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竟然是七巧玲珑手!我当然知道这只手可能是天底下最心灵手巧的一只手,可是在我看来,七巧玲珑手那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呐,他的手就算是再灵活,只怕对这条小鞭子也是无能为力的。然而,让我大跌眼球的是,只见那只手把手腕一扭,然后绕了几个圈之后,再一把抓住了小鞭子,而那条黑色的软鞭顿时就变得老实多了。

    敖杰的金色大手和七巧玲珑手的白皙而修长的小手,两只手齐齐抓住了那一条黑色的软鞭之后,它的确是老实了十几秒钟,可是随着宋公主的一声娇呼之后,那一条黑色的软鞭忽然开始挣扎起来,而且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大,弄得敖杰和七巧玲珑手都有些吃不消了。

    要知道七巧玲珑手除了见到刮脂早餐胆寒心惊之外,我就没看到他惊慌失措过,可是现在他却慌了,冲着我大喊大叫道:“李明,你小子怎么回事?愣在那儿看好戏吗?你要知道,只要我们两个抓不住这条鞭子了,那么第一个丢掉性命的人是你!”

    其实我早就想帮忙来着,可是我不知道如何去帮,也像他们两个一样去抓住这个小鞭子,好像并不是什么好办法哟!所以说我心里有些小委屈,不过我知道七巧玲珑手是在为我好,所以并没有出言为自己辩解,而是弱弱的问道:“大哥,我该怎么去做?”

    “怎么做还用得着我教你吗?你可真够笨的!”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笨,但是七巧玲珑手心灵手巧那可是出了名的,所以人家绝对有资格这么说我,我就算有些小小的不服气,也只能忍着了。

    “听好了,我只说一遍哟!”那条黑色的小鞭子挣扎得越来越厉害了,七巧玲珑手也顾不得和我啰嗦,直截了当地说道:“这条鞭子看着不怎么样,不过你看到它中间夹杂着的金丝线吗?那可是王者的标记。这就是宋帝王除了刮骨刀之外,另外的一件利器打鬼王鞭。”

    “它就是打鬼王鞭!”我一时间又惊又喜,急忙仔细打量了一下,其实那条鞭子并不像七巧玲珑手所说的那样,其貌不扬,偏偏相反,它其实非常的漂亮,也许是七巧玲珑手心存偏见,或者是他眼光高,所以才这样说的。说句心里话,我这么一看,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因为我毕竟来幽冥地府这么长时间了,我听别人说起过,这个打鬼王鞭是十殿阎罗的标配武器,据说哪怕是多么厉害的恶鬼,只见碰到这条打鬼王鞭,就算是活到头了,等待着他的下场一定是魂飞魄散。

    七巧玲珑手继续说道:“这打鬼王鞭还有一个名字就叫做如意鞭,能跟着主人的意思随时随地地变大变小,所以它小的时候能打苍蝇和蚊子,大的时候就算是一座大山也能一鞭子给打崩了,如此厉害的宝贝,你想不想要啊?”

    我吧唧了一下嘴说道:“傻瓜才不要呢?可是你都说了,这东西这么厉害,不管是宋帝王还是宋公主,人家舍得给我吗?”

    “有时候,天不遂人意,她舍不得也不行!”七巧玲珑手说着,压低了声音,和我说了几句,大概意思就是说,趁着宋公主现在被那些蛆虫缠得死死的,一时半刻脱不开身,赶紧想办法将这个打鬼王鞭收为己有。

    七巧玲珑手不愧是炼器的宗师级人物,打眼一瞟就知道了打鬼王鞭的命门在哪里。据他说呀,如果它原来的主人对它的控制力减弱的时候,来他一个霸王硬上弓,就可以喧宾夺主了。

    而所谓的霸王硬上弓,就是传说中的滴血认主,只要我抓紧时间把自己的血弄到打鬼王鞭身上,然后七巧玲珑手再做一些手脚,切断宋公主与鞭子之间的联系,那么这个小鞭子就能归我所用了。

    听起来非常简单的样子,这分明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我当然举起双手双脚同意了。

    我正准备把小剑尖尖拿出来,把自己的手指头划破,然后往打鬼王鞭上一抹,滴血认主就完成了。可是我忽然想到,自己的腋下刚刚被刮骨刀所伤,虽然经过小雪的治疗,已经好的大差不差了,可是还往外轻微的渗着血呢,反正都是我李某人的血,不用白不用,我就抓起打鬼王鞭的尾巴,随手在腋下蹭了蹭,顿时有了一种心电感应的感觉,我感觉自己的神识里,除了小雪和小头尖尖之外,又多了一样东西,不过这个东西很虚幻,好像我还不能完完全全地控制住它。

