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色生仙 作者:小炒肉

    分卷阅读140 寻仇

    活色生仙 作者:小炒肉

    [阁主,他们来了!]

    空旷的山林间,一队约莫四十余人的修士正乘着飞舟前行,周围看起来空无一人,实际上却埋伏着近六十名追魂阁的杀手,他们用法器隐匿了身形,静待目标进入区域便可一网打尽。

    其中一名样貌端正的黑瞳青年男子正是用法器改换了面容的江九晗,他视线紧随目标,直到最后艘飞舟进入范围之时迅速启动阵法,同时对众人发出指令:(上!]

    然而就在追魂阁的人包抄过去的时候,江九晗突然看见领头的那名修士脸上露出个诡异的笑容,与此同时他们身在的整个山坳都被一片白光所笼罩,江九晗心下大感不妙,才刚喊了一声“慢着!”,那群修士已经祭出法器朝他们发起了攻击。

    中计了!江九晗眸色一寒,然而容不得他多想,从山坳外面又杀进来一群人,他们由四周围攻过来,修为金丹筑基参半,加上里侧的那群修士约莫共有一百二十几人!

    而追魂阁这边仅有区区五十七人,其中二十个金丹,三十六个筑基,对上对方可谓相当艰难!但江九晗此时想喊撤退已经来不及了,整片山坳都被一个巨型阵法所覆盖,他们全被困在阵法之中,想要出去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终日打雁,今朝却被雁啄了眼,江九晗面沉如水,哪还想不到自己是中了圈套,他一面沉着应战,一面传音给副阁主张显让他寻机破阵,就在此时忽地一道剑光向他斩来,江九晗迅速侧身避过,又有第二_道剑光追随而至。

    他接连躲开几道攻击,手腕一翻数道暗影向来源处射去,几乎是同时一阵金光亮起,只听叮当几声脆响,方才江九晗射出的暗器悉数掉落在地,光泽黯淡显然已失去灵气。

    “追魂阁阁主果然爱使阴招。”

    与江九晗交手的是个瘦削的青年男子,长相还算俊朗,表情却十足阴狠,尤其是那双眼睛看向江九晗的时候带着毫不掩饰的恨意。

    江九晗收手站定,眉尾微扬:”来寻仇的?青年男子冷笑一声:“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江九晗面色淡然,不紧不慢地道:”每年来向我们追魂阁寻仇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你费尽心思引我们入套,还不惜花费了大笔定金,除了复仇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值得你如此。”

    男子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憎恨,厉声呵道:“你可还记得死在你们手中的赵平山!”

    江九晗略略一怔,旋即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他啊,你是他的亲人还是朋友?

    “我是他的儿子赵瑞锦!”

    赵瑞锦目光阴沉地看着他,字一顿地道:“你杀了我的父亲,今日我便要你追魂阁上下为他陪葬!

    江九晗原本神色十分淡定,听到这句话却脸色倏变:”你派了人去青云城?

    这时赵瑞锦脸上才露出除了憎恨以外的表情,他阴毒一笑,似乎是有些得意地道:”不杀光你追魂阁的人怎能解我心头之恨?

    江九晗眸色冷凝下去:“不杀无辜之人是追魂阁一直以来的宗旨,你父亲赵平山做过多少恶事你不清楚?追魂阁杀他也只是为被他杀害之人的朋友所托。’

    赵瑞锦脱口而出:“修真本就是弱肉强食!技不如人被杀又有何好不甘的!”

    “所以一”江九晗冷眼看他,”你父亲技不如人被追魂阁所杀,你又有何不甘?”

    “你!”赵瑞锦被他一噎,眼中的恨意愈发强烈,他冷笑道,“我不跟你耍这些嘴皮子功夫,今日,就要你追魂阁所有,人把命留在这里!”

