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难怪了,难怪黑豹出腿的速度比起之前至少快了十倍有余。试想一下,我们小时候跑步的时候,喜欢在腿上绑着三五斤重的铁砂绑腿,过一段时间把绑腿去掉的时候,简直就有飞起来的感觉。而黑豹的把根留住就相当于绑腿了,可是他这个绑腿可是重达千斤呀,一旦卸下来之后,他的双脚将会如何的轻便。至于失去的力道,对于黑豹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因为神腿黑豹,最不缺的就是力度了,只要速度达到了,那么只要我的要害中上一脚,也是直接失去战斗力的节奏。

    无影脚再加上直接卸掉把根留住,黑豹这一招玩的够狠够绝!但是我也不是吃素的,不可能任人宰割。就在黑豹的无影脚袭来的时候,我已经用意念唤出了小头尖尖,然后闪电般使出了万象剑法。

    黑豹的无影脚不是已经封死了我所有的进路和退路了吗,那么我此时此刻的万象剑法,就是要无中生有,没有路也要开出一条路出来。这个世上本没走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如今的小头尖尖,在我手上,根本不像是一把剑,而更像是数不清的脚。

    这样一来,战斗局面就显得有意思多了,黑豹的一双大脚堵塞了所有的路,而我的一把小剑,却在开创道路。这正是针尖对麦芒的节奏呀!

    此起彼伏,潮起云涌,这样你来我往的,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和黑豹谁也奈何不了谁,虽然我已经走出了很多路,但是每一条路都被黑豹的脚堵塞。虽然黑豹似乎已经堵塞了我所有的路,但是我的身前一尺之地,他纵然是用尽了浑身的解数,还是无法染指。

    越打下去,我越是心惊,当然还带着一些后怕。如果不是我及时领悟了万象剑法的话,那么此时的我,焉有命在。当然后怕过后,就是喜悦了。因为我的招数向来都是刚柔并济的,但是黑豹就不同了,他太刚了,太过阳刚的话就不容易持久,所以我在等着他力竭的那一刻,然后再给他来一个反杀。

    可以说,我和黑豹现在闹出的动静已经足以震动这个刮脂小地狱了,但奇怪的是,无论是副司狱马面七十二,还是司狱大人牛头十九,都没有派人过来过问一下,他们两个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或者说是某种共识,心照不宣而已。

    很快的,又一个时辰过去了,我已经累的浑身冒汗,这还是狮灵小雪给我吃了一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丹药,否则的话,我早就躺地上去了。而黑豹真的是天生神力,竟然支撑了这么久,还是力战不退。不过他终究不是铁打的,脚法已经慢了许多,我身前的腿影如山,已经有了一些路径,虽然只是羊肠小道,但是这已经给了我反击的机会。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一声长啸,然后手腕一抖,小头尖尖脱手飞出,但是他并不是脱离我的掌握,而是被我凌空操作,化作无穷无尽的剑光,向黑豹压迫过去。

    腿影如山,剑影也如山,只不过小头尖尖不愧是西海龙宫的神器,竟然后来者居上,不断的侵袭着黑豹的领地,很快的,场内的局面,我已经占了七分的优势。这可是我和黑豹交战以来,我第一次占上风。

    这个时候,不说虎眼大哥和虎爪了,就算是那些实力和眼力不怎么强大的人,也都看出来我即将胜利了,一时间欢呼声不绝于耳。

    这个时候,只听得黑豹哼哼一笑:“李明,你是不是自以为已经吃定我了吗?”

    “岂敢!”我摇了摇头。是的,我是占尽优势,可是黑豹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和他在没有胜负已分之前,我是不敢有丝毫大意的。因为大意失荆州的例子比比皆是,谁知道黑豹还藏着什么可怕的后招呢?

