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王无情 作者:眉小新

    正文 279 番十六

    湘王无情 作者:眉小新

    279 番十六

    周厚元的名分定了下来,国公爷也有了正当的借口回绝康王的好意。 ..康王对此表示很“遗憾”,一转头就毫不客气的从周厚元的万香楼要了两个人作为今次帮忙的报酬。

    周家要与国公府结亲,这消息一传到江南周家,那真是轰动了族中上下。好不容易回到江南的周靓云,又拖儿带女累死累活的赶到了京城来。

    婚期定在腊月十八。并不是最近的吉日。

    周靓云如今已是国公府里的常客,带着一双儿女进了国公府,她的龙凤宝宝日渐长开,继承了爹娘的优良基因,虽不如宝宝冰雪聪明,却也呆萌的十分惹人爱。每次他们一来,余家嫂嫂们与余夫人便自动自发的负责起照顾他们的任务,让周靓云能与余芙蕖好好说话。

    “福鑫楼的伙计昨日送了信来,说是新的花样已经得了,让我们今日过去瞧瞧。”见周靓云进门来,余芙蕖一边将晾的正好的茶水递给她,一边对她说道:“若是没问题的话,他们就要开工了。”

    周靓云从烈日底下进来,又热又渴,接过茶水咕嘟咕嘟两口喝完了,“国公府里最好喝的不是茶。而是冰镇酸梅汤,怎么今日竟没有?”

    “刚从日头下进来,哪里能立刻就饮冰镇的东西?”余芙蕖白她一眼,“先歇会儿再喝。”

    周靓云好笑的睨着她,笑着打趣道:“是,还是小婶婶最会疼人了。难怪我小叔叔巴不得立刻就将你娶回去,可惜啊,还要等上好几个月呢。”

    余芙蕖脸上一红,露出几分不自在来,“我……我跟你小叔叔的事。你会不会觉得不自在?还有周家其他人,他们若知道我……我原本是这样的,会不会不喜我?”

    “这你就多虑了吧。”周靓云笑呵呵的拉起她的手,别说国公府的身份地位,周家就算真有人不满意,那也没胆站出来反对。就说周厚元单身这么久也不肯成亲,好不容易想要成亲了,家里人谁还会管余芙蕖是不是成过亲,又是不是生过孩子?祖父的意思,只要有人能降得住他,别的都好说。祖父都是这样的态度了,旁的族人又有什么可说的?“祖父非常高兴,还直说祖宗保佑,不至于让他百年后没脸下去见列祖列宗。你就把心妥妥儿的放在肚子里,等着到了时候就嫁到咱们周家来吧。”

    周靓云这般安抚,余芙蕖轻呼一口气。面对周靓云调侃的目光,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阿棠他们,此时已经在路上了吧?”

    “已经启程了。”周靓云刚接到若棠的书信,“原本阿棠还想带小殿下回来的,不过被王后拼死拦了下来。”

    “阿棠也太胡闹了。”余芙蕖一听就急了,“孩子才多大点儿,又是皇长孙,哪里能带着到处走动的?要我说,她也该再休养些日子再启程,着什么急呢?”

    “还不是怕错过了你跟小叔叔的吉日。”周靓云倒是不怎么担心,“有皇甫神医给她的那些救命保命的仙丹。她才不会有事呢。”

    “也不知道皇甫神医他们眼下到了何处?”想到皇甫神医与淑贵妃,余芙蕖忍不住叹息道。

    “说是带着淑贵妃去了某个依山傍水的世外桃源暂住了下来,那地方四季常青。他们酿了很多花酒果酒,颇具养生功效。知道阿棠生了皇长孙,还给她捎了几坛子养生酒,有太医院的太医,又有皇甫神医关心着,阿棠的身体早已养回来了。还在信里跟我抱怨,说被太子殿下逼着天天吃不少饭喝不少汤,都长胖了一大圈,气的她跟太子殿下大吵了一架。”周靓云笑眯眯的与余芙蕖分享若棠的糗事。

    “那还不是为了她好?”余芙蕖也笑起来,“可别仗着自己生了皇长孙就脾气大涨,太子殿下虽说不会怎么样,却也要顾忌陛下些。”

    “这些话你这小舅母就留着,当着阿棠的面嘱咐她吧。”周靓云还是不忘取笑一声,见她又红了脸,方才决定放过她:“时辰不早了,这就去福鑫楼吧。”

    余芙蕖红着脸,忍无可忍的瞪了她一眼。

    ……

    夜里,周厚元熟门熟路的摸到了余芙蕖的闺房里。

    自那日他不慎中招被她的兄长们打趴在练武场上,她扶了他以至于两人有了“肌肤之亲”后,周厚元就厚脸皮的放开了手脚占便宜。

    两人的进展,可说一日千里神速至极——只除了最后一道防线尚未攻破。

    余芙蕖被他压在身下,喘息好一歇,迷离的双眼才重新变得清透起来。看着赖在她身上不肯下去不住粗喘的男人,叹口气,伸出手来,第一次自愿的摸上这个男人的脸。

    周厚元凝目看着她,她的指尖酥酥麻麻的描摹着他的轮廓,他目光闪动,一动不动的任她抚摸,“腊月十八怎么还不到?”