    说完他便挥剑斩了过来,江九晗沉着应战,同时传音给几名金丹弟子:【阁中有难,立刻服用爆灵丹,速战速决!】

    ……………………那边江九晗陷入困境,青云城追魂阁这边也形式严峻,随着入侵者不间断地攻击阵法,他们需要持续往阵眼补充灵石才能尽量撑久一些。

    徐长老和魏通看着新填上的灵石不断变为齑粉,一个面露不忍,一个则心疼得不停发出“哎呀!”“唉!”“欸!”的声音,仿佛用点灵石跟花了他们棺材本似的。

    林妙妙在旁边看得无语,从乾坤镯里取出一袋子极品灵石丢过去:“拿去用吧,应该能撑久些。”

    魏通接住乾坤袋往里面一探,看林妙妙的眼神瞬间变得更加火热,他一边将灵石替换上去,一边含情脉脉地对她说:“林姑娘,你真是天底下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子。”

    林妙妙浑身一阵恶寒,刚想退出房间就听魏通又道:“你到底什么时候和咱们老大成亲呢?”

    林妙妙:“…………”

    魏通问完以后徐长老往他手里的灵石瞅了一眼,轻咳一声道:“我们老大打了几十年光棍儿了,样貌人品都过关,林姑娘若是不嫌弃不如等此间事了就把亲事给办了?”

    这群人,不光见钱眼开,还很擅长拉皮条啊!林妙妙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冲他们挥了挥手就离开了会堂。

    外面一群弟子正严阵以待,神色间都是凝重与忐忑,林妙妙刚走出去没多会儿,就听见不远处响起一阵嘈杂声,弟子们往那边一望,立刻就有人喊起来:“好像是老爷子那边!”

    紧接着便有两名金丹弟子循声而去,不过片刻就押着个中年修士过来,后头还跟了一名形容狼狈的筑基弟子。

    那中年修士即便被押着也不消停,嘴里不住嚷嚷道:“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走!人家都打上门了现在不跑还要等什么时候?”

    “老爷子!”一名金丹弟子耐着性子和他说,“外头有阵法拦着,您跑也跑不出去,再说了对方人那么多,你一出去就会被擒住的。”

    “那不能够!”中年修士梗着脖子道,“我自有不被捉住的法子,你们放开我,让我走!”

    另一名金丹弟子忍无可忍,怒喝道:“掌门!您怎么能这样!阁中有难您不帮着抗敌还想私自溜走,您对得起咱们阁主吗?”

    中年修士立刻虎着脸说:“别乱喊!旭阳宗早就解散了,我可不是你们的掌门!”

    那弟子对他怒目而视:“就算宗门解散了,但咱们阁主为了偿还您欠下的债务吃了多少苦头,现在阁主还把您留在阁里好吃好喝的供着,这种时候您怎么能只顾自己?”

    中年修士毫不脸红地道:“话不能这么说,父债子偿天经地义,再说了明明就是他把我关起来强迫我天天画符还债,怎么就叫好吃好喝供着了?而且你看外面那么多金丹修士,我哪打得过?我都一把老骨头了只想好好安度晚年,哎呀你们有事找那个兔崽子去,别找我!”

    他这番话说出来简直无耻到了极点,一群弟子都气得举起了法器,中年修士警惕地盯着众人道:“你们想干什么?我可是你们阁主的老子!”

    他说话间余光突然瞥见林妙妙,顿时双眼放光地道:“咦!这位仙子是什么时候来的?生得如此秀丽!”

    嘴里虽那么说,不过他看过来的眼神倒并不猥琐,仅是纯粹的欣赏之色,紧接着他又咂咂嘴道:“就是年纪太小了,都够给我做孙女儿了,太嫩了,不好不好。”

    那言语间还是嫌弃林妙妙太年轻了,她一面吃惊于这人的身份,一面用力翻了个白眼,这糟老头,真是口无遮拦。

    “老爷子,您放尊重些,林姑娘可是阁主的朋友。”一名弟子忍不住道。

    “朋友?”中年修士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旋即怅然地道,“兔崽子也到了思春的年纪了,一转眼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然后他便安分下来,被绑着坐在一旁的树下,只不断用视线偷瞄林妙妙,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也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就这样过了几个时辰,眼看朝阳升了起来,阵法中空气的波动越来越强烈,眼看放再多的灵石也要撑不住了,忽然一名弟子惊呼道:“老爷子不见了!”

    众人转眼望去,只见之前中年修士呆着的大树底下此刻已空空如也,唯有一根缚仙绳散落在地上,大伙儿纷纷吃惊于他竟然能不声不响逃走,却一时又不知道该去哪里寻他。

    就在他们面面相觑的时候,空中倏地传来一声脆响,众人抬头一看,一道清晰的裂痕自追魂阁上空慢慢绽开,阵法,破了!

