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 作者:咖啡因

    一女三男(H)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 作者:咖啡因

    阮娇娇闭着眼张着双腿躺在床上。

    嫌弃对方动作磨磨唧唧慢慢吞吞,她不耐烦地问道。

    “你们怎么效率这么慢啊?”

    她都睡了一觉醒来了,一看枕头旁边的瓶子里才只有寥寥几只虫子。

    加烨简直要被她的态度气笑了。

    “你效率高你来!”

    阮娇娇立刻气不打一处来,撇撇嘴,开口怼道。

    “还不是你搞的破玩意儿。”

    要不是这些鬼东西,她早就换个世界逍遥快活去了好吗?!

    叶阙面无表情,薄唇抿成一线看着加烨还有精神斗嘴。

    他们昨天忙活了一整晚,也就捉出了几只虫子。

    加烨说他当初培育这虫子就没打算弄出来,它们会寄生于生物体内,融为一体,然后被寄生生物最终沦为被操控的傀儡。

    当然,对阮娇娇使用了之后,加烨立刻后悔了。

    虽然这个女人让他很生气,但是如果她真的成为没有灵魂的玩偶,那她就不是她了。

    从头到尾,只有林缪还埋首于她的腿间,拿着一根细长颈的瓶子在她穴里摸索,用饵来引诱虫子上钩,瓮中捉鳖。

    但或许是她的血液太诱人了,即使有诱饵,大部分的虫子也不愿意现身,蛰伏在她体内毫不动摇。

    “还有别的办法吗?”

    林缪从阮娇娇腿间探出头来,询问加烨道。

    这种精巧的活计实在太考验人的耐力了。

    本来,他们可以交由手下来办,人多力量大,可以一个接一个打持久战。

    但一想到这女人对着众多男人双腿大张,那隐秘的蜜谷对他们敞开,暴露出娇嫩迷人的花穴,就让三个男人都觉得绿云罩顶,打死也不愿再假手他人。

    三个男人正在商讨对策,阮娇娇目光却落在几人身上,流连不已,因为精神长时间高度集中,又低头弯腰,维持趴着的姿势,此刻他们额上都渗出细密的汗,制服早已脱掉,贴身的衬衫全汗湿了,贴在身上,勾勒出性感流畅的肌理线条。

    “不如把饵藏在这里呢?”

    阮娇娇忽然伸手,握住了林缪腿间蛰伏的分身。

    “塞到这里面去,通过交媾催动体温上升,体液交融,虫子会不会主动跑出来?”

    色欲熏心的她只是随口一提,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时间不等人,虫子与她的身体融合,只需要三天时间,到时候,她的脑细胞就被完全入侵。

    现在已经过去一天一夜。

    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加烨的神情越发凝重,三人也意识到问题的紧迫性。

    所以既然有办法,不如试试。

    加烨立刻受到启发,将她的提议进行改良,付诸实施。

    他身先士卒,决定想尝试一下,用透气孔膜将饵与性器缠在了一起,然后对准她的花穴倾身下压,尽根挺入她的身体深处。

    “啊……”

    阮娇娇一时爽得说不出话来。

    或许因为饵的存在,他粗长的肉棒如入了珠,进入敏感的花穴,有一种凹凸不平的粗糙感,插入她的花穴,与她的寸寸媚肉摩擦,带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粗粝刺激。

