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虽然这一路上风平浪静的,但是我心里却觉得有些不正常,因为不管是七巧玲珑手,还是马面七十二,都曾经说过,这个下水道里,机关重重,危机四伏,可是那些机关去了哪里呢?

    七巧玲珑手看我脸色有异,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兄弟你是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呀?”

    这么着就被人家看出来了,不过这里面这么黑,七巧玲珑手如今身上没有灵力,又不能黑暗中视物,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看出来了,反正这个人有许多我理解不了的本事。于是我就笑了笑:“什么不对?应该说统统都不对才对。之前不是听说下水道里机关重重吗?怎么我们快走了一半路程了,连一处机关也没有看到呢?哥哥,你说实话,是不是你悄无声息地把那些机关给拆除了?”

    “知道了你还问?其实,所谓的机关重重对我来讲,真的算不了什么!”七巧玲珑手莫测高深的一笑,看来是承认这一切是他干的了。

    我听了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心里那是一阵接一阵的庆幸,这一次如果不是我走了狗屎运,碰到了七巧玲珑手,那么别说就敖杰的伤了,只怕是连我自己也得搭在这里。

    不知不觉的,我们又往前面走了好几十米,越到深处,酒香味就失去了效力,而且臭味也越来越浓郁了。这没什么可奇怪的,因为我看过这个下水道里的建造草图,这里和小地狱的大粪池是相通的,没有臭味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七巧玲珑手相当的能忍,我和他一路走了这么久,就没看到他怎么捂鼻子。也是是这一路上,还有许许多多我发现不了的机关,所以让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了吧。

    我的忍耐力按说还可以,本想着走了这么远了,自己怎么着也该适应这种臭味了,正所谓居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嘛,可是没想到,越往里面走,我就越走呕吐的感觉。

    我不仅直摇头,如果自己早有预见性的话,买几个防毒面具放在纳戒里,这个时候再拿出来用,那岂不是爽歪歪。但是就算是经常走狗屎运的我,也没有长着前后眼,所以后悔并没有什么卵用。

    后来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又往自己嘴里灌了几大口酒,可是这一次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而带来了不良反应,一阵呕吐,让我差一点儿就把胆汁都吐出来了。如果不是自己是领头人,我真的想躲进纳戒里算了。

    当然,三十多人的队伍,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可以这么说,除了七巧玲珑手,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呕吐过。这样一来,可就那啥了,本来下水道里就够臭的了,再加上三十多人一起呕吐,气味就更不好闻了。不过人的适应能力还是挺强的,当你真的到了吐无可吐的时候,那也就麻木了。

    又往前走了十几米,就像建造草所标记的那样,我们又碰到了一连三个铁篦子,一米远一个,而且要比下水道口那个大多了,也结实多了。

    七巧玲珑手吧唧了一下嘴,然后说道:“这个宋帝王真舍得下血本,要知道这种铁篦子乃是用幽冥地府的地心铁所铸,坚固程度超过万年寒铁好几倍,就算是神兵利器,也难以伤它分毫,也幸亏是有我和黑豹在在,否则的话,仅仅是这三个铁篦子,就把你们拦得死死的,难以越雷池一步了。”

    七巧玲珑手这样说绝对不是在装逼,而是人家完全有资格这么说。因为这种地心铁非常罕见,黑豹脚上的把根留住也是用此打造而成,所以在入下水道口的时候,七巧玲珑手先是施展手段破坏了铁篦子的固定架,然后再让黑豹出手,以他的脚力,再加上把根留住的强大的惯性,才能一举破开这样的拦路虎。所以,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他要故技重施了。

    我一招手,把马面七万七叫了过来,让他去队伍的后面,把黑豹给请过来。

    马面七万七走了之后,七巧玲珑手已经开始在鼓捣了。不过这里的铁篦子要比下水道口的粗多了,每一根铁条就像小孩的胳膊似的,光是第一个铁篦子,就耽搁了七巧玲珑手一支烟的功夫,才完全搞定。

    这个时候,黑豹早已经到了,他的工作也没有当初那么轻松,哪怕是脚腕上带着重达千斤的把根留住,也是一连踢了三脚,才把这个铁篦子踹倒。

    听七巧玲珑手说这玩意儿是地心铁所铸,我自然不能把它浪费掉了,连忙捡起来扔进了纳戒里。

    七巧玲珑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兄弟,够机灵,等到了黑石城,你给我找一套打铁的家伙,我给你好好打几件兵刃。”

    要知道地心铁是什么东西,如果能用它打造出几件兵刃出来,那么威力甚至还在小剑尖尖之上,这对我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啊?没想到七巧玲珑手还有这一手,这家伙真的是无所不能呀,我连忙深施一礼道:“多谢哥哥!”

