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透过铁篦子往外一看,只见那个人竟然是大白牛。这个家伙,经过今天早上那一番事情之后,竟然还不吸收教训,还替牛头十九他们卖命。

    马面七万七拔出了腰刀,冷笑道:“大白牛,宋公主杀了我兄弟,想让我向他们夫妻两个服软,门都没有!”

    大白牛笑了:“马面七万七,你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了,竟然敢和我动刀子。你就不怕我把你摁在刮脂台上,替你减减肥吗?”

    马面七万七一脸的淡然:“大不了一死而已,反正我兄弟已经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再者说,哪怕是鸡蛋碰石头,我也要溅你一身鸡蛋液!”

    说着唰地一刀,直劈大白牛的脑门。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马面七万七,你在我的面前耍刀,岂不是班门弄斧吗?”大白牛那么庞大的身躯,竟然异常的灵巧,一侧身,就将马面七万七这势在必得的一刀,避了一个干干净净。

    这厮不愧是刮脂小地狱里最强的掌刑者,也不见他如何出手的,一把刮脂刀已经鬼魅般地抵在了马面七万七的咽喉上:“马面七万七,就凭你,还想溅我一身的鸡蛋液,真的是痴心妄想!你说,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马面七万七没有一丝一毫很害怕的样子,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大白牛,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你想让我向你求饶,才是真正的痴心妄想呢!”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就只好送你上路了。反正你的后台马面七十二已经和司狱大人翻了脸,又能奈我何呢?”

    眼瞅着一丝狞笑飞上了大白牛的腮边,我知道这厮要下狠手了,哪里还敢再看下去,拿出碧玉虎弩,搭上了小剑尖尖,只听嗖的一生,就从铁篦子里射了出去,不偏不斜,正中大白牛的心脏。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为了对付宋公主的刮脂刀,我已经用了最后的两支伤心小箭,所以现在为了救马面七万七的性命,只好用小剑尖尖来代替了。我只是没想到这厮的生命力还挺顽强,心口中了一剑之后,竟然还能够说出话来,而且记性还蛮好,还记得我在和宋公主对阵的时候,用过银色小剑。

    大白牛手里的刮脂刀当啷一声落到了地上,然后捂着心口说道:“银色小剑!李明……竟然……没有……死……”

    他一句话还没说要,就已经躺地上了,偌大的身躯,砸在地面上,闹出的动静不小。

    “李明兄弟,你没死吗?你在哪里?你说话呀!”马面七万七环顾四周,却是怎么也找不到我的影子,看来他没想到我会到了下水道里。

    “哥哥,我在这里呢?”我用碧玉虎弩敲了敲铁篦子,然后让马面七万七把大白牛心口上的小剑尖尖拔下来,毕竟我的伤心小箭已经用完,柴刀送给了虎爪之后,被黑豹毁了,如今我身上满打满算,只剩下这么一件护身兵刃了,怎么着也舍不得再有所闪失了。

    马面七万七把小剑尖尖递给我之后,又惊又喜道:“兄弟,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你福大命大,怎么会那么容易挂掉?况且你答应过我,要我去做你黑石城城主府的总管的,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马面七万七说着,眼泪流的满脸都是。我明白眼前这个家伙虽然出身不怎么高贵,本事更是稀松平常,但是对我真的是一片赤诚。

    我心里感动,不由得笑道:“还是哥哥懂我,知道我没那么容易死。而且最关键的是,我说话缺算话,我说要让你做黑石城城主府的总管,你就一定能坐到那个位置上去,而且我知道你也一定能做好,甚至比吝啬鬼做得还要好。”

    “不说这些了。兄弟,只要你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马面七万七摸了一把眼泪,然后从怀里掏出出了一张牛皮卷,从铁篦子哪里塞给了我:“兄弟,这是下水道的建造草图,我族兄让我送过来的。他让我转告你,下水道里凶险万分,所以你要多加小心。而他就不过来送你了,因为把牛头十九和宋公主牵制在刮脂小地狱外面,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对你们是否能够成功越狱异常的关键。”

    我听了没吭声,虽然我心里十分感动,但是这种属于大恩大德,不是说一声简单的谢谢就能一了百了的。

    马面七万七自不必说,因为我能两个感情深厚,可是马面七十二就不一样了,人家作为堂堂的副司狱大人,竟然能够冒着偌大的风险帮我,就非常难得可贵了。

    看我没说话,马面七万七我就没再提他的族兄,而是一拍脑门子说道:“对了,我听说这个铁篦子坚固异常,就算是一般的神器,也难以破开,兄弟你是怎么进去的?能出来吗?”