    才捣弄了约莫数十下,阮娇娇浑身一哆嗦,水穴里就有淋漓的汁水流淌出来,她也达到了高潮。

    她面颊绯红,如刚熟透的果实,诱人咬下一口,乌亮的眼眸弥漫着薄薄的水雾,失神地望着身上的男人。

    加烨心驰神荡,忍不住低头亲吻她的唇。

    但他动作未停,再接再厉地又驰骋了数百下,将她肏干得情潮一波又一波,呜咽声悉数被他吞进口中。

    终于,他有了要射的冲动,连忙将肉棒拔出来,俩人紧紧咬合的性器分开,她的小穴还抽搐收缩,显出留恋和不舍,同时带出大滩的水液。

    加烨动作极快地将膜撕下来,这才快速撸动几下,将白浊射了出来。

    他泄身后,顾不上回味那销魂的余韵,捡起刚丢掉的薄膜,发现上面沾了好几只小虫子,因为被黏滑的液体粘住了,费劲地挣扎蠕动。

    这发现自然让加烨喜出望外。

    不过数十分钟的交媾,这收获比三人忙活一整夜还多。

    于是,他连忙让旁观的叶阙顶上,依样画葫芦。

    车轮战拉开帷幕。

    三人原本都有些疲劳了,但改变捉虫方式后,面对阮娇娇诱人的胴体,立刻情欲高涨,精神勃发。

    林缪原本排在最后,但是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上,就在触手可及的距离,这样直观的冲击力,微妙的内心挣扎带来一种额外的刺激感,让他情不自禁在叶阙将坚硬炙烫的性器插入她穴里时,他倾身吻住了阮娇娇因为花穴被插入而微张开的红唇,舌尖勾住她因为恍惚而无处躲闪的小舌头。

    加烨将这两男一女纠缠,淫靡香艳的画面纳入眼里,表情却镇定而冷静,他始终保持理智清醒,要弥补自己的错误。

    如果不能将所有虫子吸出来,那即使留有一只在她体内,也意味着失败。

    他的世界不允许出现失败。

    所以当他发现她身体越动情,虫子被吸出来越多时,他立刻发散思维,掏出能激发她情欲的工具。

    “啊……不要……这个不行……”

    加烨一手用力攥住阮娇娇往后退缩的脚踝,一只手游刃有余地调整着电击器的档位,确保只是微弱又稳定的安全电流接连触及她的敏感部位,在她身体里掀起一阵阵的酥麻颤栗,痛苦带着欢愉,让人快感袭来的同时却又承受不住这样过于强劲的滋味,她娇躯颤抖个不停,忍不住挣扎抗拒。

    加烨嫌她不够配合,还是将她吊在了半空中,双腿被强行分开。

    “你们继续!动作别停!”

    加烨对叶阙和林缪大声道。

    叶阙虽然对被命令不悦,但现在情势所逼,阮娇娇身体要紧,于是他的肉棒在她花穴里飞速地抽插着,花液溅得到处都是。

    林缪则从后方抱住她的娇躯,用坚实的臂膀给她依靠。

    “娇娇,撑住,挺过去就好了!”

    阮娇娇想骂脏话的心都有。

    大股大股的水液顺着交合部位淌下来,她竟然都潮吹了。

    当叶阙从她花穴里抽身出来时,有不少虫子被花液冲刷了出来,被加烨捡进了瓶子里。

    “快,你上!”

    加烨指挥林缪道。

    林缪一直是指挥命令别人的角色,但是眼下大局为重,他也没跟加烨计较,在叶阙从阮娇娇身体里退出后,他转到她跟前,有力的手臂搂紧她的腰,将肉棒径直闯入她已经被操的红肿的花穴里。

    紧致,湿滑,温热,她的穴肉如万张小嘴吸吮住他的分身,难以言喻的舒服快慰让林缪几乎忘记了任务,只想尽情在她销魂的水穴里肆意抽插。

    而加烨目不转睛地盯着俩人交合部位,看着她娇嫩的穴被男人粗壮的性器贯穿,插拔中翻出嫣粉的穴肉,穴口收缩,夹紧男人的分身。

    他绕到一旁,二话不说地将手指探入两人交合部位,伸入一根手指进去。

    “啊……别……要撑破了……”

    阮娇娇摇着头拒绝他的加入,被汗水打湿的发丝黏在她因为情欲而涨得嫣红的脸颊上。

    她刚说出口,加烨也依言抽出了手指,她刚松口气,没想到他竟然将这根沾了水液的手指径直插入她的菊花里。

    “呀啊……”

    阮娇娇呻吟出声,小穴不自觉用力绞紧,林缪猝不及防,肉棒朝里狠狠一撞,抵着她的花壶深处便泄了出来。

    大股的白浊冲开了缠着的薄膜,混着数只小虫落到了地上,黏稠一滩。

    加烨惯来操控机器,漂亮修长的手指插入娇娇的菊穴,在里面旋转扩张,当他觉得差不多的时候,便抽出手指,将自己坚硬的肉棒坚定而沉缓地推入进去。

    “啊!!”

