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章容嬷嬷的野望

    “你们还不知道啊?”魏国公夫人吴氏取出一封信,递给众人看。《》

    这是武清伯李伟以朱尧媖外公身份写给魏国公徐邦瑞的信,说长公主朱尧媖年方二八,应择佳婿出嫁了,托魏国公两口儿在南京找找,看看有没有品貌俱佳的驸马人选,另外令婿秦少保神目如电,可趁他在闽浙办差,帮忙辨查这些青年才俊的人品性情,落款日期在半月之前。

    算日子,秦林那时候正忙着在兖州惩奸除恶,武清伯府的信使则走大运河一路到了南京,正好擦肩而过。

    看到这封信,秦林恍惚间生出几分唏嘘,想当初见到朱尧媖的时候,她还是个没长开的丫头片子,柔柔弱弱的极为惹人怜惜,一晃眼两年过去,她也到该出嫁的二八芳龄了。

    “喂、喂,你怎么啦?”徐辛夷伸手在秦林眼前晃了两下,嘟嘟囔囔的道:“发什么呆啊,没有合适的人选就算了嘛,摆出这幅苦巴巴的嘴脸,至于吗?”

    秦林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道:“啊,不是,我在想、在想……”

    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吗?张紫萱修眉微微一挑,叹口气:“长公主温柔可人,才气相貌都是一等一的,要找位能配得上她的驸马,又要文采风流,又要品貌俱佳,只怕不容易呀!”

    咦?青黛娇媚的脸蛋儿写满了不解:“常说皇帝女儿不愁嫁,尧媖妹妹是大明朝的长公主,怎么还不好找驸马呢?”

    徐邦瑞、吴氏和徐辛夷都笑起来,青黛真是天真可爱,如果世间人都像她这样,那该多好啊。

    张紫萱臻首轻轻摇了摇,搂着青黛的腰肢:“好妹妹,不是你这么想的呀,譬如今天我们看到那位王士骐王公子,可称得上才气高妙、风流儒雅了吧?”

    当年的金陵四公子里面,王士骐家世最好、才气最高、模样也最标志,不像刘戡之偏于阴柔,而确确实实算得上美男子,所以张紫萱拿他举例。

    咳咳,秦林干咳两声,挺了挺胸脯,表示你们不能无视我的存在啊。

    青黛明净的眼睛忽闪忽闪:“王公子吗,确实才貌双全,不过青黛觉得嘛,就是十个王公子,也比不上秦哥哥呢。”

    哎哟妈呀,秦林心头美得都冒泡啦!

    “好、好,当然比不上咱们家这捣蛋鬼,”张紫萱扑哧一笑,又道:“可你说说,如果王公子还未婚娶,他愿不愿意娶尧媖长公主?”

    青黛不假思索的道:“那肯定求之不得啊,尧媖表妹那么温柔,那么漂亮,又琴棋画样样精通,谁娶了她,睡觉都会笑醒呢!”

    魏国公两口儿到这里,互相看了看,同时唉声叹气直摇头,徐辛夷也脸臭臭的,高兴不起来。

    “唉,可惜王公子绝对不会和青黛妹妹一样想法的,”张紫萱苦笑,然后闷闷的道:“就算金山银山送给王公子,甚至武清伯亲自上门去恳求,他也绝对不肯娶尧媖长公主的!”

    啊,怎么会这样?青黛吃惊的捂住了小嘴,怎么也不敢相信,直到秦林也点了点头,小丫头心目中那些公主和驸马的浪漫故事,才瞬间崩塌。圣堂

    大明朝祖制,名义上已经出嫁的公主,实际上只在公主府里度过大婚的当夜,便要搬回后宫专设的殿宇居住,空荡荡的公主府里便只住着驸马一人,如果公主与驸马要见面谈情说爱的话,驸马必须赶进宫去与她见面。

    公主驸马的鹊桥会,不比天上的牛郎织女来得容易,宫里负责服侍教养公主的老太监和老女官,最羡慕嫉妒恨的当然就是公主与驸马之间卿卿我我的场面。因此,驸马想要入宫去与公主相会享受夫妻之情,就必须拿出大堆真金白银出来行贿。

