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6章 断龙石

    众锦衣官校面面相觑,一时间惊得呆了,竟不知那水声从何而来。

    牛大力停下了撬铁栅栏的动作,侧着耳朵稍微了会儿,立刻脸色大变:“快往后退,白莲妖匪炸开江壁,放水淹咱们!”

    原来竹林禅寺坐落的小山也只有几十丈高,第一座大石窟的窟底已在峰顶之下三十丈,差不多与山脚下的衢江江面齐平,而通往小石窟的甬道一路斜向下,走到这里已经比江面低了许多,白莲教炸开岩石,放江水冲入,里面的锦衣官校登时便要遭灭顶之灾!

    白莲教炸开的窟窿就在铁栅栏对面的小石窟,很快水从铁栅栏的铁条之间漫了过来,水势上涨极快,说话间就淹到了小腿。

    人生在世,谁不怕死?锦衣官校们脸色发白,待要转身逃走,却又进退两难:“牛长官,咱们秦少保还在、还在魔教教主手中啊!”

    牛大力看着铁栅栏对面,被白莲教主抓住的秦林仍在一个劲儿朝他使眼色,似乎并无不妥,便狠狠咬了咬牙:“秦少保不会有危险的,快走!”

    “不行!要走你们走,我要留下来……”陆远志胖乎乎的脸青得可怕,平时笑眯眯的小眼睛里,目光竟无比的坚定,双手抓住铁栅栏摇得哗啦啦直响。

    在草原上,成上万的恶狼群里,秦林没有抛弃陆远志,如今在这地底石窟,陆远志也绝对不会丢下秦林。

    铁栅栏对面的小石窟中,爆炸形成了丈余宽的破洞,白茫茫的水柱从洞中激射而出,冲击在坚硬的石壁上,激起万朵水花,顷刻间窟底就被江水淹没。

    白莲教主皱了皱眉,忙不迭的提着秦林跃上高处,一指解开他的穴道,颇为得意的道:“秦林,你的手下倒是忠心得很哪!本教主倒要看看,有几个肯留下来给你陪葬?”

    秦林没有答话,只管看着栅栏后面的陆远志,破口大骂道:“笨蛋,留下来有什么好玩?老子舒服得很,要你来救?老牛,你把这哭哭啼啼的脓包带走,老子简直看到他就想吐!”

    “秦哥……”陆远志红了眼睛,何尝不知道秦林这是故意气他,好叫他快走?

    砰,牛大力直接敲晕了陆远志,拖着他就往后退,嘀嘀咕咕的道:“秦少保真没骂错,你这家伙比猪还笨,哼哼,什么时候说咱秦少保会在女人手上吃亏?”

    耽误这么一小会儿,水都淹到小腹了,众官校飞快的往后撤退,沿着倾斜的甬道奔向第一座大石窟,与不断上涨的水势赛跑。

    牛大力把陆远志交给了校尉弟兄,他自己身高腿长负责断后,尽管嘴里说是秦少保不会吃亏,仍一步三回头的往后看,可惜很快江水就涨过了铁栅栏,触目之处一片白茫茫,再也看不到小石窟中的秦林……

    粗重的铁栅栏之后,随着水势上涨,白莲教主提着秦林往上跃了两次,小石窟的底部变成了一片水面,甬道口淹没于水面之下,秦林也看不到了牛大力和众校尉,加上地底石窟、水声如雷,难免心旌动摇。

    白莲教主何等人物,立刻瞧出秦林心防消减,笑容可掬的道:“秦少保,你的手下已被洪水阻隔,丢下你不管啦!现在这石窟之中,就只剩下你我二人,再没人能救你性命。”

    **裸的威胁,反而让秦林松动的心防重新绷紧,他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叹口气:“唉~~你说得对,现在石窟之中就咱们孤男寡女,正好像**,你要是做出什么事来,我是丝毫没有办法,只能逆来顺受的。”

    说罢,秦林斜倚在石壁上,四肢摊开做大字型,咬着牙、扭着头,神情又委屈又悲愤,活脱脱一副不甘被辱的模样。

    “你、你怎么如此无赖!”白莲教主气得重重一跺脚,登时石屑纷飞,竟在石阶上踩出了一只深达寸余的脚印。

    以前吧,也捉住过朝廷官员,十个有八个是平时道貌岸然,嘴里如何忠于朝廷,结果一吓唬就成了脓包软蛋,最多剩下一两个硬骨头,怎么也不肯投降的。

    可像秦林这样,既不曾告饶投降,但和坚贞不屈又差得太远,反而调戏起白莲教主的,真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弄得她又害羞又想笑,不知如何是好。

    “罢了,不和你废话,”白莲教主神色一肃:“交出白玉莲花!投降我们白莲圣教,本教主可以饶你一命,否则……”

    她怎么知道我有白玉莲花?秦林一直觉得蕲州杀死高豺羽的事情天衣无缝,此时突然被提起,心头十分的纳罕。

    可他面上是丝毫不会落下风的,眼神朝白莲教主玲珑有致的娇躯上下打量,嘻嘻哈哈的笑道:“要我交出白玉莲花,投降白莲魔教?也许,你可以试试美人计,此处只有你我二人,不妨老实说,我对朝廷的忠心也有限得很,说不定美人计一用,我就投降了呢。”