    因为刚才高潮过后,阮娇娇身体余韵未消,所以对于他挤入她的后庭,身体敏感度降低许多,并不觉得很疼,反而麻麻胀胀。

    当加烨大半根肉棒插入她的菊穴时,他看了眼站在旁边不动的叶阙。

    “她这里撕裂了,用一下你的伤口疗愈术。”

    闻言,阮娇娇登时菊花一紧,疼痛感后知后觉才传递来。

    叶阙连忙使用伤口疗愈术,顺带也帮她使用过度的花穴也愈合了一下,立刻恢复如初。

    “时间紧迫,别停下,你入前面,我入后面。”

    加烨把控全局,沉着冷静地发出指令,推动进程,与他正在捣弄抽插她菊穴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

    叶阙便一脸冷峻地将肉棒插入阮娇娇的穴里,大开大合地凶狠抽插起来,俨然如同战场上对敌激烈厮杀,不知停歇。

    结局

    连番上演的激烈情事,饶是铁打的身躯,也有些精疲力竭。

    当加烨从黏稠的液体中捡起挣扎中的最后一只小虫子,塞进瓶子里放好,四人仿佛经历了一场似乎永无止境的战役,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三个男人身上都有伤,因为是武器所伤,所以无法使用伤口疗愈术,暂时用黏合药剂封住,并打了止疼针。

    止疼药早就失效,但之前因为交媾促进肾上腺素激升,他们都不觉得疼。而现在一下子跟随疲劳发作出来,三人都是疼得面色苍白,嘴唇发青,额上冒出涔涔汗来。

    解除虫子威胁之后,阮娇娇过程中又是不怎么出力那个,她此刻倒是精神焕发,光彩熠熠,看着三个男人仿佛快精尽人亡的样子。

    她抱臂摸着下巴暗忖,莫非这是传说中的采阳补阴?

    三个男人此刻一副任人宰割的状态,阮娇娇觉得不做点什么似乎对不起这天赐良机。

    她首先走到加烨身旁蹲下,要不是这个少年,她也不会吃这么大苦头。

    趁加烨毫无防备,她抽走了他手中的瓶子。

    “干什么?!”

    阮娇娇笑盈盈地将瓶子在他眼前晃了晃。

    加烨艰难地喘着气要坐起,想要将瓶子夺回。

    “危险!还给我!”

    阮娇娇却故意将瓶子拿开,还走到角落放置工具的地方,不紧不慢地从架上取了一件防护服穿上。

    三个男人看着她端着瓶子走过来,唇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心里咯噔一下,陡然觉得情况不妙。

    “如果把你们通通都变成傀儡,那你们就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了。”她笑得一脸荡漾,似乎因为什么美好的幻想而雀跃不已。

    这女人疯了?

    不!她没疯,是他们太蠢了。

    当知道她为了打压林缪而精心筹划一切时,就知道她聪明极了。

    而现在三人受了伤又精疲力竭,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为所欲为。

    “你们谁先来?”阮娇娇态度随意地问。

    “娇娇,别闹。”林缪开口,语气半强硬半温柔地哄她。

    “喔?看来你想先来,也是,你是我的丈夫,当然应该第一个。”

    阮娇娇拔开瓶塞,刚两指捏出一只虫子。

    一直沉默的叶阙忽然道。

    “不要冲动,如果我们三个都成为傀儡的话,星际联盟会失去指挥和战斗力,外星生物会借机发动攻击,到时候所有基地都会沦陷,你也无法幸免。”

    “嗯,有道理。”阮娇娇同意他的说辞。

    突然,她话锋一转,笑眯眯地道。

    “可是我不在乎呀。”

    加烨忽然开口道。

    “娇娇,我先来。”

    对于加烨的主动要求,阮娇娇倒是愣了下,但她摇了摇头。

    “你别急,这剩下的都给你。”

    这熊孩子将一整瓶虫子倒在她身上的情景,她还历历在目呢。

    阮娇娇假装从瓶子里捏出一只虫子,快速地合拢手掌,走到林缪面前。

    “张嘴!”

