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被雪片般的奏章搞得焦头烂额,就连外公和舅舅也来找他的麻烦,终于他在朝会时,询问赵应元、王用汲等大臣,希望他们为自己查抄张家的行为做出辩护。

    赵应元是个道学先生,捋着胡须奏道:“微臣以为,万事当秉承中庸之道,所谓过犹不及是也。张居正过大于功,可毕竟也曾替朝廷效劳,查抄张府似乎有点不妥。”

    王用汲素有清名,跟着奏道:“启奏陛下,张居正曾为陛下讲学授课,为这些许微劳,似乎可以网开一面。”

    哎呀,赵、王两位先生真是公而忘私,不计前嫌呀!朝中清流大臣纷纷表示赞赏,要知道他们两位曾触怒张居正,遭到了廷杖责打和革职流放的处罚,现在竟劝从轻处罚张家,真正是以德报怨的正人君子啊!

    赵应元和王用汲对视一眼,两人都暗自得意,从今往后他们将会更加声名鹊起,成为士林清流的中流砥柱了。

    “还是耿老先生一番话指点迷津啊!”两人都这么想着。本来他们是恨不得对张居正落井下石的,但老朋友蓟辽总督耿定力的信,改变了这种想法——反正张家是死老虎了,与其打死老虎,倒不如搏个以德报怨的大名,想想看,当初被张居正廷杖,现在却在他死后为张家请求宽容,这种品格是多么的高洁啊!

    在打倒张居正的斗争中,他们俩没出到什么力,风头都让张四维和严清抢走了,但在清算张居正的过程中,他们总算要得到一个传扬四海的美名。

    御座上的万历。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心说你们两位原来不是屡次劝朕去查抄张府的吗。怎么现在改了方向?合着朕来做恶人,你们就以德报怨?

    万历只觉头疼得很,他渐渐发现,这些自称清流,普天下都誉为正人君子的家伙,其实很不好对付,做起事来一点也不正人君子,甚至比江陵党更让他恶心。

    赵应元和王用汲把风向一转,张四维和严清也都醒悟。现在再对张居正落井下石,显得自己是睚眦必报的小人了,倒是宽宏大量一些,反而得享士林清誉。于是全都调转了话风。说张居正已经故去,而且生前恶迹未曾显露,犯不着搞到抄家的地步。

    “罢了。你们都会以德报怨,难道就朕一个来做恶人?”万历哭笑不得。

    当天,天使携带着新的圣旨出了东便门,一行人把鞭子抽得很急,因为传旨天使怀里揣着厚厚一叠银票,上面盖着五峰海商的戳记……

    所以秦林在江陵张府。可以非常笃定的断言,新的圣旨三天后必到!

    张嗣修、张懋修兄弟扶着赵太夫人。张简修陪着王夫人,张家上下都来谢过秦林援手之德,赵太夫人欢喜无尽,拉着秦林的手看了又看,瘪着没牙的嘴,喃喃的道:“这个孙女婿没选错啊,我儿当初有眼光……”

    张紫萱羊脂白玉般的脸蛋儿,登时浮起了嫣红的云霞,秦林嘿嘿干笑,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张家有些不明内情的仆人就纳罕了,太师明明是突然生病,被秦林妙手施救,又被他拿话挤住,这才让小姐下嫁的,怎么老夫人嘴里,成了张居正自己“选”的呢?

    张懋修性格直爽,抱着秦林肩膀直摇,嘴唇嗫嚅着,真是感激涕零。

    秦林笑道:“三哥再说就见外了,你我兄弟一见如故,就算没娶到紫萱,咱们仍是好兄弟嘛!咦,张大哥在哪里?”

    确实,没看到张敬修在哪里,张懋修挠了挠头:“咦,大哥呢?谁看到他了?”

    “糟了,不好!”张紫萱忽然面色大变,拔脚就往后院奔去。

    秦林立刻紧随其后,一直跑到了后院角落里,一座竹子搭建的房外头,忽然前面张紫萱就停下了脚步,娇躯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室内,张敬修伏在案上,七窍流出紫黑色的血液,在他左边较高一点位置,花格子屏上头,墨迹未干的奏章,最后一行字触目惊心:罪臣张敬修绝笔!

    “大哥,大哥,你怎么这么傻!”张紫萱虚弱无力的靠着门框,清泪从雪玉般的脸庞缓缓滑落,一滴一滴的摔在地上。

    秦林冲进去,伸指在张敬修颈后的主动脉上按了按,又翻过他的脑袋,扒开眼皮看了看,最后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死了,张敬修死了!

