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急忙上前一步,挡在了马面七十二和宋公主之间,然后冷笑道:“你就是吝啬鬼的走狗马面七十二了?老子连吝啬鬼都敢打,更别说你这个走狗了。识相的赶紧滚,要不老子让你当场脑袋开花!”

    马面七十二一愣,好像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说话,看来他经过宋公主的事情带给他的震撼不小,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否则的话,像他这么精明能干的人,是不应该如此失态的。看他这样,我赶紧又提醒了他一句:“看你激动的,是不是昨天晚上尿床了,那还不你赶紧回家晒被子?”有些地方会把尿床比喻成画地图,我也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赌一把,看看马面七十二到底能不能听懂。

    马面七十二毕竟是在官面上厮混的,见多识广,所以我相信他很快就能反应过来了。果然,他看我盯了好久,终于一咬后槽牙,对着宋公主说道:“这厮别看长着一副好皮囊,可是说话粗俗至极,既然他如此不知好歹,那么他的事情我也就不管了。到时候,总管大人追问起来,我就说是他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再者说了,说一千道一万,他也是总管大人痛恨之人,他真的死了的话,总管大人顶多也就是发几句牢骚而已。”

    不得不承认,马面七十二还是非常会做人的,他接到我的暗号之后,明白我已经有了全身而退的好方法,所以临走之际,还对着宋公主说了几句软话,缓和一下他们之间差不多已经白热化的关系:“公主殿下,方才属下的言语之间多有冒犯,还望公主殿下见谅,多多体谅一下属下的难处。毕竟,无论是对总管大人、还是公主殿下来说,属下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宋公主作为宋帝王的亲妹妹,面上工作并不是不会做,当下笑道:“副司狱大人说哪里去了?再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这也难怪,她的目的是为了替黑牛报仇,并不是要与马面七十二争权夺利,毕竟一个小小的司狱还放不到她的眼里,只要她愿意,一句话就可以分分钟把牛头十九调到黑绳城去。

    “公主殿下真的是大人有大量,属下铭记五内!既然公主殿下有事情要办,那么属下就不在这里碍眼了,先行告退!”马面七十二冲着宋公主深施一礼,转过身来,又冲着我叫了声:“你这厮就等着被被千刀万剐吧!”然后就就施施然离去了。看上去他对我放心的很儿,以为我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手段可以自保呢。殊不知我刚刚也只是打肿脸充胖子而已。

    我已经拿定了主意,如果宋公主还让大白牛操刀的话,那么我就按照原定计划行事,乖乖享用刮脂早餐。如果宋公主要用刮骨刀亲自动手的话,那七巧玲珑手的李代桃僵药丸就真的要完了,既然原定计划不管用,我也不能坐以待毙,那就只能是放手一搏了。

    宋公主冷冷看了我一眼,然后问道:“就是你杀了我弟弟?你为什么要杀他?”

    我笑了:“公主殿下,你这是明知故问吧。你说为什么?只是你弟弟该死而已!”

    宋公主也笑了,不过笑得很是凄凉:“这么说来,你也该死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作为对手来说,每个人都有该死的理由。只要你有本事杀了我!毕竟在这里,谁的拳头大谁就有理。”

    宋公主看着手里的刮骨刀,幽幽地说道:“如此说来,你是要反抗到底了?不过你要搞清楚,我们这边有多少高手,你一个人纵然浑身是铁,又能捻几根钉呢?”

    彻底开战并不是我心中所想,所以我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说道:“作为刮脂小地狱里的囚犯,不管我是因为什么原因进来的,但是按照常理来说,这里的规则还是要遵守的。我还是那一句话,如果你让大白牛或者是其他的掌刑者动手,那么我保证不做任何反抗,因为这是刮脂小地狱的规矩。可是如果你自己要亲自动手的话,那么非常不好意思,我是绝对不会束手待毙的!”

    “威胁我?就凭你也有资格威胁我?”宋公主咬了咬牙,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本来我还打算让大白牛替我出手的,可是现在呢,我突然改变主意了。说起来,这把刮骨刀自从跟了我之后,就没有染血了。我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伤害过谁,可是今天我要大开杀戒了,我要用你的血来祭奠黑牛的在天之灵。”

    “在天之灵?做梦吧!”我笑了:“黑牛作恶多端,嗜杀成性,他死了是不会上天堂的,地狱才是他唯一的归宿!”

