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小头尖尖虽然是剑灵,但是也是油灵力存在的,这么长时间的消耗,就连它也有些吃不消了,小剑尖尖舞动的速度明显也慢了起来。

    黑豹看出来了端倪,就想把小头尖尖换下来,我摇了摇头说道:“黑豹大哥,你先养精蓄锐,等我想想办法再说。”

    “主人,你不会这么狠心吧,你是不是要累死我呀!”在小头尖尖的哀嚎声之中,我却是哈哈一笑,然后提高了嗓门说道:“无中生蛆前辈,您果然是好手段,晚辈佩服至极。我看不如这样,只要你能够饶我和黑豹大哥一命,那么我们两个今后就以你马首是瞻,你让我们两个向东,我们绝不朝西,你让我们两个打狗,我们两个绝不会撵鸡!”

    “知道厉害就好,你们这些年轻人,以为爷爷我的名号是大风刮来的吗?”无中生蛆也笑了,就在我以为他要动心的时候,没想到他却在第一时间拒绝了我和黑豹的投诚:“不过,爷爷我这一辈子不相信任何人,我只相信自己和这些没有思想的蛆虫,所以你们变成蛆虫之后,也照样能为我所用啊!”

    黑豹那可是老江湖了,当然知道我刚才是想诈降来着,不过听无中生蛆这么一说之后,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用只有我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兄弟,你还是死了那那条心吧,这个家伙机灵的很儿!”

    “未必!他嘴上说的好听,但是我听的出来,他已经动心了,只不过还是在考验我们两个而已。”我也低声和黑豹交流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前辈,就凭你的本事,难道就甘愿从此之后,待在这下水道里不出去了吗?依我看来,外边这个刮脂小地狱才是您大显身手的好地方,只要你饶了我们两个的性命,那么我们甘愿做你的马前卒,替你拿下牛头十九,再把宋公主擒了做人质,那样宋帝王投鼠忌器,也不敢大举进攻,这样一来,这个刮脂小地狱就是您说了算啦,您想要多少脂肪都成,根本不用看别人的眼色。”

    我这番话说的在情在理,无中生蛆终于动心了:“好,我就信你们一次,你们两个现在就回去,等你们拿着牛头十九的人头,再把宋公主押着过来,我就完全相信你们两个了。”

    无中生蛆说着,又是一声口哨,和刚才相比,这一声口哨却是异常的悦耳,就像是天底下最美妙的音乐那么好听,而那些从来还前赴后继,拼命攻击的蛆虫,听了这一声口哨之后,都停了下来,然后我和黑豹来时的路口被让来了,而这些蛆虫则是排列有序地挡在我们身前。

    黑豹看了我一眼,轻声问道:“兄弟,难道我们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去吗?”

    看上去,黑豹也是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虽然我们总算是保住了性命,但是就这么回去的话,还是进退两难,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黑豹大哥,稍安勿躁,小弟我自有打算。”我微微一笑,然后对着那变深施一礼道:“多谢前辈成全,我们两个一定牢记前辈恩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觉得把无中生蛆忽悠的差不多了,忽然话锋一转道:“不过前辈,晚辈深感遗憾的是,我们两个已经见识过了前辈的高超手段,却无缘见上前辈一面。”

    “想见我一面?还是以后再说吧。”这个家伙真是机警,我话刚一出口,就被他拒绝了。

    但是我并没有灰心丧气,因为通过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接触,我已经基本上知道了无中生蛆的性格,知道他也是爱面子的。这就是他最大的缺点。因为对付爱面子之人最好的的武器,就是激将法。正所谓请将不如激将嘛!

    我哈哈一笑:“前辈,你不会是害怕我们两个突然发动攻击吧?你不会这么胆小如鼠吧?要知道我虽然会飞剑,但是如今已经损耗了八成的灵力,就算是我把飞剑祭出去,只怕没等到了你面前,就落地上了。而我身边这一位黑豹大哥呢,力气虽然不小,但是并不懂得远程攻击,所以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呢?更何况,以前辈您的本事,就算是我们两个心怀不轨,只怕也伤不了你一根汗毛吧。前辈手段惊人,乃是做大事者,不会连这点儿胆量也没有吧。”

