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小妻,腹黑老公超完美! 作者:媚玑

    正文 全文完

    甚至就算她否认,他也只认为是她不好意思,或者因为和贺天呆在一起感情比他的多才会让她选择和贺天在一起,他这么一往情深的付出,她总会知道到底谁才是最值得她爱的人,他虽然选择退出她的生活,却会一直一直的爱着她,默默关心着她。

    但是现在。

    他终于明白,过去她从来不属于他,现在和将来,她更不会属于他。

    她的心,她的爱只给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贺天。她的心里从来从来就没有过他。而贺天于她而言,甚至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

    她可以没有他,却不能没有贺天。

    当他自以为‘深情’的一退再退,终于无路可退的时候,现实突然狠狠扇了他一记耳光!打掉了他所有的‘自以为是’,让他可笑又讽刺的像个傻子。

    所以,所以他以为可以欺骗自己的一些借口,就像突然暴露在阳光下的死角,。竟让他无处可躲。

    他怎么会忘了,怎么会不了解,以赢心的性子,如果那天他们真的发生了什么,只怕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搭理他了,同样,她也不会和贺天在一起。更不会怀着他的孩子在一起。她那眼睛容不下沙子的性子怎么会做这种让自己两难,更难堪的事?

    她是个多骄傲的女人啊。也许正是这骄傲和像太阳一样耀眼的光芒吸引了他,让他此生不悔。

    也许她会生下这个孩子,毕竟她对他再恨再怪也不会让一个无辜的生命成为一个牺牲品,但是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他只能说,他和贺天对于她而言,已经是出局了。

    他再喜欢再奢望,也不过只是个局外人。

    ……

    在宁纱朵和张浩眼睛紧张的盯着显示器,从里面看到楚赢心在看到韩睿在身边,并且察觉到自己所处的位置是敏感的酒店时脸都变色了!两人在显示器后面一直等着,就等着贺天出现了!

    按照他们所预期的那样。贺天真的出现了!

    只不过,他出现的地点并不是他们的显示器里,摄像头底下,而是——

    一脚踹开门后出现在完全傻住的他们俩跟前!

    不只贺天一个人来的,他身边居然还跟了身穿警服的警察!

    这简直让两人大吃一惊!然后就听贺天面色冷淡的对那四五个警察说,“就是他们两个,涉嫌绑架、胁迫甚至伤害我太太,又想要通过设局录像好来诈欺贺家的钱,希望你们人民警察为人民办事的最后可以给我们一个交代。”

    一听绑架、胁迫、诈欺这些字眼,又眼见一脸严肃的冷面警察为了上来,凶神恶煞的就拿出了手铐,完全把他们当犯人一样,不只宁纱朵顿时瘫坐在地上,就连张浩都面如土色的一阵发抖!

    “我没有,警察我是冤枉的,我没有绑架没有诈欺……我是被冤枉的!”

    贺天冷笑,“冤枉?知不知道你早前用那个号码给我发信息开始,我就已经开始调查这件事了。而且我早就暗中观察过,整个猎隼只有你和宁纱朵走的最近。本身最能伤害到楚赢心的人,我也大概能猜得到只有那么几个。别以为你和宁纱朵一前一后的从猎隼告了假我就察觉不到你们在合计些什么。就在你给我打电话时候,我一直都在通过电脑监控你所在的位置,却想不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们居然就在这酒店里。还真是不怕死!放心,要证据我有的是,我们打电话时的录音我也已经录了下来,我让赤腹鹰帮我通过声音分辨分离器,能够把原声完整的分离辨析出来,要不要到了警局以后我们一起去听听,给我打电话兜弯子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下子,就连张浩都彻底瘫软了下来!

    贺天看向脸色死白死白的宁纱朵,脸上充满了轻视,“我知道,他和楚赢心无冤无仇,应该做这些都是为了你。至于动机是什么我就不得而知的。我只是想说的是,宁纱朵,你配得上楚赢心对你的好和信任么?你不是配不上,你是——根本配不起!别说她根本不欠你什么,就算是她欠你的,你所做的这些事别说已经触犯了法律,多么不共戴天的仇恨居然让你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来,对待深仇大恨的敌人也不至于这么下三滥吧!她常和我说,她所交的朋友都像她一样直率大方,不拘小节。现在看来,真是不尽然。你以为你的这些雕虫小技,这点小心思她都看不出来?我觉得,她该比我能看得出,因为她比我了解你。只是很多事她给你留足了余地,才没有说出来罢了。说白了,无非是给你一个不要一错再错的机会罢了,可惜,你却没有珍惜。”

    末了,贺天扔下句,“记得,别人问起的时候不要说你们是猎隼出来的。我贺天最看重的不是能力而是人品,别出去给我丢这个人!”

