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三天,苏离歌当真没有离开祠堂半步。

    到了第三天夜里,她终于完整的拆下了整件天蚕衣。

    天蚕衣是“天兵榜”上的东西,并不是普通人就能随便拆卸缝纫的。

    好在,前一世她是厉害的傀儡铸造师。

    一个兵器铸造师不一定是傀儡铸造师,可相反一个好的傀儡制造师一定是一个优秀的兵器师。

    天兵榜上一共三十七种神兵利器。

    其中天蚕衣虽然只排三十名,但这只是因为它毫无攻击能力;

    论起防御能力来说却是顶尖的。

    每一个傀儡师都没有很强的近战能力,所以上一世她花费了无数的心思也没找到这件神兵。

    事实上,不仅天蚕衣,就连其余的神兵她也只是在资料上看过凤毛麟角的记载。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东西几乎从未有人见过真的。

    就在她盯着手里这件天蚕衣怔怔出神的时候,祠堂的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

    苏离歌眉头一皱,飞快的收起手中的东西,向门口看了过去。

    黑暗中,五个黑影在悄悄的向这边靠近。

    “谁?”

    苏离歌抓起地上的火把,刚要丢过去,就听到了木匙怯懦的声音,

    “别……别怕,是我们。”

    “木老师?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苏离歌将手里的火重新丢进了篝火里,不解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这一群人。

    “我们来给你送吃的,嘘~小声点,外面都是苏浅儿娘家的人,这三天她们故意把你困在这里不给吃喝。”

    木匙说着略显肥胖的身子侧开了一点,跟在他身后的草字班的学生赶紧溜了进来。

    “小姐!呜呜……我好想你,你没事吧?”

    小桃一进来,就扑到了苏离歌的身上,左看看右看看。

    “我没事,你们怎么了?”

    她有些呆愣的站在原地,这才注意到,他们每个人手中都缠了一层厚厚的纱布。

    “你没见过韧草吗?”

    红魅依旧是那副冷冰冰不苟言笑的样子。

    “没有。”

    她的确不知道这种植物。

    “没事,拔草的时候伤的。”

    红魅说着递过来一个餐盒,这一群人里就数她最冷静。

    苏离歌没有接过去,而是疑惑的看着众人,道:

    “你们不怪我?”

    若不是她非要挑衅苏浅儿,辱骂天字班的人,她们也不会受到连累。

    她们应该很恨她才是。

    “我们为什么要怪你!”

    廖雨凑了上来,两眼放光兴奋道:

    “从小到大,我在廖家受尽了屈辱,从来都没人为我说过一句话,就连我娘也每天对我非打即骂,恨我为什么没有天赋。

    其实我很努力,我真的很努力,但有些事真的不是我努力就可以的。”

    廖雨说着委屈的哭了出来,慢慢的掀起了自己的衣袖。

    那上面布满了各种藤条抽出来的伤痕,旧伤未去,又添新伤。

    苏离歌一直以为她只是一个被宠着的千金小姐,爱哭胆小,没想到其中却受了这么多屈辱。

    “嘿嘿,一个大男人受点伤不怕的。”

    一旁的石蛮只是傻傻一笑,就坐到了篝火旁边不在说话,可是从他的眼中也流露出了无限的落寞。

    “知道我妹妹是怎么死的吗?”

    一直沉默的红魅也说话了。

章节目录

重生弃女:妖娆帝君太腹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沐乂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乂公子并收藏重生弃女:妖娆帝君太腹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