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倒没有什么,只是虎爪这家伙,缠着我说了半天的话,说他的感觉非常不好,老是担心我明天会出事,与其这样的话,还不如现在直接杀出去呢。毕竟明天的刮脂早餐时间,这个院子里可以说是高手如云,如果到时候事情有变,再动手的话,无疑给我们增添了许多难度。

    我拍了拍虎爪的肩膀,笑了:“乖徒弟,你这就是事不关己,关己则乱。为师只要服下那一粒李代桃僵,还能有什么事呀?你呀,就别担心了,乖乖听话,去睡觉去吧。”

    虎爪看我已经拿定了主意,只好忧心忡忡的去了。这小子,虽然和我认识没几天,但是已经把我当成了自己最亲的人对待,有了这么一个徒弟,我心里非常欣慰。

    奇怪的是,虎爪走了之后,翻来覆去了好大一阵子,但终究是睡着了。我却是难以入睡,不是我面对明天的刮脂早餐有所紧张,毕竟我大风大浪见的多了,这样的场面对我来说,并算不上什么大场面。但是我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如果刨根问底的话,那就是可能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把自己的命运完全交给了别人掌握。别的不说,如果李代桃僵失效,或者是效果没有七巧玲珑手说的那么神奇的话,那么我的小命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而且还是惨死,如同黑牛一样的惨死。

    但是理智告诉我,这样的担心绝对是不可能的,毕竟七巧玲珑手那是什么样的存在,那可是有些实打实的金字招牌的,他制造出来的药丸怎么会有问题呢。除非这个七巧玲珑手是个假冒伪劣产品,可是他如果是假冒的话,又怎么能治好敖杰那么严重的伤呢?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吭声的小雪说话了:“主人,虽然我说不清楚,但是我却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明天早上的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要不你把他们几个叫醒,再重新商量一下如何?”

    我笑了:“小雪你怎么也开始疑神疑鬼起来了?大家已经定好了的事情,我怎么能够出尔反尔呢?我如果按照你的话去做的话,他们几个肯定认为我是怂了,那样的话,让我李某人的面子往哪儿搁呢?”

    “死要面子活受罪!管你呢?到时候遇到危险的时候,这一次可别指望我救你的命了。”小雪看上去有些生气了。

    大家一起相处了这么久,我当然知道小雪的脾气,她完全可以用刀子嘴豆腐心来形容,别看他说的这么六亲不认,可到时候我万一真的遇到什么危险了,她肯定是第一次跳出来帮我。

    刮脂小地狱的长夜漫漫,然而再漫长的夜终究都会成为过去,天该亮的时候,还是依然会亮的。尽管对于这个鬼地方来说,就算是天亮了,也是一片灰蒙蒙的。

    只听一连好几声凄厉的铃声过后,有一大帮狱卒进了院子,然后就是哐当哐当的开门声,各个监室的门全部都被打开了,然后那些狱卒挥舞着鞭子,把所有人都驱赶到了院子里。

    来我们监室的还是那个牛头族狱卒,不过他的态度和隔壁比起来,当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我们刚要出门的时候,七巧玲珑手突然挤到我身边,掏出一粒药丸让我吞了下去,然后低声说道:“兄弟,我忘了告诉你了,这个李代桃僵对付一般的兵刃自然是毫无问题,但是如果面对神器,就无能为力了。就黑绳城来说,如果他们请来了宋帝王的刮骨刀,那么你就只能自求多福吧。”

    我笑了笑:“怕什么?偌大的黑绳城,不就只有一把刮骨刀吗?况且以牛头十九的身份,想把刮骨刀借来比登天还难。”

    我们说着话,到了院子里一看,只见整个刮脂小地狱的一干人等已经按照监室排成了好几个纵队,而在大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搭起来一个很大的台子,上面铺着红毯,正中间的椅子上,端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哦就是我之前见过的,这里的司狱大人牛头十九,而另外一个是一个娇滴滴的美娇娘,虽然看上去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但是我从她的眼神里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杀气,想必就是那一位急着为弟报仇的司狱夫人了。听黑豹说,这一位司狱夫人的实力远在牛头十九之上,我也没想到会长的如此漂亮。

