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章 大小姐出马

    割股之心算解释过去了,可人人都看出来京畿道张大老爷明显偏向秦林一方,而且歪得不能再歪啦!

    孙一帖满打满算要得到张大老爷支持,没想到张公鱼的态度竟然和预料中截然相反,孙局董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殊不知秦林和张公鱼是盟兄弟,虽说这官场上拜盟随便得很,交换一副大红帖子就行,并不像刘关张桃园结义那般“不求同年同月同时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可张公鱼有不帮秦林,反而帮着外人的可能吗?

    可怜孙一帖到现在还不知就里,懵懵懂懂竟把秦林告到了他盟弟兄的衙门里头!

    蒋媒婆左顾右盼,看看阵势就害怕起来,瞅瞅孙一帖的脸色,得到他的首肯就朝上连连磕头:“大老爷明鉴,老妇人不告了,不告了,这就撤诉……”

    张公鱼也不知就里,就看着秦林。

    “案情还没查清,怎能撤诉了事?”秦林坏笑着,明显不怀好意。

    张公鱼只是瞒颃糊涂,待人接物并没有问题,还不至于笨到连秦林的意思都懂不起,立刻就明白过来,把惊堂木重重一拍:“诬告反坐,乃我大明刑律上白纸黑字写明了的,这老虔婆想开溜,欺本老爷不懂刑律吗?”

    后头刑名师爷忍不住腹诽:东家,好像你确实不怎么懂哩……

    蒋媒婆和孙一帖都是浑身打了个哆嗦,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张公鱼简直明目张胆的替秦林说话,这下子他们还不呜呼哀哉?

    也是走家窜万户的主儿,蒋媒婆见势不好就在地上打滚耍赖:“大老爷明鉴,老身并没有诬陷别人,实是用了他们的药涂脸,才起了满脸紫红疙瘩!”

    “顽皮赖骨,本官看你也是个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张公鱼将公案上火签往下一甩,厉声道:“来人啦,将这老虔婆先打五十大板再说!”

    蒋媒婆吓得跌坐在地,魂都快掉了,可怜巴巴的直瞅孙一帖,盼着孙局董救命。

    可孙一帖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儿能救蒋媒婆?他白白胖胖的脸上,汗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掉——这会儿打的蒋媒婆,待会儿就该打他这个幕后主使啦!

    张尊尧张户,快来救命……

    几个衙役把蒋媒婆捆翻,拿着毛竹大板子就要打开,那刑名师爷实在看不下去,走出来附到张公鱼耳边道:“东翁,断案先打原告,从古到今没这个道理,您老要帮秦长官,还想想别的办法,否则传到上司耳朵里,东翁先落个断事糊涂的罪名,那就不美了。”

    不像后世原被告平等,在古代原告是享有优势的,像口供矛盾、堂官难以分辨,总是先打被告——这就是“恶人先告状”的来历,先告状就是原告,可以借此规矩欺负被告。

    现在没有确凿证据,就先把原告打一顿,这传出去绝对是个天大的笑话,刑名师爷挺有职业道德,赶紧替东家指出来。

    孙一帖、马大夫回过神来,也觉出不对味儿,一叠声的叫唤:“哪有先打原告的?大老爷若是偏心,咱们京控!”

    张公鱼望着秦林,脸上很有些不好意思。

    秦林朝他笑笑,表示没什么关系,对付这么个诬告陷害的老婆子还要靠屈打成招,那也太小看秦长官的能耐了吧!

    他仔细观察蒋媒婆脸上的紫红色疙瘩,这些红斑呈现扁平、光滑、边缘清晰的特征,看起来确实像某种药物导致的过敏反应。

    询问李时珍,老神医捋着胡须直皱眉头:“能叫皮肤起红疙瘩的药物和不属于药物的花草,没有一百种也有八十种,要查知她到底用什么药叫皮肤生了红斑,极不容易。”

    这倒是个问题啊……秦林回想着蒋媒婆的供词,挠了挠头皮。

    “不好办吗?”青黛关切的摇了摇秦林的胳膊。

    “好办,好办得很!”秦林嘿嘿直笑,走上前去,在张公鱼耳边如此如彼的说了一番,张大老爷登时眉花眼笑,派了几名衙役出去。

    南京惠民药局的医生们见了这一幕,都猜测秦林到底说了些什么,而他和张大老爷到底是什么关系,能叫这正四品京畿道言计从;而孙一帖和蒋媒婆更是心上心下,不知秦林玩什么花样,本能的感觉到不妙。

    不一会儿,衙役们捧着包糊里糊涂的东西回来了,闻着还有浓烈的药香,众人定睛细看,原来是包药渣。

    “启禀大老爷,这是从蒋媒婆住处水沟里找到的药渣!”衙役们大声报告。

    蒋媒婆顿时慌了神,嘴唇不住的哆嗦起来,孙一帖本来还没什么,看见她这个样子,立刻也心神大乱。

    果然如此!秦林证实了自己的猜想,看着那两个手忙脚乱的家伙,他嘴角流露出揶揄的微笑。

    根据供述,蒋媒婆要装出“在家里使用槿黛女医馆的面膜之后,第二天早晨脸上出现大片紫红色疙瘩”这个假象,就必须达到两个条件:第一,她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脸上还是好好的;第二,今天早上出门,脸上必须有疙瘩出现。

    否则街坊邻居看见了,登时就要戳穿鬼把戏。

    所以她往自己脸上做手脚,也就必定是在昨天晚上、自己家中!

