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色生仙 作者:小炒肉

    迁怒

    活色生仙 作者:小炒肉

    见王岳走了,林妙妙一屁股坐在石桌上,先长长吐了口气,然后不高兴地噘着嘴道:“你干嘛去了?出去都不和我说一声。”

    青羽从乾坤袋里取出块儿玉牌递给她:“去报名宗门大比,顺便给你办新的身份玉牌。”

    林妙妙接过身份玉牌用神识探了探,果然上面的信息是藏剑峰萧飞屿名下记名弟子,她瞅了萧飞屿一眼,后者正对她露出个灿烂的笑容:“乖徒弟,还不快来拜过为师?”

    林妙妙切了一声,冲他翻白眼:“谁要做你徒弟?”

    她永远都只有一个师父,才不会乱认别人做师父。

    她的态度不甚恭敬,但看在萧飞屿眼里却颇为有趣,同样的骄纵在林妙妙做来就多了几分可爱,要是他那个小师妹崔玲玲摆出这样的作态只有令他头痛的份儿。

    “要让你离开外门只有这个办法,或者等我结了金丹再将你转入我名下。”青羽淡淡地道。

    林妙妙晃了晃小腿,不满地嘀咕:“我才不想认什么师父…算了,就先这样吧,左右……”

    她把后面的话咽回去,左右她也不可能在这儿呆一辈子,总有一天会离开。

    萧飞屿看这两人当着他的面毫不避讳地讨论以后如何摆脱他,心里真有点不是滋味,他正想说两句话挽尊,青羽忽然转过头看他:“师兄还不走?”

    萧飞屿:………今儿是见识到什么叫过河拆桥了。

    萧飞屿憋屈地离开之后,林妙妙见没了外人,立时气鼓鼓地抱怨起来:“我讨厌玄云宗。”

    “吃不好住不好,规矩还多,讨厌的人也多。”

    林妙妙拧着秀气的眉,声音里不无委屈,她好想师父,想回天行宗,在宗门里哪会有人敢欺负她,就是那个讨厌的陆阎王也不敢真对她动手,自打来了玄云宗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往她面前凑,就刚才那臭丫头也敢对她大呼小叫,什么玩意儿!

    她越想越生气,对青羽也多了些不满,瞪着他道:“还有你,招蜂引蝶!”

    青羽是知道她这狗脾气的,向来不予计较,反正这丫头过了气头就没事了,他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下,淡声道:“昨日听你说报了宗门大比?”

    林妙妙使劲儿一瞪眼:“你别想岔开话题!”

    她愤愤地控诉起来:“自打来了玄云宗你都不管我,就是闭关也该给我捎个信儿啊!我可是为了你才来这破宗门的,你那个师父说话不算话,害我足足做了两年杂役弟子,你知道做杂役弟子多苦嘛?居然还要种地!要不是有好心人帮忙我现在恐怕都变成村姑了!”

    林妙妙做了杂役弟子才知道原来平日宗门里吃的灵米灵蔬都是由他们种植的,她以前以为这些东西丢了种子自己就会长起来,到真正接触过才晓得还有除虫布雨等等一系列繁琐的事情,而且没做好还会挨罚。她刚去的时候把灵蔬种子都给淹死了,气得管理田地的老头儿吹胡子瞪眼给她一顿好骂,完了给她颁布了双倍的任务,不做完就不许回去睡觉。

    后来还是有个好心肠的男弟子偷偷帮她把活儿做了,林妙妙为此十分感激,赚了灵石之后送了他好些东西以表感谢。

    她发牢骚的时候青羽就在旁边静静听着,林妙妙看他不说话更不高兴了,从石桌上跳下来就往外走,青羽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蹙眉道:“你去哪儿?”

    林妙妙甩开他的手:“去找个肯跟我说话的!”

    少年抿了抿唇,又捉住她的手腕问:“你想听什么?”

    林妙妙用力哼了一声,重复指控道:“跟你说这老半天一点回应都没有,不想管我干嘛还让我做劳什子记名弟子。”

    青羽眉头蹙得更紧,浅色睫毛动了动,最后启唇吐出几个字:“我没有不管你。”

    林妙妙满脸不信:“那这七年你怎么连个信儿都不捎给我?”

    少年眸色沉沉地看她:“我有托人照看你。”

    林妙妙反射性问道:“谁啊?我怎么不知道?”

    他默了默,缓缓地说:“我刚来的时候并不认识什么人,每日又要潜心修炼,等到第二年才跟师兄师姐们熟悉起来,我托刘师兄打听你在外门的情况,得知你靠着贩卖符箓衣食无忧,便歇了给你送钱物的念头,再辗转请了管理外门的胡师叔将你从杂役弟子提为外门弟子。”

    他语气平缓,说到这里时略略停顿,脸上还是那副平静到有些沉寂的表情,林妙妙却已睁大了眼:“升我做外门弟子的事儿是你让胡仲开的后门?”

    他垂眸嗯了一声,长睫遮住了那双略显阴郁的眼,林妙妙愣愣看他半晌,突然问:“那回执法堂要罚我去思过崖,是不是你从中周旋的?”