    见老婆一面还需要行贿,这做丈夫的也够悲催了,另外他还不能纳妾,只能“从一而终”,如果公主身边的管事太监和老嬷嬷从中作梗,他就只能在空荡荡的驸马府空虚寂寞冷。

    如果只是这些,似乎还可以忍受,但更厉害的一条来了,一旦某家的子弟被选为驸马,近亲中便不能再出仕为官,即使已经做着官的也得退休回家,原因据说是为了不让王公贵族及大小臣工,借皇家姻亲的身份为非作歹,出现唐朝那样的公主干政,危害朝廷体制。

    像王士骐这样的官宦世家子吧,如果做了所谓的驸马仪宾,自己不过是得到一个领干俸的虚职,考进士、做部堂大员封疆大吏、进而入阁拜相的光辉前途一概堵死,凡有志于仕途的青年才俊,谁又会愿意做这样一个混吃等死的角色?

    更何况,王世贞是文坛领袖,已做到正三品应天府尹,入京即是部堂大员,外放则封疆大吏,如果儿子王士骐选了驸马,老爹的政治前途就全完了,只能致仕回家。

    这且不算,王氏一族都得受牵累,王士骐诗传家,叔伯长辈、堂兄堂弟多有考上秀才举人的,他一人做驸马,大家都别在官场上玩了!

    所以,如果谁告诉王士骐,叫他去做驸马,他一定会吓得当场晕过去!

    同样的道理,民间的世家大族、香门第都视与皇家结亲为畏途,就算寒门士子也想“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凭真才实学做有实权的官,一展平生抱负,而不是做被圈养的驸马。

    皇帝女儿最愁嫁,要找品貌双全的驸马,实比登天还难。

    “这么说,尧媖表妹的婚事怕是不容易了,”徐辛夷挠了挠头,笑着摇了摇母亲的肩膀:“娘,你和爹爹怎么商量的,要不要替尧媖表妹找位江南才子?”

    吴氏没好气的道:“不管武清伯说得怎么天花乱坠,就算他再写上一百封信,咱也不会接这烫手的山芋!”

    “娘啊!”徐辛夷在母亲怀里撒娇,魏国公府在南京两百年,总有不少亲朋故旧,要费心替朱尧媖找找,说不定真能找到个把出挑的。圣堂

    “徐姐姐,你别缠令尊令堂啦,”张紫萱轻轻拉了拉她的胳膊,笑眯眯的看了看魏国公夫妻:“两位老人家一定还顾忌着冯司礼吧!”

    那可不是,魏国公徐邦瑞暗道还是你张小姐心思灵动,一下子就知道了原委,我这粗枝大叶的女儿,心眼儿赶你可差远了。

    “冯司礼等着大赚一笔,恐怕有好几年了吧,咱们何苦断人财路?”徐邦瑞捋了捋颔下黑须,虎着脸道:“辛夷,这件事你不要管了,免得惹起是非。你尧媖表妹身为长公主,上有母亲李太后、兄长当今皇帝、外公武清伯为她做主,还怕找不到称心如意的郎君?”

    徐邦瑞极少这么正颜厉色的和女儿说话,徐辛夷嘴唇一撇,就要争起来,却被秦林使个眼色,只好把话闷在肚子里。

    接下来的一顿酒宴极为丰盛,徐辛夷却吃得不香,满腹疑窦想要问秦林,父母兄长问话,她也答得前言不搭后语。

    徐维志非常热情的给秦林敬酒,张紫萱、青黛则有徐维志的夫人王氏作陪,直到天色擦黑酒宴才曲终人散。

    刚刚走出国公府,徐辛夷一把揪住秦林:“哼,你刚才打什么哑谜?快快从实招来。”

    张紫萱在旁边笑道:“令尊魏国公才是打哑谜呢,你琢磨琢磨,公主下嫁,谁要借机发一笔?”

