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轻点轻点,疼疼疼!”不得不说,这位司狱大人也是能屈能伸的主,竟然不知不觉的把重点转移了,绝口不提怎么处理我的事情。这样一来,整个院子里的掌刑者和狱卒都要被逗乐了,可是他们想笑,又不敢笑,只得憋着,但是一个个憋的好辛苦,整个脸庞都要扭曲了,特别是我身旁的大白牛,憋的更是难受。

    此时此刻,刮脂小地狱院子里似乎陷入了一个有些好笑的局面,但是这样的局面看上去似乎对我有利,但却并不是我想要看到的,因为在我的设想里,是希望马面七十二趁着牛头十九两口子都在这里的时候,赶紧把下水道的建造草图盗出来,才是最关紧的事情。

    就在我琢磨着如何才能解开这个局的时候,局面突然发生了连我也想不到的变化,只见司狱夫人突然松开了牛头十九的耳朵,然后走到了马面七十二的面前,微微一笑说道:“马面七十二,听你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很看不起我们女人呀!”

    这种事情打死都不能承认的,哪怕你已经实实在在做了,但是绝对不能承认,马面七十二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只见他使劲摇了摇头,然后斩钉截铁地说道:“没有额事情,绝对没有的事情。在人界,向来有妇女能顶半边天的说法,在幽冥地府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只不过属下是受了总管大人的委托,所以不得不如此行事,还望夫人海涵一二!”

    “什么狗屁的海涵一二?老娘还海涵三四呢?”司狱夫人冷笑道:“马面七十二,你少妈吝啬鬼来压我!别说是你了,就算是吝啬鬼亲自来了,见了老娘之后,看他敢不敢像你一样无礼?”

    这句话一说出来,这个院子里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要知道吝啬鬼可是宋帝王殿下面前的红人,整个黑绳城,或者是十六小地狱,谁敢不给他几分面子,可是司狱夫人能说出这番话来,明摆着是不给吝啬鬼面子,俗话说,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此事一旦传到吝啬鬼的耳朵里,对牛头十九的前途绝对会有影响。

    牛头十九看了看自己的老婆,想要发飙,但是最终还是鼓不起来那种勇气,只得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作罢了。看来这家伙,为了家庭的和睦,也算是豁出去了。就算是搭上自己的前途也是在所不惜。

    可是司狱夫人非但并没有收手的意思,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起来,又向马面七十二走了一步,可以说是步步紧逼,然后冷笑道:“马面七十二,你是不是觉得老娘很愚蠢,是个败家娘们?”

    马面七十二很想承认,但还是觉得得给自己的顶头上司留一个面子,他看了牛头十九一眼,然后摇了摇头,言不由衷的说道:“夫人说哪里话来?你是既漂亮又聪明,又能干!否则的话,司狱大人怎么会对你宠爱有加呢?我觉得,你根本不是败家娘们!”

    “马面七十二,你如果真这样想的话,那就对了!”司狱夫人一字一句地说道:“其实,老娘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宋帝王的亲妹妹,我的名字叫做宋公主,这个秘密就连你们司狱大人都不知道。而那个黑牛只是我的表弟而已,不过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所以感情特别好,如今他被人杀了,你说我该不该替他报仇雪恨?所以,老娘把话放这儿了,不要说什么狗屁的吝啬鬼了,就算是宋帝王亲自来了,你觉得他能够拦得住我吗?”

    众人一下子惊呆了,但是大多数人都不相信,因为一这个宋公主如果真的是宋帝王的亲妹妹的话,为何会躲在刮脂小地狱里?谁都知道,在黑绳城生活质量可要比这里高多了。

    别说其他人不相信,就连牛头十九也不相信,他上前一步,拉住了她的手问道:“夫人,你说的是真是假?”

    宋公主一把甩开了丈夫的手,冷笑道:“牛头十九,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竟然连我的话都不相信了?你我在一起少说也有十几年了吧,可是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你再想想看,我如果不是宋帝王的亲妹妹的话,怎哦可能会有七品巅峰的境界?”