    长江初遇张家两兄弟和张紫萱,张敬修温尔文雅的样子至今历历在目,无论什么时候,这位相府贵公子总是温和有礼,像个真正的大哥那样包涵着弟妹,就连秦林和张紫萱的姻缘,他和张懋修都要各算半个月老。

    秦林懊恼的扯着头发:没想到慢了一步,张敬修终于还是一命呜呼!他检查着尸身的种种迹象,最后退回两步,扶起虚弱无力的张紫萱,沉声道:“是自尽。大哥他用了鹤顶红,吃下去很快就走了,走得很平静。”

    大哥!张懋修也冲了进来,摇着长兄的尸身,嚎啕大哭起来:“你、你为什么要死啊,就算抄家,咱们也可以活下去……”

    “大哥、大哥是为了保全咱们,保全这个家!”张紫萱拿起那道奏折,眼泪一滴滴落下,滴在纸上,弄花了奏折。

    张敬修试图用自己的死亡发出最后的悲鸣,唤起万历的怜悯,拯救张家的命运,所以他在丘橓、张尊尧进来抄家的同时,就服下了准备已久的剧毒。

    游七看见张紫萱眼泪弄湿了奏折,就有些着急,指着奏折低声道:“小姐,这道奏章,您看是不是?”

    秦林从张紫萱手中拿过奏章,看了看之后,就折起来还给了张紫萱:“留着吧,也算是个念想,这是大哥的绝笔了。”

    “不往京师送了?”游七睁大了眼睛。

    秦林望着北面京师方向无声的冷笑,最后缓慢而坚定的摇了摇头。

    张敬修会乞求万历的悲悯,秦林却不需要廉价的同情,他要的东西,靠奏章求不到……

    三天之后,张府挂着许许多多的白纸,纸钱的灰烬在空中飞舞,宛如黑色的蝴蝶。

    赵太夫人由张紫萱和张敬修娘子高氏搀扶,微微颤颤的在灵前点燃香烛,老泪纵横:“白发人送黑发人,刚刚送走了我儿居正,现在又是孙儿敬修,天哪,我张家到底造了什么孽?”

    许许多多的士子和百姓到张家吊唁,人人神情悲愤,荆州人很清楚,张家没有造孽,造孽的是奸臣,还有……昏君!

    张尊尧又带着缇骑找了来,在府门外头齐齐排开,不许百姓吊唁,荆州百姓们敢怒不敢言,只得悻悻离开,骂两句人不收天收。

    手上的伤口并没有好,枪伤的疼痛时时刻刻提醒着张尊尧,一天时间过去了,两天时间过去了,终于等到了第三天,他迫不及待的率领缇骑,再次围住了张居正的家。

    “张尊尧,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秦林皱着眉头,没好气的迎出来。

    院子里,张紫萱和张嗣修用尽力气,才把怒发如雷的张懋修拖住,这位庚辰科的状元公,此时挽起袖子,满脸通红,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一副要揍人的样子,比外头那位张尊尧更像武臣。

    “秦校尉,您也别让本官为难啊,三天期限已到,并没有见你说的新旨意嘛!”张尊尧得意洋洋的说着,只是掌心传来的疼痛,仍然一抽一抽的,叫他腮帮子的肌肉都在发抖。

    好好的掌心,穿了个窟窿,该有多疼?就算长好,碎掉的骨头也接不上了,这只手算是废掉一半。

    丘橓也沉着脸,眼睛望着天空,既然三天期限已到,就不必给秦林面子了,咱们公事公办吧。

    吴熙摩拳擦掌,等着看秦林的笑话,他脸上的巴掌印子虽然消退了,心头的伤痕没有愈合啊,堂堂知府大人,当着三班衙役的面,被人在脸上打出五道红指印,传扬出去都成了个大笑话,至少士林清誉是全毁了。

    “给我上,什么圣旨?他是装模做样,没有真材实料!”张尊尧咬牙切齿的,将手往前一挥。

    众锦衣校尉就要齐步上前。

    “圣旨到~~”一行骑士从东北方向打马而来,为首的天使拖长声音叫道。

    啊,真有圣旨?

    张尊尧忽然感觉嘴里发苦,手心的伤口也好像疼得更厉害了……

    五天之后,秦林与张紫萱在长江岸边依依惜别。

    “秦兄,小妹、小妹在京师等着你从琼州凯旋而归,”张紫萱轻轻咬了咬唇瓣,等张敬修的丧事结束,她就要北上京师,回到秦林府邸,和徐辛夷、青黛做伴。

    秦林抓起她的纤纤玉手,笑着拍了拍手背:“放心,琼州虽然是天涯海角,我这趟却并非天涯孤旅……”

    “是啊是啊,卿卿我我的,叫人好生羡慕呢!”金樱姬娇媚的声音,从大江船上传来,她望着张紫萱吃吃的笑。

    张紫萱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那么,就拜托金姐姐了。”

    “放心,不会把你的夫君拐走的!”金樱姬撇撇嘴。。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目录

锦医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猫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跳并收藏锦医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