    “冯保?”徐辛夷眨巴眨巴杏核眼。

    秦林重重的点了点头,颇为无奈的道:“冯保现在想的,也就是怎么把长公主卖个好价钱吧。”

    说来简直叫人不敢相信,大明朝的公主们往往是掌权太监发横财的工具,因为世家大族、香门第和有志气的寒门士子都不愿意娶公主,而那些发了财的富商巨贾指望不上科举做官,就打起了攀龙附凤的主意,舍得花血本娶回个公主,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交易便顺理成章了。

    一旦公主成年,掌权太监就待价而沽,京师中有未婚年轻子弟的豪富之家也开始走门路,双方接洽之后,往往谁出钱最多,谁就能迎娶公主。

    “那怎么办啊,万一是个麻子呢?”徐辛夷着急了。

    秦林忍俊不禁,拍了拍她脑袋:“笨,谁会干这种傻事?出钱是出钱,这些富豪家族,还是会挑最出色的子弟来配公主吧,否则太后那关就过不了。”

    “哦,”徐辛夷点点头,总算放心些了。

    张紫萱也劝道:“辛夷姐姐不必着急,现在还在选驸马,等选定了,还要三媒六聘,公主下嫁的繁文缛节更多,至少三个月之后才会有结果,到时候咱们早回京师了吧!”

    徐辛夷想想也是,她身为表姐,根本没有立场去干涉朱尧媖的婚事,现在就算着急也没用,还是等选定了驸马,再去帮着瞧瞧吧。

    “别的我不管,我爹娘不想得罪冯保就算了,”徐辛夷想到那柔柔弱弱的小表妹,心中就充满了保护欲,把秦林肩膀重重一拍:“总之,你这个做姐夫的,在江南一定要多留心,替尧媖表妹找到一位称心如意的郎君!”

    秦林重重的点头,答应了徐辛夷的要求。

    “好啊,我也喜欢尧媖表妹,秦哥哥要帮她这个忙哦!”青黛高兴的拍着手掌。

    张紫萱揉了揉太阳穴,聪明的相府金,不知怎的忽然就有了某种不祥的预感……

    京师,紫禁城,长公主所居的殿宇,在红墙黄瓦之间显得那么的孤单冷寂,比起幽禁犯错嫔妃的冷宫,也差不到哪儿去。

    窗前,看着庭院中石缝里面萌生的几茎小草,朱尧媖怔怔的发着呆。

    女大十八变,当年还没长开的小丫头片子,现在已出落得楚楚动人,瘦削的瓜子脸白净得能看见若隐若现的血管,一双似颦非颦的妙目脉脉含情,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好似受惊的小鹿。

    可怜的长公主朱尧媖,真正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母亲李太后除了关心两个宝贝儿子,现在又多了一位需要她关心的,那就是宫女王氏肚子里的孩子,万历皇帝朱翊钧还未出生的龙种,于是给予女儿的关爱就进一步降低到了极为可怜的地步。

    也就只能从庭院石缝中的小草,想象一下江南莺飞草长的春光吧,那个她在心里也不敢提起名字的人已经去了江南,也仿佛把她的魂儿带到了紫金山、秦淮河、西子湖畔和二十四桥明月夜……

    一双厚底鞋突兀的出现在视野中,狠狠的踩踏着那数茎小草,将它们无情的碾碎,绿色的汁液流了出来,沾在石板上,格外醒目。

    “野草又长出来了,没得让人心烦……我的长公主呃,你就别胡思乱想啦,冯督公他老人家说了,要替你找个称心如意的夫君,咱们都跟着沾光哪,哈哈哈哈!”

    刺耳的笑声,发自容嬷嬷嘴里,这位老教养嬷嬷本来是王皇后身边的人,失势被发配到朱尧媖身边,近来不知怎的搭上了冯保冯督公的线,就又抖了起来,处处对朱尧媖横加干涉。

    容嬷嬷生得白胖富态,不笑的时候还有点儿慈眉善目的味道,可她笑起来就嘴角一拧、眼稍一竖,那种桀骜、扭曲的模样,实在叫人不敢恭维。

    朱尧媖素来胆小怕事,跟着徐辛夷、秦林见见世面,胆子稍微大了点儿,又见容嬷嬷踩死小草,便急了起来:“容嬷嬷,我处处让着你们,您、您还想怎么样?我的月钱,可全都给你啦,我也从来没问过多少来着……”

    月钱?谁稀罕你那点月钱?容嬷嬷嘴角一撇,冷笑道:“长公主这么说,就叫老身惭愧无地了。老身兢兢业业服侍长公主,私心想着长公主极是柔弱,将来若能嫁得如意郎君,倒也不负老身这一番苦心,因此处处教导维护长公主,没想到长公主竟提起什么月钱,莫非老身还会贪占吗?真真岂有此理!”

