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色生仙 作者:小炒肉

    幻境破碎

    此时的青羽已经是云苍子了,他并不知道青羽一直跟林妙妙住在一起,关于青羽过往的记忆他还没能获取,说来也怪,虽然他夺舍成功了,但青羽本身的意识却没被摧毁,而是缩成一个小团藏在了识海里。

    云苍子才刚夺舍,对这具身体还不能运用自如,夺舍对他的损耗也很大,因此他打算稍作调息再将青羽最后的意识扼杀掉。

    只是他没想到青羽的院子里还有个小丫头,这个女孩儿同青羽是一个村子出来的,对他必定十分熟悉,现在他占了青羽的躯壳,要想骗过她恐怕不那么容易。

    好在她只是个外门弟子,要解决倒是简单,云苍子向背对着他的林妙妙伸出手,眼看手指就要触及她的脖子,突然脑中传来一阵晕眩,使他险些站立不稳。

    “嘶……”

    他捂住自己的额头,眼前一时有些模糊,林妙妙回过身发觉他不对劲,忙跑过来扶住他:

    “青羽,你怎么了?”

    云苍子拧紧眉,过了好一阵才感觉这阵晕眩减轻了些,林妙妙扶着他坐到床上,担忧地问:

    “你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古一那老头儿罚你了?”

    云苍子松开按住额头的手,沉沉看了林妙妙一眼,看来这丫头对那小子的意义不小,否则不可能他想对她出手还能引起他的反抗。

    不过没关系,这点小问题算不上什么麻烦,只是既然如此,这丫头就更不能留了,云苍子伸出手,抚上少女纤细的脖颈,在她不解的目光中缓缓收紧了五指。

    “呜——”

    林妙妙的目光从疑惑变为惊恐,她怎么都没想到青羽居然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脑中却来不及去想为什么,只拼命用手扒着他的手指。

    而此时的云苍子看她的眼神冷如寒冰,那是林妙妙在青羽脸上从未见过的眼神,以她的修为根本掰不开他的钳制,很快林妙妙就呼吸艰难,脸也涨得一片通红。

    就在她渐渐要因无法呼吸而晕厥的时候,云苍子脑中突然又传来了刚才那种晕眩,这次伴随着晕眩的还有难以言喻的刺痛,他闷哼一声,不得不丢开林妙妙,双手用力捂紧了太阳穴。

    林妙妙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过了好一会儿脑子才终于清醒过来,她抬头看向在床上缩成一团的云苍子,想过去问他怎么了,又怕他再对自己出手。

    她不明白青羽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这样,一时害怕,忍不住犹豫要不要偷偷溜走,就在这个时候床上蜷缩着的人突然抬起头,他满脸痛苦,一双眼已经染成了赤色,对林妙妙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妙…妙…快逃……”

    随即他又发出一声痛呼,林妙妙顾不得许多,慌忙扑过去问:“青羽你怎么了?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青羽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他一把抓住林妙妙的手,吃力地道:

    “我…被夺舍了…是…老祖…你快走…走得远远的……”

    断断续续一句话,听得林妙妙心中大骇,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哭着道:

    “怎么会夺舍了呢?有没有什么办法把、把他赶出去!?”

    青羽满脸痛苦:“别、别管…我…快…逃!”

    他最后一个字仿佛声嘶力竭,同时狠狠将她往外一推,林妙妙被他推得跌倒在地上,她心里也想跑,可是青羽明显还有自己的意识,她又狠不下心自己逃走。

    就在这时青羽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紧接着就有鲜血自他七窍流淌出来,林妙妙吓得脸色都白了,正要扑过去看他究竟是怎么了,突然眼前的画面轰然崩塌,仿佛碎裂的镜子一般往四周飞散而去。

    在这画面的背后,是一望无际的黑暗,林妙妙发觉自己脚下踩不到实地,就像是漂浮在空中。

    她脸上还挂着泪,茫然地向四周张望,然后发现在她的脚下靠前的地方,正站着一个人影,那人背对着她,一头乌发散在脑后,看身形是个男人。

    林妙妙试着动了动腿,想要过去看看那人是谁,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她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彻底失去了意识。

    …………

    小庙中,林妙妙躺在地上,乌发黑衣的男人一直坐在她身边,静静地看着她出神,忽然,他浑身气息倏地一变,原本沉静的眸子重新变得冷漠,那张寡淡的面容再也瞧不出一丝情绪。

    他维持着原来的姿势,许久之后才抬眼向神龛中的青玉镜望去,那面镜子又恢复了黯淡的模样,就像是从未被人动过一般。

    他收回视线,从薄唇中吐出两个字:“成了。”

