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蛆有些气急败坏了,突然发出了两声奇怪的叫声,霎那之间,那些密密麻麻的蛆虫,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我们这边驱动过来,那些蛆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很快地把我和黑豹围得严严实实。看来这一次想退回去也是无路可走啦。

    在我的心里,求生的欲望很快战胜了恐惧感和恶心感,我扭头看了黑豹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黑豹大哥,能杀多少是多少,只要逼出无中生蛆的形迹来,我就有办法败中求胜。”

    黑豹没有说话,只是使劲点了点头。这一次,他将把根留住拿在了手上,看来是想要手脚并用了,我理解他的做法,因为蛆虫实在是太多了,只有这样才能造成大面积地杀伤。

    也不知道无中生蛆到底躲在哪里,但是我们两个的小动作根本没有瞒过人家的眼睛,只听见他大笑着说道:“两位,我真的非常佩服你们的勇气,但是一意孤行的人,除了一头撞在南墙上之外,再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了。你们无谓的挣扎,只是徒劳而已。哈哈,不过有你们两位做为美味,这些蛆虫的战斗力一定会越来越强的。”

    这厮也未免太嚣张了一些,就算是心里还没什么底,我也想打击一下他的嚣张气焰,就笑了起来,而且笑声比无中生蛆还大:“无中生蛆,你也不好好想想,没有三分三,怎敢上梁山?如果没有把握对付你以及这些恶心的蛆虫,我们两个会留下来吗?我们还没蠢到嫌自己命长的地步!”

    可是无中生蛆那可是老江湖了,我的话并没有唬住人家,他反而笑得更加得意忘形了:“小子,你真的是无知者无畏哟!说一句心里话,这绝对是我这辈子所听到的最搞笑的话语了。想对付我的蛆虫,就凭你们两个也配。别说你们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了,就算是十殿阎罗到了这个下水道里,也得陪着笑脸和爷爷说话!”

    “吹牛谁不会呀?”我针锋相对地怼了回去,我就是想把这厮激怒,否则他窝着不出来的话,我之前所有的设计也就徒劳无功了。所以我不屑一顾地笑了起来:“反正十殿阎罗一个没在,随便你怎么说了。然而现实是存在的,你还不是老老实实地待在这个臭不可闻的下水道里,听凭一个小小的刮脂小地狱的司狱的差遣?更何况话说回来,在我李某人的眼里,十殿阎罗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看重你,并不代表着我就会怕你。也许他们觉得可怕的对手,在我眼里就偏偏弱不经风了呢?你也别不服气,俗话说得好,天生万物,生生相克,也许命中注定我就克制你吧!”

    “好一个天生万物,生生相克!”这一次,无中生蛆彻彻底底地被我激怒了,忍不住的咆哮起来:“小子,光说不练假把式,你想对付我的蛆虫,就拿出真本事来,红口白牙地吹牛,谁不会呀!我还说太上老君也拿我没辙呢?”

    我哈哈一笑,继续挖苦他:“吹什么牛?这里没有任何牛头族的人,你不是,黑豹大哥也不是,你说我能吹哪一个?”

    我这一番话连消带打的,说的无中生蛆一时间哑口无言。就是嘛,虽然打我不一定打得过你,但是吵架总不能也吵输吧,在动手之前,先过一过嘴瘾也是不错的。这样一来,无中生蛆也学乖了,既然知道吵架不是我的对手,那么就只能动手了,反正他并不是什么君子。君子动口不动手的话,对他来说宛如狗屁一般。

    因此上,他在第一时间给那些蛆虫发出了动手的指令。那是一种口哨声,我也不清楚他是怎么吹出来的,反正就像是一把刮骨刀在刮我的心弦,蹭蹭作响的那一种,难听至极,却又难受至极,让我只觉得从头皮一直难受到脚底板。又痒又痛的那一种。

    谁都知道蛆虫的速度并不快,否则的话,也不会用蠕动这个词语来形容它们。不过在听到无中生蛆那刺耳的口哨声之后,那密密麻麻的蛆虫,就像是刚刚打了好几大碗鸡血一样,蹦蹦跳跳地朝我和黑豹发动了自杀式攻击。什么蠕动?这分明是跳跃嘛!如非是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会相信,那些慢悠悠的蛆虫,狂暴起来竟然如此的可怕。

    怎么办呢?近了,近了,我眼睁睁看着那些蛆虫已经到了面前,臭味无疑更加的浓郁了,我甚至已经看到了它们身上的粘液,再不出手的话,就会被它们活活淹没了。

    这个时候,无中生蛆的话音终于重新响了起来:“两位,我知道你们有本事,但是在我的蛆虫大阵里,你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不管用,所以你们两个还是认命吧。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再等一盏茶的时间,你们就会变成成千上万条,和它们一般无二的蛆虫,成为我的属下,听从我的命令,这是多么美好的前程呀!”