    几名宫女也笑着过来,帮着容嬷嬷搭腔,话里话外意思都是容嬷嬷殷勤服侍长公主,朱尧媖不该无端指责。

    哼,还翻了天了?容嬷嬷笑容越发得意,不趁婚前就把长公主好好拿捏住,婚后怎么卡她小夫妻的脖子?比起那点月钱,驸马和公主每次见面的红包才是大头啊!

    朱尧媖气得浑身发抖,转身关上门,清泪就滚滚落下,心中不停的埋怨自己:明明那个人告诉你要勇敢、要坚强,可为什么每次事到临头,还是这么懦弱……

    “长公主,您别气坏了身子,老身的罪过就更大啦,”门外的容嬷嬷敲了敲房门,得里面没有什么动静,才像得胜的将军一样,趾高气扬的离开。

    宫女们都如众星捧月一般跟在容嬷嬷身边,这宫里头的事情都这样,跟红顶白嘛,朱尧媖虽是长公主,将来这一辈子都要受容嬷嬷挟制,那么应该讨好谁,不是一目了然的吗?

    “留两个看紧长公主,别闹出什么乱子,”容嬷嬷端着架子,指使这群宫女:“要是谁敢搞什么小花样,老身就去告诉冯督公,仔细你们的皮!”

    宫女们浑身一颤,她们见不到高高在上的太后、皇帝,在宫女心目中冯保就是这皇宫里的天、皇宫里的地,容嬷嬷有冯督公撑腰,还怕对付不了生性懦弱的长公主?

    容嬷嬷好生得意,往北一路来到了司礼监衙门。

    在这里,她的态度就和前面大不相同了,控背躬身求见冯督公。

    见到冯保,容嬷嬷一张老脸笑得香粉扑扑往下掉,谄媚的道:“冯督公,老奴按您的意思,很是敲打了长公主几次,现在已把她拿捏得妥妥的,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

    “唔,那就好!”冯保点了点头,吊梢眉仍是耷拉着,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

    喝了两口盖碗茶,又慢悠悠的回味一番,冯保这才慢慢放下茶杯:“荣姑娘,咱家这次放你到长公主身边,就是让你看住她,长公主本来是老实的,被秦林、徐辛夷两个带着就越发胆大妄为,要不好好拿捏拿捏,怕她将来闹腾,坏了咱家的事情,你可明白?”

    “明白、明白,”容嬷嬷满脸堆笑,不停的点头哈腰。

    冯保又剔起眼角,不紧不慢的道:“说你把长公主的月钱,全都揣进怀里了?唉,也是我失算,你这几年穷了,一有点油水,吃相未免太难看。”

    容嬷嬷顿时浑身冒汗,立马从袖中取出几张银票递给冯保:“老奴该死,竟失心疯忘了规矩,请您老海涵、海涵!”

    冯保这才笑起来,将银票收进袖中。

    说来可怜,大明朝的长公主其实月钱很少,对冯保来说,更是九牛一毛,但咱们这位冯督公是十万两不嫌多、三五文不嫌少的,就这点银子他也看得上眼。

    终于容嬷嬷走出了司礼监,走路的脚步都有些虚浮了,想想冯督公还真是可怕得很哪!

    不过很快她就斗志昂扬了,将来公主下嫁,有的是拿捏的,不怕驸马不大捧大捧银子送来,到时候就算还得给冯督公进贡,自己落下的也会是现在的十倍百倍呀……

章节目录

锦医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猫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跳并收藏锦医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