    那么,她使用的过敏性药物最大的可能还藏在她家里——顶着满脸红包出门鬼鬼祟祟的抛弃某件东西,恐怕更容易引起怀疑吧!

    而且秦林也不认为蒋媒婆会花费太多的精力和时间来处理那份药物,在对方心目中,这应该是一起简单、轻松的诬告陷害,恐怕根本就没想到会走到现在的这一步……

    正如秦林所料,李家祖孙只看了那药渣一眼就发现了问题,青黛举着一小片东西叫起来:“啊呀,这是榉皮!哼,榉皮使人皮肤紫红发斑,咱们医馆的面膜里头,可没有这东西呀!秦哥哥,还是你聪明,果然药渣里面有鬼呢。”

    青黛的声音又清脆又好,可在某些人的耳朵里面,就是心惊胆战了。

    蒋媒婆噗通一声重重跪倒,磕头告饶:“饶命,大老爷饶命,是老婆子欺心,是这孙局董要老婆子这么干的……”

    算这老婆子认得清形势,现在证据确凿,张公鱼就可以动起大刑,她这把老骨头又能熬得几下?倒是直接认了爽快,诬告敲诈之罪就算反坐,也算不上多么严重。

    可孙一帖就脸色全白了,身为惠民药局局董,南京杏林极有声望的人物,居然串通他人陷害同行,这下传扬出去,岂不身败名裂?更要吃官司、坐牢,一块名医的金字招牌,算是彻底毁啦!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用来形容孙一帖的所作所为,实在恰如其分。

    “孙局董,这、这可是真的?”卢医生等人大为吃惊,他们之前都以为孙一帖是意气之争呢,可现在看起来,竟连诬告陷害的手段都使了出来,实在丧尽了杏林中人妙手仁心的本分。

    被同行质问,孙一帖连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喉咙口像是被堵住了一样。

    本来和他交好的马大夫等人,缩着头不敢开腔,而卢医生为首的大多数郎中都有愤然之色,又羞愧南京医界竟出了这么个辱没门庭的局董。

    卢医生带头,郎中们齐刷刷朝李时珍、青黛深深鞠躬,实是羞愧难言,一个个唉声叹气。

    张公鱼立刻下令衙役把孙一帖、蒋媒婆两个诬告陷害的罪犯上了镣铐,又令惠民药局新推选局董,结果毫不意外,卢医生当堂被推举为新任局董。

    卢医生朝着青黛深深一揖:“今日之事,卢某和南京惠民药局列位同仁真是惭愧,女医也是我杏林一脉、岐黄传人,卢某这就代全体同仁请李小姐有空时,到药局替祖师爷神位上香!”

    “那好啊!卢先生,我不怪你,都是孙一帖使坏嘛,”青黛甜甜的笑着,能够得到医界同行的承认,小师姐心花怒放。

    张公鱼再一次拍响了惊堂木,喝令把两名诬告罪犯押入牢房。

    “且慢!”

    到这声大喝,本来垂头丧气的孙一帖立刻变得精神百倍。

    张尊尧和鹿耳翎带着几名锦衣校尉走上大堂,傲慢的朝着张公鱼拱拱手:“张大老爷,这两名人犯和我锦衣卫查办逆党案有些牵涉,所以不能由贵衙门看押,本官要带他们离开。”

    鹿耳翎嘿嘿干笑着,示威似的把锦衣卫驾贴举在手中,故意用大伙儿都得到的声音挑衅道:“秦长官不是很厉害吗,这次你还叫常胤绪来打咱们?我就不信你一个已革留任的待罪官儿,敢公然殴打上官和同僚,来呀,来呀!“

    秦林摸了摸鼻子,正准备想办法整治丫的,忽然就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不必费神了。

    “什么人挡本小姐的路!“一声娇叱,鹿耳翎赶紧回头,却看见视野中一只红色的小牛皮靴子正在不断变大、变大,充塞了整个视网膜。

    砰!

    “啧啧啧,”秦林瞧着晕死过去的鹿耳翎,撇着嘴连连摇头:“像这种贱到自己讨打的家伙,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呢。”

    不、不会这么倒霉吧?张尊尧想哭都哭不出来了,上次是常胤绪那小霸王,这次又是女魔头徐辛夷,莫不是南京城的风水和我犯冲?

    好在徐辛夷踢翻鹿耳翎之后并没有管张尊尧,只是额角香汗淋漓,双手叉着小蛮腰,急促的呼吸让丰硕挺拔的胸部起起伏伏,圆睁杏核眼瞧着秦林:

    “本小姐说你要和青黛妹妹成婚了?”

章节目录

锦医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猫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跳并收藏锦医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