    我这番话已经酝酿了好久,所以说的毫无破绽,就算是无中生蛆再机警,也得跳进我的陷阱里来,没办法,谁让他这么爱面子呢,如果他不现身和我们两个相见的话,那不就大失颜面了吗?这绝对不是无中生蛆能够接受的,这甚至比杀了他还要难受。我笃定,我的这一番话,绝对挠到了他的痒处。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无中生蛆坐不住了,嘿嘿冷笑道:“真是笑话,爷爷我会怕你们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罢,看在你们两个乐意效劳的份上,我就现身和你们一见吧。实话告诉你们,除了宋帝王之外,这几十年没有任何人见过爷爷我的庐山真面目了。”

    听无中生蛆这么一说,我不由得暗暗欣喜不已,不对,我的脸上更是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又是深施一礼道:“多谢前辈成全,只要能一睹前辈尊容,晚辈我死而无憾了。”

    “你这小子就是会说话,只要你好好跟着我,那么迟早我会把这一身的本事传给你的。”话音声中,只见三丈之外的蛆虫堆里,出现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矮人,身高不过一米左右,没有穿任何的衣服,那个身子就像是脂肪堆出来一样,要多油腻就有多油腻。不过话说回来,无中生蛆的五官还是非常英俊的,浓眉大眼,挺直的鼻梁,而且眼神之中,精芒四射。

    我捅了黑豹一下,然后和他一起深施一礼道:“前辈果然风采过人,我们两个心服口服!”

    我说着,一只手已经悄悄的把碧玉虎弩从纳戒里拿了出来,然后并在大腿之上。而无中生蛆虽然机警,但是他毕竟人在三丈之外,又被我捧到了云霄之上,现在只顾着乐了,那还有心思注意我的小动作呢?

    “好好好,你们两个去吧,爷爷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无中生蛆看上去非常开心。

    “晚辈遵命!”我大声说着,却又小声对七巧玲珑手说了一声:“箭来!”

    “好!”仅仅是一个字,但是话音未落,我的手里已经多了三支玄铁小箭,正是虎眼大哥离开的时候,交给我的玄铁小箭。

    不过如今的玄铁小箭和那个时候相比,已经大有不同。因为在我的授意之下,七巧玲珑手已经在箭上做了手脚。虽然他用的原料很简单,只是几瓶茅台酒和三个一次性打火机,但人家毕竟是七巧玲珑手呀,再平常的东西到了他的手里,也会变得不平常起来。

    本来我和黑豹已经回头了,可是并没有迈开腿,我凭着神识,感觉到无中生蛆正满脸带笑地看着我们两个,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冲着黑豹一眨眼。黑豹懂了,振臂一挥,那一件重达千斤的神器把根留住带着一股狂风,呼啸着飞向了无中生蛆,一路之上,那些蛆虫纷纷被震开了,眨眼之间,已经到了无中生蛆面前。

    “你们两个竟然敢忽悠我,真的是该死!”无中生蛆虽然气的鼓起了眼睛,但是并不惊慌,只是抬起了一只白白胖胖的手,那么重的把根留住就乖乖的停在了他的手里,而且马上风平浪静,就像它本来就在无中生蛆手里一样。

    “呵呵,竟然是幽冥地府的宝贝把根留住,地心铁所铸,爷爷我谢谢你们的礼物了!”无中生蛆哈哈一笑,然后咬了咬牙:“不过,你们还得死!这一次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们两个!”

    “是嘛?谁先死还不一定呢?”我说着张弓搭箭,一下子搭上了三支玄铁小箭,然后刷刷刷,用连珠箭射了过去。

    虽然说碧玉虎弩和玄铁小箭并不配套,但是他们都是出自虎族的宝贝,所以并不排斥,我用着就像是用伤心小箭一样得心应手。

    这三支玄铁小箭带起来的呼啸之声,并不亚于刚刚黑豹的把根留住,而且它们速度极快,也就是一眨眼的五分之一的时间吧,就到了无中生蛆的身前。

    “玄铁小箭!没想到你小子竟然来自虎族!可是想要伤我,却是远远不够!”无中生蛆说着,还是举起了刚刚那只白白胖胖的手,只是轻轻一捞,就把三支玄铁小箭抓在了手心里。

    黑豹轻声道:“兄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败了就是败了,但是我们最起码努力过,更何况是和你一起死,所以说哥哥我死而无憾!”

    我哈哈大笑起来:“黑豹大哥,你别那么悲观嘛,你以为我刚刚卑躬屈膝,就只是为了向那个家伙射出三支玄铁小箭吗?”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