁都不可能接受的。

    当然黑豹之所以孤身前来,出了他艺高人胆大之外,可能司狱大人还有后招。而我呢,也有自身的优势,万一我们两个两败俱伤的话,我这边既有现成的后援,而且还是不错的后援,毕竟虎眼大哥和虎爪的组合,就算是对大权在握的牛头十九来说,想派出这样的手下也并不容易。我又有现成的的医生。而且还是那种神医,一般说来,只要我不是当场嗝屁,他就有希望把握治好。

    黑豹提前发动了,他的路数不属于后发制人,这厮的无影脚果然厉害,我一愣神的功夫,只见自己周围已经全是黑豹的铁脚了。可以说,把我的前后左右都塞的满满的,迫使我到了进无可进、退无可退的地步。

    而且最让我惊讶的是,黑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解下了脚腕上的把根留住,因为我一直盯着他,根本没有看到他弯腰什么滴。由此看来,这个把根留住是他用意念控制的,说不到已经修成了器灵什么滴,否则一千斤重的东西,不可能卸掉得如此无声无息。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