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是到如今,我总不能再把话收回吧。为了虎眼大哥和虎爪去死,我是死而无憾,只是我李某人堂堂的黑石城城主,就这么死在这里的话,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就在这时,只听有个声音说道:“兄弟,你吹什么牛?我知道你肯定是在打肿脸充胖子。我就不相信了,别说是你了,就算是黑绳城的主宰宋帝王,也别想从刮脂台上逃生!可以说,在黑绳城,也只有哥哥我一个人,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不用回头,只听到那吊儿郎当的声音,我就知道是七巧玲珑手,你说他好歹也是大师级的人物了,可是说话偏偏给人不着调的感觉。然而感觉就是没什么卵用,因为这厮事实上还真不是不着调,比如说让他给敖杰治伤,那么重的伤,人家愣是把敖杰从鬼门关上拉回来了。再加上鲶鱼兄弟说,这个人心灵手巧,天底下的器物没有人家不会摆弄的,因此上这个人还是蛮靠谱的,我又哪里还敢小觑呢?

    想到这里,我笑吟吟地说道:“哥哥那是当然,别人没有办法,不代表你没有办法,要知道你可是人尽皆知的七巧玲珑手呀!没有两把刷子能行吗?”

    七巧玲珑手一拍胸脯,朗声说道:“什么两把刷子?你哥哥身上带着好几把刷子呢?不,不是好几把刷子,是很多很多,多的数不清的刷子。反正是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有困难,找我就行了!”

    要知道七巧玲珑手是打死都不愿意出手的那种人,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为了怕麻烦,故意躲到刮脂小地狱里了。而他之所以答应我给敖杰疗伤,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要不是碰到了过不去的坎,只怕他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毕竟现在监室里的人是休戚与共的,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所以说他也是不得不站出来,因为救我就是救他自己。

    难得跳出来一个救星,我岂能把人家拒之门外?连忙拱了拱手道:“哥哥有话直说,小弟我愿闻其详。”

    七巧玲珑手大咧咧地石板上一坐,然后说道:“我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呢,就是我把这个大铁门弄开,大家伙一起杀到院子里,把牛头十八留下来的那些走狗杀他一个干干净净,然后呢直接进入下水道。其实对于我来说,有没有下水道的建造地图根本没什么两样,因为什么样的消息机关,乃至于铁锁栅栏,对我来说就是如同摆设一般。”

    黑豹咦了一声,皱着眉头说道:“你是谁?口气怎么如此之大?你知道这个大铁门做了什么加持吗?就算是我,如果没有把根留住的话,也打不开这个大铁门的。还有这里的下水道,里面如同迷宫一般,各种机关埋伏,层出不穷,你有什么本事,竟然敢这样说话?”

    七巧玲珑手笑了:“怎么滴,没有三分三,怎敢上梁山?没有金刚钻,敢揽瓷器活?可以说,在这幽冥地府,除了我之外,还真没有人敢说这种话!”

    “哦?”黑豹也笑了:“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虎眼和虎爪到了这个时候,并不知道七巧玲珑手的真实身份,他们只知道七巧玲珑手是个医生而已,此时看他这样说话,也是有些惊讶。毕竟他们当初可没少欺负过人家。七巧玲珑手开始装逼了,指了指我说道:“这个你们问他就知道了,我这个人不习惯自吹自擂。”

    这样一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身上。我耸了耸肩,然后微微一笑道:“在幽冥地府,有一个神秘人物,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医术高超,可以妙手回春。更难得的是,这个人还有一双巧手,能够打开天底下所有的锁,所有的机关埋伏也都难不住他……”

    我一句话还没说完,虎爪已经率先叫出声来了:“师父,你说他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奇人七巧玲珑手?”

    “徒弟,不错哟,你都学会抢答了。”我点了点头,一脸郑重地说道:“在这幽冥地府里,出了他之外,还有谁能够担得起七巧玲珑手这个名号呢?”

