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林这番出宫,就又大不相同,宫里消息传得最快,一路上遇到的太监、宫女格外谄媚,金吾卫、旗手卫、腾壤四卫的值殿官校也笑容满面,陈铭豪这班大汉将军乃是锦衣卫管辖,就越发喜气洋洋。

    禁中乘马、赐“干城之将”、“虎啸鹰扬”两枚银印,实在是荣宠之极,妥妥的当朝第一红人啊!

    可秦林自己只是和平常一样面带微笑,并无丝毫骄矜之色,所谓天恩浩荡、所谓圣眷优隆,经历这番bo折之后在他看来也不过如此,今天还春风化雨,明天就严霜烈日,又有多大意思?只有捏在自己手里的东西,才是实打实的!

    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心中多了一重明悟,秦林的笑容自然与往日有所不同。

    张居正从远处暗暗观察秦林的举动,毫无疑问他今天的行为涉嫌欺君了,但在张老先生自己就不拘泥成法,时不时也会玩点权谋手段,当然不会觉得秦林这样做有什么问题。

    不过用权谋手段,就必须心若渊海、有容乃大,像万历性格偏狭,多用帝王心术反而有害无益,张居正这些年为此就有些后悔,那么秦林的心境又将如何呢?

    秦林前番受谗失了圣眷,入宫与张居正相遇时,虽然步履匆匆,脸上却没有忧愤焦虑之色:而此时圣眷尤甚当初,脚步则从容而沉稳,神情坦然自若,不曾流露一丝一毫的骄矜。

    张居正便捋着胡须微微点头:“宠辱不惊,不愧为国之干城,当得起陛下那方“干城之将,的银印。咦,此子结亲为何太早耶?令老夫徒呼奈何!”

    正逢几位宦官从慈宁宫出来,隐隐约约到太师爷最后这句,立刻惊得嘴巴合不拢来:敢情李太后和张太师都想到一块去了?

    反而是秦林自己不晓得身后两位大佬的叹息,和威灵法王肩并肩的走过了金水桥。

    “本法王与秦将军有话说,你们不要跟来”威灵法王吩咐小喇嘛们。

    小喇嘛们面面相觑,有两名护教罗汉想说什么,嘴动了动终于又没说,临行前威德法王曾经有交待此行由额朝尼玛大喇嘛主持,现在额朝尼玛不在这里,又多了个看起来很厉害的秦将军威灵法王好歹是威德法王的师弟,堂堂措嘉达瓦尔品第众人不敢违逆他的旨意。

    往西拐出归极门走了几步,来到僻静无人之处,威灵法王四下看看没有人,立马一把揪住秦林气急败坏的叫道:“秦长官,你要搞什么鬼?”

    “我还要问你搞什么鬼呢!”秦林冷笑着慢慢把威灵法王的手指头扳开,又摇了摇那两块刻着空青子、云华子名号的桃木符。

    威灵法王顿时泄气,老羞成怒的夺过桃木符:“罢罢罢,两个不成器的蠢货落到你手里,算贫道倒霉!这辈子遇到你秦长官,就是老道的灾星来了!”

    可不是嘛,就算秦林掀开帷帐和威灵法王当面对质,也完全无济于事,红口白牙说这个威德法王的师弟、俺答汗奉上尊号为“识一切功德无量措嘉达瓦尔品第”的威灵法王是当初荆王府的威灵仙,不折不扣的江湖骗子谁相信哪?恐怕秦林反而会被当成失心疯吧!

    捉住空青子、云华子局势就完全逆转了,这两个嘴里藏不住东西的笨蛋,只要稍微吓唬吓唬就不打自招,立马把威灵法王的跟脚来历透个底儿掉欺君罔上的罪名,绝对能扣得牢牢的。

    所以哪怕威灵法王把李太后、万历唬得一愣一愣的看到秦林手里头那两块当年他亲手送给两个傻徒弟,他们俩总是随身携带的桃木符,老骗子就立马慌了神,忙不迭的服软。

    “老道的事情,就坏在两个蠢货身上!”威灵法王叹息一番,态度就软了下来,红着老脸赔不是:“秦长官,老道怎么不记得您老的恩德?可形格势禁,不是怕您给揭穿了么,也只好在太后面前进进谗言,教你远远躲开,免得撞破贫道的好事嘛!”

    明明做喇嘛打扮,偏偏一口一个贫道,威灵法王实在有趣。

    可秦林不吃他这套,笑容中的寒意越来越盛。

    威灵法王汗流浃背,突然伸手打自己耳光:“叫你猪油méng了心,叫你狗咬吕洞宾,秦长官大人大量……”

    “好啦好啦,别装了,、。秦林忍俊不禁:“瞧你打的多重啊,恐怕连蚊子都打不死吧?”

    威灵法王是绝对不会不好意思的,讪笑着停下手,果然老脸上连个红印子都没有。

    秦林又道:“想不想见见你那两个笨徒弟?”