    而这个时候,打鬼王鞭和敖杰以及七巧玲珑手的较量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我知道该自己出手了,就一下子放出了所有的神识,全部施加在那条黑色的小鞭子上,然后竭力地想和它发生联系,从而从头到脚地控制住它。

    当然,第一步就是先把它扔进纳戒里去,不管它的性子有多么的桀骜不驯,只要进了纳戒,那么它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只怕也只能是无能为力了。

    可是任凭我用了九牛二虎之力,什么办法都用尽了,但是那个打鬼王鞭对我还是待理不理的。真不给我面子还是小事,问题是它挣扎得越来越厉害了,看上去用不了多久,就像挣脱敖杰和七巧玲珑手的手掌心,然后来缠我的脖子了。

    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七巧玲珑手竟然还能笑得出来:“兄弟呀,你真的是太性急了一些,要知道性急吃不了热豆腐,在怎么说,这也是宋帝王身边的打鬼王鞭呀。这样吧,我把从别处得来的一套法门传给你,等你学会之后,就能够完全控制它了。”

    说着,七巧玲珑手伸出另一只手来,在我的脑门上轻轻摁了一下,我的脑海里便多了一个练功的法门。不过与万象剑法不同的是,这个法门非常的简单,我只不过是默默念了几遍,就记了一个八九不离十啦。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一次我心里有谱,所以有些小得意,先是吹了一声流氓哨,然后用意念对打鬼王鞭发出了命令:“你这个小鞭子,见了你的新主人,还不学乖一些。我命令你马上放弃挣扎,然后到我的纳戒里面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出来!”

    “你谁呀你,这么盛气凌人的!”谁知道那个小鞭子根本不买我的帐,非但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而且还对我进行讽刺挖苦之能事,末了还变本加厉地和挣扎起来。

    这到底是怎哦回事呢?我也顾不得面子问题,刚要从七巧玲珑手那里问一个究竟,没想到七巧玲珑手已经蹦了起来:“李明,你是不是脑子缺根弦,你只顾着给人家下命令,可是在下命令之前,你念口诀了吗?”

    七巧玲珑手说的一点错都没有,毕竟我是新主人,第一次交流总得认证一下吧,如果没有认证的话,小鞭子不鸟我也在情理之中。

    吃一堑长一智,事不宜迟,我连忙先念了一遍口诀,然后又把刚才的话对着小鞭子重复了一遍,哈哈,这一次果然有了效果,虽然说有些不情不愿,但是小鞭子还是乖乖地放弃了挣扎,然后静悄悄的躺在了我的手掌心。

    与刚才的凶神恶煞相比,它现在真的像一个文静的少女,小巧玲珑,美轮美奂的,如果不是刚刚见识过它的厉害,我根本想不到它发起狂来,竟然会那样的可怕。

    我摸了一把鞭稍,然后有柔声叮嘱了它一番,把它忽悠的差不多了,就把它拿起来扔到了纳戒里。不得不说,这个通灵的小家伙还是非常有良心的,用意念和我交流了好久,意思就是让我不要为难它原来的主人宋公主。

    其实我骨子里还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人,如果不是被宋公主逼的急了,我也不用伤害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的。如今挺听小鞭子这么一说,我当然顺水推舟地满口答应了。可是这里面有个度不好把握,毕竟宋公主那可是一个胭脂虎,如果轻易把她放出来的话,那么她肯定会缠着我不放,毕竟我杀了她弟弟不说,而且这一次诱拐走了她的打鬼王鞭,她肯定恨我入骨,只要她摆脱了那些蛆虫,那么她的刮骨刀就要让我死去活来了。

    可是如果不放她的话,万一她真的被那些蛆虫给累死了,那么我对小鞭子也无法交代。一时之间,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我想找个人商量一下,可是刚刚和打鬼王鞭一番缠斗,敖杰重伤未愈,而七巧玲珑手则是没什么灵力,全凭他作为炼器师的本能在帮我,所以这一趟可把他们两个累的不轻,早早的就躲进纳戒里休息了。

    我寻思了一阵,总算是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先闪到一边,然后再发出口哨之声,让那些蛆虫不要逼的太紧,这样宋公主就能脱困而出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