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章 宫中大案

    秦林的高钙片不是白给,冯保有求于他,就得帮忙提拔李建方做太医院院使。

    李建方虽然过分热衷功名了点,但不管怎么说都是青黛的三叔,正儿八经的自己人,再说要是他淡泊名利,秦林还不好支使他做事呢,要的就是他这种性子,将来才好替秦林尽心办事嘛。

    秦林不是学临床医学的,以前看着太监们也没想太多,这次是那副患有骨质疏松的骷髅提醒了他,原来哄荆王朱常泴的高钙片,其实对太监们更有效。

    这么对症的仙丹,光供应冯保岂不是浪费了?

    把李建方的手臂拍了拍,秦林正色道:“三叔啊,咱们岐黄传人,讲的是悬壶济世,对不对?”

    李建方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对对对,所以这药丸借冯督公打响名声,让整个紫禁城的宦官都知道,引得他们都到咱们这儿来买——贤侄婿,那加了石灰石的药丸,真有那么大效果?”

    “嘘~~是仙丹,石灰石三个字,三叔今后万万不能提的,”秦林坏笑着挤了挤眼睛。

    秦林一直在想,怎么把手悄悄伸到紫禁城里面去,还得做得冠冕堂皇,不能惹得朝廷猜疑。

    他掌着北镇抚司,锦衣卫系统从军、政、民各种秘密渠道收集的情报都能拿到,又独辟蹊径办起女医馆,借着夫人小姐们,从达官显贵的枕头边收集情报。

    这张情报网,唯独紫禁城是个大大的空白,只因身为外官的北镇抚司不能把手伸进宫内,而宫里自有御医看病、太监服侍,后妃们有病也用不着到女医馆来。

    这下好了,让李建方做太医院院判或者院使,以他的名义在靠近皇城的地方开设药铺,专卖针对太监的高钙片。

    太监体内缺乏激素,很容易得骨质疏松,高钙片绝对疗效显著,他们必定趋之若鹜。

    什么十全大补丸、六味地黄丸,每种补药都按原本的方子添加石灰石,根据患者的体质,比如气血两虚就给他十全大补丸为底子的“仙丹”,肝肾阴虚的病人就给他六味地黄丸为底子的“仙丹”。

    设几个医生看病开药,看病过程中问长问短,太监们等着号脉、拿药也会互相闲谈,这里头能得到的信息,综合分析之后就很有用了。

    李建方并不知道里头还有这一层意思,不过就算他发现了,难道他还会告诉别人?

    秦林完全能想象今后的火爆场面,冯保冯督公可以作为形象代言人,来,督公请站好,开拍!

    冯保笑嘻嘻的举起药丸,竖起大拇指:“自从吃了高钙片,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气上五楼,秦将军高钙片,一片顶过去五片!”

    第二天秦林就抱着锦盒去了冯保家里,把药丸给了他,说如果效果好就帮忙宣传一下,让别的太监都知道。

    冯保开始还不情愿,生怕秦林给了别人,就不够供应自己的了,直到秦林说李建方准备批量生产,冯保这才放了心。

    至于提拔李建方这码事,冯保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答应了,太医院院使只是个五品官,在冯督公眼里简直就是芝麻绿豆大的事儿,甚至不值得他费脑筋去想,再说李建方是神医李时珍的儿子,家学渊源,医术高明,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看着冯保有些神思不属,秦林免不得假模假样的关心关心,讶然道:“冯督公怎么气色不太好?你执掌司礼监、东厂,兼总内外,世上只有李太后和陛下能给你气受吧?”

    冯保像见了活鬼似的把秦林看看,最终苦笑着一声叹息:“罢罢罢,只有新人笑,哪见旧人哭,冯某老了,倒是秦将军圣眷优隆,来日方长啊!”

    秦林暗笑,刚才他是故意拉出两个人来,其实李太后对冯保相当信任,倒是万历有些厌恶这个老是管着他、动不动就给李太后打小报告的冯大伴。[]

    李太后、冯保和小皇帝的事情,秦林可没兴趣掺合,口是心非的安慰冯保几句,这就告辞离开。

    秦林办这件事的同时,也命令北镇抚司的亲信,让洪扬善部署高手,秘密侦查孙怀仁,毕竟由白骨推出骨质疏松、接着卖高钙片给太监们是附带的,王皇后身边的孙怀仁才是正主儿。

    不过北镇抚司的力量无法深入皇宫大内,主要还是等东厂那边的消息,冯保冯督公在宫里耳目众多,还得靠他盯住孙怀仁。

    很快,朝廷颁下太医院院使的任命。

    李建方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秦林易如反掌的就办成了,接到太医院院使的任命,他忙得脚后跟打屁股,又是焚香祭告祖宗神位,又是寄家信告诉父亲李时珍:您当初被妖道、方士排挤出太医院,儿子今天做到太医院院使,终于替您出气啦!