    我苦笑道:“这玩意的确是非同寻常,这样吧,你去我住过的那个监室,去找一下虎眼大哥,就说我说了,让他们带着七巧玲珑手过来,把这个铁篦子打开就是了。”

    “过来?怎么过来?”我的话说的马面七万七一头的雾水:“兄弟,今晚不是我当班,所以我身上没带钥匙,根本打不开监室的大铁门呀!”

    我笑了:“不用要什么钥匙的,你只需要和虎眼大哥说一声,然后他们就自己出来了。”

    “自己能出来?不会吧?”马面七万七本来还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但是他很快就笑了:“如果是别人,自然是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只要牵连到了兄弟你,无论发生什么都是应该的。”

    这小子自看到我没死之后,整个人轻松了一大截,这不,就连去往监室的路上,也是屁颠屁颠的,把我都给逗乐了。

    只要有七巧玲珑手在,那么一切都有可能。这句话在幽冥地府传了很多年,果然不是空穴来风。马面七万七过去没多久,我听见吧嗒一声响,监室的门竟然被打开了,然后我看见那一大帮熟悉的面孔,鱼贯向下水道口这边走了过来,走在前面的是虎眼大哥、黑豹、虎爪、马面七万七,当然还有那一位看上去弱不经风的七巧玲珑手。

    由于距离不远,所以他们很快就到了我的面前,虎眼的眼神真好,隔着铁篦子就发现了我:“兄弟,真有你的,竟然能在宋公主的刮骨刀之下逃出生天。”

    我笑了:“这算什么?别说宋公主,就算是宋帝王,当初也是拿我无何奈何。”

    而这个时候,虎爪在一旁已经流下泪来:“师父,您没事就好,差一点儿就吓死我了。”

    我摇了摇头:“瞧你就这点出息,怎么对为师我没有一点信心呢?宋公主的刮骨刀虽然厉害,但是要想杀我,还没那么容易!”

    这时候,一直没有吭声的七巧玲珑手走了过来,先是拍了拍虎爪的肩膀,轻声说道:“年轻人,要想和你师父叙旧,等到我们逃出刮脂小地狱之后再说吧。现在赶紧把路让开,我老人家要开始工作了。”

    七巧玲珑手露了几手之后,如今在一大波人心目中非常有威信,虎爪一听他这么说,连忙陪着笑脸把路让开了。七巧玲珑手走上前来,往地上一蹲,然后伸出一双修长而白皙的手,在铁篦子上胡乱一摆弄,就站了起来,拿出一块手帕,小心翼翼的擦着手,看来他不喜欢在手上沾染任何的灰尘。

    我虽然对七巧玲珑手有些十足的信心,但是面对这个连小剑尖尖都无可奈何的铁篦子,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毕竟这个铁篦子关系到我们能否成功的逃出生天。于是,我吧唧了一下嘴,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哥哥,怎么样啦?能打得开吗?”

    七巧玲珑手冷笑了一声:“兄弟,你就这么看不起我?什么叫能打开吗?在我七巧玲珑手,无论是天上还是地下,还有我打不开的东西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顿时落了地,连忙笑道:“那是,那是,有哥哥出马,那真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无所阻挡呀!”

    “李明,你小子这几句话还算中听。”七巧玲珑手终于笑了,看来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我这几句话让他非常的受用。不过我的话也不算夸张,以七巧玲珑手出神入化的本事,点石成金的手段,绝对当得起任何的赞誉。

    七巧玲珑手也是个老江湖了,虽然有时候可能会做出什么傻事,比如说他为了减肥,为了躲避麻烦,甚至把自己扔进这刮脂小地狱里来,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他绝对是正常的,而且脑瓜子非常聪明,孰轻孰重的事情当让会分的非常清楚。

    这不在我的马屁声中,他仅仅陶醉了几秒钟,就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黑豹:“黑豹兄弟,绣花的细活我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只剩下粗活了。现在能不能把铁篦子打开,就看你的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