    青羽淡淡应了,林妙妙恍然大悟:“我就说怎么后来没了下文,原来是你——”

    她心头那些不满顿时烟消云散,高兴得猛拍青羽的肩膀:“哎呀算你有心,就知道你心里还有我!”

    她先前可不是这么说的,青羽瞥她一眼没吭声,林妙妙忽然又兴奋地问:“快说说,你还瞒着我做了什么好事儿?”

    青羽握住少女手皓腕的手紧了紧,片刻后冷着嗓子道:“……四年前周天启那件事是我做的。”

    “周天启?”

    林妙妙一怔,脑子里对这件事还有点印象,她来了玄云宗之后经常有些烂桃花,周天启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任务堂管事的亲戚,平日负责发布任务,看上林妙妙之后各种骚扰,后来被她当众痛骂一顿,周天启心中怨恨,就故意不接其他人帮林妙妙交的任务,还使绊子给她发布很危险的狩猎任务。

    林妙妙当然不会服软,打算跟他硬杠,结果没想到睡一觉第二天起来那个任务居然撤回了,接着没两天周天启就因为擅闯宗门禁地被罚去矿场做苦役,后来林妙妙再没见过这个人。

    林妙妙还道是恶人自有天收,没成想是青羽在背后帮她,她仰头看着跟前的少年,一双眼睛越来越亮,忽地往他身上一跳,两只胳膊搂住他的脖子欢快地道:“原来是你干的呀!就知道你对我好!”

    青羽唇角紧抿,呼吸有一瞬间停顿,其实不止是周天启,林妙妙这几年因为贩卖符箓赚了大把灵石,自然招了不少人嫉恨,这些都是他托人摆平的,但他并无意透露,今日要不是林妙妙闹脾气他也不会将这些事说出来。

    这会儿她两只眼睛亮澄澄地望着他,脸离他只有一拳之隔,花瓣样的嘴唇微微翘起,再近些恐怕就会触碰上,她个头太低,踮着脚使劲儿往他身上扑,发育良好的胸前就那么软软挨在他的上腹部,偏她自己毫无所觉,还在兴高采烈地说着夸奖的话,那模样又让他没来由地想到了撒娇的小猫儿。

    少年眼眸微移,避开女孩儿热烈的视线,用那把冷淡的嗓音道:“松开。”

    往常他的冷脸连崔玲玲都有些惧,但林妙妙可从来不怕他,还使劲儿往他身上蹦了蹦:“就不松,嘻嘻~”

    她以为青羽又要把她推开,没想到他却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跟只柱子似的任她挂着,只平静地道:“你报名了宗门大比?”

    “哦,对啊。”林妙妙点点头,松开他的脖子问,“怎么了?”

    她的离开令他身前一空,那股绵软的温暖被凉意取代,连带她身上的清甜气味也变浅许多,少年清秀的眉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竟觉得好像少了点儿什么东西似的。

    他隐于长袖中的手指轻轻摩挲,似乎那儿还残留着她肌肤的温度,那种细致滑腻的触感刚才有一度令他不想放开,他看向站在一臂之遥的少女,心中生起一种隐秘的,连他自己都不能清晰察觉的情愫。

    他将双手拢在袖子里,淡声道:“你现在是炼气四层,而那个许妙丽是炼气六层,你赢不了她。”

    林妙妙没有因为青羽的话而生气,反倒满脸愕然:“你怎么知道我是为了教训许妙丽才报名的?”

    青羽轻飘飘瞥她一眼:“你昨晚喝醉以后说的。”

    林妙妙皱着脸想了一阵,始终记不起自己昨晚喝醉了还说过些什么,撇撇嘴道:“好吧,但是我都报名了,总不能不去啊。”

    “报名了也可以取消。”青羽道。

    “那不行。”林妙妙一口否决,“我都跟她约好了在宗门大比里决斗,要是毁约岂不是很没面子?一辈子都会被她耻笑的!”

    俗话说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对林妙妙来说面子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她绝不能自个儿先认了怂!

    青羽冷冰冰地道:“你在比试中输给她一样没面子。”

    这下林妙妙可不高兴了,叉着小腰瞪他:“你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还把不把我当兄弟了?”

    他可没想要这样的兄弟,青羽淡淡睨她一眼,嘴里却没说,只道:“你要如何赢她?”

    林妙妙眼珠子转了转,趴在石桌上将脸凑过去:“你给我整点儿法器,再教我些招数,要能打得过炼气六层的那种,如何?”

    ————————————————————————————————————————

    青羽:不如何。

    林妙妙:你要是帮我,我就给你亲一下。

    青羽:(起身离开)

    林妙妙(大惊):我这么如花似玉的仙女居然也有受到无视的一天?………算了,那我去找那个姓萧的挂名师父吧。

    青羽(回头):我教你。

    小剧场2:

    青羽:难道你本来不是村姑?我们不都是从南芜村出来的?

    林妙妙:…………好气哦,我要怎么才能告诉他我根本不是虎妞?

    让大家久等了,今天字数多一点,这几天比较忙还卡文_(:з」∠)_我可能要换工作了,到时候不知道还能不能上班偷偷码字,希望新工作不会太忙11(;07Д`11)

    新御书屋:зщ點P⊙1⑧點US

    迁怒

章节目录

活色生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小炒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炒肉并收藏活色生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