    “自己兄弟,你就别给我客气了。”七巧玲珑手若无其事地说着,然后又走向了第二道铁篦子。

    这样一来呢,在他和黑豹的如法炮制之下,没过多大一会,另外两个铁篦子也被拿下了,我统统把他们扔进了纳戒,并当场决定,等回到了黑石城之后,虎眼大哥、虎爪、黑豹,还有马面七万七,每个人都会有拥有一件地心铁打造的兵刃,至于兵刃的重量和式样,都有自己定夺,只需要报给七巧玲珑手就可以了。要知道我一连收获了好几千斤的地心铁,用财大气粗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送出几件兵刃那真的是小意思了。

    我已经拿定了主意,等回到了黑石城,敖杰、胡薄荷、柴丽、胡一刀、丑男以及那些得力手下,每个人都会有一件趁手的兵刃,这样一来,我黑石城城主府众人的战斗力,将会明显提升好几个档次。

    按照建造草图上的标记,这三个铁篦子已经是最后的拦路虎了,而这里距离最后的出口也不过是只有几十米的路途了。

    以至于到了现在,我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头才放下去了,拍了拍手掌给大家鼓劲:“诸位兄弟,我们只要再走三五十米,就可以彻底的离开刮脂小地狱了。俗话说,行百里者半九十,所以大家再加把劲,等到了黑石城,我一定设宴给大伙接风!”

    要知道这些人在刮脂小地狱里少说也呆了好几年之久的,如今猛地看到了获得自由的希望,每个人都甭提多高兴了,脚下一时间似乎都轻松了不少,甚至那难闻的臭味也一下子淡了许多。

    我前后左右打量了一下,只见绝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只有七巧玲珑手还板着一张脸,仿佛哪一个还欠着他的钱没还似的。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了结,我大致上已经摸透了七巧玲珑手的脾气,知道如果不是有重大变故,他绝对不会如此的紧张。那一时间,我的心里不由得一紧,连忙说道:“哥哥,眼看着自由在即,你为什么不开心呢?难道还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七巧玲珑手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兄弟,不是我这个人心事重,可是我就是隐隐约约地觉得,这个刮脂小地狱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他说着,又把那张下水道的建造草图在手掌上摊开了:“兄弟,你看一下,在这最后五十米的通道里,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标记,但是这里有个小红叉你看到没有?所以我才认为,真正的危险就在这里。因为刮脂小地狱如果防卫措施如此简单的话,根本不可能成为天罗地网和铜墙铁壁了。”

    我顺着七巧玲珑手的指头望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一个小红叉,火红火红的那一种,是那样的触目惊心,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急忙叫停了大步向前的队伍:“诸位兄弟,先等一等再说,前边只怕有埋伏!”

    “有埋伏?有什么埋伏?”黑豹笑了:“据我所知,刮脂小地狱的高手全被马面七十二牵制,没有人能脱的开身,至于其他的小鱼小虾,过来也是白白送死,我们怕他作甚?”

    我没吭声,因为黑豹作为牛头十九之前的心腹,他的话有一定道理,我也没法反驳他。这个时候,狮灵小雪说话了:“主人,大事不好,我好像嗅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

    小雪话音未落,小头尖尖已经接上了话茬:“主人,小雪姐说的没错,前面非常危险,甚至和宋帝王或者是宋公主的刮骨刀比起来,也是不逞多让。”

    既然小雪和小头尖尖都这么说了,那就不会有错了,我面色一凛,要知道不管是宋帝王,还是宋公主,他们两个的刮骨刀都是厉害无比的神器,不要说两人联手了,只要他们任意出现一个,我们这么多人逃生的希望就要破灭一大半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