    林缪薄唇抿成一线,看着她的目光幽深而复杂。

    “不张嘴我可就换别的洞咯?”

    俩人对视了好一会儿,林缪才慢慢启开了唇,阮娇娇才不管他有什么内心戏,动作迅速,假装将虫子塞了进去。

    之后她依样画葫芦,对叶阙也采取了这样操作。

    当轮到加烨时,阮娇娇知道装模作样可能骗不了他,于是她凑到他耳畔,吐露真言道。

    “虽然一开始我的确故意接近你,但是加烨,其实我最舍不得的是你。这么厉害的虫子,还是留给你征服宇宙吧。”

    话音落下,阮娇娇便将瓶子塞回他手里,然后大步走到门边,门一开,门外蹲着毛绒绒一团,正是麦珈。

    她弯腰将麦珈抱在怀里,回头对三人摆了摆手表示告别,目光最后落在林缪身上。

    “林缪,我跟他做了交易,救你的代价就是我跟他走,现在我要信守承诺了,再见。”

    闻言,林缪一脸错愕,而阮娇娇已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当加烨使用检测并未从林缪和叶阙体内发现虫子的踪迹,他们才知道被那女人骗了。

    而她乘坐麦珈的飞行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麦珈所来自的种族极其擅长星际遨游,想要找一个不被发现的藏身之地轻而易举。

    但若是三人一齐发挥力量寻找就不一样了。

    于是三人放下芥蒂,齐心协力,终于在一个星际元年后,发现了麦珈的踪迹。

    “等我们找到她,只怕她孩子都给那色狼生了。”在追捕途中,加烨脸色阴郁地推测道。

    而林缪听到这句话,头顶的绿光愈发闪耀了点。

    当三人终于抓到麦珈时才得知,那女人在搭上飞行器后,就凭空消失了。

    麦珈怕几人找他算账,又没有恢复正常形态,只好东躲西藏。

    林缪再次发现低估了她,她单单凭自己的力量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浩瀚宇宙,想要找到她如同大海捞针。

    这个骗子!

    她不是说他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了吗?

    怎么夺走了他的一切,又赶走了其他女人后,她还是离开了呢?!

    恶女难缠

    阮娇娇还没睁开眼,就感觉穴里有根炙烫坚硬的物体疯狂搅动着,她忍不住溢出一声舒服的呻吟,然后掀开眼皮。

    男人一袭雪白的袍子,容貌恍若天人之姿,气质却魔魅异常,他眼眸暗黑如墨,如深渊,仿佛能将人诱惑吸附其中,却失足跌入深渊,死无葬身之地。

    与平常不同的时,伴随男人肉棒的抽插,剧情也飞速地进入她的大脑中。

    然后……

    阮娇娇慢慢勾起唇角,眯起眼,享受于与这男人的鱼水之欢。

    真有趣。

    这男人不是省油的灯,可她却才是剧情里最狠的角色。

    她是反派大BOSS,无法无天的绝对恶女。

    原本男主和女主被她搞得屁滚尿流,险象环生,但是她终究玩不过主角光环。

    就在她以为将男女主终于弄死之后,谁知道主角置之死地而后生,进行绝地反击,男女主联手将她击败,并废了她的全部修为。

    圣母心女主本想放她一条生路,但原身不能接受每次努力都功亏一篑,一时想不开,自杀了。

    这是一本玄幻修真文。

    男女主皆出身名门,女主是废柴体质,被家族轻视羞辱,之后便少不了围绕女主进行的升级流打脸爽文路数。

    而原身不同,她从小经历的是真实的人间炼狱,饥荒洪灾,饿殍满地,亲眼目睹亲人为了一口发臭的食物反目成仇,自相残杀,甚至人吃人。

    而她能活下来,一方面是她美丽的皮相,一方面是她的冷血残忍。

    她心狠手辣,毫无人性,上一刻可以对人妩媚一笑,下一刻可以将手伸进对方胸膛,掏出鲜血淋漓还在跳动的心脏,然后用力捏爆。

    对于原身来说,肉体根本不值一提,当子皆中了千年蛇妖的毒,走火入魔时,她主动献身,借机与这个修真派人物攀上关系,被他带回了灵星山。

    子皆毕竟修为高深,不到半柱香便恢复了清醒,但他随即怔住了。

    他正在与一名女子激烈交媾,俩人的下半身紧紧地咬合在一起,子皆惊得后退一步抽出分身,女子却有些力不能支,他下意识伸手将摇摇欲坠的女子揽入怀里,她发丝凌乱裙衫破旧掩盖不了令人惊艳的美貌,下半身衣不蔽体,雪白的双腿间鲜血淋漓,分不出究竟是处子之血还是他撕裂造成的伤口。

