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发情期(NPH) 作者:花欲燃

    8,手淫时的性幻想对象(H)

    偶像发情期(NPH) 作者:花欲燃

    8,手淫时的性幻想对象(H)

    林起的话刚说完,原本已是超出预期的节目收视率开始呈直线般笔直的向上极速攀升。

    凌初夜战经纪人

    不,除了凌初安心下来的粉丝外,已经没人再关心这个问题了。

    ACE执行董事在节目上对于不知名绯闻女主这种充满了独占欲的表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人们不由好奇,一天之内连上两次头条,被疑跟凌初夜战,又被林起否认并宣布“她是只属于他的人”的神秘经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被推至风口浪尖的林图并没有遭到媒体的围追堵截。

    早在节目开播前,未雨绸缪的林起已经派人把她送去了安全的地方他自己的私人住宅。

    选择在这样的节骨眼公布他跟林图莫须有的关系,林起并不是一时兴起。

    深情又霸道的表白之后,他追了一句,奉劝媒体不要再试图调查这个人。

    没说后果,只接了一个轻松,又充满了威胁意味的笑容。

    威胁作用究竟起了多少,凌初不知道,他只看到跟他们同处一个直播间的女主播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从访谈结束的直播间里出来,全权掌控着一切的林起如释重负的松开了自己领口系着的领带。

    他一路走到吸烟室,推门进去,靠墙点了根烟,因凌初的任性闹出的风波带给他的压力才稍稍缓解了一些。

    留给他周旋的时间着实太短了一些,好在,林图第一时间给他打了电话,让他不至陷入完全被动。

    跟他同一时间走出直播间的凌初也来到了吸烟室,不为抽烟,只是为了找他。

    “护花使者当得很开心”

    凌初挑起眉毛,心下不悦,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便像是要杀人。

    这样的眼神林起见过太多。

    从底层摸爬滚打一路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他已经习惯在这样的审视下保持成年男性应有的优雅和淡定。

    “凌少爷如果不那么任性的话,或许都没有我当护花使者的机会。”

    他弹了截烟灰在身边的烟灰缸里,隔着呼出来的淡白色烟雾,林起打量着桀骜不驯,天生含着金汤勺出生凌初。

    “想在这个圈子里混,最好别招惹上这帮私媒。”

    他手下不是没有优质过凌初的苗子,可惜,如果被这群闻着肉香就发疯的狗仔给盯上,那么翻船之后,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公开他跟林图的关系,是为了间接否认凌初跟林图的传闻,也为了转移大众的注意。

    已经开始动作的ACE公关公司借着维护执行董事未婚妻名誉权肖像权的名义,开始大范围回收曾报道过“莫须有”新闻的纸质媒体,用来当作诉诸法律后的索赔证据。

    网络上关于“凌初夜战经纪人”的话题全部被撤,之前发布过相关消息的媒体已经主动删贴,并贴公函进行致歉。

    明面上的权势有时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只可惜,选择当偶像的凌大少爷暂时还没有行使自己权力的可能性。

    “没什么别的问题的话就好好准备接下来的工作。被惊吓到的粉丝需要安抚,你的负面形象也需要更多的正面活动才能洗刷干净。”

    一支烟抽完,林起重新把领带又系回了原本的位置。

    “林图人呢”

    凌初忽然开口。

    “哈”

    林起系领带的动作一顿,他从容不迫的歪头看着凌初,眼神充满竞争的野性。

    “忘了告诉你了,为了证明我在刚才节目上所说的话的真实性,林图从今天开始,工作时间外的所有私人时间都归我处理。”

    “你凭什么”

    凌初是真的被气笑了,他还从未被人以这样的方式挑战过权威。

    一个小小的绯闻而已,他承认了又能怎样有明家有凌家,他还不信这世界上真有什么东西能阻挡住他的步伐。

    林起把领口整理整齐,语气平静,“我一直没什么可凭的。凌少爷,您可以决定林图的生死,我只能尽我所能去保护她死得慢一些而已。林图是ACE的员工,您如果翻船了还有从头再来的可能性,她如果被击倒了,就再也没有其他退路言尽于此,抱歉,借过。”

    林图乖乖的待在林起让她待着的房子里,正襟危坐,一边焦心的祈祷,一边等待宣判结果。

    林起只身驱车过去的时候,听见引擎声的林图已经激动的站起身来,跑到门口迎接他。

    他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急切的目光时莫名觉得被人这样依赖着的感觉不坏。

    “抱歉,为了更好的处理这件事情损坏了你的名誉。”

    林起简单的用三两句话便概括了在直播间里发生的一切,后面的事情他不打算让林图知道,因为这已经属于ACE公司法律部和公关部公司层面的内容。

    她跟凌初的事情没有被揭发,凌初的偶像形象也没有一落千丈。

    林图觉得她紧张的浑身都快要脱力了,在知道事情被压制在了最小的影响范围内,她悬着的那颗心才终于落了下来。

    “谢谢。”