    接着他垂下头,看着躺在身前的林妙妙,她还未醒,仍处于昏迷状态,他伸出手拾起她的手腕,片刻后又开口道:

    “她的魂魄已归体,并无大碍。”

    说完他俯下身,将林妙妙从地上抱起来,这回和之前不同,他抱她的动作轻柔许多,也没再将她随意扛在肩上。

    他抱着林妙妙走出小庙,在门口停了一停,忽然又开口道:“这是我的事,我没有义务向你交待。”

    他抱着林妙妙继续往前走,穿过丛林来到岛屿边缘,随后召唤出那头鯥,驱使它载着自己和林妙妙向天上那片海飞去。

    他将林妙妙抱在怀中,她的脸就靠在他的胸前,娇小的身子被他圈在臂弯里,二人随着鯥飞出海域,重新回到太虚海,然后对准一个方位向前游行。

    鯥在海上游了一天一夜,这期间林妙妙从未醒来,一直被男人抱在怀里,他大部分时间都是闭目养神,只偶尔睁开眼看看她,眸光依旧冷漠,但与之前相比似乎多了些什么。

    有时候他也与身体里的那个人对话,话题都是围绕着林妙妙的,那人似乎问了些问题,他只简短回了两句:

    “魂魄受到冲击,至多五日便会苏醒。”

    “我不会害她。”

    一天一夜之后,鯥游到了太虚海南面的一处大型群岛,这儿是南太虚最为繁荣的地方,岛上人来人往,做生意的比比皆是,还有许多岛民居住在此,俨然跟内陆没什么两样。

    男人收起鯥,抱着林妙妙上岛来到一处客栈,问掌柜要了一间上房。

    进了房间,他将林妙妙放到床上,然后在屋中布下数道禁制,接着坐到床边,静静地注视着昏迷不醒的少女。

    他只是看着她,并没有作出任何举动,直到身体里那个人似乎又问他问题了,他才缓缓开口道:

    “我与她在青玉镜中发生了一些事,虽与你无关,但我可以告诉你,现在的她对我来说的确有些不同。”

    接下来那个人好像安静了,他又看了林妙妙一阵,突然伸出手抚上她的脸颊。

    她的皮肤十分细嫩,也很温暖,与他冰凉的手指不同,他并不喜欢热的东西,然而此刻却觉得林妙妙的脸摸起来有种令人舒适的感觉。

    他轻轻摸了她一会儿,然后俯下身,似乎是想去吻她,就在他的唇离她还有两指宽的距离时又停住了,从口中淡淡吐出一句:

    “我说过,与你无关。”

    说完他便将唇落了下去,他的动作很轻柔,只在林妙妙的唇上一触,并未有过多的动作,然后便分开了。

    他用指腹轻轻理在林妙妙的唇瓣上摩挲,她的唇很软,饱满却又小巧,那种温暖的触感令他有些沉迷,他看着林妙妙,用冷淡而轻缓的嗓音说:

    “你要记住了,我的名字叫作鸦。”

    ————————————————————————————————————

    我终于把这个男主的名字写出来了啊啊啊!!!!!

    鸦就是青羽,不过和之前有点不同就是了,这种不同有当初被夺舍的缘故,不过放心现在的鸦跟云苍子没有半毛钱关系,云苍子早死透透了灰都不剩了,具体的情况后面会揭晓的哈,鸦下次出场就是修罗场了()

    262.心碎

    “青羽…青羽——!”

    林妙妙倏地从梦中惊醒,她两眼放空,额角渗出豆大的汗珠,胸口急促起伏,心脏在胸腔里跳得砰砰作响。

    过了好一会儿她的视线才重新聚焦,当看清屋顶的时候不由一愣,随即从床上缓缓坐起身,目光往周围扫视了一圈,脸上露出愕然的神情。

    她不在轻鸣院,这是在哪儿?

    【丫头!你终于醒了!】

    无用的声音突然在识海中响起,林妙妙一怔,随即脱口喊了出来:“无用!?你们…我这是离开幻境了?”

    【幻境?什么幻境?】无用语带疑惑,【你不是在那个岛上晕倒了么?什么时候去了幻境?】

    林妙妙从床上下来,走到窗边向外看,外面是热闹的街道,再远些能看见一望无际的湛蓝大海,与天空连成一片。

    她望着窗外陌生的风景,耳边传来街上喧闹的人声,忽然觉得有些不真实,她就这样离开幻境回来了?

