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看他头上那两支大号的牛角,就知道这一位,肯定就是司狱大人牛头十九了。在他身后,还站着两排掌刑手,从他们身上的灵力波动来看,这些人的境界,每一个都是四品初境以上。

    牛头十九那也是七品中境的存在,在加上这么多的四品高手,一起造成的威压那也是非同小可的,监室里顿时安静下来,似乎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是清晰可闻的样子。

    牛头十九扫视了一遍一片狼籍的监室,突然说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是要把房子拆了吗?”

    我和虎眼都没有吭声,因为我们知道,不管我们如今说什么,牛头十九都不会相信,只有黑豹的话才会管用。

    黑豹笑了笑,突然上前一步,躬身说道:“启禀司狱大人,我们刚才较量了一番,试了一下身手,如果谁胜出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这里的当事人。由于杀的兴起,所以闹得动静大了些,还望司狱大人海涵!”

    “哦?”牛头十九笑了:“那你们谁赢到了最后呢?”

    黑豹急忙说道:“在下惨胜,真的是惨胜,因为我虽然赢了,但却是唯一挂彩的那个人。”

    牛头十九再一次笑了:“只要赢了就好。赢了之后,这个监室之后以后就有了新秩序,应该不会再发生什么狗血喷头的事情了吧?”

    黑豹急忙躬身道:“那是当然,在下既然成为了新的话事人,那么当然会把这里整治得服服帖帖,决不再给司狱大人添麻烦!”

    “这就好!这就好!如此说来的话,我也就放心了!”牛头十九说着,转身就走,可是没走几步,他又回过头来,看了看黑豹说道:“你既然成了新的话事人,那么明天的刮脂早餐的享用名额,想必你已经心里有数了。你记着,明天早上我和夫人会亲自来观看。”

    一句话说完,才带着大队人马扬长而去,而那个牛头族狱卒看了看我,只是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就把门锁上了。

    牛头十九虽然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但是透露出了很多信息。因为之前,由于马面七十二和牛头族狱卒的照顾,我们这个监室已经基本被免除了享用刮脂早餐,可是如今牛头十九亲自前来,言明了这一点儿,并且说他明早要亲自过来观看,这句话就非常有意思了。至少说明,以马面七十二的能力,已经遮盖不住我们监室的问题了。而且根据牛头十九和黑豹之前的约定,黑豹这一次的任务就是寻找黑牛的死因来的,而牛头十九的意思,肯定有谁代表监室出去享用刮脂早餐,那就说明谁与黑牛的死有关,那么这一次的刮脂早餐就不是一般的刮脂早餐了,那绝对是断头台,只要上去了,就甭想再活着回来。否则的话,牛头十九就不会带着夫人来观礼了,因为这一次的刮脂早餐,肯定有给他小舅子报仇雪恨的意思。

    牛头十九走了之后,监室里顿时如同死一般的寂静。我走到窗户边,朝外表望了过去,虽然外边和以前一样黑魆魆的,但是我感觉到,比往日多了很多萧杀的气息,看来牛头十九在我们监室外边,留下了很多高手。

    我看了看虎眼大哥,却问了黑豹一句:“黑豹大哥,有道是不打不相识,你我刚刚虽然还在生死相搏,但是你刚刚的所作所为,已经表明了一个态度,那就是愿意和我们这些人站在一起的,对此,我深表谢意!”

    的确,就凭牛头十九刚刚过来时候摆出来的阵势,只要黑豹说上一句话,那么很可能我们整个监室的人都别想活下去了。甚至包括我在内。因为我虽然还有很多手段,但是毕竟和黑豹刚刚经过了一番大战,元气大伤。再和牛头十九这些生力军交手的话,最后必死无疑。当然,牛头十九他们也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罢了。

    黑豹摇了摇头说道:“兄弟说哪里话来?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既然虎眼大哥能够念着旧情,给了我一条生路。而兄弟你也没有继续赶尽杀绝,黑豹我如果还是恩将仇报的话,那就没有脸再在这里混下去了。所以说你们谁都别说什么谢谢之类的话,那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就是,我们现在成了一家人,那就别谢来谢去了,还是想着怎么应付明天的刮脂早餐,才是头等大事!”七巧玲珑手就是七巧玲珑手,说起话来,简直就是一针见血。

