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章 打黑除霸

    得秦林这句,刘守有心头顿时咯噔一下,暗叫大事不好。[]

    张居正面子够大,张懋修本来是排二甲第一的传胪,结果万历皇帝开金口,把便宜师兄提拔成状元郎;刘都督虽然也是朝廷一品武职大员,和张相爷比那还差着不少,刘承禧的实际功夫考个武举人倒也勉勉强强,可最后竟被他弄到了武状元,那自然是刘守有买通关节、上下打点的结果。

    今天刘承禧和人当街打架,秦林是赤手格象的“猛将”,打不过倒也罢了,居然连个胖乎乎肉团团看起来完全没有战斗力的陆远志也打不过,传扬出去,别人少不得问一句:刘承禧这武状元是干什么吃的?他这么稀松平常的功夫,怎么就夺了新科武状元?只怕背后另有隐情哪!

    堂堂武状元功夫如此逊色,刘承禧的前途不就全毁了吗?他这武状元非但不再是荣耀,反而会变成个大大的笑话,刘守有苦心孤诣替儿子铺路的一番苦心,那就彻底付诸流水啦。

    而且深究下去,刘守有替儿子买通关节,通过作弊弄到武状元的罪行,恐怕都要被牵扯出来,刘都督虽然势力很盛,不至于因此就倒台,但也会搞得个灰头土脸,甚至为了平息事态,在某些方面不得不对京师另外几股政治势力做出让步,那损失就更大了。

    “这个秦某人,怎么把本都督的痛脚抓住了?”刘守有思来想去,脸色阴晴不定。

    张昭、庞清和冯昕这几位指挥使,也面露尴尬之色,刘承禧有几斤几两他们当然是清楚的,甚至作弊夺取武状元一事,他们也鞍前马后的效过劳呢!

    秦林嘿嘿坏笑,故意朝北面紫禁城的方向拱拱手:“承禧贤侄乃是陛下钦点的庚辰科武状元,怎么会如此不堪?我大明天子烛照天下、泽被万邦,乃英明睿智之主,断不会受人蒙蔽,将一个无能之辈点做武状元吧,刘都督,你说是不是呢?”

    刘守有尴尬得无以复加,心头更是宛如一记炸雷打下来:作弊夺武状元一事,本来不算个事,以前作弊的也海了去,可要是踢爆了,那就是天大的事!

    万历年轻好糊弄,但年轻也代表气盛、好强、急于在文武百官和天下百姓面前证明自己,要是陛下知道自己钦点的武状元其实并没有真功夫,当街就被人打得鼻青脸肿,那么这些巴掌简直不是打在刘承禧的脸上,而是噼噼啪啪直接打在了万历皇帝朱翊钧的脸上!

    想想吧,突然发现自己被愚弄的万历皇帝,会怎么看待刘守有父子?

    想到可能的后果,连一向以城府深沉著称的锦衣都督刘守有,都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手下的亲信锦衣堂上官,更是人人色变,晓得刘都督这一脚踢到了铁板上,搞不好连自己都跟着倒霉。

    偏偏刘承禧这草包还不知趣,捂着满是伤痕、青肿不堪的脸,豁着被打破的嘴皮子撺掇父亲:“爹,这秦某人耀武扬威,他敢打孩儿,就是没把您放在眼里……”

    咳咳,秦林干咳两声,指了指刘承禧:“刘都督,您可得认清楚,这位究竟是不是您儿子?”

    “不、是!”刘守有当机立断,回身抡起大巴掌狠狠抽在刘承禧脸上,铁青着脸怒叱:“混账王八蛋,本都督哪有你这么脓包的儿子?分明就是假冒官眷、招摇撞骗!”

    刘承禧欲哭无泪啊,怔怔的看着父亲,脸上火辣辣的痛,心头更是害怕,一时间脑袋都僵住了:莫非、莫非我真是当年老娘偷人生下的,并不是老爹的亲身儿子?

    刘守有也欲哭无泪啊,没办法,这时候只有巴掌下得越狠,才越不叫别人看出破绽,就算是亲儿子也顾不得啦!他还浑然不知在儿子心目中,自己这个当爹的,头顶已经有些绿油油了……

    好嘛,明明是亲生儿子,锦衣都督刘守有却不得不硬把绿帽子往自己脑袋上扣,还拳打脚踢拼命招呼,打得刘承禧哭爹叫娘,像条狗一样在地上乱爬。

    这一幕怕不叫人笑掉了大牙!

    虽然众人要么畏惧刘守有的权势不敢笑出声,要么就是秦林这家伙猪鼻子插葱——故意装象,可肚子里早就笑得天翻地覆啦。

    唯独甲乙丙丁四女咯咯娇笑,一时间花枝招展。

    青黛则万分崇拜的看着秦哥哥,果然叫刘守有痛打亲生儿子,还一个劲儿的说他不是自己儿子,嘻嘻,秦哥哥真会捉弄人!