    威灵法王就记挂着这事儿,当然把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

    也不管扎论金顶寺别的喇嘛了,秦林就和威灵法王出门,直接从西华门出宫,拐去了草帽胡同自己的府邸。

    陆胖子小脸笑得眼睛鼻子挤到一块了,凑上来打趣:“哟呵,这不是威灵真人吗,咋换了这身打扮?”

    “乖乖隆的东,这下是鸟枪换炮啦!”女兵甲嘻嘻直乐。

    女兵乙、丙齐声道:“胡子剃掉了,头顶多了螺丝肉髻,啧啧……………”

    “老母鸡变鸭,老道士变喇嘛!”小丁抱着威灵法王脑袋,直扯他头顶的肉髻:“我看看我看看,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每次进庙都奇怪,为啥和尚剃光头,佛菩萨头顶却有这些疙瘩?”

    怎么和秦长官一样啊?威灵法王yu哭无泪,终于发怒道:“你们懂什么?老道这是由道入释,便如老子过函关化胡为佛一般!”

    得,到了这地步,威灵法王还端着架子呢,亏他还敢自比老子化胡,只怕老君晓得徒子徒孙这番作为,气得连金丹都要废掉几炉。

    “行了”秦林挥手驱散这群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叫陆远志领路,带着威灵法王来到关空青子、云华子的厢房。

    一看到两个笨徒弟,威灵法王就气得脸红脖子粗,冲上去大巴掌直抽:“混账王八蛋,师父哪点儿对不起你们?坏了师父的大好事,这下大家都没得玩啦!”

    空青子、云华子两个被打得抱头鼠窜,嘴里乱叫:“师傅饶命,咱也没得法啊!您老吃香喝辣,咱连句话都说不了,还有欺君罔上的罪名……………,喇嘛们也凶得很,不是打就是骂。”

    “还有还有,白莲魔教好凶啊,咱们害怕得很。”

    威灵法王长叹一声坐倒在地:“罢了,这都是老道时运不济,摊上你们俩秦长官,老道服了你啦,怎么也躲不过去,罢罢罢,老道认栽!”

    既然认栽,那就和盘托出吧,第一个叫人费解的问题是,威灵法王怎么突然由道入释,从威灵真人变成了措嘉达瓦尔品第?

    当日在崭州混不下去,威灵法王一叶扁舟进三峡、过西川,来到了藏边。

    他算想明白了,有空青子、云华子两个笨蛋的拖累,在汉地别想混得下去,只有在不懂汉话的地方,叫这两个蠢货有口难言,自己才有机会重振旗鼓。

    再者,威灵仙在荆王府案中,名字已经被锦衣卫挂了号,又惹上了白莲教,江湖虽大哪儿还有立锥之地?

    正好威灵仙当年浪迹江湖,在京师也学了。乌斯藏话,这就带着两个徒弟在川边藏区招摇撞骗起来一乌斯藏佛教是不讲民族出身的,莲花生等诸位大师就有印度人、有尼泊尔人,后来的诸法王、佛爷也有méng古人和汉人,威灵仙从汉地过来弘法也不稀奇。

    这才叫金鳞本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威灵仙没有两个笨徒弟的拖累一反正无论他们说什么别人都不懂,立马显出江湖大骗子的厉害,种种手段哄得乌斯藏百姓纷传西天佛子下凡。

    “那你也该自建庙宇,接受百姓香火朝拜啊,怎么成了扎论金顶寺威德法王的师弟?”秦林mo了mo下巴,前头审问空青子、云华子,他两个不懂藏语,说得颠三倒四,秦林也就没弄清楚怎么回事。

    威灵法王颇为自得的ting了tingxiong“因缘际会,风虎云龙好好好,秦长官别那么凶的瞪着荨道,这就不卖关子了。”

    说来话长,乌斯藏佛教也分许多派别,其中最大的有四家,按照僧袍或者庙宇的颜色区别,称为红教、花教、鼻教、黄教。

    红教源流最长,相传祖师乃是莲花生大师,几百年前也曾*赫一时,如今却渐渐没落了。

    花教在元朝初年,出了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元朝大国师八思巴,为忽必烈受戒、创八思巴méng古文,统管宣政院,好生了得,这一派便因此名义上统治乌斯藏地区。

    到了明朝,扎论金顶寺白教一脉则后来居上,取代了花教的地位,成为整个乌斯藏地区的真正统治者,在永乐年间由明成祖朱棣册封法王、赐予宝冠,威震雪域高原。

    此一时彼一时,因为嘉靖皇帝一改历代先皇崇佛的套路,变成推崇道教,白教从朝廷获得的支持力度空前减弱,与朝廷联系不多、变相受到打压的黄教乘势而起,争取信众的攻势日益咄咄逼人。

    黄白相争,威灵得利,突然有这么一位西天佛子横空出世,两边还不赶紧拉拢过来为我所用?(!。

章节目录

锦医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猫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跳并收藏锦医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