    ——————————————————————————————————————

    今天还是没送出初吻的江九晗:心好累,生活他妈的太苦。

    今天字数也多一点,明天一定让小江子送出初吻!

    197.回归

    随着裂痕越来越大,追魂阁上空如碎冰般破裂开来,柄回旋镖首先从缝隙中飞入,带着浓烈的杀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向众人。

    那道灵气太过强悍,筑基期的弟子根本无法阻挡,魏通高呵一声拎着法器便迎了上去,空中传来法器撞击的声响,白光频频闪现,金丹期的威压震得筑基弟子们浑身冷汗。

    紧接着又有法器从空中飞来,随后而至的是大批修士,阁中弟子在魏通和徐长老的带领下应敌,然而对方人数实在太多,完全呈碾压状态,不过片刻追魂阁的弟子就伤了大半。

    林妙妙个筑基初期混在里面更是艰难,全靠阿树和爆裂符撑着,尽管是这样也十分狼狈,眼看魏通和徐长老力有不逮,众人心中都不由感到绝望,难道今天真的要葬身于此?

    “吼一一

    就在追魂阁众人已经被对方完全压制之际,空中倏地响起.阵浑厚的兽鸣,属于元婴期的威压犹如泰山压顶般降下,却巧妙地避开了追魂阁众人。

    那些金丹期的修土还能撑着,筑基期的几乎个个口吐鲜血,只见最外围的阵法已然解除,几十名修士从天而降,队伍里还跟着两头金毛灵兽。”阁、阁主回来了!!

    ON

    “阁主!”

    追魂阁的弟子们喜出望外,纷纷高声呼唤,瘫坐在地上的林妙妙抹了一把额角的汗水,见领头那人手里提着个人向她飞过来,待离得近了她才认出他手里提着的正是之前逃走的前掌门!

    那名青年修士还未落地就将五花大绑的前掌门往地上一扔,那老头儿摔得滚了几圈后便开始鬼哭狼嚎,那修土根本不理他,只飞身至林妙妙跟前单膝跪下。

    “抱歉,我回来晚了。”看着小姑娘有些凌乱的包包头和额角的汗珠,江九晗心疼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啪!”

    没成想回应他的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林妙妙破口大骂:s“哪来的臭流氓!姑奶奶也是你能轻薄的?”

    江九晗:他抹了把脸,郁卒地道:”是我啊!江九晗!”

    林妙妙一怔,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才恍然道:”哦!你换了样子江九晗摸摸脸上的巴掌印,,委屈地说:“我急着

    回来救你,你居然下手这么重。”

    林妙妙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你是谁?不对,就算是你那也不能随便亲我!

    她刚说完嘴唇上就印下两片温热的物体,男人身上清冽的气息和血腥味交织着冲进她的鼻腔,林妙妙愣住,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已经变回了江九晗本来的模样,墨蓝色的瞳仁清透得令人心颤。

    她下意识屏住呼吸,唇上的触感没有停留很久,江九晗往后退开,这时他的脸又变成了伪装的模样,他摸了摸林妙妙的脸颊,黑瞳依旧是那副带笑的样子,哑声道:“很快就好了,你在这儿等等。”

    他站起身,对旁边跟过来的金毛灵兽道应“阿金留下来保护好她,阿曜跟我来。”

    说完他便转身投入了厮杀,林妙妙坐在原地怔了好一会儿,这才发现江九晗的修为变成了金丹期,她一边在心底嘀咕一边往金毛灵兽身上瞟了一眼,忽然发现它和追魂阁门口的那两只貔貅长得一模一样。

    “咦,你是门口的貔貅对不对?林妙妙惊讶地问。

    阿金仰着脑袋高傲地睨着她:“没错,小女娃。”你们俩刚才怎么不来啊?大伙儿差点就死啦!”林妙妙抱怨道。

    阿金身形一僵,然后不自在地道:“我们被人下了禁制,是阁主刚才回来替我们解除以后才能自由行动的。”

    “哦,这样啊——”

    林妙妙点点头继续观战,跟江九晗回来的这批人里有五个元婴,其中两个林妙妙有印象,明明前几日见他们都还是金丹,今日竟已是元婴期的修为,对于修士来说一个大境界的差距近乎于天堑,十个金丹都未必能跟一个元婴打成平手,因此战况几乎是一面倒,原本占上风的入侵者此刻已经被江九晗等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丫头!丫头!”