    ……

    在楚赢心推开韩睿,努力稳住有点麻酥有点飘的脚,跌跌撞撞的跑出门去,穿过长长的回廊,还没转过弯时就重重的栽进一个宽阔的怀抱!

    楚赢心的脸色还没从刚刚的青白中回过色来,当她看到贺天的时候本该感到安全和安心,可是当听到韩睿在身后着急的叫着她‘赢心’!就那样追了出来时,楚赢心的脸色只更难看!

    “贺天!”她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虽然她不知道,也还没来得及想贺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在这个敏感的地方,她和韩睿同时出现,只怕不多心的人也会多想!只怕她浑身长满了嘴也说不清楚了!

    可是,她才刚说了个‘你听我……'解释两个字还没说出口,他便掌心托住她后脑,手臂将她牢牢的圈绕起来后,以吻封唇的堵住了她所有的解释、迷茫、不解。还有……

    身体微微颤抖,到现在也无法完全平静下来的惊慌。

    他那么深的吻着她,仿佛一心要把她冰冷的唇吻热。把她的惊恐驱散。把要说的话化成一句最简单最安心的通过她的嘴,塞进她的心里——

    如果你问楚赢心这个世界上最温暖,最浪漫的三个字是什么。她会说:不是‘我爱你’,不是‘我娶你’,不是‘我懂你’而是……

    我在这。

    是的,就这个简单的三个字,就像带着一种安定而坚实的力量,一点一滴的安抚下她整片世界的兵荒马乱。

    看着两人在走廊的尽头忘我的接吻,站成一座石雕的韩睿耸耸肩,在吐出一口气,不知道是庆幸自己给贺天这个电话打对了,还是他来的太及时,亦或者……是他感情停的太及时,在他还没彻底一辈子陷下去,错下去之间醒悟过来。他第一次感觉全身是如此的轻松、放松,这种感觉竟让他忍不住微扬起唇角。

    真的,一切都,太及时。

    以前他总是觉得,在感情上谁先放手了谁就是SB。现在眼见着已经没他啥事了,SB才不放手!

    ————————————

    就像贺天所说的那样,楚赢心早就感觉到了宁纱朵的异样。

    身为感觉敏锐的女人,她怎么可能神经大条到察觉不出宁纱朵的紧张、警惕,甚至是走神和慌乱?

    那杯奶茶几乎印证了她的所想,所以开始她并没有打算喝下去,也不过只是做做样子罢了。虽然在宁纱朵手都带着些不易察觉的颤抖递给她时,她的心有点痛。

    但是当时就在她作势要喝的试探她时,她却出手打翻了那杯奶茶,这让她觉得……也许他们之间还没到那一步,也许纱朵还是以前那个热情快乐简单仗义的宁纱朵。还是她最最要好的朋友。

    她可以谅解她一切‘心理不平衡’的举动,可是,却无法眼睁睁的看到她变成一个心思阴毒,不择手段的坏女人。更何况还是因为她。

    不过她千防万防却还是没想到她居然会有帮手!否则以她一个人的能力,她奈何不了她什么。

    在宁纱朵进了局子后,宁家第一时间接到消息的人先是去了警局,后来就大包小包的提着昂贵的礼物来到楚家,希望得到她的原谅。

    楚赢心并没有见他们,只以身体不舒服想要休息,让她威武强悍的老爸楚聿衡出卖你帮她打发了。

    而宁家人带去的东西楚家也一样没有收下,这让宁家人顿时觉得:这下可完了!不但得罪了楚家和贺家的人,连自己的女儿也赔了进去!

    想要纱朵出来必须要有楚赢心的松口,就算不以楚家和贺家的能力去衡量他们在市里的地位,单单说宁纱朵做的这些事,那可是件件要判刑的!如果楚赢心真的不管的话,只怕……

    宁家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失望的离开后,第二天晚上楚赢心就去看了宁纱朵。

    她的情况一点也不好,脸色灰败的就像一棵没有生病的枯槁树干。

    宁纱朵问她,“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恨死我了?”

