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中生蛆的话音声中,那些密密麻麻的蛆虫,很快已经逼到了跟前,黑豹再也忍受不下去了,一声大喝,然后一双铁脚就像磨盘一样飞了起来,那些蛆虫虽然黏附力很强,但是黑豹的脚腕上带着重达千斤的把根留住,一经施展起来,呼啸之声大作,就像是一股狂风突然刮过去一样,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轻而易举的就把附近的那些蛆虫扫荡的无影无踪了。

    一看黑豹得了手,虎眼等人精神大振,也是各显身手,顿时把蠕动过来的蛆虫清理得干干净净,根本就用不着我出手。

    无中生蛆有些不以为然道:“诸位是有些手段,不过可惜的是我的蛆虫多得数不清,就算你们把它们全都杀光了,我转瞬之间就能弄出十倍的蛆虫出来,这样的话,你们一个个累散了架,也不管用,因为我的蛆虫可是无穷无尽的!”

    真的有这么邪门吗,我不由得看了一眼黑豹,他神情严峻地点了点头,看来这家伙并不是在吹牛皮。其实我只要仔细想一想,就能明白其中的道理了,如果没有这种本事的话,这厮凭什么要叫无中生蛆的名号。

    这可也么办呢,毕竟蛆虫是无论如何也杀不完的。我看了看七巧玲珑手,他也是一副无计可施的样子,我想了想,看来只能是求助于小雪了,她如果也没有办法的话,那么我们这三十多号人马,今天就要折在这儿了。

    谁知道小雪也是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主人,这个东西实在是难缠,我们女孩子见了只怕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啦,那还有什么办法可想呢?所以说这一次我实在是帮不了你啦,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这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想到我李某人也有这么悲催的时候,要知道我一向都是走狗屎运的,可见风水轮流转,好运气也有用光的时候。

    就在我无计可施的时候,只见马面七万七走上前来,一脸淡然的说道:“无中生蛆,你这是何必呢?说起来你也只是替人卖命而已,何必要与我们马面家族结下化不开的仇怨呢?我承认你手段高强,但是呢我们马面家族也不是吃素的。十殿阎罗,各种大小地狱,什么地方没有我们的存在呢?惹毛了我们家族,只怕幽冥地府虽大,也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

    马面七万七虽说这番话有扯起虎皮做大旗的嫌疑,但是却也说的有理有据。特别是在无中生蛆摸不清状况的时候,还是有一定的震慑力的。毕竟马面家族在幽冥地府,是仅仅次于牛头家族的存在,很多地方都有他们的实力渗入,而马面七万七虽然在家族里辈分不高,地位更是低到了极点,但是架不住人家长了一副好皮囊呀!从外表看,马面七万七真是仪表堂堂,人高马大那是马面家族里的标配,那就不说了,可是他在粗狂中还带着一点点清秀,别有一番气质,否则的话,就凭他那三角猫的实力,吝啬鬼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跟在身边的。

    “不要拿什么马面家族出来恐吓我!我在这刮脂小地狱已经待了好多年了,又不在各殿求什么前程,所以说就算你是十殿第一殿秦广王的女婿,我也丝毫没放在眼里!”无中生蛆虽然言语上好像根本不介意马面家族似的,就在我以为马面七万七这一次要闹一个灰头土脸的时候,但是无中生蛆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人觉得峰回路转了:“敢问阁下姓甚名谁,在马面家族里如何排行?”

    这句话一说出来,我只觉得心里搞笑,别看无中生蛆多么滴牛逼哄哄,可是在马面家族强大的硬实力面前,还是不得不认怂了。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虽然无中生蛆是个独来独往的家伙,而且自身实力非常恐怖,但是就算是在这刮脂小地狱里,马面家族也有很强大的实力,如果把马面家族得罪透了,那么他也就别想着如何安生了。还想在这下水道里继续无忧无虑享受着脂肪的美味,门都没有。人家只是小使手段,就能让他活的没有这么滋腻了。所以说,无中生蛆就想问个清清楚楚,看一看马面七万七在马面家族里的影响力到底如何,他能否惹得起?