    子皆眉头蹙起,薄唇紧抿成一线。

    如原剧情一般,子皆将阮娇娇带回了灵星山。

    阮娇娇名义上拜在他师门下,实际上……

    “不行!阴阳心经是邪魔歪道修炼的秘法,我怎么能取来给你!”

    子皆目光冰冷,周身如罩寒霜,这个令整个修真界除了几个长老以外都要尊敬的年轻天才,此刻却被一个女子威胁。

    阮娇娇朝他嫣然一笑,不紧不慢地道。

    “反正我们都阴阳交合过了,你取来心经,我们一起修炼,幸运的话说不定你体内的毒也解了。”

    闻言,子皆陷入沉默。

    他在绞杀一只千年蛇妖夺取妖丹时,一时不察着了那妖物的道,随着毒性越来越深,他会逐渐丧失神智。

    一旦发狂,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他将这件事隐瞒下来,竭力寻找解毒方法。

    每当毒性发作时,他便立刻躲到一处无人知晓的地方,但他没想到,会遇到这个女人,现在还被她抓住把柄威胁。

    若让灵星山的人知道,以门派规矩,他会被废尽修为关起来,彻底成为一个废人。

    如果这样,他宁可死!

    “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蛇性本淫,你体内的毒性越来越强,上次发作幸好你是遇到我,若是下回遇到什么为了清白要死要活的女人,你可就麻烦大咯。”阮娇娇不咸不淡地刺道。

    似乎为了应证女人的话,子皆心脏骤然一缩,他体内的毒猝不及防发作了,他此刻根本来不及逃到别处去。

    阮娇娇看着子皆忽然朝她欺近,一副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她的表情,可腿间蛰伏的分身却高高翘起,顶起的帐篷令人无法忽视。

    “咦,这么快?说来就来?”

    阮娇娇一边往门外逃,一边冷嘲热讽道。

    “刚才拒绝我的请求,现在又想拿我缓解毒性,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你敢碰我我就大叫救命,若让你那些同门看到你对刚收的徒儿奸淫施暴的场景,啧啧……”

    子皆恨不得一掌将这坏女人拍死,但是他又清楚自己情况不妙,一旦让别人发现他的秘密,他这么多年来的自尊、骄傲和努力都将毁于一旦。

    眼见那女人的裙裾已经擦过门边,子皆艰难万分地挤出几字。

    “回来,我答应你。”

    一瞬间,那女人去而复返,抱臂站在他面前,一双美眸笑盈盈地望着他道。

    “我又没逼你,你别总是一副我逼良为娼的样子。”

    形势迫人,子皆无奈地垂下眸,冷冽的嗓音此时裹上几分暗哑,沉沉说道。

    “你没逼我,是我有求于你。”

    “你这是求人的样子吗?”

    阮娇娇身形轻盈地飘到窗边,足尖一点,坐在了窗沿上,她晃动着两条腿,带起雪绸的裙摆如蝴蝶的翅膀扑棱,又如波浪层层荡漾。

    “过来!蹲在我面前舔我的脚!”

    她轻佻戏谑的话一出,让子皆表情瞬间阴沉,脸色如乌云密布,风雨欲来。

    察觉到子皆因为被羞辱而骤然释放出的冰冷杀意,阮娇娇知道她在撸虎须,但她也只能故作镇定了。

    谁叫她这次的困难模式这么心理变态。

    让她集齐七个男人舔脚,将他们的自尊心踩在脚底下蹂躏摩擦。

    阮娇娇就知道这个破系统不会那么好,这次给她一个牛逼哄哄的人设,却又埋个大雷给她。

    一女三男(H)

章节目录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咖啡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咖啡因并收藏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