    除了李建方两口子,就属青黛最高兴,小丫头当年就常替爷爷抱不平,为什么嘉靖皇帝宠信妖道和方士,反而赶走真正的神医?这下可好,三叔做了太医院院使,总算大大的扬眉吐气。

    人言语知道是秦林替三叔谋的差使,青黛用娇嫩如花的唇瓣奖励了他,不是为三叔升官发财,而是为爷爷的医术从此能在太医院取得正统地位,越加发扬光大。

    这天秦林办了家宴,庆祝李建方荣任太医院院使,除了正主儿,就是陆远志、牛大力这几个亲信弟兄在座,沈氏、徐辛夷、青黛则在另一桌,侍剑和甲乙丙丁四女相陪。

    当天下午就落了雪,到夜里寒风呼啸,雪花纷飞,院子里打起灯球火把,众人坐在大厅中赏雪,其乐融融。

    突然间外面街道上响起隆隆的马蹄声,衣甲铿然作响,脚步声响成一片,不知来了多少人。

    李建方两口子不禁有些慌乱,从椅子上站起来,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老戚这阵势也太大了吧?”秦林挠挠头皮,“不像,他在京师最会夹着尾巴做人,呃,是刘都督又皮痒了?或者,冯督公吃错了药?”

    都不是。

    打开大门,来的是个极老的太监,穿着团龙蟒袍,无翅乌纱底下满头白发如雪,脸色倒是极为红润,一双眼睛不怒自威。

    尤其让人惊讶的是,张诚、张鲸两个司礼监秉笔太监都跟在后面,垂着手、低着头,态度极为谦恭。

    老太监目光往厅上一扫,李建方两口子就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寒意,最后他的目光落到了秦林脸上,拖着长声问司礼监二张:“这猴崽子,就是你们说那秦林?看上去年纪轻轻,只怕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

    秦林坐在原处,连屁股都没抬一下,厉芒般的眼神针锋相对的迎上去,冷笑道:“两位张公公,这位老奶奶是谁,咋不介绍一下?”

    噗~~徐辛夷笑得喷饭,青黛伏在桌上,肩膀一抽一抽的,明明是个老太监,秦林偏要说是老奶奶,这家伙真是坏透了。

    张诚却神色慌张,一个劲儿的朝秦林打手势、使眼色。

    张鲸则把头一低,朝老太监道:“老祖宗,小的早就说这姓秦的年轻、骄妄,不堪大任,咱们及早回禀李太后,另行选择名臣来担此重任吧!”

    老太监却并不生气,盯着秦林看了一会儿,却见秦林坐在那里稳如泰山,气定神闲,俨然一派宗主的气度,并非故作沉稳。

    “果然有点门道,怪不得娘娘相信他,”老太监点点头,神色和缓了些:“秦将军,咱家是都知监掌印***,奉太后旨意,有要事前来相告,请你屏退左右。”

    到***这名字,在座诸人齐齐发出一声低呼,徐辛夷也嘀咕道:“怪不得,我说是谁呢这么大排场,原来是他来了。”

    宫里太监讲辈分,辈分老的就称祖宗,像冯保虽然执掌司礼监、东厂,权力兼总内外,但辈分并不是最高。

    当今辈分最高、资格最老的太监,就是这都知监***,连司礼监秉笔太监张鲸都是拜在他门下,就算冯保见了***,那也不能摆什么架子的,甚至连慈圣李娘娘也称他一声“张老伴”。

    都知监是内廷十二监之一,有掌印太监主官,下设佥、掌司、长随、奉御等员,原掌宫廷各监行移、关知、勘合,后仅随皇帝前导警跸,***在都知监,基本就是养老。

    秦林素来和他没有交情,锦衣卫北镇抚司和都知监也没有工作往来,***突然来访,难道是来讨要高钙片?

    当然不是,除非他脑袋抽筋。

    秦林把***请入内堂,见侍女奉茶都被***摆手拒绝了,他就直截了当的问道:“张公公突然来访,是找下官要治脆骨病的仙丹吗?哈哈,用不着摆这么大阵仗嘛,下官胆子小,会害怕的。”

    ***把秦林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嘴角一牵,冷笑道:“咱家却觉得秦将军胆子大得很,胆大包天!否则怎么敢屡次私带长公主出宫?”

    秦林怔了怔,笑着摸摸鼻子:“原来这事儿啊,嗯,其实啊,冯保、刘守有都知道,至于太后面前嘛,我抽空去说一声。”

    ***被噎得差点背了气,这才知道秦林是个打不烂、捶不软、嚼不动的牛皮糖。

    还别说,真要把这事儿拉爆,负责宫禁的冯保、负责守卫皇城的刘守有都要丢脸、吃挂落,再加上是徐辛夷把朱尧媖带出来的,一查魏国公、定国公和武清伯府都有责任,好嘛,谁把这事儿曝光,冯保、刘守有和一堆皇亲国戚就得把他恨死,连李太后自己都没趣。

    谁他妈脑子有病,才会去和太后说这事呢!