    听着他不满的抱怨,着实孩子气得很,余芙蕖忍笑安抚他:“其实细算也没有多久了,你就……再忍忍吧。”

    周厚元在她身上暧昧的动了动,“我已经忍得够久了。”

    “你快下去!”余芙蕖惊呼一声,本就染了红晕的脸简直要滴出血来了。

    “我不!”周厚元不由分说的抓起她的手,“你摸摸我的心都跳成什么模样了?”

    他将她的手拉到他的心脏位置上,掌心之下,他的心跳强健有力,又快又急。她忍不住抿了抿嘴,这个嚣张任性的男人,似乎连心跳都不容她拒绝。

    她刚要开口,唇上一热,周厚元又压了下来,已然是狂肆霸气的吻,具有周厚元的风格,像是呼啸而来的龙卷风,带着吞噬一切的决心与力道。

    余芙蕖再度被他吻的两眼发黑,勉强发出“呜呜”的抗拒之声来,半晌,周厚元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翻下身来将她搂进怀里,拍着她的后背让她喘过气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将婚期提前。”

    “可是阿棠他们还没有回来,若将婚期提前了,他们却来不及赶到,会不高兴的。”余芙蕖知道自己挣脱不开,也懒得再挣扎了,只是坚持将自己被揉散的衣裳拉好,免得这人一时忍不住再来一次。土亩史巴。

    咳,到时候就算他能打住,她也不一定能打住了。

    “那就给他们去封信,让他们给我走快一点!磨磨蹭蹭的,谁知道哪年哪月才能赶得到?”周厚元一腔浴火得不到纾解,黑口黑面的非常不爽。

    余芙蕖耐着性子安抚他:“好好好,这就给他们去信。”

    越是与这男人相处下来,越是发现他幼稚可笑的一面,虽然有时候幼稚可笑吧,却也让她觉得十分难得与可爱。

    他跟晋王,真的很不一样。

    ……

    日子就在周厚元的焦灼与忍耐中,慢慢的过去了。

    快到十月底的时候,若棠与楚千岚总算到了京城。

    不过鉴于两人目前已经是死亡人士——康王在不久前宣称,湘王爷重病去世,湘王妃悲痛过度,跟着一道去了。因而若棠跟楚千岚自然不能用他们本来的面目大摇大摆进城来,否则还不知道要吓坏多少人去。

    两人都易了容,扮作寻常富商模样,住进了周厚元的宅子里。

    一见面,周厚元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发作了:“你们怎么不干脆走到明年算了!”

    果然气色养的极好的若棠才不怕他,还笑嘻嘻的对楚千岚说道:“瞧瞧,这就是欲求不满的结果啊——我说小舅舅,你都是快要做人丈夫的人了,还这么暴躁不稳重,真的好吗?真的不怕你未来的岳父母因此而对你有意见吗?”

    周厚元冷笑一声,“我未来的岳父母对我不知道多满意!”

    两人斗了一阵嘴,接到消息的余芙蕖便从国公府匆匆的赶了过来。

    她一进屋,就先看见周厚元,抿嘴笑了笑,那原本风风火火的脸上便现出几许羞涩来,那情意绵绵的模样,看的若棠忍不住抖了抖。再看周厚元,那双眼睛更是旁若无人的粘到了余芙蕖身上,那火热热的小眼神,别说融化余芙蕖,连周遭的无辜人士都受不了了。

    若棠拉了楚千岚就走,“还是让他们单独诉衷肠吧——你说这世上的事情奇妙不奇妙,这两人原本两看两相厌,不过一段旅程下来,竟这就这么看对眼了!”

    楚千岚敷衍的点了点头,“不过,再怎么奇妙,也比不得咱们奇妙。”

    若棠真的完全败给他了,每次她要就旁人的事羡慕一番或只是感慨一番,他都一副生怕被人比下去的模样,总要强调他们才是最佳组合,最恩爱夫妻,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两口子。

    虽然……的确是这样吧,但做人总要低调点才好嘛!

    若棠也不去感慨别人了,问他道:“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

    为了这小半年的年假,楚千岚险些跟百里煌闹翻了,好在最后经由王后的调和,百里煌才气恼的许了这小半年的年假。往后再想这么走一遭,怕是没有机会了。

    “没有。”楚千岚摇头,“你呢?”