    楚赢心摇头,“我谁也不恨,只是怪自己。”

    宁纱朵凉凉的笑。是怪自己交友不慎么?

    却想不到楚赢心语气很轻的说,“我怪自己,为什么把你逼成了这样,变成了这样。我们家纱朵是个正直善良的人,看到乞讨的老人会把钱包里的钱都给人家,看到父母当街打小孩子会愤怒的上前去阻止,看到有人欺负小动作会毫不犹豫的冲在前面。所以,把这么一个美好、善良的宁纱朵给埋没起来了,原因不是为了别人,而是因为我,你说我是不是要怪自己?”

    “我知道你从来就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你只是心理不平衡。你也从来没想过要害我。你只是需要时间去接受。我更知道,其实也许你没有多喜欢多爱贺天,你只是高高在上的骄傲在作祟,认为这么优秀的你他怎么刻意看都不看你一眼。认为你哪里都不比我差,为什么他选择的是我。认为你把尊严都丢了,别人可以不要,但怎么可以踩在脚底下,让所有人都看你的笑话,嘲笑你,你敏感的自尊和骄傲怎么能承受得了这种侮辱,怎么甘心当个笑话?我都知道。但纱朵,爱情从来都不是靠付出去衡量和选择的。尊严和骄傲是自己给自己的,自己是强大而坚定的,就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打倒你。没有人要侮辱你,笑话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其实大家都很忙的,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关心别人的事。如果你非要把这种‘关注’定义成什么的话,那么我觉得,最确切的应该是‘嫉妒’。所有的议论都并非来自嘲笑和看笑话,而是嫉妒。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勇往直前,坚定果决,百折不挠,明亮耀眼,还有自信美丽。我也相信,这样闪光的你吸引的绝非是几个人的注意。你不是没有爱人,而是还没找到最适合你的那个人。我一直没来看你不是因为我恨你,而是希望当你一个人的时候,你有足够的空间去想明白一些事。”

    听着楚赢心的话,渐渐的,宁纱朵便捂着脸开始泣不成声起来。

    “如果不是身边人的带动,你也不会这样做。我知道这一系列的事都是那个张浩出的主意,碍于他是你朋友,你又不同意和他合作,反而被他威胁了人身安全才没敢支声。他把我打晕了送到酒店,你却偷偷叫来了我老公和我好朋友。这本身就是一种解救,哦对了。给贺天和韩睿打电话的人是张浩对吧?听说他又是发照片又是变音,想要搞勒索的手法还真是不少,虽然你在张浩身边很容易被人误解成同伙,但你可不能傻傻帮他背黑锅,听见了没?”

    宁纱朵听着听着整个人都傻了。

    楚赢心这么说,这么说不就是在提醒她,为她开脱么?让所有的事都推到张浩身上,谁让他才是在背后出谋划策的那个!明明当时她都已经打算放弃了,可是他却把她楚赢心给打晕了!让她无路可退!

    眼见宁纱朵一直没说话,只是在一个劲儿的掉眼泪,楚赢心把要说的话说完后,她觉得不管是哪方面的意思,宁纱朵这么聪明肯定都听明白了。

    介于身为一个资深孕妇,平时不能太劳累。楚赢心正准备起身离开时,却听到宁纱朵带着哭腔沙哑的声音幽幽的道,“赢心,我对不起你……”

    下面那句,‘你还要我吗?’,她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她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怎么还有脸问的出这句话?

    一句‘对不起’,让楚赢心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瞬间击中!那种温热的感觉在扩散开来时。她哽了哽嗓子,眼圈已经先红了。

    兜兜转转了这么久,她一直坚信的,一直想要维护的都还在,都被她牢牢握在手里,一样也没失去。

    楚赢心清了清嗓子,稳定了一下情绪后背对着宁纱朵,用一种‘宁纱朵这么不上道,楚赢心很不高兴’的语气说,“你理解能力什么时候退步到小学文化了?靠,我要的不是对不起。我要的是——我跟你说了这么一大堆真是口渴死了。赶紧的出来给我买奶茶喝!服务这么差,反应还未老先衰的迟钝了,这人,还想不想当我孩子干妈了!算了,这事看来我还是回去好好想想吧!”