    听宋公主这么一说,众人就更加惊讶起来了,因为出了有数的几个人之外,谁也想不到司狱夫人看着这么一副娇滴滴的样子,谁知道竟然是七品巅峰的境界,要知道司狱大人牛头十九,也不过是七品初境而已。如此一来,牛头十九为什么怕老婆的原因,就水落石出了。别说牛头十九了,换做任何一个男人,如果比自己老婆低两个境界的话,那么也由不得不怕呀。要知道在这里,可是以实力为尊的世界,有时候高上一个境界就是天差地别,毕竟像我这种可以跨境界反杀的存在是凤毛麟角,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这种经常走狗屎运的好运气的。

    宋公主呵呵一笑,然后狠狠瞪了马面七十二一眼:“你既然已经知道我的身份,那么接下来该如何去做,你应该知道了吧?”

    马面七十二愣了一下,又犹豫了一会儿,但是依然寸步不让的说道:“不好意思,你说你是宋帝王妹妹,你就是宋帝王的妹妹吗?不知道你有什么证据?要知道胡乱认亲可是要负责任的!退一万步讲,就算你真的是宋帝王殿下的亲妹妹,那又如何呢?你如今并没有在黑绳城或者是刮脂小地狱里担任官职,那么又有何权力来命令于我呢?要知道,我可是宋帝王殿下亲自认命的,刮脂小地狱的副司狱!”

    听马面七十二这么一说,我心里感动极了。因为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个宋公主肯定就是宋帝王的亲妹妹,惹了她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可是马面七十二依然站了出来,为我出头。看来这已经不是为了吝啬鬼面子的事情了,可能是马面七万七已经向这位族兄说了我的情况,所以他要拼死救我了。

    “马面七十二,真有你的,看来老娘之前真的是小瞧你了!说一句心里话,你比牛头十九有种!如果换做别的事情,我可以给你一个面子,可是唯独这件事情不行,因为那个小白脸杀了我弟弟,所以他必须得死!马上就得死!谁也拦不住我!”

    宋公主说着,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刀,只见那把刀其貌不扬,甚至没有一丝一毫宝刀的样子,但是我却突然感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真的是非常奇怪。

    宋公主冷声说道:“马面七十二,这把刀叫做刮骨刀,乃是幽冥地府的神器,他本来有一对的,一把在我哥哥宋帝王手上,另一把就在我这里。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如果再不让开的话,就休怪我刀下无情了!”

    刮骨刀!我怎么也没想到,宋公主手里的这把刀竟然是刮骨刀,难怪我有那么一种熟悉的感觉。我突然觉得事情越来越无法收拾了,因为这样一来,马面七十二面临着生命危险,我不能不管不顾。二来呢,据七巧玲珑手所说,我服下的这颗李代桃僵,最害怕的就是刮骨刀这种神器。早上七巧玲珑手给我说的时候,我还有些不以为然,毕竟刮骨刀是神器,并不是大白菜,我以为整个黑绳城只有宋帝王手上有那么一把,没想到在小小的刮脂小地狱里,竟然会冒出来一个宋帝王的亲妹妹,而且她手上也有一把刮骨刀,这不是要了我李某人的老命呀!

    我看了一眼七巧玲珑手,发现他也是一副无计可施的样子。事关马面七十二的性命,我也不能考虑太久,因为我知道宋公主一旦出刀,那么以马面七十二的实力,必死无疑。我决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为我而死!

    于是,我长身而起,施展乘风身法,直接飘到了台子上,冲着宋公主微微一笑道:“公主殿下,你的目标是我,何必要与不想干的人,一般见识呢?”

    宋公主看我身法奇快无比,也是吃了一惊,但她毕竟是宋帝王的亲妹妹,又有刮骨刀在手,艺高人胆大,冷笑道说:“你就是那位打了吝啬鬼李明了!果然有两把刷子,难怪能够轻而易举的杀了我弟弟!”

    他说着,先是看了看牛头十九,接着又看了看马面七十二,冷笑道:“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难道你们没发现吗?这小子身上有强烈的灵力波动,而且已经到了六品巅峰的境界,随时都有可能到达七品!”

    牛头十九脸一红,没有说话,而马面七十二却是梗着头说道:“此言差矣,就算我们有失职的地方,也应该有宋帝王殿下来处理,公主殿下看来是把公事当成了家事吧!”

    宋公主只要出手,马面七十二必死无疑,就算是我用小剑尖尖,都未必挡的住他的刮骨刀。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