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不管不顾小剑尖尖对他的攻击,把把根留住撤回来,然后用它来抵挡我的伤心小箭。但是在如今的局势下,这样的选择无疑是非常愚蠢的,因为那一招包罗万象,经过小剑尖尖的加持,威力非同小可,黑豹如果放弃了抵抗的话,那无异于自杀。像他这么精明能干的人,怎么着也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选择的。

    不过黑豹就是黑豹,手把子很溜,在堪堪挡过一轮小剑尖尖的攻击之后,把手腕往下一沉,用把根留住来挡这一支伤心小箭,可是事情偏偏就是那么巧,他的把根留住不是铁链子吗,中间是由很多小铁环,环环相套组成的,而我射出去的伤心小箭,正好穿过了中间的一个铁环,直奔黑豹的心口。伤心小箭,一经射出,伤的就是心。不管你是人心还是黑豹之心。

    如此一来,就大出黑豹意料之外了。距离这么近,箭的速度如此之快,黑豹就算是有回天之力,也是无从施展了。

    只听噗呲一声,伤心小箭那锋利的箭簇直直没入了黑豹的身体。只听他一声闷哼,把根留住脱手飞出,但却是如同一条巨蟒,缠住了小剑尖尖,然后一起落到了碗柜上,把那个石板搭成的碗柜一下子就砸塌了。

    就在我以为伤心小箭会直刺黑豹的心脏的时候,却见黑豹胸口那些完美的肌肉突然紧缩起来,竟然紧紧锁住了伤心小箭,让它难以逾越雷池一步。

    不过伤心小箭的穿透力何等恐怖,黑豹虽然用肌肉锁住了箭身,但是那种无形的力量却是无论如何也难以锁住的。

    只听哇的一声,黑豹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不过这厮倒也硬气,狞笑道:“李明,想要豹爷死,没那么容易!”

    打蛇不死,必受其害。我虽然向来不伤无辜之人,但却不是心慈手软,况且我明白,把一个七品巅峰的高手逼到这种地步,并不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的。正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趁你病,要你命,所以我根本没和黑豹说什么废话,直接将最后的一支伤心小箭搭在了碧玉虎弩之上,让后毫不犹豫的一摁蹦黄,伤心小箭呼啸着飞了出去,而目标正是刚刚那一支伤心小箭的箭尾。这就是虎族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的最后的底牌,箭连箭,心连心。我就不相信了,黑豹纵然是再强悍,也难也用自身肌肉的收缩力,再锁住我这一支伤心小箭,所以,黑豹被利箭穿心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哪怕是那位司狱大人突然降临,也难以救下黑豹的性命,除非是黑绳城的主宰宋帝王及时赶到,才有可能用刮骨刀撞飞我这一支伤心小箭。

    可是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就在我以为黑豹必死无疑的时候,忽然一阵破空之声传了过来,声音竟然和我的伤心小箭有些相似,我心里陡然一惊:“虎族之眼!也只有虎眼大哥的翠玉虎弩和玄铁小箭,才会发出这种与伤心小箭相类似的声音!”

    果然,我定睛一看,只见一支玄铁小箭及时飞了过来,从斜刺里射中了伤心小箭的箭身,然后两支小箭一起落到了地上。说句心里话,我感到非常非常的意外,因为虎眼大哥虽然以前和黑豹交情莫逆,但是刚刚他们已经翻了脸,可以说刚才我如果不及时出手的话,虎眼大哥很可能就死在黑豹手里了。可是,黑豹这样对待虎眼,虎眼却还要救他。这就叫兄弟可以对你不仁,但是你不能对兄弟不义。虎眼大哥,就是这样的人。

    饶是黑豹胆大心细,凶悍成性,但是死里逃生之后,也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呆呆的望着虎眼没有说话。

    虎眼只是看了看他,也没有继续搭理他,而是一扭头,对着我深深施了一礼:“兄弟,请恕我贸然出手之罪。说一句心里话,我心里也恨黑豹,恨他忘恩负义,可是再怎么说,他都是我的兄弟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在我面前死去呀!”