    她扶着一旁玄关的柜子才勉强维持着身体的平衡,林起体贴的伸过去一双大手。

    “带你去沙发。”

    林图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了那只手。

    林起几乎是毫不费力的便将她揽在怀里,半抱着把双脚发软的她带回了沙发。

    如果不是顾虑到她会不好意思,他其实更想来一回公主抱。

    “咖啡喝了吗”

    “没有。”

    林图抱歉笑笑,林起已经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那我去给你倒一杯热水。”

    浅口的威士忌酒杯,此刻却拿来装满了淡而无味的热水。

    林图捧过杯子,是刻意注意过的水温,刚刚好够暖手,喝下去又不会觉得烫舌。

    “那么,我的工作”

    她还是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因为依照往常的惯例,她需要跟凌初保持很长一段时间的隔离期。

    “不受影响。”

    林起将领带彻底解下来随意地搭在沙发上,衬衣依旧是解开领口的第一颗扣子,袖口也解开了,往上翻了一截,结实有力的手腕像是在深渊也能坚定不移的将她拉上来。

    “哦,对了,唯一有可能受影响的事情是”他故意卖了一个关子,林图的眼睛已经瞪得溜圆,在威士忌酒杯后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他忍俊不禁,“可能要委屈你暂时先住在这里。员工宿舍要重新调整,有什么需要带过来的或者新买的都直接告诉我,我安排人去处理。”

    林图有点儿受宠若惊,她明明才是那个添麻烦的人,现在却被人这样小心翼翼的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林起将房间的钥匙和自己备用车的钥匙一起递给林图。

    “车也先暂时换一辆开,地库里头还停了几辆,有空你去试试手感,选一辆习惯的就行。”

    “还有。”林起停顿了一下,私心还是想把剩下来的这句话给说完,“因为在公开场合宣布了我们的关系,所以在事情完全平复下来之前,我可能也会长期住在这里。”

    合法同居。

    林图的脑子里莫名闪过这几个字。

    “好。”

    她声如蚊讷的把头重新埋进酒杯里,林起笑着转头过去,忽然觉得“声东击西”真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接下来的日子里,凌初发现他跟林图被人用极为正常又隐秘的手段隔离了。

    他依旧能收到林图的消息,借由助理小王传达,多半是林图替他新争取过来的资源,或者是梳理的井井有条的日程安排。

    但,他却在哪儿都找不到林图这个人,就像是她整个人都从人间蒸发了一般。

    他不是没尝试过拨打她的手机,可是刚刚接通,通话就被自动转接给了林起。

    林起扫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未接来电,七天之后才打的第一通电话耐心不错,可凌初这小子想跟他玩心眼,还嫩了点。

    平日里很少有主人在家的房间里此时正亮着温暖的灯,餐厅的黑胶唱片机播放着舒缓悠扬的乐曲。

    林图被他安排在客厅里看电视。

    高大魁梧的男人正围着围裙站在开放式厨房里做饭,西餐,锅碗刀具的声音在他的手下,轻柔又克制。

    “好了”

    他铺好桌布点上蜡烛,洗完手摘下围裙去客厅叫林图吃饭,在外奔波了一天的林图已经靠着沙发的扶手,蜷缩着在电视机的声音里浅浅睡去。

    她没换睡衣,依旧是一身工作时的套裙打扮,一双雪白又修长的腿自窄窄的裙子里探出来,胸前曲线玲珑,衬衣被睡姿挤压得胸前开了一个小口,自林起的角度,刚好能看见她纯白色蕾丝内衣边包裹着的一片小小的洁白的胸脯。

    林起的呼吸声变重,身体不由自主的起了变化。

    他也是正常男人,虽然单身且不近女色,可,被人这样不设防的睡颜所侵扰,他又怎么可能完全的无动于衷。

    他想伸手摇醒林图,提醒她先吃完再睡,手刚碰到她的肩膀,林图已经无意识的翻了个身,抓着他的大掌,直接枕在了自己脸上。

    林起这下是真的动弹不得了。

    他若想抽出自己的手,就一定就会把林图吵醒。更主要的是,从未触碰过女性肌肤的掌心此刻正紧紧的贴着林图的左脸。她皮肤细腻,牛奶一般的熨贴着他干燥的大掌,呼吸时,呼出的暖暖气体萦绕在他指尖,让他贪心的不想打断这样甜蜜的时间。

    他不敢坐在林图身侧,因为他的重量势必会将沙发重重的压出声。魁梧又健硕的男人此时只能委屈的半蹲在林图侧躺着的沙发旁边,用依旧自由的左手试探性的摸了摸她的发丝,一路滑到了她隐藏在发间的小巧耳垂。