    身后,宁纱朵捂着嘴早已泣不成声。

    ————————————

    对于,虽然贺天那天带去了警察,只要是伤害赢心的人他就一个都不会放过!可是他心也很清楚,宁纱朵对于楚赢心来说不是‘其他人’,也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好姐妹,好闺蜜。

    虽然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害楚赢心,但是他怎么会不明白她在楚赢心心中的意义?她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而这个宁纱朵也不算心思歹毒的人,只是一时被嫉妒和愤恨冲昏了头罢了。

    说白了,他终归都是为了赢心,终归是为了她,不想因为任何事情让她不开心,毕竟她现在是非常时期,有些明明还是有转圜的余地的一些事何不顺着她?

    贺天一向很欣赏韩睿,不管是他的能力还是身手,不过他真正开始欣赏他是从这件事开始。

    据说他连一个离别的场面都没给楚赢心便离开了。只发了一条‘祝你幸福’的短信。

    楚赢心是误会韩睿了,只是在那种情况下,大抵换做任何一个在酒店醒来,不但睡在*上,身边还有其它男人在,换做谁谁也接受不了吧。所以她当时真心想这辈子都不再想看到他了!

    而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她让韩睿滚,远远的滚出她的世界!甚至,在后来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他也是个受害人后,这个家伙连个当面道歉的机会都没给她就走了。

    ————————————

    数月后,楚赢心剖腹生下一对漂亮的双胞胎小女孩。

    当时来看孩子的人都纷纷赞叹,孩子真是像极了贺天,如墨玉般浓密的头发,白里透粉的皮肤就像两个小肉球分外讨人喜欢。谁抱谁夸奖这孩子生的可真是爹妈!更让人感慨基因的强大果然是不可逆的。

    本来楚赢心只以为怀了一个小祖宗,却想不到居然还是两个!虽然孩子是长的挺漂亮,这也是身为父母很长脸的一件事吧,不过!

    她仔仔细细的研究了很久,孩子好像是没有一个地方长得像她的!这事儿仔细一琢磨,好像尼妹的是挺不公平的啊!

    凭啥生个孩子没一个地儿像她的?

    想来想去楚赢心都觉得人不都说什么‘基因强大’么,她觉得可能就是贺天的基因太强大了,盖过了她的,而老天爷似乎尼玛有点‘择优而录之’的赶角,直接就把她三振出局的只选择了贺天一个人的基因就行了!她主要负责生就对了,其它的没她毛事。

    所以啊楚赢心现在已经能够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大家,挑老公有时候不要挑太优秀的,差不多就行了。如果可以的话,尽量自己这边的基因稍稍强大一点,是吧?生个

    要知道,她可是自然生的拥护者!无数人告诉过她自然生孩子对孩子是何种何种的好,奈何人算不如天算,生以前她红酒喝了两罐,平时更是天天出去溜达,做少量的运动,就是为了增加力气,别生到一半没劲儿了咋办!

    可是谁想一朝‘胎位不正’,不剖也得剖,要不然的话大人小孩都有危险。总不能让一个不想剖就伤害到孩子吧?

    人不都说剖腹产一次,第二次就只能剖腹产,在这个都流行要小二的时代下,楚赢心觉得如果有精力的话以后要个小二也不错,不过介于老天爷一下子就给了她俩,现在想想这小二不要也罢。两个孩子在一起总归不会寂寞的。

    以后等孩子懂事了撩起身上的伤疤给她们看眼,啧啧,当年她们老妈是经历何种九死一生,拼了性命才把她们给生下来。此英勇的壮举多么可歌可泣,所以以后她们可以不孝顺她们老爸,可不能不孝顺她们的老妈啊!

    尤其以后有什么小秘密了,可要说出来一起分享一下啊!

    为了安慰剖了以后伤口每每作痛就有点小遗憾的妻子,担心她会不会产后抑郁的贺天说,“剖就剖吧,剖也有剖的好处。”

    楚赢心但是那股子劲儿还没过去,抱着孩子喂奶的时候还不忘冲贺天冷哼,“有什么好?”

    贺天伸手逗了下大女儿的小脸儿,随之附在楚赢心耳边说了句,让楚赢心顿时脸一红的嚷道,“贺天你这个大*!”