    刘守有一来做戏,二来恨铁不成钢,竟真把刘承禧又痛打一顿,可怜刘大公子本来就受了伤,这下伤上加伤,堂堂武状元居然遍体鳞伤的瘫在地上,只剩下哼哼的力气。

    秦林这家伙又来假作好人,假惺惺的道:“刘都督请停手,这人犯干系重大,要是被您打死,那咱们就不好追查背后的阴谋了。”

    张公鱼也帮腔:“是啊,假冒官眷坑蒙拐骗,这是咱们巡城御史管的。”

    啊,都打得只剩下一口气了,你们还要追究呀?刘守有苦着脸,真正是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无可奈何,只好拱手道:“这厮冒充本官儿子,意图不轨,本官拿他回去严加拷问,定要查明其中原委。”

    “嗯,就请刘都督详加访查吧!”秦林终于点了点头。

    刘守有如蒙大赦,立刻吩咐手下将逆贼带走。

    张昭、庞清、冯昕几个指挥使还四处找门板做担架,刘守有气得给他们一人一耳光:“都脑子进水了?直接把这龟儿子直接拖走!”

    可不嘛,一个冒充官眷的犯人,你还专门拿担架抬,生怕别人瞧不出蹊跷?

    张昭等人没法,只好把半死不活的刘承禧拖回去,心头不无腹诽:就算是龟儿子,也是你刘大都督的,干嘛拿咱们撒气?

    刘守有这才勉强挤出个笑容,和秦林、张公鱼拱拱手,灰头土脸的往回赶。

    后头秦林还热情万分的道别:“刘都督回见!对了,您眼神不济,几乎连儿子都认错了,等属下给您配副清心明目上清丸送到府上,吃了必定见效!”

    小兔崽子,气死我啦!刘守有几乎把牙齿咬碎,心火烧得脑袋都快炸了。

    不料这码头上乱糟糟的,他怒气攻心,一不留神踢到只鼓鼓囊囊的麻袋,哐的一下摔倒。

    幸亏锦衣卫中高手如云,立刻有就好几位大高手使出流星追月、八步赶蝉、蜻蜓水上漂的高明轻功,抢上前去扶着这位大都督,才免得他摔个狗吃屎。

    秦林又一惊一乍的道:“哇噻,刘都督麾下,果然藏龙卧虎、高手辈出啊,啧啧,好俊的功夫!”

    刘守有了这话,胸口一口气没顺过来,噎得他直翻白眼,半晌才一叠声的催促:“快走,快走!”

    有秦长官这怪物在,刘都督是一刻也不想停留啦……

    陆胖子看看刘守有的背影,凑到秦林身边,小眼睛眨巴眨巴:“长官怎不趁机扳倒刘守有?借着今天的事儿,陛下必定对刘某人深恶痛绝啊!”

    秦林洒然一笑,反问道:“扳倒刘守有对我有什么好处?他倒了台,我能做锦衣都督吗?倒不如留着他,嘿嘿……”

    “那倒是,长官您要做都督的话,实在是太年轻了点,”胖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自家长官的这幅心计,实在佩服无比。

    刘守有一走,崔四爷就知道不妙,二虎相争他才好趁乱开溜,没想到刘都督居然不堪一击,秦林三下五除二就掌控了局势,他想走也走不掉了。

    “刚才本官已和刘都督查明,白莲教妖匪冒充官眷、意图在京师不轨,阴谋极大!”秦林郑重其事的宣布结论,然后将朝崔四一指:“来人呐,把这妖匪头子抓起来!”

    不仅有十名手持双枪的亲兵控制局势,此时洪扬善也率北镇抚司属下大批校尉赶来了,一队队鲜衣怒马的锦衣校尉,持着明晃晃的绣春刀,粉底皂靴踩在地上的声音整齐划一,透着一股子肃杀之气。

    晓得是北镇抚司精锐兵马,哪个敢动?崔四爷和他手下的黑衣大汉尽数被擒。

    “小的,小的不是魔教妖匪……”崔四爷直着脖子喊冤,他凭直觉就知道,这趟进了北镇抚司,恐怕是出不来了。

    秦林把眼睛一瞪:“我说你是,你就是!”

    果然是掌北镇抚司大特务头子的风范哪!洪扬善、刁世贵、华得官一班儿官校都朝秦长官投去了敬佩的眼神。

    北镇抚司是做啥的?哑巴抓进去能叫他开口说话,瞎子抓进去能叫他睁眼认人,就算抓的是只兔子,也能叫它承认自个儿是大狗熊!

    “拉倒吧你!”刁世贵把崔四爷脖子一摁,手指头戳在穴位上,锦衣卫衙门混了二十几年,这手段崔四哪里经得住?顿时梗着的脖子就软了下去,变作老老实实低头认罪。

    想到山东好汉摩云金翅成铁海是怎么被自己弄进诏狱天牢的,崔四就长叹一声,果然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啊……

    对崔四来说,秦林是**裸的诬陷,可对东便门的码头百姓,那就是拨云见日,霎时间一片声的高呼欢庆,都喊“秦青天明镜高悬”。

    秦林笑眯眯的和街坊父老作罗圈揖,“崔四在东便门一带横行多年,诸位有什么冤屈的,只管找这位张都堂告状,他官清如水、两袖清风,乃是当今一等一的青天大老爷,定会替你们做主的。”

    张公鱼闻言大乐,借秦林的东风办掉崔四,京师被他祸害的百姓必定交口称赞,他张都堂就得声名鹊起,也在清流中居一席之地啦!

    秦林又把那伙武进士发落几句,不过是些附和刘承禧的小人,申斥几句就叫他们滚蛋。

    倒是那两个悄悄报告巡城御史的人,秦林想多谈几句,可那武艺高强的方脸汉子拱拱手就走,竟是丝毫没有表功的意思。

章节目录

锦医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猫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跳并收藏锦医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