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

    人负了你,你将如何?”

    “我还有我的道。”

    “那天不容你,你又将如何?”

    “……”

    玄迹大陆,风雷台上。

    火,

    漫天的大火染红了半边天,不远处一座华美的大殿此时正处在熊熊的大火中,里面还隐隐的传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

    一身着白衣的女子,漠然的踏着火光走了出来,她的身后还有一个状似小熊的玩偶一蹦一跳的跟了上来。

    她身上的长裙干净的一尘不染,仿佛那身后的惨状跟她没有一点关系。

    她刚踏出大殿,就被黑压压的一群人团团围住。

    “苏离歌!你竟然敢对自己的族人出手。”

    闻讯赶来的叶芒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还是那个善良可欺一心只有苏家的苏离歌吗?

    浓烈的血气从那女子身后的小熊玩偶身上散发出来的。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玄迹大陆第一天才傀儡师苏离歌。

    也是叶家……最傻最完美的一颗棋子!

    闻言,

    那女子抓着长剑的手紧了几分,露出一个轻狂的笑,

    “我为什么不敢?叶家,叶家,多可笑!

    我这一生为叶家呕心沥血,可到头来呢?你们才是害死我弟弟,杀了我娘的凶手,更可笑的是,我竟然还为杀母仇人卖命!

    叶芒,你以为叶家在中洲为什么会有今天?

    这天下不是你们叶家的天下,这天下是我苏离歌打下的天下,没有我苏离歌,你们什么都不是!”

    只见她迎着那个男人的目光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她的嘴角始终挂着那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那语气薄情的让人心凉,

    鲜有人知,她其实并不是拜入叶家的人。

    三十年前她本来只是一个流浪的孤女却被一个善良的女人捡到。

    她把那个女人叫做娘,她终于有了一个家,苏离歌这个名字也是娘亲为她取的。

    她还记得,那一天阳光正好,那个善良的女人笑颜如花的看着蜷缩在垃圾堆旁边的她,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儿了,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以后你就叫苏离歌,小歌儿?”

    “为什么?因为你姓苏吗?”

    “因为我觉得这个姓好听呀,”那女人调皮的冲她眨了眨眼睛,

    “一曲离歌繁华尽,一曲离歌笑苍穹,

    我希望假如有一天你的生命中繁华散尽,那你就要笑傲苍穹,永不服输!”

    这个女人就是后来她的娘亲,那一年她刚刚六岁。

    可这一切都在遇到叶芒之后戛然而止,就在刚刚她才无意中知道了真相,

    都是他!他才幕后杀死她娘亲和弟弟的凶手!

    想到这里,苏离歌笑了,笑的那么凄然。

    这一刻,即使她什么都没做,但那些围上来的人还是感到了一股从心底里散发出来的寒意。

    “苏离歌,你已强弩之末,交出天魁,束手就擒吧!”

    “对!交出天魁,饶你不死!”

    “交出来,你逃不掉了!”

    这一次,那女子却连话都懒得说一句,直接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杀意凛然的看着眼前的人群。

    这些人,没有一个不是她认识的,

    这些人,几乎全部都是她保护了一世的族人!

    他们所嚷的天魁,就是她身后那个蹦跳的玩偶……

    一个傀儡罢了,可就因为这一个傀儡,现在所有人都要置她于死地!

    不,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天魁只是一个借口,他们就是要逼她反,就是要除掉她!

    她的强大已然让这个丑陋的家族夜不能寐。

    她倦了,乏了,但更多的是滔天的恨意!

    只见她抽出腰间的长剑,手指微动,身后本来只有一米多高的小熊,猛然涨高数十丈,张着血盆大口向着人群冲了过来。

    这些愚昧的人只知道争抢这天魁,却不知做这个傀儡的人就在他们的眼前!

    火光中,苏离歌缓缓揭开脸上的面纱,然后下一秒她笑了,笑的倾国倾城,但却让每个人从心底打了一个寒颤。

    可……

    一切都晚了,只见她玉手一挥,十数个傀儡出现在她的身后,冲向了人群!