    后者似乎心情很好,抱着小女儿身体敏捷的一躲,完全闪在她伸手能够到的范围外。

    “老婆息怒。孕妇发火的可是会回奶的,等你出了月子想要怎么身体体罚都行,现在可别屈了两个女儿。”

    还‘身体体罚’!谁稀罕身体体罚他!

    你猜这个大*和她说什么来着?他刚刚居然说:自然声孩子经过那个地方,听说会撑大,以后X生活的时候紧致度不如以前,剖腹产的优点当然就是不需要经过那个地方,直接从腹部取出来。

    你说她没一个抱枕或者一个拖鞋的直接扔到他脸上去是不是也太好脾气了一点?

    不过贺天很快提出一套安抚他老婆神经的方案:“贺迟有个好友叫江弈城的,他们的儿子一年前才出生的,比我们女儿大一岁。我和他接触过,那个很有手腕的商界精英,长相也是你们喜欢的英俊大叔型,他的儿子肯定也不会错的。恒久钻石你听说过吧?对,他就是恒久钻石的总裁!所以你说要不要咱们两家……”

    楚赢心一听果然很感兴趣!于是她顿时双眼放光的说,“英俊大叔?像我爸那么好看么?有照片么我瞅瞅?”

    贺天顿时脸一黑!“女人,搞清楚现状一点成不?你现在不但有老公了,还是已经生完孩子的半老徐娘了,想什么呢!我说的是咱闺女的事!”

    她是感兴趣,可是她感兴趣的点错了好么?现在的女人是怎样,一个个看见大叔就跟那不行了似得,找个和自己差不多的男人,是吧,像他一样帅帅妥妥的,不好么?

    “哦。可是咱有两个闺女,他只有一个儿子,到时候咱闺女眼高于顶的看不上人家也就算了,万一咱俩闺女都看上了,把人家儿子撕吧了咋办?”楚赢心不禁有点担心这种可能性。

    贺天得意的笑,“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你以为我看中的只是江弈城的能力和背景呢?我看中的是,刚好江家也是一对双胞胎!是对双胞胎儿子!配咱们姑娘不正好?”

    一听这话,楚赢心顿时一拍大腿!嘿!这主意不错哎!都说感情是从小培养的,她和贺天不就是一路这么培养来的么?虽然一开始互相看不顺眼,但是兜绕了一个大圈子后最后还是在一起了。

    靠谱!绝对靠谱!

    楚赢心眼睛亮亮的琢磨着,“如果和江家订了娃娃亲,是不是代表了我们俩闺女衣服都是钻石做的啊?那到时我这个丈母娘是不是……”

    贺天顿时无语!

    这位丈母娘能多考虑一下孩子,少考虑一下自己的事不?

    算了,他早就看透了,身为一个亲手带孩子的奶爸,这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件任重而道远的事!

    以后俩姑娘可以不孝敬她们不靠谱的老妈,可千万不能不孝敬她们含辛茹苦把她们抚养成人的老爸!尤其是青春期交了个什么样男朋友的小秘密可要和他分享分享,身为对男人秉性极其了解的男人,他绝对最有发言权!

    当然,如果想要和他闺女交往,怎么着也得来他猎隼好好训个几天,别说是什么值不值得托付了,先看看算不算是个男人吧!不算男人的那种还想来娶他女儿?窗都没有一扇!

    ……

    不管贺家人还是楚家人,大家的意思都保持的很一致,如果说先前楚赢心怀着孕没法操办婚礼,那么现在孩子平安降生后这婚礼可得好好操办操办了吧?

    尤其是贺家人,从小就把赢心当他们家的小媳妇,这会儿不但真的梦想成真,还给他们家一下就添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这么怎么能不让他们高兴?而且了,贺家的媳妇哪能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就进了门,咱要光明正大的进,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楚赢心是他们贺家的儿媳妇!