    这件事情既然无法善了,那只有拼死一搏了,反正我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除了我之外,就算是黑豹两不相帮,虎眼和虎爪也有一战之力,最好撑到马面七十二把下水道的建造草图送过来,那就可以拨开云雾见月明了。

    可是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我和宋公主大打出手的话,那么不把我杀了,她和牛头十九怎么可能退出这个院子呢?有他们在这里守着,就算是马面七十二把下水道的建造草图弄过来,我们又该如何全身而退呢?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这时候,只听牛头十九说话了:“夫人,我们只要保证杀了这厮,给黑牛报仇雪恨就可以了,你又何必破例亲自动手呢?”

    我听牛头十九这么一说,心里面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只要宋公主不亲自动手,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再怎么说,牛头十九也是这里的司狱大人,当着这么多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宋公主怎么着也得给自己的男人几分面子吧。

    可是我最终还是失望了,因为宋公主还是坚持己见:“你不必多言,我意已决。黑牛虽然只是我的表弟,但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特别好。我不把亲手杀了这厮,如何能够平息心里的悲愤和忧伤?”

    这个宋公主,看来和她的哥哥宋帝王一样,一旦拿定了主意,谁也无法改变。甚至是牛头十九也不能。

    “李明,受死吧!我要把你身上的骨头一根根的剔除来!”一句话刚刚说完,宋公主身上的杀气已经完全迸发,刮骨刀呼啸着飞向了我。

    这把刮骨刀虽然不是宋帝王手边的那把刮骨刀,但是它们既然是一对,那么这把刀的威力就不会比那把刀差多少。前几天,我可没少吃那把刀的苦头,最后依仗着山寨版泡泡,再加上小剑尖尖以及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最后才勉强抱住了一条小命。可是如今呢,山寨版泡泡早已经灰飞烟灭,伤心小箭也仅仅剩下了最后两支,聊以*的是,小剑尖尖自从我领悟到了万象剑法之后,有了大幅的进化。可是我心里清楚,万象剑法虽然能够挡的住黑豹的一双铁脚,但是在宋公主的刮骨刀面前,只怕还是不够看的。毕竟神器终归是神器,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可以随随便便就可以比拟的。

    宋公主只是随随便便发出了一刀,而我则施展出来万象剑法的终极大招包罗万象,才好歹逃过了一劫。但是这仅仅一招,已经让我身上的灵力,有了难以为继的迹象。由此可见,当初我和宋帝王对阵的时候,那个山寨版泡泡替我挡住了那把刮骨刀大部分的火力。否则的话,我早就成了人家的刀下亡魂了。

    “李明,难怪你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我弟弟,果然有两把刷子,可是你挡住了我第一刀,能挡的住我的第二刀、第三刀吗?别说我没有提醒你,接下来的刮骨刀将会非常炸裂!”看我挡住了一刀,宋公主不由自主地咦了一声,看上去有些小意外。但是也只是仅此而已。而她所说的炸裂,也是让我如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刮骨刀又不是*,该如何炸裂呢?难道说,这一把刮骨刀的路数和宋帝王的完全不一样?怎么可能,它们不是一对吗?既然是一对,风格不会相差这么大吧。

    然而虽说是一对神器,但是人家的风格就是天差地别。宋公主的第二刀一出来,我就知道糟糕了,糟糕透了。因为她的第二刀根本就不像刀,就像是在放烟花,刀光就像烟花一样璀璨夺目。

    我明白,仅仅凭借着小剑尖尖,是不可能挡的住了,这一次只要刮骨刀一近身,我就特么滴要玩完。说时迟那时快,我看事情不对头,急忙拿出了碧玉虎弩,平生第一次发出了连珠箭,一连两箭,射向了刮骨刀。

    与此同时,我的身子已经御风而起,我并没有扭脸或者是转身,而是就像是衣领被谁从半空中拎起来一样,提溜着我飞速后退。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