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黑豹那视死如归的坚定眼神,我加重了语气:“黑豹大哥,我现在能告诉你的是,马上会有人去死,但却不是我们两个,而是另有其人!”

    “真的是大言不惭!大言不惭!”无中生蛆仰天大笑起来:“小子,照你这么说,马上要死的人是爷爷我了。是谁给你的勇气?真的是笑死个人了!”

    “笑吧,抓紧时间笑吧,因为你马上就要笑不出来啦!这辈子都笑不出来了!”我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好看的弧线。

    看到我如此的斩钉截铁,无中生蛆陡然一惊:“难道是玄铁小箭有问题?”

    我笑了:“你还不算太傻!”

    无中生蛆一愣,想把手里的玄铁小箭扔掉,但是已经晚了,伴随着我的话音,只听砰的一声,三支玄铁小箭在无中生蛆的手里燃烧起来,火势相当凶猛。要知道无中生蛆的身旁,是那成群结队的蛆虫。这些蛆虫,如果火势够大的话,绝对是易燃物品,一时间大火顿时弥漫了整个下水道,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我急忙一拉黑豹的衣襟,说了声:“黑豹大哥,走!”

    乘风身法!本来下水道里是没有风的,但是这一次走了,而且是热风。虽然说下水道里空间有限,但是我们两个来了一个半躺式的乘风身法,类似于很著名的葛优瘫,虽然看上去不是那么美观,但是速度比用两条腿跑路要快多了,可以说眨眼之间,我们距离无中生蛆燃烧的距离已经有十几丈远了,而这个时候火势越来越大,在这么大的火势之下,就算是无中生蛆有通天的手段,也得和他的蛆虫一起,被烧的干干净净,连渣的都不剩。

    黑豹在一旁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由衷的说道:“李明兄弟,能让我黑豹心服口服的人,说实话并没有几个,但是目睹了你的所作所为之后,你绝对要算一个,而且是排名绝对靠前的那一种。”

    不管我喜不喜欢被人拍马屁,但是能够让黑豹这样的人折服,绝对是一件让人身心愉悦的大事。因为他的折服,就表示着我的黑石城城主府从现在起,又多了一员能够靠的住的猛将,如此说来,我这一趟黑绳城之行,虽然说吃了不少苦头,而且几度在生死线上徘徊,但是总的算下来,还是有的赚的,最起码我收获了好几个过命的兄弟。

    当然被被人夸奖的时候,谦虚一点儿还是非常有必要的,哪怕这个人是你的兄弟。于是我摆了摆手,微微一笑道:“哪里哪里,黑豹大哥过奖了,兄弟我只是走了狗屎运而已。”

    就在我和黑豹大哥都以为无中生蛆必死无疑,而我们将大获全胜的时候,忽然大火里响起了无中生蛆的声音:“你们两个臭小子,竟然敢如此算计爷爷,算你们狠,不过爷爷我活不成,临死也要拉你们两个垫背……”

    他一句话刚刚说完,就又发出了那难听至极的口哨声,这是他临死之前的口哨,也算是死亡的口哨,因为霎那间,又有密密麻麻的蛆虫挡住了我和黑豹的退路。的确,蛆虫怕火不假,可是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蛆虫,在无中生蛆口哨的指挥下,聪明的避过了那熊熊大火。无中生蛆,果真是名不虚传!他虽然死了,但还是给我和黑豹留下了一道难解的题。

    现在情况就十分难办了,我们两个往前是熊熊大火,往后呢,是那密密麻麻的蛆虫。这个时候,别说七巧玲珑手已经制造不出来什么*了,就算是他能够制造出来,我也不敢施放,因为在没有任何退路的情况下,施放*无异于自杀。没法子,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杀了,只要我们两个能够撑到前面的火势熄灭的话,那么还可能有一线生机。如果我能撑不到那个时候,那么就只有被这些恶心人的蛆虫吞食掉了。

    不过现在和刚才的局势大有不同,刚刚我还能仗着小头尖尖的万象剑法,来一个远距离的防御,可是现在呢,小头尖尖的元气根本没有恢复,剑气根本不能外放,而黑豹大哥虽然基本上没什么损耗,但是那威力巨大的把根留住,如今却在前面的熊熊大火里,没有了趁手的兵器,光凭着一双铁脚,威力自然要差多了,因为他的双脚就算是再牛逼,也是不能及远,而且等他的灵力消失殆尽,体力也严重下降的时候,只怕到时候连脚也抬不起来了。