    楚赢心和贺天决定,要两个伴娘,两个伴郎,她这边的伴娘分别是宁纱朵和楚语心,而贺天那边则是江子琛和贺迟。

    本来贺家兄弟从小就说好,以后一个结婚了,另外两个是一定要当伴郎的,就算是结婚了也风雨无阻。但是现在贺晨光就跟那消失了似得,就连贺天结婚的日期都通知不到他。更别说他还见过那两个可爱的小萌妞了。

    不过还好兄弟之间都能惺惺相惜的理解这种感觉,若是遇不见也就罢了,若是一但你的生命中曾经出现过那个人,因为不愿意换人将就,就怎么也不会轻易的放手。

    哦,用楚赢心的话就是:就跟那王八一下子咬了人似得,死也不松口。

    楚赢心和贺天的想法一样,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他们相信,贺家继他们婚礼后再次传出的好消息,一定是晨光和为零回来的消息。

    不过眼下这团体组合,啧啧,怎么看怎么都是新郎新娘永结同心,伴郎伴娘团结有爱的节奏啊!

    婚礼日期就选在两个小公主百天的那天。因为楚赢心和贺天希望婚姻是充满清新欢快的主题,便办了一场草坪婚礼。

    贺家的两个小公主的名字在家人的合计下,最后一致决定,姐姐叫贺子衿,妹妹叫贺心悠。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两个女儿由于是异卵双胞胎,长得也开始越来越不同起来。不过却各有各的漂亮,楚赢心却也始终从两个女儿身上看不到有任何像自己的地方,尼妹的!

    介于两个女儿还小,不能担任他们的小花童,不过这却并不影响这对外形出色的夫妻一人怀抱一个,赚足了别人羡慕的眼球!

    你要问楚赢心在结婚当天最开心的事是什么,是贺天当众宣读那段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告白的感动?是他下跪说会一辈子保护她和孩子的坚定?还是像每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一样身披白纱的激动?NONO!都不是。

    而是!她看到她俩女婿了!

    可不,楚赢心万分激动的见到了贺天跟她传说中的江家的两个小帅哥!啧啧,单单是看小时候这萌态可掬的模样就知道将来肯定是俩祸害无辜少女的妖孽!是谁说过小孩小时候长的好看,长大后就残掉了?

    你看这对双胞兄弟的爸妈就知道了!爸爸帅气妈妈俏丽的,这强大的基因不管像谁都绝对没错!双胞兄弟配双胞姐妹,神州行,她看行!

    有时候缘分就是从两个小帅哥抬头好奇的看向睁着大眼睛,好似芭比娃娃的小女孩那一刻开始的。

    楚赢心扔出去的捧花是被宁纱朵接到的。看似非常有缘分,实则是她偏心眼,在背对着的时候先瞄准了她的位置才扔的呢!

    只不过意外的是,她亲爱的小伴娘接到了她的捧花,那位也来凑热闹抢捧花,最后连她的伴娘带捧花一起捞进怀里的仁兄是要闹那样?

    虽然她很不想点名,但是也必须得说,江指导员,咱能低调一点么?

    当时贺迟还砸吧着嘴的跟贺天说,“哥你要有这主动性和觉悟性的话,赢心早在几百年前就是我嫂子了。”

    贺天则皮笑肉不笑的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先管好你自己吧!怎么着,原先语心不理你,有人还破罐子破摔,这会儿精神奕奕的是原地满血复活了么?”

    贺迟摸摸下巴的说,“哥,经过这么多,我现在越发的觉得吧,这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上天注定的!这不该是你的啊——”

    贺天挑眉,就听贺迟道,“硬抢也得把人给抢过来!上天算个鸟!”

    ……

    望着不远处那活跃在人群中,和他的爸妈在一起,逢人就不低调的炫耀着自己双胞胎小公主,换下了婚纱后穿件白色*洋装的小女人,贺天慢慢扬起微笑。

    是的,只要是想要的那个人,就算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又如何?

    他做的一切,他想要的一切,也不过只是一个她。

    贺家家训:面对一个可以左右你的情绪的人,一定要彻底。

    要么彻底远离,要么彻底把她变成是你的。

    动情中,他还未细想就走上前去,从后面抱住她,“亲爱的,你今天真漂亮。”

    楚赢心给贺天这举动吓了一跳,看到周围的人那过来时或善意或揶揄的目光,楚赢心脸色微微一红,嘴上却说,“你才知道呀!”

    “我的意思是,都说女儿像爸爸,会不会觉得两个小公主都像我,有点心理不平衡?”

    “相当不平衡!”

    楚赢心咬牙的想。怎么着,今天他们这结婚的日子,他是太开心了。所以想要揭揭她伤疤,刺激刺激她的找找乐子是吧?