    望着一脸歉然的虎眼大哥,我又能说着什么呢?其实我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生气的感觉,反而多的是喜悦和庆幸。我庆幸能交到像虎眼这样的兄弟,也许他有些妇人之仁,但是这样的兄弟能够让你的心里彻底踏实,因为这种兄弟,你根本不用担心他哪一天会出卖你。他对像黑豹这样的忘恩负义的人,都下不去狠手,别说像我这样的了。

    所以我极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一些:“虎眼大哥,你说什么呢?无论黑豹再怎么无耻,他毕竟是你的兄弟,你出手救他是理所应当,像你这样重情重义之人,我能有什么好怪罪的呢?”

    这时候,旁边的七巧玲珑手冷冷哼了一声:“虎眼,善良当然是件好事,但是如果对坏人也滥用善良的话,那就是愚蠢了。”

    虎眼淡淡一笑,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是异常的坚定:“我不管黑豹是好人还是坏人,我只知道他是我的兄弟!”

    “你拿人家当兄弟,可是人家拿你当兄弟了吗?”七巧玲珑手真的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摇头晃脑地说道:“虎眼,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是这么一个认死理的人呢?我就把话撂这儿啦,如果我们任由黑豹离开的话,那无异于放虎归山,到时候不单单是你,就是整个监室的人,也都得跟着你一并遭殃!”

    虎眼还没有辩解,我就又开始替他说话了:“哥哥,这里面没你什么事,你就不要说什么了?”

    七巧玲珑手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怎么没我什么事?瞧你和虎眼的意思,是要放黑豹离开喽!这怎么能行呢?我还是那一句话,如果放了黑豹,必将后患无穷!”

    我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人顶着呢?你再敢胡逼咧咧的话,信不信到时候我们都离开的时候,把你一个人撇在这里?”

    这可是我的杀手锏,七巧玲珑手现在最怕的事情,就是摁着他刮脂了,否则的话,他才不会主动出面去得罪黑豹呢?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别看黑豹受了伤,但是如果突然暴走的话,想伤害像七巧玲珑手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之所以不怕危险地站出来,就是担心黑豹离开之后,去鼓动那位司狱大人,回过头来和我们大家算旧账。

    不过他的这些担心只是担心而已,并没有形成事实,而我们不带着他走那是即将形成的事实,所以一听我这么一说之后,他权衡利弊之后,嘴里面小声嘀咕道:“不带我走?你也真敢想,敖杰的伤还没痊愈呢,你们这么快就要卸磨杀驴了吗?”

    我听了心里只想笑,但是忍住没有搭理这个家伙。

    不过七窍玲珑手这么一折腾之后,对我们还是有帮助的,因为不管是我,还是虎眼大哥,本来有些话是不屑于从我们嘴里讲出来的,如今七巧玲珑手这么一说,效果那也是杠杠的,另外还保全了我和虎眼大哥的面子。真的是何乐而不为呢?我突然觉得,七巧玲珑手真的是一个高手,他这么胡叨叨,真的有其深意在里面。我觉得必须的重新审视这个人了,他绝对没有从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除了一双巧手和一身过人的医术之外,他那种看问题的老到程度,甚至已经逼近了张顺那种水平。

    我正在胡思乱想呢,这时候黑豹已经被我们的一唱一和,挤兑得不说话不表个态就不行了。只听这小子咳了一声说道:“虎眼大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还想叫你一声虎眼大哥。兄弟我刚刚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感触良多,回想起咱们之间的林林总总,我是越想越后悔,越想越觉得自己此前所做的事情,是被猪油蒙了心。我在此发誓,如果我再一次恩将仇报的话,那与猪狗无异!”

    我虽然和黑豹是第一次接触,但是凭我的眼光,还是能够大致将这个人看个七七八八的。不管黑豹做事多么的不堪,但是有一样是值得称道的,那就是这个人绝对不会言而无信。

    虎眼听黑豹这么一说,上前一步抓住了他的手,有些激动的说道:“兄弟说哪里话?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只要你明白是非曲直,不要再为虎作伥,那么之前的事情又有谁在乎呢?”

    黑豹带着满脸的感动,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虎眼大哥,嘴巴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但是什么也没有说。

    这个时候,只听哐当一声,大铁门突然被人打开了,那个牛头族狱卒出现在了门口,不过他没有站在正中间,而是立在一旁,从他点头哈腰,满脸带笑的样子来看,是有大人物来了。

    果然,之间一个身材高大的家伙站在那里,虽然一声不吭,一动没动,但是举手投足之间的那种气势,是上位者与生俱有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