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与空间的诡计!

    众人全都恍然大悟,如果看四份口供和事后东厂番役撞上嫌犯的楼层位置,绝对会认为高升始终留在第七层,但他恰恰可以利用和尚逐层点灯走到七层以下的机会,爬到顶层完成了谋杀!

    并且因为和尚要制造“佛光自天而降”的灯光效果,只能按部就班的从第十三层开始,一层层往下点灯,从而给凶手完成这个手法的绝佳机会。

    宝塔内部只有一条通路,看似不可能超越楼层,却在和尚点灯时出现了可钻的漏洞!

    众人注视之下,嫌犯高升的额头上冒出了黄豆大的汗珠,脸色苍白得可怕,嘴唇艰难的嗫嚅着,看到一群凶神恶煞的厂卫鹰犬对着他冷笑连连,身子直往后面缩。

    牛大力嘿嘿冷笑,率领几名番役弟兄牢牢监视,决不让他有机会做小动作。

    苏酂脸色发青,这个阴险的瘦竹竿终于赤膊上阵了,拱手问道:“那他在第十三层杀人,就不怕下面一层的连捷到响动撞破吗?还请秦督主指教。”

    对,骆思恭也情不自禁的点点头,要知道连捷就睡在第十二层,说睡得熟也不是很熟,至少不是昏睡,因为他在后面到高明谦坠楼的响动时,就惊醒了过来。

    以高升来说,当然很容易给同伴连捷下点助睡安眠的药,但剂量必然小、药效必然轻,才能让案发不久赶到的厂卫高手无法检验,另外,如果连捷在案发后还昏迷不醒,高升精心布置的时空诡计也就失去了一个有力的证人。

    到苏酂提出疑问,高升脸色稍稍好了一点儿,壮着胆子辩解:“秦大人,草民冤枉啊!这座塔很能传音的,就算站在最高那层吼一嗓子,底下也能见。草民根本没机会杀死老爷呀!惠平惠安,你们说是不是?”

    高升情急之下,把两个和尚连扯直扯,他们俩畏畏缩缩不敢开口。

    “阿弥陀佛,”常乐寺的老方丈双掌合十:“出家人不打诳语,秦督主,这座常乐寺塔是砖石所砌成,四方形、中间空。有传音之效,人站在十三层上大声说话,底层也得清清楚楚。”

    常乐寺塔不仅有佛光普照,还有梵音天降的奇效。

    嗯,这是怎么回事?白霜华睁大了眼睛,如果是她,有几百种办法无声无息的杀死高明谦,但秦林已经说过,这个高升就是个普通人。并不会什么神功异术,他怎么可能不惊动连捷,就杀死了高明谦呢?高知府虽然手无缚鸡之力。毕竟是个活蹦乱跳的人,就算是只鸡,被杀也会叫唤两声啊!

    陆远志、牛大力和众番役弟兄同样纳闷,他们在塔里搜查的时候,就发现回音比别处大,原来还有这个效果。

    “不错,不错,哈哈哈哈~~”秦林忽然大笑,看着惠平和惠安。不紧不慢的问道:“你们俩既然在点灯,应该到当时最响亮的声音吧,在那个声音响起的时候,还会注意到顶楼的小动静吗?”

    两个和尚面面相觑,抓了抓光溜溜的脑袋。半晌才恍然大悟:“是、是鼓声!”

    晨钟暮鼓!

    但凡稍成规模的寺庙,必设晨钟暮鼓的规矩,早晨敲钟,日暮击鼓,常乐寺是昆明城中较大的寺庙。达官显贵布施极多,这钟鼓也格外的质地优良,一敲起来声音洪亮无比。

    正好在和尚们点亮常乐寺塔中灯火的时候,暮鼓也就敲响了,雄浑有力的鼓声之中,就算有人在塔顶揪着高明谦的脑袋往地上撞,别人也不到啊!

    连捷已经跟着主人高明谦在寺里住了一段时间,习惯了鼓声,所以迷迷糊糊到鼓声也不会惊醒,反而是后面突兀的重物坠地声,一下子就把他惊醒了。

    惠平和惠安也是这样,他们在庙里生活了十几年,早就对晨钟暮鼓习以为常,要不是秦林特意提醒,恐怕他们最后都不一定想得起来。

    暮鼓敲响时,高升正在第十三层做手脚,秦林一行人要稍晚一点才赶到常乐寺,自然没有到鼓声,还是他早晨被晨钟吵醒,这才联想到了暮鼓!

    饶仁侃和苏酂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带着骇然之色。

    云南巡抚手扶着腰带,越众而出,脸上笑容变得意味深长:“秦督主,到目前为止,你说的都还只是猜测,试问高升就算有机会上到第十三层,也能借着鼓声掩护完成杀人,可他在高知府摔落的时候,明明在第七层,怎么可能是罪犯呢?!”

    图穷匕见,赤膊上阵,饶仁侃这是豁出去了,甚至不介意骆思恭流露出的诧异目光。

    “绳子,只要一根绳子!”骆思恭抢在秦林之前回答:“诚然,高明谦摔下来的时候,连捷在第十二层,惠平惠安在第九层,高升不能越过他们做手脚——不过,要是有一根绳子从塔外,由十三层垂到第七层呢?”

    苏酂阴恻恻的道:“骆都督说笑了吧,别人看不到那绳子?”

    “灯下黑。从窗口正中间垂下来当然不行,不过只要搭在飞檐上,让它离开窗口一段距离,窗口射出的亮光反而会令光线照不到的地方显得更黑,就没人能看见了,”骆思恭自信满满的说着,同时不由自主的用眼角余光看了看秦林的反应,心头暗暗得意:总算抢在你前面!

    苏酂冷笑:“那么那根绳子呢?骆都督给我们看看?”

    呃~骆思恭神色一滞,口气还是强硬,心头却没那么笃定:“也许是棉绳,也许是丝绳,他放在烛火上就能烧成灰,一吹就什么都没有了。”

    “既然如此……”苏酂拖长了声音,然后笑容满面的转向惠平惠安:“你们下到第七层的时候,有没有闻到绳索被烧掉的焦臭味儿?”

    惠平惠安迟疑着摇摇头。

    苏酂又问牛大力:“牛户,你率众冲上塔去,有没有闻到呢?”

    牛大力实话实说,没有。

    苏酂和饶仁侃相顾一笑,不必再问。

    骆思恭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找遍嫌犯身上和塔中,就是找不到那根绳索,只好说已经被烧掉,其实根本没有证据。

    倒是走下来的惠平惠安,冲上去的牛大力等人,都能证明空气中除了香烛燃烧的正常烟气,并没有绳索被烧掉的味道。

    怎么会呢?骆思恭本来就彻夜不眠,这会儿眼睛里布满血丝,显得更加憔悴。

    唯独秦林的笑容依然从容自若。

    -------

    不好意思出点状况,本章字数较少,下午还有一章,今后都有两更了。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目录

锦医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猫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跳并收藏锦医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