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章 还你一计

    帝师首辅钧旨的到来,如同一道霹雳震开了蓟辽上空的浓云,为秦林彻查杨兆贪污粮饷一案带来了转机。

    威震边陲势力盘根错节的蓟辽总督杨兆,至此遭遇了平生最严峻的挑战,当他察觉倚为后盾的张相爷、江陵党有可能抛弃自己时,才猛然发现自己的苦心经营,在首辅帝师的巨掌之下根本不堪一击。

    内阁次辅三辅以张相爷的僚属自居,司礼监掌印是他的盟友,李太后信任有加,万历皇帝是他的学生,六部尚里头有五个是江陵党,连狂妄声称“十岁太子何以治天下”的前任首辅高阁老都不是他的对手,要是张居正有意对付杨兆,这位蓟辽总督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不,不可能!老夫一直支持新政,努力向江陵党靠拢,相爷不可能突然改变态度,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杨兆脑中犹如一团乱麻塞住,就算他老谋深算,也被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弄得惊慌失措。

    不过,即便他再奸猾十倍,也绝对想不到所谓的帝师钧旨,并不是张相爷所,而是张小姐的手笔……

    秦林只是冲着杨兆连连奸笑,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越发叫总督大人心慌意乱,不晓得秦长官和张相爷之间到底有什么首尾,又要如何对付自己。

    赵师臣也有些着慌,不过他是幕宾,如果出了事主要是杨兆倒霉,所以反倒清醒一些,低声道:“东主,张相爷给曾钦差的信,里头必定有什么蹊跷。咱们究竟是哪儿不小心得罪了太岳相公,还是秦某人从中弄鬼,且不必着忙,容学生回去慢慢推敲……”

    杨兆毕竟久历宦海,刚才的打击虽然沉重,得了幕宾提点就立刻清醒过来,心头对曾省吾极其不满,面上仍是一团春风,笑盈盈借口总督府有军机重事,这就告辞离开。

    杨兆和赵师臣、刘良辅刚走,秦林便走近戚继光身边,十分诚恳的道:“戚老哥,张相爷钧旨要我等明察此案,你大可不必有什么顾虑,将所知的一切说出来,朝廷自会还你一个公道。”

    对于这位委曲求全的抗倭大英雄,秦林实打实的想帮帮他,不是亲眼目睹、亲耳所闻,实在不能想像戚继光精忠报国会有这么艰难、这么辛苦。

    想到杨兆之流骑在边军将士头上作威作福,大把贪污粮饷,秦林就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饮其血!

    “大帅!”戚金也离开椅子站了起来,渴切的望着伯父——如果说开始他对秦林的“利用”和“出卖”还有所不满,但现在,这个直性子的军人分明察觉到了秦林的善意。

    戚继光看了看秦林,目光中带着感激和谢意,可很快他的眼神就重新变得躲躲闪闪,无奈的长叹一声,低下了头:“末将没有什么顾虑,所说的都是实情,还求钦差大老爷体恤下情。”

    虽然曾省吾的态度在接到相府钧旨之后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但并没有公布张居正的明确指示,何况以戚继光和张居正的关系,为什么相爷不直接写信给他?

    戚继光不晓得这又是场什么样的朝争倾轧,他可不敢傻乎乎的径直往里头跳,除非相爷亲口要他揭参杨兆,否则他打定了主意绝不掺合。

    秦林苦笑,也明白戚少保的苦衷,几十年来,若不是如此明哲保身,他哪里还有领兵作战报效国家的机会?胡宗宪的下场、俞大猷的遭遇,明摆着呢!

    唉~~戚金长长的叹了口气。

    戚继光告辞离开时,并不魁梧的身躯略有些佝偻,仿佛肩头压着一座沉重的大山。

    曾省吾并不知道详情,只道秦林出发前就得了张居正的秘密指示,秦林也就含糊其辞,暂时把他稳住。

    杨兆势颓而不败,戚继光也没能站出来检举揭发,表面上似乎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实际上,杨兆一伙的嚣张气焰遭受了始料不及的打击,秦林赢得了查案需要的宝贵时间,赢得了曾省吾的支持,更重要的是一举扭转了前期的不利局势,使杨兆一伙在来自“首辅帝师”的重压之下自乱阵脚,秦林便有了浑水摸鱼的机会。

    回到行馆自己的房间,徐文长冲着秦林把大拇指一竖:“了不起!哈哈,这下子就算没把杨兆胆子吓破,也唬得他心惊胆颤!”

    陆胖子和牛大力两个不停的贼笑:“咱们长官果然厉害,就算搞不定张相爷,也先拿下了张小姐。”

    “笨蛋,怎么说话的?”老疯子脱下棉鞋,鞋底子朝两个傻瓜头上乱敲:“那是咱们长官的三夫人,你们可得放尊重点!”

    秦林无语,朝他们竖起中指表示强烈的鄙视。

    “咳咳,还是说说眼前的事情吧,”秦林顾左右而言他:“关键问题,还是得拿到杨兆贪污的真凭实据,我看就算戚继光肯揭参,也只是一面之词,只能作为侧面证据,慢慢和他打笔墨官司。要把杨兆彻底钉死,还是得靠真实的那本粮饷出入账册。”

    徐文长不疯了,把棉鞋重新穿上,一本正经的道:“也就是刘良辅手头那本保命账!”

    到这里,陆远志和牛大力就挠头了,胖子嘟嘟囔囔:“说的容易做的难。老疯子,你既然说那是刘良辅保命的玩意儿,他又和杨兆是一党,怎么肯平白拿给我们?除非抓起来严刑拷打。”

    直接抓住刘良辅拷打,当然是不可能的,什么证据都没有就抓人,杨兆铁定会反咬一口,要是官司打到京师去,秦林叫张紫萱伪造相府钧旨的事情搞不好都要踢爆,那就前功尽弃了。

    秦林却是不慌不忙,嘿嘿坏笑着将地上的腊黄羊踢了踢:“杨兆会给咱们使无中生有连环计,咱们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

    徐文长略一思忖,眼睛里便是火苗闪亮:“秦长官,你果然心思够毒、手腕够辣,老夫佩服!这一招离间计,叫刘良辅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两个老奸巨猾的家伙相顾而笑,桀桀的笑声格外阴险。

    陆远志和牛大力兀自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们笑的是什么,但有一点他们非常清楚:刘良辅要倒霉了。

章节目录

锦医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猫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跳并收藏锦医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