    奇怪的是,作为刮脂小地狱的二把手,马面七十二并没有出现在台子上,就连那一位马面七万七也是不见踪影。如果他们两个不是出了什么大事的话,现在倒是一个盗取下水道建造草图的大好机会,毕竟牛头十九和他夫人都在这里。

    牛头十九说了一番开场白之后,就宣布刮脂早餐开始,然后手下那些掌刑者就忙乎起来,然后就是一大片鬼哭狼嚎之声。

    黑牛被我干掉之后,我们监室的掌刑者换成了一个大白牛,白白胖胖的身子,看上去一点儿也不灵活,不过我从他走路的样子,和拔出刮脂刀,一晃就是好几个刀花的手段来看,这个家伙的确是一个用刀的高手。

    大白牛提着刮脂刀走到了我们监室门口的刮脂台边上,然后冲着牛头族狱卒叫了一声:“牛头三万三,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那个倒霉的家伙,弄过来享用刮脂早餐呀!刚刚我过来的时候,司狱大人和司狱夫人再三交代,让我好好伺候这位仁兄,要让刮上九百九十九刀,才能让他断气,你说我能做到吗?”

    牛头族狱卒,也就是那个名叫牛头三万三的家伙,急忙躬身说道:“白牛大哥作为刮脂小地狱最厉害的掌刑者,九百九十九刀当然是小意思了,只要你愿意,三千刀也根本不是问题。”

    牛头三万三拍着大白牛的马屁,然后走到了我的面前,一扭脸,本来满脸的笑容,顿时变成了一脸的哭像:“真的对不住了,你的事情小的真的是无能为力了!这是司狱大人和司狱夫人亲自督办的,不要说我这个小小的狱卒了,就算是副司狱大人只怕也是爱莫能助了。”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当然知道好歹,这件事情当然怪不到你头上。但是你放心好了,我没事的!”

    “没事?犯到了大白牛的手里,如果还没有事的话,那就奇了怪了。”牛头三万三嘴里嘀咕着,但是大白牛在那边看着呢,他也不敢再耽搁时间,把我推到了刮脂台边上。

    就是在这个刮脂台边,我曾经把当初蛮横无理的黑牛大卸八块,如今想起来这件事情,我就觉得一阵痛快。

    看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大白牛当然不乐意了,冷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这厮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乖乖地趴在那里,任由老子宰割!”

    我笑了:“大白牛,你说话最好客气一点儿,要不我现在就要你好看!”

    “吓唬我?老子是吓大的吗?别说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囚犯了,就算你是五品境界的高手,见了老子也得乖乖听话。”大白牛冷笑道:“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可是刮脂小地狱的第一掌刑者,六品初境的实力,一把刮脂刀下,不知道有多少亡魂,怎么样,怕了吧!如果怕了的话,就乖一点儿,那么老子会看在你这张小白脸的份上,尽量对你温柔一些,或者给你来一个痛快!”

    我笑得更加大声了:“六品初境很了不起吗?我倒是不觉得。实话告诉你吧,上一个在我面前这么嚣张的家伙,如今已经消失不见了,难道你不引以为鉴,还要重蹈覆辙吗?”

    大白牛一愣:“小白脸,瞧你这瘦的给小鸡子似的,你能够让谁消失呀?”

    我捏了捏鼻子,微微摇着头说道:“黑牛的名字,你总该不陌生吧。你知道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吗?我可以告诉你实话,前几天,这个黑牛也是站在刮脂台边上,冲着我说着一些无关要紧的话,你猜后来怎么回事,他被我大卸八块,然后把他的尸骨处理了,这就叫做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大白牛,怎么样?这个故事是不是很刺激,你要不要试上一试呢?”

    大白牛有些怂了,但还是色厉内荏道:“你这小子,编故事真的是一把好手,竟然遍了这么一个狗屁不通的故事,来忽悠老子,老子就不相信了,就凭你,也能够把黑牛大卸八块?”

    我懒得和这厮废话了,只是一伸手,他本来放在刮脂台上的那把刮脂刀,就像是想了翅膀一样,飞到了我的手里,然后我施展胡家刀法,只是在大白牛面前轻轻一挥,然后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和你无冤无仇,况且今日牛头十九和他老婆都来了,我怎么着都难逃一死,所以就留你一条狗命,只是刮掉你的两条眉毛,以示警告罢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