    我这么一说,无疑坐实了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的芦苇杆,就是传说中那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七巧玲珑手。这样一来,监室里的人个个都吃惊不小,这也是我在这里有一定的威望,否则他们很根本就不可能相信芦苇杆就是七巧玲珑手。

    虎眼更是摇了摇头,带着一脸歉意望向了七巧玲珑手:“对不住了,如果我说大名鼎鼎的七巧玲珑手被我像孙子一样,呼来喝去了好几年的话,只怕旁人会笑掉大牙的。”

    七巧玲珑手却是摆了摆手道:“虎眼,这有什么?这个世道本来就是弱肉强食,菜就是原罪。我既然已经手无缚鸡之力,那么被你们欺负也是应该的,就像我现在受你们尊重一样。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现在体现了我自身的价值和不可或缺性,你们能不尊重我吗?所以说,你也没啥好愧疚的,反正我是已经看开了。”

    虎眼当然是个爽快人,哈哈大笑起来:“言之有理!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倒是不那么愧疚了,但是有眼无珠这四个字,我却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

    我当然理解虎眼为何这么说,因为虎眼之所以有这么一个名号,说的就是他惯于识人,可是他面对七巧玲珑手这么一个大人物,却愣是没有看出来,难怪他有些尴尬了。

    这个时候,久久没有吭声的黑豹说话了:“原来你就是七巧玲珑手,真是闻名已久,没想到会在这里相见。不过我想问的是,阁下刚刚说有两个办法来着,何不一起说出来,我们大伙商量一下,也好做一个抉择出来。”

    这就是黑豹的聪明的地方了,无声无息的就化解了虎眼大哥的尴尬。而虎眼则对他笑了笑,两个人之前毕竟是多年兄弟,默契度很高,各自一个眼神过去,就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正是我乐意看到的,因为虎眼和黑豹关系越好,那么黑豹就越能死心塌地的和我们一起干。

    听黑豹这么一问,七巧玲珑手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不愧是黑豹,在别人都震惊的时候,还能想起来,我刚才说的话。”

    我也笑了:“我说哥哥哎,你们之间的商业互捧能不能先到此结束呢?你还是赶紧把第二个办法说出来吧,趁着现在还有时间,大伙还能一起拿个主意,三个臭皮匠,也能顶住一个诸葛亮吧。”

    如今整个监室的人,也只有我敢这么对七巧玲珑手说话。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一来是我早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二来呢,我们两个已经称兄道弟,更是绑在一根绳子的蚂蚱,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七巧玲珑手的第二个办法,其实比第一个办法简单,那就是他看了我纳戒之中的那些药材之后,说是可以在一炷香的时间里,弄出一粒药丸出来。而这粒药丸的名字很神奇,叫做李代桃僵。意思就是说,我服下这粒药丸之后,明天一大早就可以直接上刮脂台了,到时候不管牛头十九手下的那些掌刑者,刀法如何了得,也不能伤我一根汗毛,当然从外表看起来,也是一副血肉横飞的模样。

    这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就算是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如果换一个家伙,说出这样的话,我肯定把他当成一个疯子,让他有多远就滚多远,但是这番话毕竟是从七巧玲珑手嘴里说出来的,那就由不得我不信。这番话对于虎眼大哥、黑豹自己虎爪来说,也是如此,毕竟人的名,树的影,人家七巧玲珑手的名号那可不是大风刮来的,人家既然如此说了,那就肯定有把握。

    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之后,觉得现在就杀出去,走下水道的话,未免有些冒失,毕竟牛头十九也在提防着我们狗急跳墙,否则他也不会在院子里留下那么多的高手,目的就是以防万一。

    所以说,先委曲求全,敷衍一下牛头十九才是上上之选。毕竟到了那时候,牛头十九已经完全失去了戒心,再加上我们有了足够的准备时间之后,成功的几率会大一些。当然如果能等来马面七十二盗来下水道的建造地图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所以到最后,我们几乎是一致同意采取第二套方案,由我代表监室出去享用刮脂早餐。其实这个方案与我之前的设想有些不谋而合,只不过当初我把希望寄托在狮灵小雪和小头尖尖身上,而现在,这个人变成了七巧玲珑手罢了。

    计划好之后,就是整理一下监室,然后各自休息了,特别是我,明早要面临一个很大的考验,所以更是要养精蓄锐才行。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