    林妙妙正看得津津有味,冷不丁旁边传来个压得低低的声音,她转头一看,那个前掌门老头儿正在不远处的草坪上冲她挤眉弄眼。

    “丫头,你快过来帮我把身上的绳子解喽!”

    他一边冲林妙妙使眼色,一边如青虫般在地上扭动,林妙妙坐在原地不动,大眼睛眨了几下,突然开口问:“老头儿,我问你,刚才那个人是不是你儿子?”

    一听她提到江九晗,那老头儿,也就是江九晗他爹江正瞿立刻就开始倒苦水:“可不是!你见过这么大逆不道的人吗?居然把他老子给捆住丢到地上,我这把老骨头都要散架了!”

    “你之前不是跑了吗?怎么被他逮到的?”林妙妙问。

    “别提了!”江正瞿唉声叹气,“我好不容易躲过外面那些贼人溜出去,还没出城就被他堵住了!”

    林妙妙皱眉:“大伙儿面临生死危机,你出去了居然不立刻去执法堂求救,而是只想着自己逃跑?”

    江正瞿被她一噎,吭吭哧哧了好半晌才道:“那个,我那不是怕去找了执法堂就跑不掉了么……”

    “你可以给执法堂通风报信以后再走啊!”

    “那哪儿行…”江正瞿嘟囔道,“我还欠了赌坊一大笔灵石呢,执法堂不会让我出城的……”

    说到这里林妙妙已经压不住眼里的鄙夷了,江正瞿浑然不觉,还在冲她挤眼睛:“丫头,你快把我放了,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林妙妙冲他呵呵一笑,就是不动,眼看战况接近尾声,江正瞿急了:“丫头,你是不知道那个兔崽子是怎么折磨我的,他把我关在院子里天天逼我画储灵符,一个月才给我放一次风,而且一块儿灵石都不给我!你看看有这样做人家儿子的么?丫头,丫头,你可怜可怜我,帮帮我吧!”

    林妙妙听得烦,从乾坤镯里翻出颗丹药一丢,正正儿丢进江正瞿的嘴里,咕咚一声就滑进了他的喉咙,接下来无论他怎么张嘴都发不出半点声响了,林妙妙拍拍手,对于丹药的效果感到非常满意。

    很快混战便结束了,江九晗他们回来得及时,并没有弟子丧命,他们事前派了一名弟子去执法堂报备,因为是私人恩怨又是对方来寻仇,执法堂并没有对追魂阁做出惩处,只是领了两个人回去交差,其余的都被追魂阁杀得干干净净。

    众人忙着疗伤,江九晗大步朝林妙妙走过来,他一脚把江正瞿踢开,对一名弟子吩咐道:“把老头子带回去关好。”

    那弟子就拖着江正瞿离开了,江九晗多看了他一眼,回头问林妙妙:“你把他怎么了?”

    林妙妙耸耸肩:“他太聒噪了,我就给他吃了颗闭声丹。”

    闭声丹大约能让人十日无法开口说话,这是林妙妙之前觉得好玩儿买的,没想到还能派上用场。

    江九晗这时已解除了易容,笑嘻嘻地挨过来:“这东西好,老头子就是一张嘴爱叭叭,你别理他胡说八道。”

    林妙妙嘴角一勾:“说你是他儿子也是胡说八道?”

    江九晗僵住,就听小姑娘又语气凉凉地道:“你这位置还升得挺快的嘛,没几天就从分部总管变成阁主了,是你们阁主退位让贤吗?”

    江九晗僵在原地,小姑娘看他的眼神跟掺了冰渣子似的,眼刀子一下接着一下往他身上飞,他后背有些冒汗,咽了好几口唾沫,脑子转得飞快,数息之后他急中生智往林妙妙身上一倒,双手跟八爪鱼似的把她缠住,嘴里有气无力地喊道,

    “哎呀!我好像受伤了!”

    ————————————————————————————————————————

    心里拔凉拔凉的江正瞿:儿媳妇跟儿子一样狠心,我仿佛看到未来一片黑暗。

    有宝宝猜到了小江子的套路哎呀我摔倒了,要妙妙亲亲才能起来!

    分卷阅读140 寻仇

章节目录

活色生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小炒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炒肉并收藏活色生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