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宋帝王估计在黑绳城,而宋公主被马面七十二牵制着,可是这个刮脂小地狱什么时候,又有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存在呢?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黑豹已经带着人想往前走了,我急忙上前一步,拉住了他的手说道:“黑豹哥,听兄弟一言,我们再等等看!”

    黑豹看了看我,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不过他就算是再骄傲,我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也就停下了脚步。

    可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个猖狂至极的声音:“你们这些不请自来的美味,怎么突然停下了脚步呢?再往前走几步的话,就要填老爷的五脏庙了!”

    那声音虽然口气很猖狂,但是声音还是温温柔柔的,咋一听,就像是小女孩说话一样。不过只等一个深呼吸之后,就觉得一种非常厌恶的感觉油然而生,刚刚那种想要呕吐的感觉似乎又要不请自到了。

    我们几个还没来得及吭声,那个声音又说话了:“真的是可笑至极,你们以为名声在外的刮脂小地狱就如此简单吗?实话告诉你们吧,爷爷我才是刮脂小地狱的最后一道防线。不过仔细算起来,已经有整整十年没有人能逃到这里来了,你们知不知道,爷爷我这么多年来,有多么的寂寞。当然,更大的痛苦还是嘴馋。好在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你们终于来了,而且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人,够爷爷我消化好几个月的了。”

    听完他的话,我的心里吃惊不小,我真的没想到,牛头十九竟然在如此难闻的下水道里,还埋伏着这么一个可怕的人物。听他话里话外的语气,好像在这里已经呆了至少好几十年,可是一个本事可以比肩宋帝王兄妹的家伙,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在这个鬼地方,一呆就是好几十年呢?

    “什么人,是好汉就滚出来见个真章,休的在这里装神又弄鬼!”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黑豹已经沉不住气了。

    当然他的确有沉不住气的资格,毕竟除了还在我纳戒里养伤的敖杰之外,他是这里唯一的一个七品巅峰的高手。

    不过我虽然没有说话,但已经放出了自己的神识,想要找到这个家伙到底藏在那里,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哪!

    可是我用神识扫视了好几遍,只见下水道里空荡荡的,甚至连一个鬼影都看不到。说实话,我心里也有些发怵了,毕竟就算是宋帝王那样的高手,也是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可这一位呢,偏偏就是让你看不见,摸不着,这该如何应敌,只有挨打一条路可走嘛。我急忙问了问小雪和小头尖尖,可是他们两个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他们只是感觉到这个地方,有一种非常危险的气息而已。

    我看了看虎眼大哥和黑豹,只见他们两位此时此刻的脸上,也开始变色了。虎眼大哥自不必说他,那个黑豹虽然向来骄傲,但是如今也明白了这个家伙的可怕。他只是骄傲而已,但是并不傻。也没有人去傻的和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家伙叫板,那样只会死的更加难看而已。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也难怪刮脂小地狱之前一直是固若金汤,原来有这么一个可怕的家伙在兜底呀!

    这个时候,那个难听至极的声音,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了过来:“哈哈哈,你这位黑炭头说话可真有意思,要知道我本来就是鬼,又何来装神弄鬼这一说呢?充其量也只是本色演出而已。”

    黑豹那是何等人物,堂堂的七品巅峰境界的高手,竟然也被人家这一席话弄得张口结舌了。

    没想到这厮如此难缠,不但手段高强,心狠手辣,而且还有着一副伶牙俐齿。事实证明,聪明的人未必口才好,但是口才好的人绝大多数都相当的聪明,因为他们脑子的反应必须得跟得上嘴才行。

    事到如今,我悄悄地看了一眼七巧玲珑手,想看看他的反应。可是没想到他还是那种古井无波的脸色。甚至,当我们的眼神一交流的一霎那之间,他甚至笑了起来,大有一种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的架势,虽然我知道七巧玲珑手并没有灵力,但是今天他已经给了我太多的惊喜,所以我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了。

    七巧玲珑手却是哈哈一笑:“阁下无影无踪,不知是何道理?按照我的理解,应该出来让我等见识一下你的庐山真面目也是好的。这样就算我们都做了你的腹中美味,也是无怨无悔!”