    “要不去湘王府看看吧。”湘王与湘王妃暴毙后,湘王府便被封了起来,府里的侧妃侍妾也不知打发到哪里去了。“咱们在大楚,除了湘王府,好像还真的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旧地重游,两人的心情还真说不上是好是坏。湘王府早已人去楼空,没有了人气的府邸显得特别萧瑟与荒凉。两人信步走到兽苑,若棠感慨的叹息一声,“可惜阿白不能跟我们一块儿回来。”

    “它如今也做了父亲,要照顾自己的孩子,哪里能走得开。”带上那畜生回来,这一路上她是跟他恩爱还是跟那畜生玩耍?

    “说到阿白的小崽子。”若棠撇撇嘴,“定是它母亲的品种不太好,那小崽子长得一点都不好看。”

    阿白也不知道上哪儿找了头母老虎,等若棠出了月子去看它,它就已经为虎夫、为虎父了。

    楚千岚没接话,类似的抱怨他听得太多了。

    两人牵着手在府里信步走着,“其实我有让人打听过府里这些人都去了哪里,你想不想知道?”

    若棠似不敢置信的瞧向楚千岚,“你打听过?你为什么打听她们?”

    “因为我知道你会想要知道。”楚千岚看着她那一脸“你打听她们想要做什么”的警惕模样,忍不住抬手敲了她一记,虎着脸道:“不然我打听她们做什么?”

    “那她们如今都怎么样了?”若棠追问道。

    “邓氏回了邓家,听说迷上了佛法,想要出家,不过为着皇家的颜面以及邓家的脸面,是不可能让她出家的。因而邓家的人在府里建了小佛堂,供她吃斋礼佛。她倒也识趣,并未将你我早已不在琉国的事情说出去。”想必这里面康王出力不少,有康王一力将此事压下来,便是邓侧妃想要闹,邓家的人也不敢让她闹。

    “她肯安安分分的吃斋礼佛?”若棠表示震惊与怀疑。

    到现在她都还记得邓侧妃即便是毁容后,仍是愤恨与不甘的神色。

    楚千岚淡淡道:“那可由不得她,安安分分的,还能活命,她是聪明人,只要她不想死,就知道该怎么做。”

    “那秦氏跟刘氏呢?”若棠又问。

    这两人虽然没给自己找麻烦,不过归根究底,她们也不曾伤到过她,甚至刘氏还帮了她不少。

    “秦氏跟她远房表兄走了,听说两人远走高飞后,没多久就生了个儿子,如今生活的也算惬意。至于刘氏,她主动要求进宫陪伴太后,做了太后身边的女官。”

    “啊?”若棠扎扎实实被惊到了,“刘氏进宫了?怎么会,她应该比秦氏更聪明才是,怎么这么想不通跑宫里去了?”

    “刘家原是晋王旧人,康王掌政,刘家不复以往,又兼刘大人被朝臣弹劾他贪墨巨大,被削了官职,刘氏进宫,也是为了刘氏一族。”

    若棠明白了过来,刘氏想要保住刘氏一族,康王那条路是走不通了,只得另辟蹊跷,从太后那儿着手,“那她成功了吗?太后可帮了她?”

    “太后有感她一片孝心实属不易,劝着康王妥善处置刘家其他人,因而刘氏一族除了刘氏的父亲,旁的人倒是没有被牵连其中,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若棠亦有感道:“刘氏也不容易,不过还好得了太后的怜悯,也算是另一番造化了。对了,婉如跟画眉呢?我原以为你会带她们去琉国的。”

    “在我前往琉国寻你的时候,她们找了许多年的亲人终于有了消息,我就让她们都走了。”楚千岚漫不经心的说道,顺手将落在她发间的落叶拂了去。

    得知所有人都安好的活着,若棠总算了了一桩心事,“大家都快快乐乐的活着,就很好了。”

    ……

    趁着周厚元婚期未至,若棠与楚千岚又往江南去了一趟,去看望那个她从未谋面的外祖父。

    外祖父虽然病了一场,仍是精神矍铄,见到若棠,快七旬的老人家哭的跟孩子似的,拉着她的手不住的说对不住她们娘儿俩,惹得若棠也陪着流了几滴眼泪才算完。

    江南风景如画,除了周家人太过热情令人颇有些吃不消外,若棠真恨不能留在江南不走了。只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在江南逗留了大半个月,掐着周厚元的婚期,若棠与楚千岚带着外祖父与周家亲人一道上京观礼。

    因外祖父年纪大了,路上自然走的慢些,待到了京城,已经是腊月十七了。

    周厚元原想训斥若棠与楚千岚一番,一见到自己的老父以及家中亲人,哪里还顾得上他们,一时也有些激动——原以为老父亲太老了,终究不能见证自己的婚礼,不想若棠竟将他老人家接了过来,他心底里唯一的遗憾也没有了。