    “不错!”黑豹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刚刚我的举动只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我以为司狱大人不会这么性急的,可是没想到他你明天一早就要带着夫人过来观礼了。看来,夫人给他的压力不小。”

    他换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明早上交出一个人,享用死亡早餐,说白了就是给黑牛抵命,然后我们监室的人才能够逃过一劫。而另一条路呢,就是索性拼了,杀他一个痛快。只不过痛快虽然是痛快了,但是我们大家都得死,毕竟这里的上空布满了三十六把刮脂刀,我们想要生离此地绝对是不可能的。而那位司狱夫人,更是难得一见的高手,实力说不定还在我之上,所以我们想要杀光这里的看守,然后占据这里的想法也是不可取的。”

    听黑豹这么一说,监室里不由得一片惊呼之声。因为这里有禁忌的,所有进来的人,除非有司狱大人允许,否则谁都不可能从大门走出去的。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麻烦了。

    我想了想,觉得黑豹这个人还是可信的,他如果想和我们翻脸的话,用不着这么麻烦,刚刚只需要丟一个眼色给牛头十九,那就一了百了啦。所以我就把自己最后的底牌亮了出去:“黑豹大哥,听说这个院子里有一处下水道,可以通到外边,有人已经答应给我弄建造草图了,不过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假如那个草图今晚上能够送过来的话,我的内线再把铁门打开,那么我们绝对能够赶在刮脂早餐到来之前,离开这个鬼地方。”

    “你说的人应该就是副司狱大人马面七十二吧。”黑豹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早已经引起了司狱大人的注意,所以说他已经把下水道的建造草图转移了地方,否则的话,这么久了,副司狱大人早就应该得手了。”

    坏菜了,我也没有想到,这个牛头十九竟然如此警觉,对自己的副手也留了一手,这么说来,幻想着天亮以前马面七十二把建造草图送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那我们这些家伙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出去一个人,牺牲自己,然后才能保住监室里其他人的性命。

    黑豹看了看我和虎眼,说道:“事到如今,我们必须要面对这件事情了。那就是我们必须得交出一个人,然后才能给我腾出时间。只有我继续得到了司狱大人的信任,那么盗取建造草图的事情,就还有机会完成。”

    “交出一个人?说来简单,但是这个人出去,那简直就是必死无疑!当然如果我出去的话,还有一丁点儿活命的机会。毕竟,我身上带着狮灵小雪,还有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头尖尖呢。我如果嗝屁的话,他们两个也别想好过,所以他们应该会想出办法来应付这一切的。”

    我拿定注意之后,就上前了一步,说道:“可以说,牛头十九和他的夫人都不是傻子,这个人起码要有杀死黑牛的实力才行,所以出去享用刮脂早餐的那个人,只能是我!”

    我的话音还没落呢,虎爪已经跳了出来:“这怎么能行呢?俗话说,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再者说,师父你是领头人,你如果替大伙死了,那么谁带着大家逃出生天呢?所以说一千道一万,这个人只能是我,你们大家都别和我抢呀!”

    “虎爪,别胡闹!你如果还想做我的徒弟,就赶紧滚一边去!”这不是笑话吗,我如果让虎爪出去替死的话,那么别说什么良心难安了,只怕我李某人的名声也要臭大街了。

    虎爪梗着头吼道:“我不!偏不!这个时候,你就是拿出师父的身份来压我,我也不会听你的!”

    我有些不耐烦了:“你本事还没学到手呢,逞什么能?师父我能从刮脂台上全身而退,你行吗?不行的话,赶紧给我滚一边去!”

    虎爪听我这么一说,那是又惊又喜:“师父,你真的能从刮脂台上全身而退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不能你能呀!要知道我才是师父!”我把大话吹出去之后,然后赶紧找狮灵小雪和小头尖尖求证了一下,看他们两个有没有什么李代桃僵之计,可是他们两个全都没辙。这一下,我有些傻眼了,看来我是高估了他们,也高估了自己呀。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