    ***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大风大浪都经历过,遇到秦林却一筹莫展了,实在奈不何他。

    张诚、张鲸两个低着头,虽然满腹心事,了这番对答也觉得好笑,这下是老祖宗遇到了小祖宗,老的不如小的。

    秦林笑笑,看了看***神色,端起茶杯道:“谅太后娘娘让你来,不是说长公主这件事吧?老张公公,两位小张公公,有什么事情好说好商量,秦某人吃软不吃硬,非得压在我头上才能说话,那就是异想天开了,秦某只好端茶送客。”

    ***一个照面打下来,觉得秦林这家伙实在不好对付,便也死了压服、震慑对方的心,事情紧迫,他也就实话实说:“秦将军,宫里出了大事,慈圣娘娘召你入宫办事,咱家、咱家刚才是自作主张了,这就给你道声不是,请你不要介怀,这就随咱家进宫去吧。”

    大事?秦林心头一惊,脸上丝毫不动声色,点点头道:“太后有旨,秦某自当奉诏,不过料想此时宫中有事用到秦某,必定不会是接见外藩、商议军机,而是有什么大案吧?”

    ***看秦林的神色又和缓了一些,“秦将军果然名不虚传,不错,有桩天大的案子要你经办,此事绝不能走漏一丝一毫!”

    “我有位帮手要带,还有个装检验工具的皮包,”秦林见***雪白的眉毛一挑,就抢先补充:“陆远志,锦衣卫百户,曾随本官出生入死,绝对可靠。”

    ***想了想,同意了秦林的要求,四人一起走出去,秦林就叫陆远志收拾东西,跟着进宫。

    青黛和徐辛夷早就等在门外,见秦林出来就左右迎上去。

    “秦哥哥,会不会出事啊,那老太监凶巴巴的,还带着兵来……”青黛抓着秦林的手,少女紧握的五指,传递着浓浓的关切,如水的眼波更是叫秦林心中甜蜜蜜的,便拍了拍她的手背,微笑着示意没有问题。

    徐辛夷则叉着腰,杏核眼狠巴巴的瞪着***:“老太监,秦林要少了一根寒毛,姑奶奶剁了你的狗头!”

    ***看看徐辛夷,摇头微笑:“传说秦将军二夫人徐氏凶悍泼辣,果然如此。”

    你!徐辛夷气得够呛。

    “放心,不会有事,”秦林笑眯眯的安慰两句,又皱着眉对***道:“老张公公,和我老婆说话请客气点。”

    ***带来的兵马是金吾卫的官校,见秦林和***这么说话,都吓得直咬手指头,就算慈圣李娘娘和冯督公,在老张公公面前也带着三分客气呀!

    孰料***了秦林的话并不生气,反而真的就朝徐辛夷拱拱手:“秦将军说的是,老奴无礼了,这就给夫人赔罪。”

    徐辛夷眉花眼笑,就算她自己把这老张公公治服了,也没秦林来这么句暖心哪!

    看看***这时候的神态语气,众人放心了不少,目送秦林和陆远志跳上马,随着***顶风冒雪朝紫禁城奔去。

    秦林并不知道,就在他策马急驰的时候,紫禁城里头的气氛已变得格外凝重,太监宫女们脚步匆匆,熟人碰面了也不打招呼,就这么擦肩而过,最多交换一个内含深意的眼神。

    慈宁宫灯火通明,宫女太监都站在宫外,纷飞的鹅毛大雪把他们肩头垫起了厚厚一层积雪,但没有人敢乱动一下,只有慌乱的眼神时不时往宫中瞟去。

    李太后、万历帝、冯保,大明朝最有权力的几个人,现在都在慈宁宫中,只不过气氛和平日他们相处时,大不一样。

    陛下生母,慈圣李娘娘脸色铁青,拍着龙凤座椅的扶手,厉声喝道:“朱翊钧!”

    跪在地上的万历,茫然的抬起头,他已不知道有多久没到别人这么喊自己的名字,就算母后,也是一直称呼他皇儿的呀!

    李太后正在气头上,像任何一个对儿子失望至极的母亲那样斥责着万历:“朱翊钧,不要以为你现在是九五之尊,就能肆意妄为!是,母后不该、也不会干政,但咱们大明朝还有位伊尹、霍光,被元辅帝师张先生晓得你的作为,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也许李太后气头上的话,和民间母亲教训儿子,说“被老师知道,必定处罚你”没有什么区别,但跪着的万历就浑身一颤,脸色难看之极。

    因为他知道,伊尹和霍光都是贤臣,都是曾经废过皇帝的贤臣!

    张居正能不能废了自己?有母后的支持,张居正和冯保联手……母后并不只有他这一个儿子,万历还有位同胞弟弟,潞王朱翊镠!

    万历根本不敢再想下去,前胸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紧紧的贴在身上,让他感觉连呼吸都变得凝滞。

    冯保心中冷笑不止,神色却装得极为惶恐,声泪俱下的对李太后道:“娘娘!陛下只是年少无知,被奸佞引诱,他本心必定不肯胡乱杀人!”

    “我杀了人吗?”万历抬起手,困惑的看了看,可昨夜的记忆在酒精作用下已变得模模糊糊,连他自己都无法肯定到底有没有杀人。

    李太后神色极为沉痛:“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那也是事出有因,并非说做皇上就能随意杀戮无辜!我儿如此残虐,因喝醉酒就要杀人,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昏君,昏君!”

章节目录

锦医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猫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跳并收藏锦医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