    我担心马面七万七实话实说,连忙咳了一声,等于是给了他一个暗号,我相信以他的聪明劲,一定会明白这话该如何说的。

    在幽冥地府,牛头家族和马面家族是两个很奇怪的存在,他们家族的人虽然没有人能坐上十殿阎罗之类的高官要职,甚至连判官都没出现过一个,但是在治安、大小地狱,甚至是军队,这些暴力机关里,这两个家族的影响力可以说是随处可见。可以说,不管是牛头家族,还是马面家族,只要排名能进前一百之内,就几乎可以在幽冥地府横着走了,哪怕是十殿阎罗,也要多多少少给这些存在几分面子。

    毕竟这两个家族每一个都要十万之上的人口,他们又是按实力进行排序的,能排进前一百就已经是难得可贵了。马面七万七的实力其实挺弱的,要不在马面家族里,他的排名也不会这么靠后,如果他实话实说的话,相信无中生蛆根本不会把他放在心上,甚至会拿他作为笑柄的。

    马面七万七何等聪明,当然不会实话实说了,而是又施展了惯用的伎俩,扯起虎皮做大旗:“阁下,在下马面七十二,乃是刮脂小地狱里的副司狱大人!”

    这小子真是有两下子,说谎话都不带眨眼睛的,而且那副派头,以及巧到好处的官威,都非常的到位,就算是真正的马面七十二来了,也不过如此而已。

    “原来你就是这里的副司狱大人马面七十二?我是闻名已久,实在是失敬得很!”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无中生蛆不管如何的嚣张,如何的目中无人,但是他毕竟是在刮脂小地狱的地盘上讨生活,所以面对着刮脂小地狱的二把手,却是无论如何也骄傲不起来了。

    趁热打铁的道理不用我提醒,马面七万七自然是非常明白,所以他继续说道:“阁下,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还不让这些蛆虫让开一条路,好让我们过去?”

    “过去?呵呵,副司狱大人,我能问一句不该问的话,你们为什么要过去呢?你带的这些家伙又是什么人?别的不说,我怎么看那些骨瘦如此次的家伙,怎么像小地狱里的囚犯呢?”

    无中生蛆看来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只见他吧唧了一下嘴,继续说道:“副司狱大人不会是想带着这些人越狱吧?”

    我心里一惊,这个家伙果然狡猾,就看马面七万七如何应对了。不过我已经做好了露马脚的准备,毕竟这件事情,想要自圆其说的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无中生蛆不但是狡猾,而且非常的老到,马面七万七还没回答呢,他就又出招了:“你说你是这里的副司狱大人,敢问有什么证据吗?毕竟你们马面家族里的人,一个个都长得挺像的,实在是难以分辨出来。当然,我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望副司狱大人能够海涵一二。”

    这厮没想到也是长袖善舞,这句话说的就像是驴屎蛋两面光,谁都不得罪的样子。别说马面七万七不是这里的副司狱大人,就算是真正的马面七十二来了,也不能拿无中生蛆怎么样,翻脸都没有任何借口的。

    我听了忍不住替马面七万七捏了把汗,因为在马面家族里,每个人都会有一个证明自己身份的腰牌,这样的腰牌会在每年的比武大会之前收回,等到比武大会之后,重新确定了排位顺序之后,再重新发放,而且还有严格的规定,不得外借,甚至是遗失了,也要受到严厉的处罚。所以说,我敢笃定,马面七万七的身上是绝对不会有马面七十二的腰牌的,所以说,我给黑豹和虎眼他们使了一个眼色,只要大小无中生蛆的确切位置,那就随时准备出手。

    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马面七万七就像变戏法似的,从身上掏出了一个黑黢黢的腰牌,上面有强烈的灵力波动,还龙飞凤舞地刻着异常醒目的三个大写数字:七十二。

    “原来果然是副司狱大人驾到,得罪了。”无中生蛆的话说的非常客气,但是我也能从中听出来他的怀疑语气:“不过副司狱大人还是要解释一下,就算是你要外出公干,为什么放着好端端的大门不走,偏偏要走这臭气熏天的下水道呢?还有你身后这些囚犯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真没想到,马面七万七在拿出副司狱大人的腰牌之后,还是被无中生蛆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这怎么解释?如果换做是我的话,真的没啥了解释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