    这一刻,

    叶芒终于发现自己做了多么蠢的一个决定!

    他呆呆的站在原地,惊掉了下巴,藏在袖子中的手使劲握紧,指甲深深的掐进了肉里。

    眼前的女子,她一动未动,可她的面前已经飞起了无数的残肢断臂,

    直到这一刻,叶芒才终于明白了,一人屠一城,这才是傀儡师真正的实力!

    屠杀!这是简直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不过短短一个时辰,叶家已经有数千名高手倒在了血泊之中。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布阵!她已经穷途末路了!”

    叶芒,那个罪魁祸首的男人还好好的站在那里,一口牙都要咬碎了。

    不断的催促着剩余的人围攻上去,早先就埋藏好的大阵被缓缓启动。

    四道光柱冲天而起,弥漫出了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将那个一脸漠然的白衣女子困在了中间。

    叶芒清冷的眸子微微一凝,那女子她究竟有多强?直到现在,她还一袭白衣胜雪。

    那雪白的衣裙上,就连一滴鲜血都不曾染上。

    这个认知让他整个人不寒而栗,在这个仲夏之夜竟有些颤抖了起来。

    不,他必须杀了苏离歌!她实在是太强了!她的强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苏离歌!你看这是什么?你在敢前进一步,我就摔碎了它!”

    叶芒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瓶,那瓶子中散发出一股她再熟悉不过的味道。

    是她弟弟易扬的魂魄!

    苏离歌抬眸,嘴角上扬冷笑了一声,拇指微动,一颗小石子激射而出,打在了那个玉瓶之上。

    整个瓶子应声而碎,里面的三魂七魄瞬间烟消云散。

    “你疯了!”

    叶芒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惊恐的望着眼前的女子,她居然生生的灭了她弟弟的魂!

    苏离歌一言不发,手持长剑操控着天魁径直冲了过来。

    多可笑叶芒居然拿她弟弟的魂魄威胁她!

    没人知道易扬最恨的就是被囚禁,那个孩子常常说,

    “假如有一天我成为了你的软肋,那就杀了我,就算是魂飞魄散我也不想成为别人伤害你的砝码。”

    她痛,他便痛;

    她亦然。

    今天就算是易扬站在这里,也会选择毫不犹豫的灭了自己的魂。

    天魁宛如一个盾牌一样,替她挡住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几个呼吸间苏离歌就如同索命阎王一样来到了叶芒的面前。

    手中的长剑毫不留情的插入了眼前人的心脏,

    “你败了,我说过,我必杀你!”

    叶芒直到死都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直到死他才恍然记起,这个女子不仅仅是叶家的苏离歌,她还是玄迹大陆赫赫有名的杀神女帝!

    可,

    他却再也没有了后悔的机会。

    鲜血狂涌而出,喷到了面前女子的身上,在她纯白色的衣裙上炸开成一朵朵绚丽的血花。

    苏离歌起身,

    望着宫殿外,无数等着取她命的人,

    决绝的转身带着天魁和她身上所有关于傀儡的秘密走向了火海,就算是死,这些人也休想在得到半分好处!

    偌大的风雷台上,只留下了她清冷的声音:

    “有人曾问我:

    若人负了我,我该如何?若天负了我,我又该如何?

    好,

    今天我就告诉你们!

    一人负我,我就屠他一城!

    若天负我,我就杀尽这天下人!

    若有来世,我苏离歌在不肯轻信一人……若有来世……我必将亲手覆灭整个中洲!

    若有……来世……我要血染天下笑苍穹!”

    熊熊的大火,很快就淹没了那个小小的身影……

    这一日,风雷台上风起云涌……血染七丈!

章节目录

重生弃女:妖娆帝君太腹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沐乂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乂公子并收藏重生弃女:妖娆帝君太腹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