    如果他真的这么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那等她把其它的烧开了后泼给他怎么样?

    “你别误会,我是想说要不你先歇一段时间,然后咱们继续追生个男孩再?你想想,女孩像爸男孩像妈,你这么聪明漂亮,不生个男孩展现展现强大的基因优势岂不太可惜?”

    楚赢心微微眯眼,“好像是这样的。”

    接着她突然出手,胳膊肘往后用力一顶,若不是贺天反应迅速,估计能被她这凶狠的力道把肺顶出个窟窿来!

    “聪明漂亮?我咋不知道在你眼中有这多优点?啧啧,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楚赢心叉腰气哼哼的说,“还生?这种事你跟母猪商量去!”

    正说着间,两人听到背后一声响,“新郎新娘来一张!”

    贺天见过变脸的,没见过脸变这么快的!

    刚刚的小母老虎在转头时立刻变成一只柔情万种的小绵羊,依偎着他甜蜜无比,变换着造型的来了几张。

    而他也不客气,各种贴面懒腰的配合的亲密无间。还顺带着在她脸上偷了个香。

    人摄影师一走,母老虎顿时就从动物园里放了出来——

    “对了,这孩子也生完了,月子也坐完了,婚也结完了,你啥时候带我出去各种游山玩水的顺带着学艺啊?”

    对于这件事楚赢心一直都记在心上!还记得当时贺天跟她说的时候,又能学习又能玩的简直把她整个小宇宙都点亮了!

    楚赢心觉得,她会这么快嫁给某人,也许跟这点也是分不开的。

    贺天语重心长的说,“这也正是我要和你商量的事,都说爸爸在孩子的成长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尤其是三岁以前,不都说三岁看到老么?我觉得我身上的责任重于泰山。”

    “然后呢?”

    “然后我觉得在孩子三岁以前,咱们‘不宜出行’。”

    楚赢心脸色立刻就臭下来,继而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的问,“我什么时候回猎隼?”

    “随时!”非常痛快的回答。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她瞪着她,“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贺天:“我刚刚不是说了么,我觉得三年内还是在家看孩子比较好。猎隼那边有你,你想学什么我在家可以教你,回头你再琢磨琢磨。在猎隼占地为王的感觉,你好好感受感受——训练的事不用你亲自去教导,别人也不知道你什么手,你只要装模作样的天天在办公室坐着吃喝玩乐外加上网就行了!其它的有赤腹鹰他们,这多好的事!”

    楚赢心皱眉的略微‘感受’了一下说,“我怎么觉得你都可以去死了呢?”

    她怎么有种好像被人给骗婚了的感觉?

    贺天啧道,“老婆,婚礼上说这种话太不吉利了。没有我和你一起白头到老,你心灵空虚没关系,身体寂寞了怎么办?”

    楚赢心挑眉,“我也没指望你能用那么多年。你当自己是70年大产权的房子,一用那么多年还那么硬朗?”

    说话间,楚赢心视线微微下沉的看了眼贺天身上的某地儿。

    贺天:“……”

    到底谁才是*!

    不过贺天觉得,婚姻是什么?婚姻不过是你骗骗我,我骗骗你,和和美美小两口。生活是什么?生活不过是你*一下我,我*一下你,革命情谊更深厚。

    鸡飞狗跳的生活才刚开始,楚赢心敢打赌,他们日后的生活肯定不会无聊了。但是又有谁说他们不是人生的赢家呢?

    从小青梅骑竹马,竹马绕*弄青梅,绕了圈子,喜欢错过人,却冥冥中牵扯的红线,从未断过。而上天赐予的一双幸福超越了他们的所想,两个宝贝生下来才没多久就让楚赢心感受了一把当人岳母的滋味!还是未来的钻石王老亩的岳母!货真价实的‘钻石岳母’!

    真是人生赢家啊!

    如果你问楚赢心,她对贺天最想说的是什么,她想说的是:谢谢。

    谢谢你,从未弄丢我。

    谢谢你用时间告诉我,爱一个人应该是怎样的模式。

    谢谢你用深情告诉我,我从出生起注定,就应该是属于谁的。

    (完)

    ()

    正文 全文完

章节目录

幸运小妻,腹黑老公超完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媚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媚玑并收藏幸运小妻,腹黑老公超完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