    真软也真暖。

    林起不敢用力,只温柔的用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的耳垂,堆叠在她颈侧的长发有几缕滑进了她的衣领,就像是在无声的邀请他,跟着一块儿进去一探究竟。

    林起闭上眼,理智的打断了自己的绮念。君子不趁人之危。

    林图动了动小脑袋,柔软的嘴唇不经意间蹭过了他的掌心一侧。

    林起觉得自己完了,他的裤裆已经完全撑了起来,粗壮的欲望被囚禁在衣物之内,叫嚣着想要寻求自由。

    真是上辈子欠了她的。

    林起试探性的看了眼林图的睡颜,似乎睡得很沉,并没有要转醒的意思。

    他屏住呼吸,像是做贼一般用左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拉链,将已经赤红的欲望从牢笼中释放了出来。

    “嗯”

    少女轻轻浅浅的梦呓,留给他的只有一个背影、一张侧脸,一双交叠在一起的腿,十个并拢的小巧脚趾。

    林起觉得这些已经够了,他大气也不敢哼一声的开始跪在沙发旁边,将欲望藏在沙发的阴影之下,右手感觉着少女滑腻的脸部皮肤,左手一下又一下,撸动着自己的欲龙。

    “唔嗯。”

    十分钟后,居然射了。

    林起长长的舒出来一口气,从旁边抽出纸巾,将战场打扫干净。

    “林图。”

    他右手假装轻轻拍了拍林图的脸颊,被骚扰的少女终于依依不舍的放开了他的手掌,睡眼惺忪,双眼中笼罩着朦胧的光。

    “啊、啊,抱歉我睡着了。”

    空气中有淡淡的林图熟悉的精液气味,但更多的还是牛排散发出的浓郁肉香。

    林图当然不会注意垃圾桶里究竟新增了多少纸巾,被人以这样的方式叫醒,她只能尴尬的起身向林起道歉。

    “再不吃饭就凉了。”

    林起呼吸平稳,已经释放过一次的欲望重新贴着他的底裤安稳的躺在那里。右手掌心依旧残留着林图呼出来的气息带来的潮湿。

    是夜,林起在沐浴之前,试探性的张开自己的右手,握住了双腿间粗壮的欲龙。

    林图睡在他隔壁的房间,隔音良好的卧室不用担心彼此的动作会让对方听见。

    他闭上眼,满脑子都是躺在沙发上的那个少女的身影,衬衣被他脱去,衬裙也自侧边松开。

    饱满的臀部将衬裙完全地撑了起来,若要在少女蜷缩着的姿势下想将它脱下的确有些困难。他索性将衬裙直接推高了,堆叠在她腰间。

    滑腻的皮肤就像摸上去就能渗出露水,他的手掌逡巡于她的臀瓣和腿根之间。掌心的臀肉松软又极具触感,被触碰到敏感地带的少女害羞的背着脸,自嗓子眼里哼出诱人的轻吟。

    他挤开她紧闭着的双腿,将手掌插进她的腿间。被大腿夹紧的手腕像是酥了一般使不上劲,可贴着她耻丘的手掌却又好似收到了无穷的蛊惑。

    已经沾染了露水的花瓣摇摆着自己的身体迎接着他手指的触碰,他寻到花瓣顶部的珍珠,刚刚捉住了那个顽皮的身影,少女的身体便已经开始随着他的动作而微微颤抖。

    “林起”

    她必定是会带着哭腔叫着他的名字,樱红的唇上带着浅浅的牙印,眼睛里蒙着湿漉漉的雾气。

    林起忍耐不住了。

    仅仅是想象到这里,他便觉得自己已经快到极限了。

    被少女握过的手掌极速的摩擦着自己硕大无比的欲物,林起打开了花洒,任由热水喷洒上他坚实的身体。水流声中,他感觉林图纤细柔嫩的小手好像抚摸上了他赤裸的身体,她那么小,就算紧贴着他也完全感觉不到任何存在,沉甸甸的乳房压在他胸口之上,小巧的乳珠抵着他滚烫的皮肤,很快就被烫成红艳艳的颜色。

    “林图林图”

    这下轮到他狂乱的呓语着她的名字,三十多年来手淫时的性幻想,初次有了一个真切的影子。

    话唠的花欲燃的分割线

    听说你们都对我的封面有意见ヽˋˊノ

    本来还想低调含蓄一点,选的封面图基本都是不露点不露叽叽的你们这是逼仁家暴露本性

    再一次的表白诸君我喜欢林起qwq

    下一章开吃,ε:,预定乘骑位,怕图图被他压死

    8,手淫时的性幻想对象(H)

    8,手淫时的性幻想对象(H)

章节目录

偶像发情期(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花欲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欲燃并收藏偶像发情期(NPH)最新章节