    那是谁把她带到这里来的?

    ……莫非是那个人?

    林妙妙脑海中不期然显现出一个身影,披散在身后的乌发,松垮的黑袍,清瘦寡淡的面孔。

    她跟着他去了海中洞天,接着在岛上被什么东西咬了……

    想到这儿林妙妙连忙拉起裤腿一看,发现自己的脚踝处好好儿的,完全没有任何被咬过的痕迹。

    莫非是已经好了?

    她在心里嘀咕,问无用:【无用,我这是睡了多少天?】

    【没多久,也就三日吧,你在岛上被蛇咬了,晕倒之后那个人把你带去座小庙,后来没多久我和阿树就都没了意识,等我们醒来的时候你已经在这屋子里了。】无用老实答道。

    说完它又问:【你说的幻境,难不成是咱们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里发生的?】

    林妙妙走回床边坐下,神情有点儿呆滞,她想到幻境里发生的一切,再想到最后青羽七窍流血的模样,顿时鼻子一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无用吓了一跳,跟阿树俩在识海里不知所措,林妙妙没搭理它们,只哭得声嘶力竭,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只要一想到青羽最后叫自己快逃的模样,她就觉得心都要碎了。

    她坐在床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还断断续续念着青羽二字,过了许久才渐渐止住抽泣,就这样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林妙妙在客栈里呆了三日,这三日中滴水未进,醒了哭,哭累了又睡,短短三日里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两只眼睛也肿得跟核桃似的。

    到了第四天,林妙妙才总算好了些,她抹干眼泪,在屋子里洗了个澡,又重新梳了头发,往嘴里塞了颗辟谷丹,推开门走了出去。

    “仙子,您的房间已经交足了三十日的灵石,暂时不用续费了。”客栈小二是个清秀的少年,说话也十分礼貌。

    “三十日?你知道当时是谁带我过来的么?”林妙妙问。

    “知道,六日前是一位前辈带您过来的。”

    小二当时也在,向林妙妙描述了一下那人的长相,然后说:“至于修为我就看不出来了,想来应当是金丹以上的高人。”

    果然是当初她跟着的那个人,林妙妙默默地想,又向小二打听这里是什么地方,在得知这儿是南太虚的海珠岛之后才离开了客栈。

    林妙妙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乱走,识海中无用小心翼翼地问她:【丫头,你接下来打算去哪儿啊?】

    “……我也不知道。”

    林妙妙喃喃道,她现在心里还难受着,一时半会儿也提不起精神去想接下来要怎么做,她想起在幻境的最后,那个背对着她的男人,那人到底是谁?跟那个幻境有什么关系?

    那个幻境里的一切对于她来说实在太过真实,以至于她现在回到现实中有种时隔多年的感觉,她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感受着体内属于筑基期的灵力,识海中还有阿树无用与沉睡的灰灰,突然鼻子一酸,吧嗒吧嗒又落下两颗泪来。

    虽然没有青羽,但她也不是孤身一人。

    她抹了抹眼泪,忽然想起什么,从乾坤袋里摸出一块儿玉牌,这东西叫做时计,是修仙界用来记录时间的,林妙妙往上面看了一眼,不由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时计上显示的时间离她落海那日已经过去二十六日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落海之后她在那个不知名的岛屿上耽搁了一日,随后跟着那个看起来很邪门儿的人在海上呆了九日,而据无用说他恢复意识以后她还昏迷了三日,接着她在客栈里又呆了三日,这样算来中间还差了十日,那么这十日里她都是处在昏迷的状态?

    林妙妙算了算,自己在幻境里足足过了差不多九年,这样来说的话或许现实一日幻境一年,那就是刚好九日,那么剩下的一日大约是那个人把她带到海珠岛的时间。

    她还记得当初在那个不知名的岛屿上,那人身上瘆人的杀气,没想到最后居然还是他把自己送到客栈里安置下来,这样想来他也不算坏嘛。

    林妙妙吸了吸鼻子,朝四周望了一眼,算了,既然来都来了,就当散散心吧。

    ————————————————————————————————————

    这章是过渡章~下一段剧情明天就开始啦

    苯站推絀濃情視頻 請箌ΡΘ壹⑧нùΒっ℃Θм觀看

    幻境破碎

章节目录

活色生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小炒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炒肉并收藏活色生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