    七巧玲珑手说着,悄悄地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会意了,他是让我只要等这个家伙现身,就给他来一个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不过可惜的是,我身上已经没了伤心小箭,所以只能用小剑尖尖。我想了想,又给黑豹和虎眼大哥使了个眼色,毕竟如小雪所说,这个家伙非常的可怕,仅仅凭借着我一人只怕难有胜算,不过如果我和黑豹两个人一起出手的话,就算这个人是宋帝王那样的高手,也得被我们缠住,这样一来,说不定虎眼大哥的翠玉虎弩和玄铁小箭就有了用武之地了。

    那个声音笑了:“你这厮倒是挺会说话的。本来我并不打算现身的,只需要你们自投罗网就是了。可是既然你们想见一见我的庐山真面目,那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毕竟爷爷我对自己的食物,一向是爱惜有加的!而且只要我一现身,你们马上就会知道我是谁的!”

    事情看来有门,我提前一步给小头尖尖打了招呼,等一会直接用飞剑往这个神秘的家伙身上招呼。

    可是计划往往跟不上变化,那个声音消失之后,怪事突然发生了,只见和膝盖一般高的臭水里,突然多了许多雪白的小虫,密密麻麻的,向我们不停蠕动。

    这不是蛆吗?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对这种东西自然不会陌生,但是这么多的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真的是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人的。而且最让人难受的是,这么多的蛆虫现身之后,下水道的臭味更加的浓烈的,我顿时又有了呕吐的感觉,而那些和我们一起过来的伙伴,已经有一大半人,在不停地呕吐了。

    我一下子傻眼了,这么多的蛆虫,就算是它们毫不躲避,就凭我和黑豹,哪怕是累死,只怕也是杀不过来。就算是再加上虎眼大哥和虎爪,也是无可奈何呀。

    就在我们手足无措的时候,蛆虫反而越聚越多了,一时间,几乎要把下水道给塞得严严实实了。

    黑豹那可是眼高于顶的人,可以说在刮脂小地狱里,除了司狱大人牛头十九和宋公主之外,他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这一次,如果不是我运气好,稍胜他一筹,再加上他和虎眼大哥交情莫逆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倒在我们这一边。可是他那么骄傲的人,看到这么多的蛆虫之后,更是满脸的震惊:“你是无中生蛆!你竟然是无中生蛆!听说你早就死在黑绳大地狱里了吗?为什么会在刮脂小地狱的下水道里?”

    “真有意思,想不到我无中生蛆数百年没有现身,竟然还有人知道我的名字。”不得不说,无中生蛆的声音真的让人恶心,听着他的笑声,再望着那些密密麻麻蠕动的蛆虫,我几乎又要呕吐了。但是我知道,这种关键时候,谁都能呕吐,但是唯独我不能,因为从虎眼大哥到虎爪,再到马面七万七,以及那三十多个伙伴,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如果我也像他们一样,呕吐得直不起来腰的话,那么今天我们这些人就全折在这儿了。

    我并不怕死,这里的人也没有人怕死,但是要看看怎么去死。如果被这么多的蛆虫钻破身躯,自己最终也要变成蛆虫的话,那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一想到这里,我急忙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然后自己告诉自己,一定不要慌,只有平静以来之后,才有可能想出克敌制胜的法子来。

    此时此刻,无中生蛆已经把我们当做了砧板上鱼肉,想怎么宰割就怎么宰割了。

    所以说他的笑声更加得意忘形了:“不错,我是待在黑绳大地狱里受苦,不过宋帝王看我一身的本事,所以就让我来到这儿,终生镇守刮脂小地狱,一来可以保护他妹妹的安全,二来呢,刮脂小地狱每天刮脂早餐之后,刮脂刀刮下来的脂肪会成为我的可口食物。你说我能不愿意吗?因为这个下水道才是我的天堂,在这里我有些无穷的乐趣,要比在黑绳大地狱里受苦强的太多了。”

    听无中生蛆这么一说,我是暗暗心惊,看来就算是早上能够胜了宋公主,只怕也是难逃厄运,因为一旦宋公主有了危险,那么这个无中生蛆一定会出手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