    “小舅舅,是不是很感动啊?”等所有人见过了,也都说了话,若棠便溜达到周厚元身边,小声笑问道。

    “你这臭丫头,当初去江南的时候也不曾与我说一声!”周厚元眼睛还有些红,板了脸训斥道,“害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这可不是我的主意。”若棠笑眯眯的招供道:“有人觉得如果婚礼时你的高堂不在,你心里定然会觉得难过,于是请求我若见了外祖父,他身体又还可以的话,就请他上京城来,她愿意好好侍奉他。”

    “是芙蕖!”周厚元心里一热,脱口说道。

    “小舅舅,余姐姐是个好女人,你要好好跟她过日子。”若棠摆出语重心长的神色来,“切不可做对不起她的事,反正我无论何时都是站在她那边的。”

    “没良心的臭丫头。”周厚元笑骂一声,神色却变得十分温柔,“你说的没错,她是个好女人——不过,从此后她不再是你的余姐姐,她是你小舅母!”

    若棠汗了下,真心表示这莫名其妙就小了一辈的辈分是不是有点吃亏了?

    第二日的婚礼,简直震惊了整个京城上下,不仅因为结成亲家的两家人身份地位太过悬殊,更让众人津津乐道的是,这场婚礼的主婚人,竟是权倾朝野的康王殿下!

    众人都以为康王殿下是冲着国公爷的面儿上才纡尊降贵做那主婚人的,知道真相的,也不过那么两三个人罢了。

    观礼过后,楚千岚正想去找若棠,就被康王拦了下来,“皇兄,咱们也许久未见了,不如找个地方喝一杯?”

    楚千岚甚是诧异的打量他两眼,他如今早不似当年那个默默无闻普通平凡的康王了,一举手一投足间都带着沉稳的尊贵气息,让人一看就知是久居高位之人。

    不过让他诧异的却并非是他的改变,“我都弄成这副鬼样子了,你还能认得出我来?”

    “好歹弟弟跟皇兄也做了二十多年的兄弟。”康王笑吟吟的邀他往外走。

    两人也没出这处处洋溢着喜气的周宅,找了个相对清净的亭子,也不惧天寒地冻,就那么往开阔的亭子里一坐,对着光秃秃的的池子说起话来。

    “我原以为你我兄弟二人今生再没有相见之日。”康王甚是感慨的开口道,“皇兄在琉国一切都好?”

    “叙旧就免了吧。”楚千岚似笑非笑的瞅着他。

    康王忍不住摇了摇头,一脸伤心委屈的模样,“皇兄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对人冷漠不耐至极,若非后头用得着弟弟,皇兄怕是一辈子也不会多看弟弟一眼。”

    楚千岚并没有否认,更不曾辩解,只是不耐的微微挑眉,看着康王大唱独角戏,他可没有必须要配合他的责任跟义务。

    见楚千岚无动于衷,康王便也收起了表演兄弟情深的路数来,“听闻琉国还欲要扩充疆土,甚至还看上了大楚的边城?”

    “唔,好像是有这个意思。”楚千岚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样你还敢回来?”

    “你能留得住我?”

    “那倒也是。”康王不免苦笑一声,他觉得自己蛰伏多年最后一飞冲天,能力运气都不错,但也不敢真的跟楚千岚对着来,他这个兄长,可不是死去的太子晋王一流,若非要与他扛上,说不得就是两败俱伤的结果。“那么还请皇兄教我,面对琉国的觊觎,弟弟该怎么办才能保住大楚的国土?”

    “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楚千岚这才正眼看向他,“甚至我还能跟你保证,有我在一日,琉国定不会来犯大楚。”

    康王闻言大喜,为着琉国这心腹大患,他可是许久没有睡过安稳觉了,如果楚千岚真的能保证琉国不会进犯大楚,那可是天大的喜事啊!

    但他也深知,这馅饼可不是白砸给他的,稳了稳神,方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无异:“皇兄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有你在一日,那些她在意的人,你都要保他们安然无虞!”楚千岚淡淡的开出了他的条件。

    康王愣了愣,便明白了过来,立刻爽快的答应了,“请皇兄放心,也请你转告皇嫂,有我在一日,不论是周家还是余家,我都会尽力关照,绝不会让皇嫂为此忧心的。”

    “那就好。”寥寥几句,两人便已经达成了共识。

    “值吗?”过了一会,康王忽然问道,“用大楚的国土,换几个无关紧要的人平安,皇兄觉得值得吗?”

    楚千岚没有回答他。

    他听见熟悉的笑声肆无忌惮的从新房传出来,嘴角便不由自主的勾了起来。

    只为了这笑声,让他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枯叶打着旋儿在空中飞舞,天空却越发蔚蓝高远。

    279 番十六

    言情海

    正文 279 番十六

章节目录

湘王无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眉小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眉小新并收藏湘王无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