    “无中生蛆,你简直是在做梦!”我当然不会束手待毙,因为变成蛆虫的后果甚至比粉身碎骨还要悲催,那么恶心不说,还没有思想自己认知,我从来就没想过,自己会落到那样的境地!于是,我呼喝一声,小头尖尖从纳戒里飞了出来,在我的意念控制之下,风火轮一般的挥舞起来,在我的前后左右布下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屏障。而那些跳动过来的蛆虫,一个个很快地变成了肉泥,幸亏有小剑尖尖挡着,否则非得溅我满身都是不可。

    这时候,小头尖尖朝着我大叫起来:“主人,不行了,快要恶心死我了……啊……不会吧,我嘴里竟然也有……”

    小头尖尖本来是想着向我抱怨的,可是一张嘴,嘴里就蹦进去许多蛆虫的肉泥,立马就乖乖的闭嘴了。

    有小头尖尖在前边顶着,我一下子轻松了好多。这样的话,在它累得挥舞不动之前,我肯定是安全的。现在的我,也能够腾出手来射箭,对无中生蛆远程打击,可问题是这厮太狡猾了,我故意逗着他说了那么多的话,愣是发现不了他到底藏在什么地方,就连小雪也发现不了。

    我无所事事的看了看黑豹,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我在这边还能悠哉悠哉,而他简直就是在拼命,那是手脚并用,只听得呼啸声不绝于耳,不管是他手上那重达千斤的把根留住,还是他那一双铁脚,反正蛆虫是沾着死,碰着亡,不过这样始终不是办法,毕竟人的灵力是有限的,总有用完的时候,等到累得挥舞不动的时候,就只能是接受被蛆虫吞食的后果了。

    我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既然小头尖尖的覆盖面积这么大,那么只护着我一个人不就是浪费吗,还不如让黑豹也躲进这个屏障里,等小头尖尖累了的时候,再让他顶上去,这样我们最起码能多支持半个时辰,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于是,我把自己的想法对黑豹说了。他也不是什么食古不化之人,当即就答应了,把那些蛆虫逼退一波之后,很快就进了我的小圈子里面。我看了他一眼,这一阵子可把他累的够呛,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子,身上那身黑衣也完全湿透了。一进来,就大口的喘着粗气。他虽然力大无穷,但是把根留住毕竟太重了,想要把它舞得风雨不透的话,实在是累人。不过,黑豹就是黑豹,虽说他累得像狗一样,但是他的身上倒是干干净净的,几乎是没沾染什么蛆虫的尸体。

    一盏茶时间很快过去了,我趁机讽刺了无中生蛆一把:“无中生蛆,你刚刚不是大言不惭,说一盏茶时间,就要把我们两个变成蛆虫吗,现在怎么说?”

    “不得不说,爷爷我的确看走眼了!”无中生蛆的话语中满是惊讶:“我不得不承认,你们两个非常的棘手,特别是你小子,竟然还有一口飞剑。而那个黑豹也不弱,最起码也是七品巅峰的存在吧。我承认,我是小瞧了你们两个,但是这又怎么样呢?反正我有的时间,有的是蛆虫,无论你们怎么杀,也杀不光的。所以,我还是那一句话,你们的失败只是时间问题,既然一盏茶时间不行,那么我就等十盏茶时间,或者两三个时辰也行呀,拖也能把你们两个拖死!”

    我心里面不停的叫苦,还真像无中生蛆所说的那样,只要人家能够沉住气,那么到了最后,一定是我和黑豹完蛋。可是一时之间,我又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只能先撑着再说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们这边的蛆虫越来越多。本来我还想着那些蛆虫的尸体能把道路堵塞了,这样还能让我的小头尖尖喘息一下,可是让人措手不及的是,那些尸体很快就被后来的蛆虫给吞食了,连渣都不剩下一点儿。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