    然而我和黑豹经过这么一次简单的交流之后,他反而更加节节败退了,这个时候,他所坚守的阵地已经不及我的十分之一了。应该是时候了,是到了全力出击的时候了。

    因为我知道这虽然可能是黑豹设下的陷阱,到万一不是呢,要知道碰上这样的机会并不容易,如果因为自己的保守,而让机会白白溜走的话,那就贻笑大方了,那样的话,连我也会看不起自己的。更何况,根本狮灵小雪的判断,黑豹不是在诱敌深入,而是他真的要落败了,如果我现在能给他雷霆一击的话。

    我长长吸了一口气,一下子放出了自己所有的念力,然后指挥小头尖尖,使出了万象剑法的威力最大的一招包罗万象。一时间,仿佛有成千上万的小剑尖尖,闪动着耀眼的光辉,飞向了黑豹。

    眼看着黑豹已经无力回天了,可是谁知道黑豹突然之间收起了双脚,然后双手舞动着把根留住,千斤重的东西,竟然被他舞了一个风雨不透,堪堪把我那些挡住,难得越雷池一步。

    别说我了,就算是曾经和黑豹情同手足的虎眼大哥都没有想到,神腿黑豹真正压箱底的东西,竟然不是他的双腿,反而是他的双手。

    这一点儿,从虎眼大哥那惊讶万分的神色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这样一来,虎眼大哥和虎爪一下子有的忙了。因为把根留住重达千斤,舞动起来更是霸占了监室大部分的空间,如果不是他们两个及时救护的话,只怕监室里这三十多个家伙早就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

    这样一来,场内局势又是一变,我虽然已经使出了万象剑法最后的杀招,但是偏偏并么有占了上风。因为黑豹用了双手之后,威力反而比用脚更大了。他仗着把根留住势大力沉的优势,不住的蚕食着我这边的阵地,我几乎是用上了吃奶的力气,才堪堪抵挡的住。但是我心里你明白,我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支撑不了多久的,而反观黑豹,就像是一个生力军一样,根本看不出来他刚刚已经是累成狗了。也许这就是人家手脚互换的优势所在吧。也许一上来,黑豹就存下了与我打持久战的心思,只可惜我却被他神腿的名号,蒙蔽住了双眼,直至于现在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

    当然心里很不爽的人除了我之外,还有小雪,她刚刚以为看透了黑豹,却没想到则被这厮摆了一道。小雪可是狮灵呀,要知道狮经可是大名鼎鼎的九头元圣的著作,小雪受其熏陶已久,那该是何等的心高气傲,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呀。

    怎么丢的面子,小雪当然要怎么捞回来。她气呼呼地和我交流,那意思很明显,说她本来想直接用狮子吼助我一臂之力的,可是这个黑豹相当的强悍,狮子吼只怕也不能保证就能击败他。而就小雪如今的体能,如果用了狮子吼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就成为废人了,而我如今还被困在刮脂小地狱里,要想脱困,只怕还需要她的助力,所以她想了想,还是换一种轻松而有把握的方式帮助我。

    小雪就是小雪,气急但是并没有败坏。这种时候,还能选择一种最恰当的方法帮助我。

    其实说起来,小雪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有她出力,控制住小剑尖尖,暂时抵挡住黑豹的攻势。而我腾出手来之后,就用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解决掉这厮。

    黑豹的把根留住虽然强悍,但是在小头尖尖和包罗万象的巨大压力之下,再想对付我的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就有着勉为其难了。

    我不得不承认,小雪的这个计划的确很牛,可以说是算计到了每一个细微的步骤,如果没有什么大的意外的话,黑豹这一次只怕是回天泛术了。

    说干就干,小雪和小头尖尖交流之后,就把我的事情全部接了过去,包括对黑豹的攻击,甚至还有黑豹甩动把根留住的汹涌攻势。

    我顿时觉得一身的轻松,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以后,然后从纳戒里取出来碧玉虎弩,还有那最后仅存的两支伤心小箭。

    黑豹看到我的动作,也是吃惊不小,看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在他把根留住的强大压力之下,还能够轻松的伸懒腰,而且还能够张弩搭箭。

    趁你病,要你命。就在他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的时候,我已经嗯了一下蹦黄,把伤心小箭射了出去,而且目标就是他的眼睛和嘴巴的中间,鼻子的位置。

    这个位置是人体最大的要害之一,无论自身多么的强横,就算是龙族,如果这个位置被我的伤心小箭射中的话,也得身负重伤,所以我并不担心黑豹会硬抗。

    当然躲也是不可能的,这么近的距离,我不相信有人能够躲过我的伤心小箭,别说黑豹只是一个七品巅峰了,就算是九品巅峰的宋帝王,只怕也做不到这些。

    当然,黑豹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个选择。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