    靠,这厮的嘴脸还真是够无耻啊。

    得白玉莲花果真在秦林手中,白莲教主心下倒是舒了口气,前些日子高天龙的种种举动,她一直冷眼旁观……

    “哼,以为我真不敢伤你?!”白莲教主冷笑着,伸指往秦林身上戳去。

    她手法快似电闪,秦林哪里躲得开?胸腹之间被戳中的地方,就有股热流直透入体,遍身又痛又麻。

    “谋杀亲夫,救命,谋杀亲夫啊!”秦林抱着白莲教主大腿,在地上直打滚。

    白莲教主羞怒交加,刷的一下提起手掌,与空气激荡隐隐发出风雷之声,可双腿被秦林抱住,不知怎的突然想起那次在镇水观音庵,误喝了加料的蜜枣和合茶,秦林压在自己身上……还有后来在十刹海五峰海商驻地所见,秦林也是这么抱住金樱姬的双腿,然后……

    堂堂白莲教主,忽然就觉得身子酸软难当,心先软了下来,冰寒的眸子多了层迷离,终于变掌为指,噗的点去,替秦林解了穴道。

    呼~~秦林喘了两口气,刚才还真是难受得很,这女人下手够狠哪。

    “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官儿!”白莲教主看着水势渐渐涨上来,慌忙抓着秦林又往上跃。

    虽然没有拿到白玉莲花,但现在她已经从秦林口中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消除了对奉圣左使高天龙的怀疑,就可以去和先离开的高天龙、艾苦禅等得力属下会合了。

    这处较小的石窟呈橄榄形状,一个尖头是带铁栅栏的甬道,另一头又套入别的石窟,按照之前的撤退计划,白莲教主带着秦林奔向那里,身后是不断上涨的江水,白茫茫一片。

    这、这是怎么回事?白莲教主如年寒冰般通明的双眸,出现了难解的迷惘:本来应是离开的通路上,赫然堵着重达万斤的断龙石!

    “高左使,艾右使,你们在吗?”白莲教主拍着石壁,她内力浑厚,即使水声震耳,如九霄凤鸣般清朗的语声也叫人得清清楚楚。

    断龙石之后,紫寒烟也着急万分,拍着石头叫道:“圣教主稍等,我们正在想办法。”

    艾苦禅则须发皆张,水磨禅杖指着高天龙:“姓高的,你是不是想趁机害死圣教主,自己好坐教主之位?”

    高天龙左边胳膊软软的垂着,似乎已经断了,哭丧着脸:“兄弟我也没想到,炸开石壁放水,断龙石会突然落下来啊!想必是机关受爆炸震动失灵……”

    胡云鹏和熊长老、杨长老也一叠声的劝道:“是啊是啊,高左使固然有错,可刚才咱们也看到了,爆炸过后,断龙石就跟着落下来,高左使自己也被砸断了胳膊呢!万斤巨石,哪里敢拿自己性命开玩笑?眼下救圣教主出来要紧,切勿胡乱猜疑。”

    武功再高,被万斤巨石当头砸落,也铁定变成肉饼,爆炸时高天龙要去看那放水的大窟窿,结果冷不防断龙石掉下来,若不是他见机得快,差点儿就被砸死,饶是如此也折了一条胳膊。

    断龙石之后的白莲教主用力拍了拍石壁:“不要内讧,本教主相信高左使不会背叛圣教!大伙儿齐心协力,将这断龙石推开!”

    这个位置的石窟,形状有点儿像只喇叭,白莲教主和秦林待在嘴儿那头,位置低,高天龙、艾苦禅等人在喇叭口那头,位置较高,要想把断龙石推开,就得往较宽的喇叭口那边推。

    断龙石是颗硕大的石球,白莲教主双足不丁不八,伸出双掌抵在石球上,运起第八层白莲朝日神功用力推去,顿时衣衫无风自动,像吃饱了风的船帆一样鼓胀起来。

    好厉害的白莲教主,万斤巨石竟被她推得微微晃了一晃!

    可石球背面的艾苦禅、紫寒烟等人就不好用力了,这么个大圆石球,没有可以抓的地方,与石壁虽有空隙,也容不下一条手臂,怎么抓住它往自己这边扯呢?

    地方又只能容下四个人,于是艾苦禅和三堂主齐上阵,有人使出龙爪手,有人运起控鹤功,只可惜石球不便着手用力,空有十成功力连一成都使不出来。

    断龙石的另一头,白莲教主双掌齐出,将神功催动到了极致,额头和脖子变作了胭脂红,头顶白汽升腾,香汗一滴滴落下。

    “喂,喂,”秦林大声叫着,可白莲教主催运神功达到物我两忘之境,哪里还能分心他叫嚷?

    !#

章节目录

锦医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猫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跳并收藏锦医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