    不过就算是有这样那样的不利条件在,但是我和黑豹如今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如果想要活着,那就只能拼命,和这些没有思想,没想灵魂,恶心人的蛆虫拼命,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了,但更是人生的无奈。

    既然没得选择,那就不选择,不就是拼命吗,和谁拼命都是拼命,不管对方是什么,是人也好,是蛆虫也好,只要危及了我们的生命,那就得拼命,这不分什么贫富贵贱。

    于是我用小剑尖尖,黑豹用一双铁脚,与那些蛆虫对砍了起来。虽然单个蛆虫的杀伤力很一般,我用一根指头就能把它们随便捏死,但是架不住多呀,人家那是无穷无尽,你无论如何你也杀不完的那一种,有句话叫做好好架不住人多,好虎架不住群狼,还有句话叫做就算是你浑身是铁又能撵几根钉呢?

    用这几句话来形容我和黑豹如今的处境,那真的是再也恰当不过了。因为随着时光无情的消失,随着我们两个越来越觉累,我们身边蛆虫尸体几乎已经堆积如山了,完全能够把我和黑豹两个埋起来。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是别的东西,这还能作为屏障,但是这些尸体对那些嗷嗷叫不停攻击的蛆虫来说,根本不是问题,这样我和黑豹就越来越被动了。

    小头尖尖也是累的够呛,我只好让它去歇歇了,现在我就是凭着本能在舞动着那一把小剑,以前我觉得很轻很轻的一把小剑,现在只觉得有万斤重,每挥动一下都让我心跳不已,几乎要把吃奶的劲儿都得使上。而黑豹比我更惨,因为用腿最是耗费体力,如今的他几乎连腿都抬不起来了。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小时候看散打比赛,无论腿法多么高明的选手,到了最后一个回合,等体力消失殆尽的时候,腿完全就抬不起来了,只能是凭着拳头解决问题,哪怕拳并不是原来他所擅长的东西。

    可是这个时候,蛆虫偏偏是越来越多,而前方的大火根本没有熄灭的态势,这样更能让人失去坚持下去的理由,因为你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但是我和黑豹两个人都没有放弃,因为我们都知道,只要我们的坚持能够多上一秒钟,那么虎眼大哥他们逃出生天的机会就会大上一些,所以说,我们的坚持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黑豹看了看我,突然笑了:“李明兄弟,能和你一起赴死,哥哥我死而无憾!

    “黑豹大哥,我也是一样的心思!”我也笑了,能在临死之前交到这么一个生死与共的兄弟,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

    那些蛆虫虽然已经失去了指挥,但是同伴们的大量伤亡,也让这些低智商的家伙开始狂暴起来,攻势也越来猛烈了,而我和黑豹已经没有力气再抵抗了。

    既然力气已经没有了,那就认命吧,我们两个会心一笑,刚要打算一起赴死的时候,我突然眼前一亮,一个明显的死里逃生的方法,我怎么把他忘记了呢?

    一个必死的人,如果得到了一线生机,就会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我不知道从哪里来得力气,在那些蛆虫将要上身之前,突然一把抓住了黑豹的手,带着他直接跳进了纳戒里,好险,当我们两个连滚带爬地进了纳戒,那些蛆虫已经把纳戒口给淹没了。

    但是我手里的纳戒可是难得一见的东西,水火不侵,而且外物想要进来,并没有那么容易,所以那些蛆虫只能在外面干撩乱而已。

    黑豹是个聪明人,虽然如今已经瘫倒在地上,但是脑子还是保持着清醒:“兄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纳戒里的世界了。”

    我轻轻摇了摇头,苦笑道:“黑豹大哥你怎么能猜错呢?这里就是纳戒。正所谓当局者迷,我应该早就想到这个地方的。”

    黑豹也是摇了摇头:“兄弟,你就不要妄自菲薄了。其实在我看来,你其实早就想到了这个退路。只不过那时候无中生蛆没有死,我们如果提前躲进来的话,能不能保住性命不说,最要紧的是,恼羞成怒的无中生蛆,肯定会向虎眼大哥他们动手,所以说你为了他们的安全,所以一直在硬撑着而已。综合以上种种,我还是那句话,我黑豹这一辈子,能够结识你这样的好兄弟,真的是值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